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9 重回戰地

這一刻,周圍忽然一片死寂,時間似已凝固,人們臉上全是驚詫,仿佛連思緒也隨之停止,完全無法想象行將發生什么。
  
  “雙生花”槍身上古老且優雅的紋路次第點亮,勾勒出一朵美麗近妖的重瓣花,內層潔白如霜,外層猩紅似血。槍口透出原力光芒,然后一顆原力彈緩慢飛出,飛向盧申江的額頭,讓他驚駭欲絕的表情就此定格。
  
  一朵紅與白之花就這樣在眾人眼前綻放。
  
  “這次真該走了。”千夜收槍,若無其事地向季元嘉打了個招呼,轉身就走。
  
  就連季元嘉也有些難以置信地說:“你,真把他殺了?”
  
  千夜淡淡地說:“他應該死兩次。這種事情,我從不開玩笑。”
  
  季元嘉深吸了口氣,點點頭,跟著千夜開始往外走,他若有意若無意地落后千夜半個肩膀的距離,右手中尺半小劍一聲輕吟透出青色。
  
  當跨出門檻時,季元嘉回過頭,極為平靜地對上了葉慕藍的目光。后者高高站在臺階上,已經恢復清冷高傲的姿態,只是那美麗無瑕的臉仿佛帶了一張略顯呆滯的面具。季元嘉隨即大步離去,而千夜至始至終不曾回頭。
  
  看著千夜和季元嘉離去的身影,剛剛奔到近邊的年輕人們全部呆立若木雞,直到兩人乘坐的越野車徹底消失在視野中,才有人高聲尖叫。
  
  葉慕藍寒聲道:“賤民居然敢公然擊殺士族!這件事我一定要找回公道!”
  
  一眾士族青年紛紛應和,不過大多控制不住地臉色慘淡。季元嘉走時表現得意外強硬,擺出了不惜一戰的架勢,其實已經預示了此事的結果。
  
  這類沖突每天都在城市各個角落發生,最強勢也是最有效的做法就是把對方當場擊殺。想走官方程序找回“公道”?這種事情耗上個數年,都不知道會不會有結果。說到底,在大人物們的眼中,士族、寒門、平民其實也沒有多大區別,特殊的存在從來寥寥。
  
  在回程的車上,季元嘉忽然說:“對不起。”
  
  “不要這么說。”
  
  季元嘉嘆息道:“不,還是要說的!我那時實在沒有勇氣。”若非他對葉慕藍一開始就心存顧忌和退讓,也不會讓千夜被逼上決斗場。對方有備而來,等級、功法、裝備都做了精密打算,如果不是千夜的戰力實在超乎所有人想象,那么重傷甚至死在決斗場上的就會是千夜了。
  
  千夜拍了拍他的肩,微笑道:“我有勇氣,因為我一無所有。你不一樣,你仍有家人。”
  
  季元嘉長嘆一聲,恨恨地道:“這些該死的士族!”
  
  千夜淡淡一笑,說:“他們大概就這樣。”
  
  季元嘉想起一事,問道:“那個侯爵是怎么回事?”
  
  “沒什么,是吸血鬼侯爵羅斯。我殺了他一個后裔,搶了兩把據說是他昔日成名的配槍。這件事肯定瞞不住,所以會被他派人追殺。只是沒想到來的這么快,還是透過這些士族的手。”
  
  季元嘉頓時倒吸一口冷氣:“羅斯侯爵!見鬼了,那是個活了快一千年的老怪物!不過他主要領地勢力在暗血城那一帶,離這里還有些遠。那你現在打算怎么辦,想辦法把那兩把槍賣了?”
  
  千夜悠然道:“不,我準備把那對槍用起來,剛才試著手感不錯,雖然年頭久了些,但是仍然相當好用。”
  
  季元嘉駭然道:“你瘋了!你這是公然挑釁!挑釁一位血族侯爵!”
  
  “我從來沒有一刻象現在這樣清醒。”千夜回答。
  
  季元嘉很是無語,如果在其它戰場上,千夜這樣做倒也沒什么。血族侯爵再強大,也不敢只身沖到人類陣營中擊殺千夜。況且這種事在羅斯侯爵的層面上,也不過是件小事。
  
  然而這里是永夜大陸,是人族與黑暗種族相互滲透、糾纏不清的地方。遠征軍和黑暗種族間的交易究竟有多少,水有多深,誰都說不清楚。只要羅斯侯爵發出足夠的懸賞,那么有的是人想要把千夜的腦袋割下來,就象盧申江做的那樣。
  
  “你現在打算怎么辦?”
  
  “我準備去前線,和131連熟悉磨合一下,然后就開始與黑暗種族作戰,琪琪小姐的考核應該要撈點分數了吧。”
  
  季元嘉皺眉道:“這里的戰事比磐石領那邊頻繁,而且黑暗種族的戰力也更強大。”
  
  “正面面對強大的敵人,總比時刻提防來自背后的刀子要好。”
  
  季元嘉苦笑道:“你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并不是說你在前線,就不會被人陷害。”他頓了頓,直言道:“你的等級還是不夠高,去連隊級的戰線會面對很多強大的黑暗種族,他們可不會和你來什么公平決斗。琪琪小姐本來是想讓你升到五級再去前線的。”
  
  千夜突然笑了,道:“其實,殺人和決斗不一樣,打架贏不了的人,并非殺不了。”
  
  季元嘉想了想,吐出一口氣,說:“好吧,反正,你凡事小心,行動之前多偵察,預留退路。另外,在采取大型行動前最好和我聯系一下,我說不定可以給你弄點支援過來。”
  
  “琪琪小姐這次不是只帶了一個營的正規軍過來嗎?現在已經把一個加強連給我了,你還拿什么來支持我?”
  
  “十七軍團的一個營只是殷家為考核統一配置的常規武力。琪琪小姐的私軍招募是由我負責的,現在差不多有一千人規模了,而且訓練一直沒有停過。他們底子不錯,再做點配合訓練就能夠直接上戰場了。”
  
  千夜點頭道:“好,我記住了,真有需要,我肯定會找你的。”
  
  回到殷家別院后,千夜就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和裝備。131加強連駐地在數百公里外的一個小鎮里,那一帶才是對抗黑暗種族真正的前線。
  
  千夜正在房間里忙碌的時候,琪琪連通報都沒有,直接走進臥室。她看了看千夜整理到一半的裝備,說:“這么快就要出戰了?”
  
  “早點過去,可以盡快熟悉環境。”
  
  琪琪拿起了那對血族短槍把玩著,說:“今天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你干得不錯,很和我的心意!要說不那么讓人滿意的地方,就是沒有殺掉葉慕藍。”她平舉雙槍對著墻壁上一副戰爭油畫里的血族做出瞄準姿勢,然后道:“這女人比宋子寧那個陰險狡詐的家伙還要令人討厭!”
  
  千夜被噎了一下,開始回想黃泉的宋子寧和這四字評語有沒有扯得上關系的地方,隨即他意識到自己走神了,立刻說:“殺了她不是會給你惹麻煩嗎?”
  
  琪琪滿不在乎地說:“只會是一點點小麻煩而已,實際上我的麻煩也不可能更多了。你殺了她,宋閥自然會給宋子寧換個未婚妻。只不過他們為了面子,需要追究此事而已。”
  
  千夜老老實實地說:“葉慕藍的秘技很有用,雖然我贏了,但不一定能殺了她。”
  
  琪琪斜睨了他一眼,顯然被千夜過于老實的回答氣樂了,說:“這兩把槍不錯,送給我吧?”
  
  千夜搖頭道:“不,我準備自己用。”
  
  “嘖嘖!你這可是公然挑釁那位侯爵大人啊!他雖然不屑于親自出手對付你,但是那些后裔們肯定非殺你不可!”
  
  “那就讓他們來吧!”
  
  琪琪把雙槍放下,說:“你比我想的還要瘋狂。那好吧,千萬別死了,要不然我到哪再找這么漂亮的小情人去?”
  
  第二天,琪琪直接派出自己的私人飛艇把千夜送向目的地,季元嘉隨行。
  
  在飛艇上,千夜終于問出了一個這兩天一直想不明白的問題:“為什么象殷家和宋家這樣的門閥世家會和士族聯姻?”
  
  “是這樣......”
  
  原來門閥世家為了吸納人才,保持家族血脈活力,會在每一代年輕子弟中指定一批人面向士族聯姻。無論是男是女,這種聯姻的結果都是士族融入門閥世家。也即是說,顧立羽和葉慕藍今后分別是殷家和宋家的人。
  
  士族中只有最出色的一批年輕人才會獲得這樣的機會。他們就算進了世家的大門,也會對原本的家族有所照拂。這也是士族崛起騰飛的契機。而對門閥世家而言,則可以源源不斷地把士族最出色的年輕人吸納到自己家族里,從整體上維持自身地位,同時也是潛在壓制士族發展的方法。
  
  殷琪琪和宋子寧很小的時候就被家族指定為與士族聯姻的對象,一般來說在六歲到八歲期間,這是世家子弟開始原力修煉的年齡段,經過一系列潛力測試、家世背景、血親關系篩選后確定。被用來聯姻的對象,自然是那些處于嫡系邊緣的人。
  
  只不過殷琪琪和宋子寧是少有的特例,不但成年后個人實力越來越出色,在家族中地位也日益重要。所以顧立羽和葉慕藍才會如此看重婚約,無論付出何等代價也要確保婚約履行。
  
  千夜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各大世家尤其是排名頂尖的那些,潛力測試已經相當成熟,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大的偏差呢?而且從*到成年,其中應該有不少機會糾正。他才問出口,就看到季元嘉的表情,立刻明白了。
  
  宋家和殷家內部,恐怕也有很多人出于各種目的,想要看到婚約做實。殷琪琪雖然對家族的安排極為不滿,但是又無法讓殷家退婚,也就惟有逼著顧立羽主動放棄了,只是她的手法實在是有點令人無語。
  
  千夜這時才明白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就算提前知道也沒有什么區別,當他加入這個任務的時候,就注定把顧立羽得罪到死。只不過千夜努力把工作做到最好的風格,使得有些事情的效果,乎了包括始作俑者殷琪琪和她幕僚們的預想之外。
  
  數小時后,飛艇徐徐在仲英鎮降落。這是一個有數千人定居的小鎮,主要依靠附近一座黑石礦為生。鎮中居民大多是礦上的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