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1 微瀾

上位血族的感知太敏銳了,在千夜扣下扳機的時候,爵士就有了反應,作出閃避動作。他已經冒險接近到五百米,可是依然沒能狙殺掉這名血爵士。
  
  千夜毫不停留地奔跑,緊追著的三名血騎士速度不一,相互之間漸漸拉開了距離。
  
  最近的一名血騎士已經追到千夜身后數十米處,甚至有幾根棱刺呼嘯著從他頭頂和身側飛過。
  
  千夜在奔跑中一直側耳傾聽,通過風聲傳來的每一點細小響動判斷后面的情況,這時他終于等到了想要的時機。
  
  前方大地上橫亙著一條數米寬的溝壑,千夜加速助跑躍起,突然在空中轉身,然后以半跪姿勢穩穩落地。他的雙手中,各多了一把復古式樣的短槍。
  
  砰砰!兩顆原力彈分別從槍管中射出,轟在追得最近的那名血騎士身上!
  
  血騎士雖然一路都極為警惕,哪里知道對方會選在跨越路障的時候突襲,措不及防下連防御姿態都沒做出來。
  
  血騎士慘叫著向后飛出,胸前的護甲被一舉轟碎,腰腹間一片血肉模糊,一縷縷肉眼看不見的細小血氣正沖入他體內,肆意破壞。
  
  此時“雙生花”槍身上的紋路全部點亮,原力光芒勾勒出一左一右兩朵妖異雙色花,幻象尚未黯淡,竟然在野地風中微微搖曳,然后合攏成一對并蒂花,這才徐徐消散。
  
  落在后面的兩名血騎士同時發出驚呼:“那是羅斯侯爵的槍!原來落在他手上!”
  
  他們隨即發現受傷的同伴倒地不起,上前一看,才發現那名血騎士竟然已經進入瀕死狀態,創口比想象的要大得多,傷處正散發著陣陣腐臭,血肉大片大片地發黑壞死,而血騎士的鮮血之力已接近潰散邊緣。
  
  兩名血騎士嚇了一跳,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類有比秘銀更可怕的血毒,而羅斯侯爵的“雙生花”威力果然如傳說般恐怖。頓時不敢再去追擊千夜,只能眼看著他越跑越遠,逐漸消失在地平線上。
  
  給自己扎了一針興奮劑的千夜正在大地上狂奔,此時他方才開始有點懊惱,或許不該急于使用“雙生花”。
  
  琪琪對這兩把槍十分感興趣,見千夜不肯轉讓,還特意拉著他和季元嘉去試過靶,人類使用血族武器本來就有損耗,兩個七級高手全力催動下,雙生花也不過是打出了相當于正常四級原力槍的成績。這在血族武器中已經屬于罕見精品,人類用一般的血族四級槍能夠打出三級成績已經很不錯了,于是大家都只把這對槍當做是有點歷史價值的古董貨。
  
  誰知道,這對槍被千夜全力催動后,竟然會打出如此醒目的特殊效果!這一下,千夜知道自己和131連恐怕要出名了。
  
  當131加強連的戰報傳到后方時,琪琪的繼承人考核記錄表上有了第一筆成績。
  
  琪琪坐在會議室內,面對著一屋子的中校少校,依然把兩條長腿直接扔到桌面上,仔仔細細看完手上文件,然后甩到桌上,問:“你們信嗎?”
  
  房間里軍官們有的皺眉,有的面無表情,沒有任何人發表看法。
  
  這份文件上記載的就是千夜麾下131加強連半個多月來的戰績。上面包括重創一位血爵士,擊殺六名血騎士及同等級別的其它黑暗種族戰士,以及六級以下各種正規黑暗戰士近百名。
  
  這樣的戰績不要說是一個加強連,就是一個正規團都會有些吃力。
  
  季元嘉看了看同僚們的反應,首先說:“131連的原連長包正誠上尉也在戰報上附加了確認簽名。包上尉性格耿直,以往在這方面從無不良記錄,有他確認過的戰績真實性應該沒有問題。”
  
  “那么一個普通加強連是怎么打出這種戰績的?要是每個連都有這種成果,那我拉一個軍團過來,豈不是可以把永夜大陸給平了?”琪琪問。
  
  在場的軍官,包括季元嘉在內,都有些想不通。
  
  這時一名少校說:“我們憑空猜測也不會有結果。不如讓131連自己提交一份詳細的戰績報告如何?”
  
  琪琪點頭道:“好,就這么定了!”
  
  這時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一名作戰參謀快步走了進來,把一份情報放在琪琪面前,并且低聲耳語了幾句。
  
  琪琪將情報打開,快速瀏覽了一遍,就把文件遞給了季元嘉,“最近黑暗種族的活動很頻繁,有大規模部隊調動跡象。你們出入時都要小心一些,另外通知前線的部隊,最近盡量收縮戰線,以防守為主,弄清楚對方的意圖再說。我也會要求遠征軍盡可能查清楚那些黑暗種族究竟想干什么。”
  
  季元嘉反復把情報讀了幾遍,然后說:“131連周圍區域黑暗種族調動得更多。我認為需要提醒千上尉,最近的行動要謹慎一些,不要輕舉妄動,以免鉆進黑暗種族的圈套。”
  
  琪琪隨意揮了揮手,說:“好,就這么辦吧。”
  
  接下來,軍官們開始進行戰術桌面推演,琪琪小姐麾下的直屬部隊連同輔助和結盟隊伍近期終于啟動備戰了。他們之前已經完成戰區地形收集,正在根據一周軍事情報和最新拿到的那份黑暗種族兵力部署變動圖,開始討論分析黑暗種族下一步動向。
  
  不過琪琪究竟是這個戰區的外來者,防線長度有限,能夠直接掌握的部隊也不多,所以情報來源主要就是軍部,私下管道幾乎沒有,就少了很多對比分析的參照物。在西昌城,遠征軍還是無可爭議的主力。
  
  季元嘉沒有參加討論,他還在看那份最新的黑暗種族軍力分布,皺眉道:“小姐,131連有可能會遇到強力的敵人。”
  
  琪琪懶洋洋地說:“這種等級的戰區,強也強不到哪去。這樣吧,撥一批特種部隊級別的裝備給他們,就沒什么問題了。再強的敵人,我也能用錢堆死他!”
  
  季元嘉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道:“小姐,131連本身的戰力有限。是不是把我們另外兩個連的位置提前點,并且由我或者是老蕭駐守,這樣一旦出了什么問題,也能夠及時支援?”
  
  琪琪打了個哈欠,揮手道:“沒必要!就讓我的小情人折騰去吧,不經歷戰火薰烤,哪來的男人味?反正現在還有點時間,再看看他能夠折騰出什么驚喜來。”
  
  她抬頭看了看還在進行桌面推演的校官們,擺擺手道:“都散了吧。不管黑暗種族要干什么,無非就是一場大戰而已。你們還是先去把武備都搞齊吧,這個鄉下地方,有時候效率差得要命。”
  
  校官們都站起來,行禮,陸續出門。
  
  季元嘉是最后一個,他整理完桌上的情報資料,一抬頭,琪琪還坐在原地。他微微一怔,“小姐?”
  
  “天玄春狩之后你就能突破第八個節點了吧?”琪琪不笑的時候,面孔有一種特別的端莊從容,與她平時模樣迥然有異。
  
  季元嘉簡單地回答:“是”。
  
  “你知道,我一直對你抱有很高期望。有適合的功法和足夠的藥劑,你在三年內就有可能突破到戰將。”
  
  季元嘉垂下眼睛,靜靜聽著。
  
  “而那兩樣東西,殷家已經許諾給你了。”琪琪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直到琪琪的腳步聲完全消失后很久,季元嘉才抬起頭,注視著半掩的會議室大門和空無一人的走廊。殷家?是的,僅僅是殷家。
  
  此時,在機要室中,會議紀要和相關資料都已經被送過來保存。年輕的女少尉收下檔案后,小心地把門反鎖上,然后迅速從中抽出一張規格不同的信紙,再用早就準備好的紙筆把會議紀要迅速抄錄下來。這兩份東西在幾個小時后夾在下班同僚的公文包里被帶走了。
  
  沒過多久,這份紀要就放到了一個年輕人的桌前。
  
  他有一張陽剛而英俊的面孔,高大的身材有著接近完美的比例,黑發略顯凌亂,卻格外為他增添了幾分魅力。要不然的話,他的面容就顯得過于威嚴了。
  
  他一目數行看完紀要,然后仔仔細細地讀起那張單獨的信紙,目光落在了‘小情人’這個詞上,雙眼深處升起的火焰幾乎要把薄薄的紙張焚毀。
  
  他手背上青筋泛起,猛然把這張紙揉成一團,就要撕掉。但是在最后一剎,他強行控制住了自己,將信紙一點點展開,鋪平,抹去上面每一個折痕,溫柔細致得就象是對待情人的容顏。
  
  他從抽屜里取出一個不起眼的文件夾,將紀要和信紙放了進去。在文件夾里,還有很多張類似的紙。有會議紀要,有手寫的情報,也有剪輯的報紙。上面不管有什么內容,都和琪琪以及她的緋聞有關。
  
  那張揉皺的信紙被放在最上面,然后他用筆在角落里寫下一個數字:11,再把文件夾收好。
  
  他走到窗前,靜靜看著外面,若有所思。
  
  這是一間很小的軍官宿舍,只有十幾平方米。里面除了床、一個柜子和桌椅之外就放不下什么了。這是少尉級別的宿舍。這個男人身上沒有佩戴軍銜,不過就憑他身上隱隱散發波動的七處原力節點,也不可能是個區區少尉。
  
  宿舍的窗戶正對著一個操場,一隊隊遠征軍士兵正在做格斗訓練。再遠處則是高墻和軍營大門,兩座哨塔上,士兵們正在警惕地觀察著無盡的荒野。
  
  這是一座兵站,駐守著遠征軍的一個整編團,距離西昌城一百多公里。既是守衛西昌城的支點,也是支撐前線、運轉物資的中轉站。所有送往前線的物資、情報、人員,都會先行抵達這里,再分散到四面八方去。
  
  這時兵站黑鐵鑄成的大門緩緩向兩邊滑開,一隊載重卡車在幾輛裝甲戰車的護衛下緩緩駛入。其中兩輛載重卡車上有著殷家的徽記。
  
  男人看著那兩輛載重卡車,眼中掠過一絲疑惑。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