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8 漫長的夜晚

“藥還夠嗎?”千夜一邊問,一邊遞過去一根煙。
  
  營長深深地吸了一口,精神提振了點,說:“藥倒是還有一些,不過最多也只夠用一天的,而且需要嚴格控制。這些*養的黑血雜種,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多?”
  
  不遠處突然傳來陣陣打鬧哭叫的聲音,把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一個年輕平民正激動不已地拉扯著一名遠征軍戰士,吼道:“我需要藥!給我藥!我的女人就要死了!”
  
  在他身后,一個年輕女人靠墻半躺半坐,捂著自己的脖子,血正不斷順著指縫涌出。
  
  那名遠征軍戰士向她看了一眼,就搖了搖頭,說:“她已經不行了。現在藥不多,必須省著用。”
  
  “人都快死了,還省什么?”男人越來越激動。
  
  遠征軍戰士臉色轉冷,說:“很多受傷的兄弟都沒有藥,痛也只能忍著!如果給了你,那些快死的兄弟用什么?”
  
  男人忽然一把搶下遠征軍戰士的槍,指著他的頭,咆哮道:“我不管那么多!把藥拿來!不然老子爆了你的腦袋!”
  
  這時一聲槍響,男人的頭突然炸開,尸體軟軟地倒下。一名遠征軍中尉走過來,手槍的槍口還在冒著煙。他撿起步槍,塞進那名遠征軍戰士懷里,冷冷地說:“記著,在戰場上誰搶你的槍,誰就是你的敵人!下一次沒有人會救你!”
  
  他伸手拍拍年輕戰士的肩,又說:“希望你能夠活過今晚,菜鳥。”
  
  包正誠、千夜和營長收回目光,氣氛無形中又凝重了少許。剛剛那一幕很無奈,卻也很現實。每個人都遇到過不止一回。到了戰場上,一切都以軍需優先,這是帝國軍的鐵律。
  
  千夜問:“什么時候援軍能到?”
  
  營長嘆了口氣,說:“看這些黑血雜種過來的方向,師本部那邊估計也打上了。我發出的烽火是叫他們去60師求援,如果小伙子們運氣夠好,援兵明天上午就能到,如果是全戰兵級別的特種部隊,或許還可以再早點。不過也就這樣了。”
  
  明天上午,那就意味著還有一個漫長的晚上要過。
  
  千夜默默想著,然后對營長說:“讓你的人幫我找兩把血族近戰武器,什么都行,要高級的,越重越好。”
  
  營長立刻叫來傳令兵,吩咐下去。片刻之后就送來了三把武器,兩把都是三級的血族原力長劍,其中一把就是那名血騎士的佩劍。第三把武器卻是一柄通體黝黑的巨斧,一看就知道沉重無比!
  
  千夜伸手提起巨斧,在手里掂了掂,對它的份量十分滿意。
  
  包正誠和營長都看得眼角抽搐,這把巨斧足有一百五十公斤!哪怕是專門進化力量天賦的四級戰兵,提起揮舞都很吃力,又怎么能拿來戰斗?
  
  包正誠還認得這把巨斧,原本主人是一個六級人形蛛魔,他耗光了原力,才用‘暴風雨’將它轟倒。但為了掩護他攻擊,有十幾個戰士被巨斧斬成兩段。
  
  千夜試著輸入原力,斧刃上的一個原力陣列亮起,浮現一抹黑紅的霧氣。這只是一把二級原力武器,但由于其重量和長度,混戰中發揮的威力遠在血族三級長劍之上。
  
  千夜又拿起血騎士的佩劍,說:“這把斧子和那把劍我都要了。現在我去修煉了,恢復的原力多一點是一點,希望我們都能夠度過這個晚上。”
  
  包正誠和營長互望一眼,也都各自尋了一個地方,開始修煉休息。
  
  晚上雖然艱苦,但也不是全無好消息。剛剛這一戰幾乎打光了黑暗種族所有的炮灰,再接下來就是實打實地消耗他們的正規戰士。黑暗種族無論哪一族,都不如人族這樣人口繁盛、戰士眾多。如果開始大量折損他們的正規戰士,任何指揮官都會感覺到肉痛。
  
  土城堡暫時沉寂下來。
  
  千夜檢視自己體內,意外發現習慣蜷伏在心臟中的普通血氣多了兩道。而他的血脈中,大量外來血氣還在翻涌不休,恍若尚未平息的海面,金紫兩道血氣如魚得水般逐浪弄潮,所過之處,大片血氣被迅速吞噬轉化。
  
  而黎明原力卻如潮水退卻后的礁石海灘,只恢復了淺淺一層,顯然必須靠運轉兵伐決來補充。
  
  在修煉之前,千夜終于決定了自己的新能力:精準射擊。這個能力可以讓他在射擊的瞬間思維速度大幅加快,從而更容易鎖定對手要害,打出更有威力的一擊。
  
  晉升四級就可以得到一個新能力。原本千夜還在槍械類和近戰類的能力之間猶豫,一直沒有做出最后決定,不過現在他下定了決心。
  
  鷹擊的遠程狙殺,配合重型彈頭和精準射擊兩個能力,再加上特制的原力實體彈,瞬間爆發會變得極為恐怖,是千夜越級擊殺高階黑暗種族的關鍵。下一場戰斗,能不能擊殺對手統領每一個戰場節點的最高階戰士,就是制勝的關鍵。
  
  選定能力后,千夜就開始兵伐訣修煉,等待著新的戰斗號角吹響。
  
  這時城外黑暗聯軍的營帳內,血族男爵正在行軍桌前來回踱步,臉色鐵青。
  
  營帳內跪著兩名血騎士,站在一旁的幾個狼人和蛛魔也顯得十分不安。男爵是這支聯合部隊的總指揮,也是實力最強者,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戰將。
  
  男爵突然爆發,一把掃掉了桌上所有東西,怒吼道:“廢物!全是廢物!死掉了全部炮灰,都沒有把這么一個小地方打下來!你們讓我怎么去向上頭交待?!”
  
  血騎士在天然壓制下根本說不出話來,而這時一頭高大狼人說:“這個據點守軍的火力強得不正常!你們的情報有誤!而且我懷疑,城里藏著一個不弱于我們的強者。”
  
  血族男爵臉上閃過厭惡,怒道:“我族的情報怎么會有錯誤?那里最強的也只是五級戰士,你們在攻城時看到五級以上的敵人嗎?蠢貨!”
  
  狼人發出威脅性的低吼,毫不畏懼:“沒看到不代表不存在!我聽到了鷹擊的聲音!我族勇士也因為鷹擊損失慘重!老家伙,你聽說過六級以下的人類能用鷹擊嗎?我看你的城堡太潮濕,已經讓你的木頭腦袋腐爛掉了!”
  
  男爵怒極,雙眼泛起血色,張口低嘯,露出兩根長長吸血獠牙。幾頭狼人雖然等級不如男爵,但都弓起身子,作出戰斗姿態,顯然絲毫不懼一戰。
  
  這時兩頭蛛魔之一開口道:“你們如果真想決斗,那我只會感到高興,但是現在不行!完不成任務,誰也沒辦法向上面交待。這次會戰本來就已經出了意外,奸詐的人類,提前入侵了戰區,我們本來都不該停滯在這個鬼地方的。麥克男爵,我建議你注意自己的口氣。青鬃部落和我們都不隸屬于你,只不過尊重你的實力,才一起行動罷了。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們大不了分頭攻城。”
  
  另一頭蛛魔則冷冷地說:“我們兩族高級勇士戰死了這么多,你們血族損失倒是不大。很有些說不過去吧?不會另有什么原因吧?”
  
  男爵猩紅雙眼瞇起,森然問道:“什么原因?”
  
  那蛛魔氣勢一窒,不再說話。
  
  為首的狼人這時說:“我需要補償。給我們兩族各三十顆原力手雷,今天的損失就算了。”
  
  男爵頓時面頰抽動,片刻之后才咬牙道:“可以!”
  
  血族的原力手雷比人類威力要大得多,但是每一顆都是手工制造,有這種手藝的工匠數量稀少,因此產量也十分稀少。就算是在黑暗種族內部,也是普通部隊根本用不起的奢侈品。
  
  男爵目光掃過營帳內的人,問道:“今晚的進攻,誰帶隊?”
  
  營帳里突然沉默,沒有一個人應聲。
  
  一個營級的人類防御節點里不知怎么的多了一個使用鷹擊的強者,對任何七級以下的戰士都是強大威脅,六級戰士倒霉的話甚至可能被一槍轟殺。而且那人在一場戰斗中開了不止一槍,就算加上興奮劑效果,對方也至少是六級戰士。
  
  沒有人愿意在混亂的攻城戰時面對鷹擊,惟一的人選就是離戰將只差一步的男爵。
  
  見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男爵臉色一沉,冷冷地說:“我如果出戰,那幾支人族特種部隊出現,你們怎么辦?”
  
  蛛魔和狼人們對視一眼,不作聲了。
  
  自昨天午夜,會戰在這片東陵山區打響后,已經快持續一天了。整座山地都變成戰場,局勢復雜無比。人族最近的55師已經在一百公里外的正面戰場壓了上來,另一頭的58師也開始動員。而他們這支聯軍原本戰地位置要再往北三十公里,卻被莫名其妙地拖在這里。指揮部傳來的最新消息稱,有數支純戰兵構成的人類特種部隊消失在東陵山區深處,連風狼部落都到現在還沒能追蹤到他們的去向和活動區域。
  
  男爵看到他們的臉色,哼了一聲,伸手向一名蛛魔和一個狼人一指,說:“你們兩個今晚共同出戰!我會去外圍布置防線,人族防御節點的警戒線僅是一天行軍距離,明天上午,他們的援軍就該到了。我可未必擋得住,所以你們最好今晚把麻煩全都解決掉!”
  
  蛛魔和狼人互望一眼,默不作聲地離開。男爵獨自留在營帳里,對著墻壁上的對圖出神,雙眉越鎖越緊。一名血族戰士端進來一杯鮮血,放在桌上,然后又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但是男爵只是盯著地圖,甚至忘記了品嘗美味。
  
  他的目光并沒有落在土城堡,以及人族的援軍方向。他看的是另外兩支黑暗種族的部隊,而且目光中充滿了戒備和凜然。男爵拿起一支筆,在地圖上做下幾個鮮紅的記號。那是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威脅等級。
  
  從記號上看,人族援軍的威脅還遠不如另外兩支黑暗種族的部隊。
  
  深夜,西昌城外殷家別院。
  
  琪琪把攤在面前的一張信箋連續看了兩遍,然后叫人進來。
  
  一名美麗的少女匆匆奔進,又匆匆奔出。
  
  片刻后,季元嘉快步走進來。他顯然已經休息了,身上沒穿軍服,是一件士族男子常穿的窄袖右衽交領長袍。
  
  他還沒站穩,琪琪劈頭就問,“千夜為什么會跑到土城堡那片山區去?”
  
  PS:晚上一更會很遲。大家節日快樂!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