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41 短兵相接

琪琪跳下越野車,走到車隊前,借著雪亮的燈光,看到前方荒野上有九個身影,橫列成排,攔住了整個車隊的去路。
  
  他們都披著血族傳統的深黑色披風,高高豎起的領口,蒼白俊美的面孔,將他們襯托得威嚴與魅力兼俱,領口上一朵朵血色曼陀羅花則如利劍般刺入60師所有高級軍官的眼睛,整個荒原都似乎突然變得危機四伏。
  
  野風嗚嗚低嘯著從荒原掠過,居中少女的短發在風中飛揚。她有著上位血族罕見的黑發黑瞳,但看所站立位置,卻是九人中的最尊者。而她領口上,是一朵淡金色的曼陀羅。
  
  僅僅九名血族,橫列在大地上,氣勢卻有若山巒橫亙,讓人望而窒息!他們對面是整個遠征軍60師的精銳,近四百名戰兵級戰士,以及兩位戰將級強者。但是他們就這樣站在前方,反而是60師從上到下的將士有了畏懼。
  
  一個魁梧老者走到琪琪的身邊,低聲說:“小姐,那是金色曼陀羅!”
  
  “什么意思?”
  
  老者臉色有些發苦,解釋道:“金色曼陀羅只有門羅親王的直系血裔或者是身份與之相當的高位者才能夠佩戴。也就是說,先不說我們能不能贏這一場,就算今天殺了她,今后也要面臨一位血族親王無窮無盡的報復!”
  
  琪琪若無其事地點了點頭,問:“那又怎么樣?”
  
  老者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接下去,他當然不能明說,這種位階的敵人不該是他們一個小小的遠征軍師來面對的。他小心地建議:“小姐,我們要不換個時間再來?”
  
  琪琪這時正盯著對面的少女,雙方視線如同無形的刀劍,在虛空中已經不知道交鋒了多少次。琪琪頭也不回地說:“怎么,60師想不戰而逃?”
  
  這個魁梧老者就是60師的準將師長,他其實已經看出來,對面的血族只是來攔路而已,似乎開戰的意愿也并不強烈。這種情況下,最好的辦法確實是退兵,然后迅速把門羅氏族上位者出現的消息上報,軍部自然會接手處理。要打的話,先不說輸贏,萬一殷家的繼承人候選者在他身邊出點什么事,那可比戰敗要糟糕百倍。
  
  不過琪琪小姐看起來就不會接受這個解釋。準將師長的臉色更加無奈,低聲說:“不是不戰而逃,只是......換個時間或許更好。我們沒有準備。”
  
  “現在退回去也可以,你就不用擔心血族親王的報復了,只要擔心我們殷家的報復就可以了。”
  
  琪琪說的云淡風輕,可是老人卻惟有苦笑。和黑暗種族結仇再深,只要在戰場上解決就可以了,然而得罪門閥世家,往往會以家破人亡收場。
  
  60師的精銳軍官大部分都從戰車上下來,在師長身后列成戰陣,與對面門羅氏族的血族對峙。只是數百人站在一起,好象還不如對方的氣勢強橫。
  
  直到這時,一直佇立如雕像般的血族才有了些變化。居中的夜瞳抬了抬手,站在她右手邊的薩里就向前一步,用陰柔如水的聲音說:“退回去,今天就饒你們一命。”
  
  他的聲音不大,可是卻越過百米距離,讓對面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琪琪一雙鳳目微微上挑,以往她這個表情會帶出十分媚意,此時卻凌厲如上弦之箭。她望著夜瞳,說:“我喜歡漂亮的女人,但是你卻讓我感到厭惡!”
  
  夜瞳雙眉微微向上揚了揚,沒有焦距的雙瞳忽然變得清晰,里面映出了琪琪的身影!
  
  琪琪突然感到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扼住了自己,巨大的力量仿佛要碾碎她所有的骨頭!琪琪身周轟然一聲,涌動蔚藍乳白相織的波光,恍若蒼穹流云直落大地,臉上因陡然窒息被扼出的潮紅稍稍一松。
  
  夜瞳完美的面孔上稍稍顯出一個冷然笑意,黑瞳幽光流轉變得更加深邃,離她最近的薩里和另外一名血族,露出惶恐畏懼的表情,各自側退兩步,忍不住彎下腰去,如果不是場合不對,看他們的樣子似乎要行全禮。
  
  而此時琪琪身邊的波光涌動得雜亂無章,似乎下一刻就會潰散!
  
  琪琪身后一個低眉順眼的老人忽然上前一步,伸手在她身前空處虛斬!砰的一聲,老人落掌處突然燃起大片烈火,束縛著琪琪的無形力量這才得以破解。
  
  老人向夜瞳望了一眼,目光剎那間銳利如刀。然而夜瞳平靜如水,絲毫也沒有他預想中能力破解,自身被反噬的跡象。老人一下子就變得嚴肅起來,再次深深看了夜瞳一眼,就退回到琪琪身后。
  
  琪琪劇烈咳嗽了一陣,伸手指著夜瞳,喝道:“給我轟這個女人幾炮!”
  
  后方幾輛攻城戰車揚起短粗炮管,轟鳴聲中,碩大炮彈劃出弧線,準確地砸向中央的夜瞳。
  
  夜瞳左右數位血族同時哼了一聲,伸手在空中虛握,那些炮彈全部凝停在半空,然后凌空爆炸!
  
  夜瞳終于開口了,只有簡單一句:“殺了他們。”
  
  八位門羅氏族的血族露出不同表情,有的憂慮,有的狂喜,有的嗜血,有的瘋狂。他們突然動了,拉出道道殘影,剎那間就越過百米距離,撲入60師的陣列中,轉眼間血光沖天!
  
  60師的兩位戰將攔住了薩里子爵,琪琪身后的兩位老人突然爆發出驚天氣勢,擋住了另一位年邁的子爵。
  
  夜瞳這時卻轉身而去,眨眼間消失在茫茫荒野中。
  
  琪琪一方有四位戰將,她只帶來兩位戰將,但是夜瞳卻一點都不擔心戰局。
  
  土城堡中此刻又開始了新的戰斗。
  
  戰況無比慘烈,許多幸存的遠征軍將士已經是強弩之末,原力枯竭,體力也差不多已經耗盡,但他們仍然號叫著沖上去,和遠比自己強壯的黑暗戰士浴血肉搏。偶爾會聽到沉悶的爆炸聲,那是遠征軍戰士們引爆手雷,和敵人同歸于盡的聲音!
  
  千夜依然如幽靈般在廢墟中穿行著,他面前突然出現一名五級的血族戰士。那名血族看到了千夜,也看到了他手中的雙生花,雙眼立刻變得血紅,厲聲喝道:“原來敢于挑釁羅斯侯爵的家伙就是你!”
  
  “是又怎樣?”千夜冷笑。雙生花發出獨特的聲線,在血族戰士的心口綻放。
  
  血族戰士本已出槍鎖定了千夜,可是他的動作從充能到扣發,自始至終都慢了一線,也就再也沒有開槍的機會。
  
  土城堡外,麥克男爵正如熱鍋上的螞蟻,不斷在營帳中走來走去。
  
  所有血族戰士都噤若寒蟬,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剛剛就是有一個倒霉鬼招惹到了男爵,成為他泄憤對象,被當場吸干全身鮮血。但是吸血之后的男爵非但沒有滿足和平靜下來,反而更加焦燥了。
  
  男爵一直在等待著鷹擊的聲音。當槍聲響起時,就意味著一位高級戰士變成了尸體。但是現在鷹擊沉寂時,帶給他的壓力反而更大了。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鷹擊會突然轟鳴,它瞄準的又是誰。
  
  男爵自己不是很懼怕鷹擊,挨一下要不了他的命,但是假如鷹擊射出的是破魔秘銀彈......一想到這里,麥克的臉色就忍不住青白了幾分。
  
  夜瞳殿下已經走了,帶著她的衛隊離開,前去攔截60師。在臨走之前,殿下的命令是讓他盡快攻下土城堡,然后整編兵力,防止東陵山區里混進去的人類特種部隊從這個方向偷襲。
  
  然而土城堡里的戰斗到現在都還沒有平息!男爵實在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就那么點守軍,就那么點戰力,怎么可能打到現在?那些人類,生命力簡直頑強得象狼人,而他們的固執又和蛛魔一樣可惡!到現在為止,居然沒有抓到一個活的俘虜。
  
  在這個小小的土城堡防御節點,男爵手上的實力已經折損了整整三分之二。這是他此前根本不敢想象的損失!可想而知,就算拿下了土城堡,回去后等待他的也必然是雷霆般的咆哮和懲罰。
  
  而且還有那個人!一定是那個人的原因!那個狂妄的人類!
  
  嗜血的沖動讓麥克很想親自沖進土城堡去,可是莫名的危險感覺又讓他止步。麥克隱隱感覺,附近正潛伏著一個強者,在等待著截殺他的機會。這是他這一氏族的天賦能力,以往無數次救過他的命。所以男爵對自己的直覺深信不疑。
  
  況且就算是他,也絕不愿意在近距離挨上一記鷹擊。
  
  就在這時,營帳外忽然傳來夜瞳的聲音:“你現在的樣子,完全和男爵稱號不匹配。”
  
  麥克大驚,忙道:“殿下!您怎么回來了?”
  
  夜瞳大步走進營帳,在男爵那張奢華的高背椅上坐下。還有數名血族跟隨著她走進營帳,個個身上都涌動著強大黑暗原力。這些血族胸間佩戴著月下古堡的徽記,雖然不如曼陀羅花那樣足以威懾整個黑暗世界,但也是一方巨頭。
  
  那是羅斯侯爵的紋章,徽記周圍還有層數不等的血線,標志著他們是侯爵的直系后裔。
  
  夜瞳靜靜看著麥克,雙瞳中已經映出了他的身影。男爵根本不敢抬頭,惟有瑟瑟發抖。
  
  許久,夜瞳才淡淡地說:“侯爵的后裔找到了我,我才知道有個人族獵人不但殺了侯爵后裔,搶了侯爵成名時所用‘雙生花’,而且公然使用‘雙生花’戰斗。你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嗎?”
  
  麥克顫抖得更加厲害了,片刻后才顫聲道:“明白。”
  
  “這個人就在土城堡吧?”
  
  “......是。”
  
  “那你為什么不早說?”
  
  “我......也是剛剛才知道。”
  
  夜瞳雙瞳中,男爵的影像漸漸消失了,冰冷的殺機也徐徐收斂。麥克差點直接癱在地上,如果可以,他也很想如周圍已經跪地不起的血族戰士們一樣匍匐下來。
  
  她淡淡地說:“看在你辛苦效力多年的份上,這次就算了。我會親自動手,把那個狂妄的人類抓回來,看看他有什么本事竟敢用羅斯的雙生花戰斗。”
  
  夜瞳起身離開大帳,羅斯侯爵的后裔也隨她而去。他們漸漸加速,轉眼間就跨越激烈的戰場,步入土城堡。
  
  千夜正把長劍從一名血族戰士的身體里拔出。他突然停了動作,望向某個方向。一種前所未有的心悸感覺,剎那間籠罩了他全身!
  
  千夜拋下長劍,拔出雙生花,兵伐決以瘋狂的速度催動起來,甚至顧不上內臟被過于強大的原力浪潮刮過,現出深深淺淺的損傷。‘雙生花’上紋路道道點亮,幾乎是瞬間兩朵妖異的花就在虛空中盛放開來。
  
  千夜槍口指向空無一人的前方,自己則向后緩緩退去。
  
  這個時候,一個仿佛燃燒著黑火的身影緩步走入街心!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