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43 銷毀證據

兩天之后,千夜出現在131連的駐地。
  
  大門口竟然沒有衛兵,千夜皺了皺眉,然后他就看到校場上一群來回忙碌的遠征軍戰士。
  
  “千長官!”小跑過來的是留守營地的少尉排長,看得出他在驚訝和欣喜之余,更多的是意外。
  
  “他們是誰?”千夜向他點了點頭,不等少尉問什么,先指指那些遠征軍。
  
  “遠征軍第三軍部憲兵隊的人,說是會戰結束了,來核定我們戰績。”少尉的神色復雜甚至有點難看,顯然想說的不止這些。
  
  遠征軍第三軍防區就包括了西昌城,琪琪帶來的十七軍團協防營正掛在第三軍的58師名下。
  
  會戰結束?核定戰績?千夜心里無數念頭轉過,也不往里走,就站在原地,直接問:“從頭說,究竟怎么回事?”
  
  原來自千夜和包正誠帶隊離開后,駐地一直十分平靜。連隊的行動報告交上去后,琪琪小姐那邊也沒有什么新的指令下來。
  
  少尉是在他們走后第五天,感覺到情況有點不對勁。因為整個仲英鎮進入了一級戰備,旁邊另外幾支番號的機動連隊紛紛起營開拔,連留守兵力都沒留下,這分明是集團軍總動員的跡象。他當即送了一份報告上去,收到的指令卻是叫他維持現狀,原地待命。
  
  這樣又過了幾天,少尉終于從仲英鎮守軍那里打聽到外面的戰況,一下子就坐不住了。55師和58師會戰地點竟然是東陵山區!那不就是131連去做任務的區域!他立刻派人連夜趕去殷家別院,結果報訊的傳令兵還沒回來,第三軍的軍部憲兵隊先到了。
  
  說到這里,少尉露出又是憋屈又是郁悶的神情,道:“說是會戰大捷,131連作為前鋒營戰績能記進頭功那個檔次里面去,可這哪是大捷,那群家伙簡直是在把我們當賊審!”
  
  千夜靜靜地聽他說著,當少尉說到‘大捷’和‘前鋒營’兩個詞時,千夜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垂下眼眸掩蓋掉一閃而過的殺機。
  
  少尉知道的大概就只有這些了。
  
  憲兵隊過來后,131連留守的戰士們就被人盯人地看牢,連駐地大門都出不去,殷家別院那邊也沒有絲毫動靜。不過少尉有個好姓,他是一個下品世家的旁支,因此跟著他的人不但相當客氣,還私下里透露了會戰大捷的消息,勸他暫時忍耐。
  
  千夜聽著口風不對,“既然憲兵隊是來核定戰績的,為什么要忍耐?”他抬眼看去,果然校場邊上有一名遠征軍尉官和幾名士官正目光灼灼地盯著這邊。
  
  少尉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憤憤說:“這幫家伙不知道吃錯什么藥,簡直是瘋了!一整個中隊就這么沖進來,把我們的人一個個分開,盤問了一天一夜。”顯然,這個盤問的過程讓人很不愉快。
  
  千夜這下知道,少尉下巴上那塊沒有完全消退的淤青是從哪里來的了,心里不由冷笑了一下,對方才沒有瘋,留守的少尉是蒲陽沈家的人,他們沒敢把他往死里得罪。
  
  “我們的弟兄還在里面被盤問?”
  
  “是。有幾個已經被關了快二十四小時了。”
  
  千夜點了點頭,說:“走吧,我們過去看看。”
  
  他拔腿向營房那邊大步走去。校場邊上那幾個遠征軍軍官互相看了看,竟然沒跟過來。
  
  營房前聚集了一群遠征軍,正在閑聊,不時哈哈笑著。
  
  前面幾間營房的門都被從外面拴住,透過窗戶可以看到,每個房間里都有一名131連戰士,手腕上戴著原力枷鎖,有一個竟然被綁在椅子上,鼻青臉腫。
  
  千夜一直走到這群遠征軍面前,一字一句地說:“我是131連的連長,把我的人全都放了,現在!馬上!”
  
  一個肉山似的少尉排眾而出,俯視著千夜,冷笑道:“長官,我們在執行公務,可不是你說放就能放的!”
  
  千夜向他看了一眼,淡淡說:“我對雜兵沒興趣!叫你們長官出來!”
  
  吱呀一聲,旁邊營房房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一名遠征軍少校。
  
  少校上衣扣子都沒扣全,他歪在門框上,點著了一支煙,深深吸一口,才對千夜說:“我就是他們的長官,叫我出來干什么?老子這是在執行公務!別說你只是他們連長,團長都不好使!你知道老子姓什么嗎?老實告訴你,老子……”
  
  他話沒說完,千夜已經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冷然道:“廢話真多!”
  
  少校向后飛出,竟撞穿了兩層墻壁,從營房的另一側飛了出去!
  
  遠征軍一片嘩然,他們可是軍部憲兵隊的人,在第三軍的轄區內,憲兵隊從來都是欺負人的,哪里吃過這種虧?
  
  黑胖少尉當即一聲大吼,沖了上來,一巴掌劈頭蓋臉地就扇了上來。這是他的習慣動作,宛如熊掌般的大手直接抽在對手臉上,那才叫一個過癮。
  
  可是他眼前一花,‘雙生花’的華麗紋飾在眼前閃過,隨即臉上就如同被大象踢了一腳,眼前金星亂舞,嘴里更是噴出了七、八顆牙齒。
  
  千夜把‘雙生花’的槍柄當作武器,幾乎把黑少尉的胖臉砸爛。若是羅斯侯爵知道他當年的愛槍居然被用作如此粗俗用途,對付如此一個不入流角色,不知道會不會氣得直接殺到人族城市里來。
  
  千夜又是一腳踹出,這下使足了力氣,黑少尉重達兩百公斤的身軀高高飛上天空,越過營房,撲通一聲摔到了另一側。雖然看不到他的慘狀,但光聽聲音,就知道這下摔得有多狠。
  
  千夜沒有理會余下的遠征軍,徑自穿過墻上的破洞,走到少校身邊。
  
  少校還在地上掙扎著,可是怎么都爬不起來。他好歹也是四級,卻被千夜一腳踢碎了所有防御,連再戰之力都沒有。
  
  “你敢打我?好好,我馬上就讓你知道打我的下場!老子......”
  
  少校的叫囂突然停住,因為‘雙生花’中那支左輪的槍口已經指向了他的褲襠!
  
  這把槍一看就是高級貨色,但不管它是幾級,就算是不入流的黎明之光,甚至是火藥手槍,少校的褲襠也挨不了一下。
  
  砰的一聲,清脆聲線在軍營上空回蕩。
  
  緊接著少校凄厲的慘叫就壓倒了其它聲音。
  
  “鬼叫什么,你的蛋還在!”
  
  少校又叫了好幾聲,才停了下來。他感覺到兩腿間陣陣清涼,雖然有些火燒火燎的疼,卻不是意想中的那種痛苦。他抬頭一看,只見雙腿間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洞,軍褲褲襠早已消失。至于他胯下那些玩意,難免會有些焦黑皮肉傷,不過距離雞飛蛋打還差得很遠。
  
  千夜冷冷地說:“十七軍團的事,還輪不到你們來摻合!現在,帶著你的人,立刻給我滾!以后再讓我看到你,可就沒這么客氣了!”
  
  少校看看腿間地面上的深坑,再看看千夜手中的短槍,一句話也不敢多說,嗖的一聲爬起來,連褲子都不換,竄到校場上,大呼小叫地集合自己的中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拉著隊伍逃離了軍營。
  
  少尉和幾名行動自由的士官忙著把一個個被關起來的戰士放出來,千夜則在營地里走了一圈。
  
  果然不出所料,武器房和彈藥庫雖然也被打開過,但沒少什么東西,只有機要室一片狼藉。存放檔案的柜子全部打開,地面全是紙張,然而不用清點,千夜就知道大部分文件已經不在這里了,那張假的軍情圖當然也不會在。
  
  少尉已經安頓好外面的事情,找到機要室來,看見千夜站在凌亂的房間里一動不動,說:“憲兵隊來的時候,有幾個人進了機要室,當天晚上就帶著大部分檔案走了。”他頓了頓,忍不住問:“頭兒,是不是出事了?”
  
  原來之前就給少尉行過方便的那個遠征軍尉官,臨走時又賣了個好給他。少尉這才知道比較完整的戰報,131連協防的據點,戰況慘烈,失而復得,雖然軍功不小,但整個建制被打散,只活下來三五個人。之所以憲兵隊敢這么囂張,其中一個原因就是131連肯定要撤建制了。
  
  千夜卻在看到機要室后,知道這些只是表面上的原因。那只幕后的黑手顯然是通過第三軍軍部來毀滅證據的,那張假軍情圖,131連前后兩次作戰方案報告的存檔副本,大概在路上就被銷毀了。
  
  不過千夜看了看一臉茫然的少尉,不準備告訴他更多,這件事情越來越復雜了,留守的戰士們其實什么都不知道,把他們卷進來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少尉帶來的最新消息讓千夜忍不住做了個深呼吸,平復突然加快的心跳,131連活下來了三五個人?他想了想,說:“我寫一份報告,你派人送去給琪琪小姐。”
  
  殷家別院中,‘聽風閣’內,充滿了緊張壓抑的氣氛,每個進出的軍官都行色匆匆。
  
  季元嘉放下手上的文件,微合雙目,伸手按著額頭舒緩疲倦。他面前的會議桌儼然變成一張巨大辦公桌,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公文和檔案。會戰雖然已經結束,善后卻是一項極為繁瑣沉重的工作。
  
  一名少校推門進來,又遞過來一份報告。
  
  季元嘉點點頭,伸手接過,卻發現少校欲言又止臉色古怪,一低頭看到文件封面上的落款竟然是131連,不由也怔了怔。
  
  少校說:“千上尉回到仲英鎮駐地了,是不是馬上派浮空艇去接他過來?”
  
  報告不長,季元嘉很快就看到了最后一頁,“不,我親自去走一趟。”然后道:“叫‘風虎’準備兩組人,和我一起去。”
  
  “是。”少校走出門,才發現自己掌心中已經一片潮濕。
  
  ‘風虎’是琪琪小姐私募軍團的名字,現在殷家別院各處防務,乃至幾個重要人物外出衛隊全是用的他們。
  
  PS:恭喜風云輕淡喜得麟子。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