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45 歸去

這次千夜沉默了更長時間。
  
  千夜送上去的報告后面附了一封給琪琪的信,要求終止這次委托任務。之前,他一直以為這是一場世家小姐對婚姻不滿意,于是與自己長輩斗氣的游戲。既然報酬如此豐厚,他也并不在乎被當做明靶,獵人們哪個任務是沒有危險的?
  
  然而千夜不曾想到,世家望族的游戲竟然能夠拿整個正規軍團的獨立戰隊來做棋子。如果不是二爺和余英男在他接任務的時候做了擔保人,或許千夜根本不會再回到這個營地來。他甚至想過,可能永遠都無法知道罪魁禍首是誰,是一個人還是一群人。
  
  千夜不喜歡這種游戲,這種可以把整整一個加強連的真漢子當成炮灰的游戲。
  
  但是季元嘉帶來的消息完全出乎千夜的意料之外,他當然知道強行征調軍隊又損失慘重的后果,琪琪應該也很清楚,那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千夜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看了看季元嘉,后者沒有一點不耐煩的神色,秋水般明亮的尺半小劍在他掌中一直盤旋,如同年華的光輪。
  
  “什么時候走?”千夜問。
  
  “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現在就收拾東西跟我走吧!”
  
  那就是要連夜出發了,千夜并沒有異議,兩人一前一后,穿過校場,往亮燈的營房那邊走去。
  
  在校場邊緣,千夜腳下頓了頓,空地上站著十多個面目陌生的大漢,都是身量扎實,步態沉穩,一看就是高手。這些人不像軍隊戰士,只看他們身上佩戴的形形色色各有特色的裝備,更像雇傭軍。
  
  千夜突然問:“如果我不答應跟你回去,會怎么樣?”
  
  季元嘉只是微笑。
  
  千夜深吸了口氣,略帶譏諷地道:“季中校,看不出你還真是滴水不漏。”他這時終于明白季元嘉為什么一進來就要找他過招。千夜的戰力有一半在遠程狙擊上,如果他身邊帶了槍,無疑會變得很麻煩。季元嘉雖然現在近戰還能壓制他,但加上遠程的話,恐怕不能輕松留下他。
  
  季元嘉笑容溫雅,毫不動容,“我只是希望能為琪琪小姐做好每一件事而已。”
  
  千夜不想再說什么,推開自己房門,他也沒有多少東西需要收拾,不久之后,一行人如來時般靜悄悄地離開。
  
  秦陸重鎮,樊陽城,一匹陸行獸從空無一人的長街飛奔而過,停在一座恢宏府第大門前。這座府第完全是按照古式修建,紅墻碧瓦,朱檐飛獸。大門上方一道醒目橫匾,書著‘殷府’兩個大字,落款赫然是前任皇帝。
  
  馬上騎士從角門進府,將整包快件交與管家。片刻之后,一封急件就放到了書房里。
  
  一名中年人在一個老者陪同下,正緩步沿著回廊走來。
  
  中年人面相方方正正,不怒自威。他撫著頜下短須,緩緩地說:“水云先生,琪琪這孩子天資稟賦確實不錯,只是性格行事上實在有所欠缺,讓人怎么放心得下?繼承人大考如此重要的事,她卻只當作兒戲。其他三人的成績可是咬得很緊,你再看看她?到現在還是零!”
  
  老人微笑道:“三小姐只是愛玩鬧了些,年輕人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姐自從獨當一面以來,有哪件事最終沒有辦好的?這一次我看她是胸有成竹,所以才不急于一時。舉重若輕,方為大將之風!”
  
  中年人哼了一聲,道:“大將之風?我看她只是胡鬧罷了。看看逸安堂的殷旭,都快到五百分了!”
  
  被喚作水云先生的老人卻不在意:“五百分?不過區區萬余炮灰而已,換作五六級戰士,也不過堪堪過百而已。這點戰績,一場大戰也就差不多了。”
  
  “都是一群小孩子,哪來的大戰!”
  
  水云先生嘆道:“天行啊,你可不要小瞧了現在的孩子們。三小姐選擇了永夜大陸,顯然早就心有成算,那可是紛亂之地!再說了,老太爺那一身月華流云訣,除了琪琪之外還能傳給誰呢?”
  
  殷天行哼了一聲,說:“家主之位可不是光靠原力就能坐穩的!”
  
  水云撫須笑道:“如若沒有一身深厚原力,恐怕也難以服眾吧?”
  
  兩人邊聊邊行,轉眼間進了書房。
  
  殷天行看到桌上的封報,打開來一看,頓時咦了一聲。
  
  他又反復看了兩遍,才遞給了水云先生,說:“這倒是真奇怪了!”
  
  水云先生一看,也是滿臉驚訝,“僅僅一個月,三小姐就打穿了武功榜?真是讓人難以置信,讓我再看看……唔一千分前后只有十天,都是來自一場師級會戰。土城堡一個防御節點就近五百分,嘖嘖,定是一場血戰啊!如此戰績,只損失了遠征軍一個營和十七軍團一個加強連?天行,這些數字核實過沒有?”
  
  殷天行嘿的一聲,說:“這是黑暗種族內部的傷亡統計,怎么可能不準?”
  
  水云先生撫須微笑,道:“遠征軍駐守營的戰力都是有數的,三小姐麾下的那個加強連真不簡單,看來這次又收羅到了人才。”他繼續往下看去,略感意外地說:“這里的特殊情報加分超過一百分?三小姐竟然遇到了門羅氏族的王女衛隊!戰區里還出現過群峰之巔的蹤跡?真是太危險了,60師的臨時調動……”
  
  殷天行卻掩飾不住得色,“帝國那位大將不是從刀尖上走過來的,這是好事,琪琪也算是歷練過了!60師那個算不什么事,既然打出了如此戰績,軍部那些人還有什么話好說?”
  
  水云先生點頭,隨即略帶憂心地說:“永夜大陸一直不平靜,這次西昌城那邊的局勢似乎有些混亂,既然三小姐已經拿滿一千分,率先完成武功榜,是不是應該叫她回來了?”
  
  “玄天春狩馬上就要開了,琪琪不日就要前往。”
  
  水云先生又想到一事,“天行兄,你看琪琪的婚約......”
  
  “這個不行!”殷天行笑意頓斂,當即一口回絕,“我殷家千年傳承,與帝國同立,婚約大事豈能兒戲!當年既然定了是琪琪,那就不能更改。”
  
  他稍稍緩和,又說:“況且敬安堂現在的格局相當不錯,老十七雖然統領兵權,但總有退下來的一天。琪琪月華流云訣如能大成,或許可當得上將軍之位,但她的脾性并不擅長行軍布陣,立羽長于謀略,算無遺策,正是輔佐琪琪的上佳之才。”
  
  水云先生道:“上位者并不需要事事親力親為,只看三小姐這次一場會戰,就抵上其他人營營碌碌半年取得的武功,就可知她能識人、用人。依我看,她的成就可不會止于敬安堂。”
  
  殷天行擺擺手道:“就算琪琪日后真能成為家主,也沒有什么妨礙。立羽這孩子也不錯,只要我們對他家族有所提攜,還怕他不盡心盡力為殷家出力?”
  
  水云先生徐徐道:“我倒是聽到了些不同的風評。”
  
  殷天行雙眉一揚,道:“說來聽聽。”
  
  浮空艇在殷家別院外降落,大地正是暮色最深沉的時候。
  
  千夜看著腳下亭臺樓閣綿延,花木扶疏掩映,眼前卻浮現土城堡狹窄的小巷,冒著黑煙成片坍塌的房屋,兩種景象重疊,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一下飛艇,立刻有人過來與季元嘉耳語數句。
  
  季元嘉轉頭對千夜說:“小姐正在后花園,我帶你直接過去。”
  
  千夜正在環視四周,他已經注意到別院守衛加強,通道轉角等處,時時會看到全副武裝的大漢晃過,聞言不由微微一怔,“這個時候?”
  
  季元嘉露出一個苦笑,“小姐這兩天一直這樣,直到深夜都無法入眠。”
  
  “她,傷得重嗎?”
  
  季元嘉搖搖頭道:“見了小姐,你就知道了。”
  
  千夜隨著季元嘉行色匆匆,穿入一片轉折亭廊。別院的這片區域千夜還不曾來過,看周圍建筑漸漸稀少,草木愈加繁茂,小徑曲折通幽,若是白天景致應該十分秀美,但沉在夜色就顯得有些冷寂。
  
  前方出現一扇爬滿了紫藤花的月亮門。
  
  季元嘉停了下來,輕聲說:“你自己進去吧。”
  
  千夜抬眼望去,門后是一道縷空影壁,蒼白的月色灑落下來,恍若全部發散成了氤氳霧氣,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景物。
  
  千夜走進門里,一股濕潤的暖意撲面而來,霧氣依然很濃,似乎還帶著纏綿的幽香。他這才發現眼前是一個極大的荷花池,一條長橋通向水中央的水榭。
  
  夜幕上的雙子阿爾法星正是最低垂的位置,碩大無比地擱在斜斜挑出的飛檐上,水面就是圓月的倒影,乍眼看去,幾乎鋪滿整個空間,田田荷蓮就好像生長在月亮上似的。
  
  琪琪在水榭里席地而坐,她穿著一件廣袖深衣,把頭擱在膝蓋上,靜靜注視著水面,在鋪天蓋地的月色下,背影竟然顯得有些蕭瑟和孤單。
  
  千夜慢慢走到她身后,叫了聲:“琪琪小姐。”
  
  琪琪沒有回頭,輕嘆了一口氣,說:“李伯死了,就倒在我的面前。他是看著我長大的,沒想到就這樣走了。”
  
  千夜靜靜聽著。
  
  “李伯早就是戰將級的強者了。如果不是留在殷家,隨便換個地方,或者是軍中,早就名利兼收。可他這些年來卻一直跟著我,照顧我,保護我。要不是為了護著我,他也不會......”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