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49 偷營

宋子寧又鋪開一張畫紙,持筆凝神,葉慕藍知機地住了口,看著他把新的一幅畫廢。
  
  宋子寧放下筆,走到桌邊,葉慕藍連忙倒了一杯新茶遞給他。宋子寧接過茶盞,溫和地說:“那是琪琪的人。”
  
  葉慕藍袖底的手卻握緊了,面上不動聲色地道:“說到琪琪,她對你實在是太不尊重了,就連起碼的禮貌都沒有!聽說她母親那一房已經靠向了二公子……”
  
  “嗯。”宋子寧表示聽到了,他一如既往地對這方面話題從來不明確表態。
  
  “子寧,顧家大表哥顧立羽那邊最近有點小麻煩,你看,能不能幫他一下?我覺得,將他爭取過來,對于我們將來很有幫助。”
  
  “嗯。”宋子寧點了點頭,連問都沒有問一聲。
  
  葉慕藍想不到今晚過來的最大目的竟然如此輕易地達成,自己也呆了一下,不過最近一年宋子寧給了她不少權限,卻鮮有過問,顯然是對她的信任。她也自覺宋閥那邊交過來的幾次事務都辦得很漂亮,當得起這樣的信任。
  
  可是葉慕藍還來不及高興,發現宋子寧的目光又落在畫中人身上,她臉上僵了僵,然后努力放柔和表情,走到桌邊開始一張一張收起廢掉的畫稿,輕聲說:“那個曉夜既然肯這樣依附琪琪,必定出身微寒,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
  
  宋子寧突然道:“她肯跟著琪琪當然是她自己的意愿。”
  
  葉慕藍心里一跳,但還保持著溫柔的微笑,抱起整理好的廢稿說:“子寧,早點休息吧。”
  
  “嗯。”
  
  葉慕藍輕輕關上了書房的門,走到拐角的僻靜處,突然咬牙,抓起兩張畫紙撕得粉碎。意愿?宋閥七公子什么時候開始關心起女人的意愿來了?
  
  身邊侍女吃了一驚,連忙前后看看沒人經過,蹲下去將碎紙全部撿起。一邊極輕地勸道:“小姐,不過一個女人,七少新鮮一陣也就罷了。”
  
  葉慕藍冷冷道:“那賤人究竟是個什么東西還不知道呢!琪琪這分明是在愚弄子寧,叫我怎么說呢?子寧就是對親戚心軟。”她此時已恢復儀態,帶著侍女若無其事地離開。
  
  片刻之后,葉慕藍的侍女悄悄地去了外院。那里不光住著宋家自己的護衛,還有一些依附于宋家的士族子弟。
  
  宋子寧這次只帶了五十人的衛隊,加上二十多個親隨,可容納百人的院落里空了幾間房出來,于是這些士族子弟就想方設法挖空心思投門路地住了進來。哪怕一間房里要擠進七、八個人,他們也不在乎,反正只要住一晚就好了。但是春狩歸去后,他們就可以宣稱是住在宋閥的院落里,那可是大有光彩的事情。
  
  侍女走進東頭最后一個間房,里面只住了三人。都是外姓士族的年輕子弟,或者是直接找了葉慕藍的門路,或者是由葉氏族長介紹過來的。顯然三人一間的待遇,比其它依附者要強多了。
  
  而且這間房由于在最頂頭,相對大點,還多了一扇窗,更加敞亮。是葉慕藍調整了宋家護衛的住處,硬擠出來的一間。
  
  侍女沒有停留多久,只是進門時手中拿著的一卷紙張不見了。
  
  屋里三人圍著那副仕女圖正在商議。
  
  “這事很麻煩啊,那個曉夜是琪琪的女伴和護衛吧?”
  
  另一人不屑地道:“什么護衛,誰都知道她是干什么用的。我等兄弟都有六、七級了,而且是戰場上殺出來的!不過一個五級的小妞,還不是手到擒來?”
  
  第三人沉吟道:“不妥!此事一出,琪琪還不殺了我們?到時候宋家可不見得會為我們出頭。”
  
  “你就是膽小!富貴險中求,如果是容易做的事情,宋家自己就辦了,還用得著找我們?七少的心思這么明顯,如此上好機會,絕不能錯過了。我們這叫投其所好!”
  
  第三人又道:“那就這樣!這里肯定不行,各家雖然都有院落,但離得太近。等明天進山后,各家獨立安營扎寨,人馬調動安頓肯定一片混亂。我們就在附近潛伏,等那小妞落單或者索性誘她出來,一拳打倒,用布蒙了就走!只要辦事小心,就不會留下痕跡。事不宜遲,我們明天晚上就動手!”
  
  “嘿!你們說我們是把那小妞捆了送過去呢,還是剝光了直接塞進七少被窩?”
  
  “切!你小子是色欲薰心了吧?經你手剝了的女人,人家七少還能要?”
  
  “嘿嘿!我不就是那么一說嘛!那小妞,辣得很!讓人看了就心里癢癢的!”
  
  房間里的聲音低下去,時時響起一陣壓抑了的怪笑。
  
  片刻后,宋子寧在書房里見了自己的兩名親隨。
  
  矮壯結實名叫宋荊的那個先開口,把葉慕藍侍女去前院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后略有點不安地說:“少爺,如果他們真得手的話,對殷家表小姐那邊會不會不好交待?”
  
  宋子寧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宋荊立刻住嘴,心里不免嘀咕少爺對未來的少奶奶太過放縱。
  
  宋子寧的目光轉向書桌上又一幅畫廢的仕女圖。葉慕藍的舉動是什么意思呢?要把一個女人搞到手有很多辦法,她卻選擇了最粗魯的一種。她不會想不到這事萬一鬧出來,名聲難聽的會是宋閥,除非那人本身有問題,如果落到葉慕藍手里,會是琪琪的一個扎扎實實的把柄。
  
  旁邊身材勁瘦的青年宋戈則報告了另外一件事,“少爺,屬下從國公府那邊拿到了琪琪小姐隨從名單,她的那位女伴姓千,千曉夜,五級戰兵,遠程戰位。”
  
  參加天玄春狩的足有萬人,國公府提供的資料里只有各家子弟,當然不可能包括數量龐大的護衛隨從姬妾侍女。千夜還因為是殷家狩獵組隊的九人之一,才會在國公府有備案,信息也極為簡單。
  
  宋子寧皺了皺眉,輕聲自語道:“為什么是這樣?”
  
  兩名親隨不明所以地互望一眼,宋戈小心翼翼補了一句,“葉小姐似乎想通過裘隊長也去要這個名單。”裘隊長正是宋家衛隊的衛隊長。
  
  “拖一拖,等狩獵開始再給她。”然后宋子寧問:“她和琪琪最近一次碰面是在哪里?”
  
  宋戈想了想回答,“葉小姐一個月前去過底層大陸,應該是在西昌城袁澤宇城主的晚宴上遇到過琪琪小姐。至于具體情況,屬下需要一點時間。”
  
  宋子寧道:“一起查查千曉夜。”
  
  “那是琪琪小姐身邊的人,查她的背景資料,可能會驚動琪琪小姐。”
  
  宋子寧淡淡說:“沒有關系,就讓他們知道。”
  
  第二天清晨,就有隊伍陸續從衛國公別院出發,前往天玄山脈深處。各大家族早就派人勘探好了前進營地的地址,只不過為求春狩逼真刺激,都是提前一天才開始安營扎寨。
  
  帝國歷經千年征戰,哪怕是春狩這樣的活動,也力求貼近實戰。
  
  為保證收獲,各大世家門閥狩獵區域的劃分效仿戰區,會盡可能地分開。春狩名次給予的獎勵倒在其次,家名榮耀更為重要。而若能在春狩時一鳴驚人,更是士族子弟登天的捷徑。這些士族子弟少部分依附于某一世家,部分則自由行動。
  
  殷家營地選址在一處半山腰的緩坡上,前面就是谷底溪流,距離山脈、森林位置適中,離通向衛國公別院的主路也不太遠,算是上佳之地。
  
  營地風格仿效軍營,中央三座品字形分布的木屋,是琪琪居住的主樓,兼有戰術指揮、廚房、裝備庫功能。四面是長長的排屋,不但是衛隊隨從的居所,也能作為防御工事。
  
  季元嘉提前帶隊出發來布置營地,此時大部分都已完成,只東北角排屋后兩間連體的工具房還有一半沒有建完。安營扎寨諸事繁雜,琪琪等人到達時就已經是下午,待收拾得七七八八,早已夜幕低垂。
  
  在森林中,三個人影正緩緩靠近營地。他們的身影若有若無,氣息絲毫也不外泄,顯然都是些潛行伏擊的好手。他們摸到距離營地不遠處藏匿蹤跡,小心觀察著前面的動靜。
  
  營地的排屋里不時有人在忙碌進出,不過都是些仆役隨從。護衛們三人一組來回巡邏,外圍一共兩組人,不算密集,但路線把主樓保護得沒有間隙。三人不由覺得有點棘手。
  
  沒過多久,三人就看到了他們此行的目標,曉夜!
  
  曉夜是從主樓里出來的,看來她的居所和琪琪在一起。如果真是這樣,恐怕此行要無功而返,這三人再擅于野外捕獵,也不覺得自己能突入殷家營地的心臟地帶。
  
  很快他們發現事有轉機,曉夜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居然沒有叫護衛和隨從,自己一個人拎著巨大的箱子往東北角排屋后面走去。三人調整了下位置,繼續觀察,那邊有兩間獨立的工具房,只有一間建好,另一間還沒有封頂。
  
  曉夜來來回回了幾次,提過去幾只大箱子,然后工具屋里燈光亮起,她竟然就在里面不出來了。三人互相望望,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興奮。這小妞太善解人意了,豈不是憑空將天大的富貴送到了他們手里?
  
  那個地方在營地一角,還未完工,看起來附近都沒有人入住,巡邏的護衛隊間隔差不多是半小時,足夠他們行動。眼下就是耐心等待時機,然后一舉突襲,抓了人就跑。
  
  三人他們潛到附近,能清晰看到曉夜的影子在窗戶上晃動。他們等了一會兒,巡邏隊過去了,正要動手,忽然背后的森林深處傳來隱隱人聲。他們當即一驚,那個方向渺無人跡,正是選定的退路,怎么突然有人出現?
  
  好在人聲又逐漸遠去,三人這才放下心事。
  
  可是沒過多久,人聲再次響起,這次近了一些,聽得清楚大約有八九個人聲。那些人靠近一些,又逐漸遠去,看樣子是兜了個大圈子,不知道是在偵查勘探,還是在尋找什么。
  
  等森林中人聲消失,其中一人咬牙道:“不能再等了,立刻動手!”
  
  于是三人從藏身處躍出,如三道鬼魅般的影子,掠過低矮的木柵欄,從一個營地方向的視覺死角摸到那間小木屋前。三人分別伸手在門窗上一搭,原力吞吐間就將插銷震壞,然后同時沖入房內。
  
  千夜穿著一件與武安堂夜宴時差不多風格的黑色長衣,只是暗紋繡飾由水藍色換成了金黃色,寬大的袖子為了干活方便,用絲帶提高扎起。他正站在桌前,占了小屋三分之一大小的長桌上擺放著各種槍械和弓弩零件。此時他有些愕然地抬頭,看著三個突然闖入的家伙。
  
  這三人一身夜行輕甲,面巾覆面,一看就是不懷好意。不過千夜意外的是他們居然只有一個七級,兩個六級,僅憑這點實力就敢夜闖殷家營地?
  
  看在三人眼中,曉夜明顯一副受驚過度,不知所措的樣子。不過美女就是美女,越是害怕,看上去就越是惹人憐愛,或是讓人想要蹂躪。
  
  三人覺得對付這么容易受驚的小美女,或許都用不著動粗了,于是一人道:“聽著,宋七公子看上你了,這可是你的福氣!乖乖跟我們走,只要把七公子伺候舒服了,說不定還能當上妾室。豈不比跟著琪琪那種女人,沒名沒分的強多了?宋家可是高門大閥!”
  
  千夜臉上說不出是什么樣的表情,道:“宋七......看上我了?”
  
  三人一聽就覺得有戲。千夜的表情,在他們眼中那就是又怕又喜。反正小美女不管什么表情,看著都讓人歡喜。他們都沒注意到小美女的聲線有點低沉硬朗,不象一般女孩子那樣清甜婉轉。
  
  “那還有假?他回去后還畫了不少你的畫像呢!趕緊跟我們走吧,以后你富貴發達了,別忘了我們兄弟就成!”
  
  另一人則道:“就是!象你這樣的美人,多看幾眼讓人骨頭都酥了。當什么護衛隨侍,豈不是浪費。”
  
  第三人則拿出繩索和潔白的手巾,歉意地說:“為了防止意外,這一路上就只有委屈你點了。”
  
  千夜不知道應該怎么形容此時的心情,活動著手指,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宋子寧......真想他去死啊!”
  
  三人忽然覺得不妙!
  
  夜幕下,三人來時方向的那片森林中人聲又起,忽然沖出一行九人,都背了滿身裝備。他們個個狼狽不堪,一臉困頓疲倦,不但頭發凌亂,連身上外袍都被劃破了不少,露出下面的貼身甲衣。
  
  為首一人高大英偉,很有些不凡氣勢。他身上倒是沒有破損,只不過覆蓋著一層淡淡的土黃色光芒。
  
  魏家秘傳千重山威名遠播,但在這人手上卻被用來在森林中開路,以及保護衣服。不知道魏家太夫人如果知道了,會給他多少記藤條。
  
  這個年輕人就是魏啟陽,自號破天的家伙。他奔出森林,看著不遠處的營地,以及飄揚旗幟上那個大大的殷字,不覺咧嘴大笑:“終于讓我找到了,他奶奶的,跑了大半夜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