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52 前三哪能滿足

魏破天頓時又神采飛揚,豪邁地道:“祖母下了死命令,要我一定拿下前三回去。可是想我魏破天也是堂堂帝國中校,前三哪里就能滿足?一個男人,心有多大,成就就有多大!”
  
  琪琪不屑地道:“有趙君弘、宋子寧和我在,你要能拿前三,那才見鬼了!說點實在的!”
  
  她才不信魏家太夫人會下這種死命令,最多是許了好處激勵他向上罷了。魏破天如果不是臨時突破六級,魏家根本不會放他來參加春狩。春狩和實戰沒什么區別,每年都會死不少人,他們這些核心子弟雖然受到保護,但世上總沒有萬無一失的事情。
  
  魏破天被揭穿老底,立刻訕訕地道:“這個......也不必說得如此明白吧!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找你商量一下,能不能,嘿嘿......如果我只排到第四,你能不能把名次讓我一下,反正對你來說,戰績才會在大考中計分,排名差個一兩位也無關緊要。”
  
  千夜雖然有點心不在焉地在想自己心事,聞言也是吃了一驚,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晚總算看到了這號稱要一拳擊碎天空的男人沒有節操的另一面。
  
  琪琪倒是兩眼閃亮,重重一拍魏破天的肩,道:“你家太夫人許下了什么好處,讓你如此上心?”
  
  “這個......也沒什么。”
  
  “不管是什么,我都要分一半!否則此事免談,你想要進前三,純屬作夢!”琪琪說得斬釘截鐵。
  
  魏破天愁眉苦臉:“......一半就一半吧,唉!”
  
  琪琪親熱地摟住摟魏破天的肩膀,道:“這才是好姐妹!”
  
  魏破天大怒:“誰和你是姐妹?”
  
  “不用說了!別說姐妹,只要拿一半好處出來,我們就是閨蜜了!”琪琪重重拍著魏破天的肩,悄悄用了原力,一巴掌就把他拍到了地上去。
  
  魏破天差點直接五體投地,可他反應也不慢,硬生生在堪堪撞到地面的時候跳了起來。他剛要發怒,琪琪已一把抓住他拉回客廳,要好好商量一下如何打架分贓。
  
  原來天玄和北海兩大春狩中,會有眾多士族子弟參加,正是門閥世家招攬新人,士族尋求晉身之階的時候。
  
  按照多年慣例,趙宋兩閥來天玄,張白兩閥則是去北海。對門閥來說,光是姓氏的代表意義就足夠了,來的是誰并不重要。所以才有傳聞,宋閥的宋子寧之所以能越過他前面那么多位堂兄弟來天玄,不是實力夠強,只是因為生得俊秀,所以宋家老祖宗偏心于他。
  
  而世家派來的子弟則身份相對貴重點,比如殷家的琪琪,已是進入最后序列的繼承人候選,無論未來她是否可以執掌家族,至少一個重要的長老席位是跑不掉的。魏家這次世子親臨,一方面是因為魏破天年紀還小,去帝苑只有墊底的份,另一方面也是磨練他獨當一面的能力,開始建立自己的班底。
  
  也就是說,春獵對于門閥世家來說,贏家的獎勵倒在其次,他們重視的是展示家族實力,發掘人才的機會。所以各家行前都有自己的目標。
  
  魏家太夫人并沒有給魏破天定下名次目標,不過他本人卻是雄心勃勃,狩獵尚未開始,壯志就已經凌駕九宵之上。坐三望一,這就是他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前三對剛六級的魏破天來說絕對是超于預期的好成績,一旦真讓他達成,以魏家太夫人對他的疼寵溺愛,好處肯定堆積如山。
  
  琪琪讓侍女給魏破天拿熱手巾來擦臉,一邊悠然說:“破天,我收你這一半好處,其實也沒有多拿你的,你也知道今年天玄春狩的形勢。南宮婉云和孔雅年都來了,可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為了擠進前三,聽說家里都出了血本。而且他們兩個現在都是七級,你一個也打不過吧?”
  
  魏破天冷笑一聲,傲然道:“那可未必!就算真打不過,我也不見得必輸。白將軍已經說過,如無上等秘法,七級休想打破我的千重山。”
  
  琪琪哈哈笑起來,“剛剛曉夜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這......這怎么一樣!”魏破天張口結舌,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辯駁。
  
  琪琪揮揮手說:“你還不知道趙閥和宋閥的目標吧?”
  
  魏破天道:“我來得遲了些,還沒有來得及探聽呢!”
  
  在別院的晚宴上,趙君弘當著一眾年輕男女的面,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我算是四兄弟中最沒有出息的,不過既然來了,那怎么也要拿個第一回去。”
  
  而晚宴之后,葉慕藍則是問了宋子寧一句,此次春狩定什么目標。宋子寧以一慣的溫和說:“我可沒想過要爭第一,保個前三就心滿意足了。”
  
  如此一來,趙宋兩閥,也就相當于包了前三的兩個位置。以兩閥的地位,沒有十足把握,哪會放出這種話來?
  
  接下來,這個第三名就爭得厲害了。其實歷屆春狩都是如此,開始時總如風云輕淡,越到后面越是火爆,最后階段往往是明爭暗斗,無所不用其極。
  
  魏破天還不算太笨,想到要與琪琪聯手,只是其他世家想必也有暗中聯合,所以形勢依舊嚴峻。
  
  不過天玄山脈外圈低級區域的獵場劃分十分明晰,只有縱深進入一定程度后,才會互相交叉,各家的行動也會從狩獵演變為逐鹿。而魏家由于是最后一個排定的,最開始的獵區離兩閥和上品世家處相當遠,想和殷家會合至少要到春狩的后半段了。商議已定,魏破天就沒有多作停留,直接離去。
  
  等魏破天走后,琪琪按捺不住好奇心,立刻向千夜把那條項鏈要過來仔細看了看,然后隨手套到千夜脖子上,嘖嘖有聲地說:“好好收著,這東西還是很有用的。現在他是世子了,能調動的資源和權限范圍已經比我都大。這個家伙,殷勤的有點奇怪啊?”
  
  琪琪顯然也沒指望今晚一直火氣很大的千夜搭理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問:“那三個人你準備怎么處置?”
  
  千夜眼中露出寒意,道:“廢了吧,算是給宋子寧一個警告。”
  
  琪琪笑吟吟地點頭道:“就是這樣!”
  
  雖然已經是深夜,除了殷家營地外,高高的夜空中也很繁忙。如果目力足夠,可以看到數艘體形龐大的浮空艇正緩緩掠過,向天玄山脈深處飛去。這些都是用于投放黑暗種族戰士的浮空艇,會有不少黑暗種族俘虜被投放到天玄山脈中,供春狩參加者獵殺。
  
  每年都會有一些黑暗種族的戰士成功逃進天玄山脈深處,躲過獵殺,然后一年年生存下來,逐漸強大。這是春狩中的一大變數,亦是有意為之。如果這些年輕人上了戰場,黑暗種族可不會按照規矩來,只派些等級剛好的戰士來給他們殺。如何從高等級的敵人手下逃生,也是一門生存必修課。
  
  在其中一艘飛艇上,艇長透過舷窗向下望去。他那雙有異能的眼睛視力比鷹隼還要銳利,看到了下方的營地,甚至看清了旗面上那個殷字。
  
  他嘴邊露出陰森的笑容,摸了摸胸衣口袋。在那里有一張卡片,憑借這紙張上原力陣列密碼可以在帝國銀行的某個分行打開一個保險箱,這時里面已經放好了整整一萬帝國金幣。
  
  艇長收回目光,走向底艙,守在艙門口的衛國公私軍戰士向他敬了個禮。
  
  艇長回禮,然后說:“我得再下去看一眼,確認沒有任何問題。要知道這些黑血雜種從來都沒安生的時候。”
  
  衛國公的私軍戰士讓開了通路,艇長就拾級而下。底艙全部是用合金封墻,焊出一間間分隔的囚籠,各個種族的黑暗戰士都有。這些都是從各大戰場上俘虜過來的黑暗種族,經過篩選,等級全在七級以下,沒有特別強大的異能,很適合天玄春狩。
  
  在黑暗中,一雙雙眼睛正目露兇光,死死地盯著艇長。
  
  幾頭狼人低沉咆哮,不時伸手去抓胸口嵌著的一小塊晶片。
  
  艇長在它們面前停下,說:“你們要是敢把那東西弄下來,那就死定了!看來我需要給你們加深點印象,不要把我說的話當成耳旁風!”
  
  艇長用力在囚籠外的按鈕上一拍,籠內立刻跳躍起強烈黎明原力沖擊波,燒灼得幾頭狼人慘叫不已,癱倒在地。旁邊囚籠里的黑暗種族眼中兇光立刻收斂不少,很多還露出懼意。
  
  艇長一路走到底艙最深處。這里的隔間內就坐著一個血族,看上去有些頹廢和營養不良的樣子。他一直低頭安靜坐著,直到艇長走過來也沒有改變過姿態。
  
  艇長拿出一根纏滿了倒刺的鞭子,向那血族一指,喝道:“你!站起來,過來讓我看看!”
  
  那名血族相當順從地站起來,緩緩走到囚籠前。
  
  艇長借著身體的遮擋,悄悄張開握鞭的手,在他手心處,寫著‘殷琪琪’三個字,而且還有一幅琪琪的簡筆肖像畫,面目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那名血族眼中忽然精光一閃,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
  
  艇長雙手一搓,手心中的字和圖樣就消失不見。他粗聲粗氣地說:“行了,滾回去坐好!別給我玩什么花樣,否則的話讓你好看!”
  
  艇長一路甩著鞭子,離開了底艙,然后重重拉上艙門,從外面鎖死。
  
  衛國公私軍的一名統領正好巡邏到這里,于是問道:“下面情況怎么樣?”
  
  艇長聳肩道:“還行,這批黑血雜種倒挺老實的。”
  
  那名統領松了口氣,說:“沒事就好!再有一個小時,這該死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浮空艇在夜色中飛向大山深處。沒有幾個人知道,囚室中混進了一個八級的血爵士,而且實力無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