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56 游獵

宋子寧抬起頭,直視著帳頂垂掛下來的原力燈,那灼目的光芒似乎對他雙眼完全沒有影響。明亮的黃色光暈中仿佛浮現出一個倔強的小小身影,千夜。
  
  自從離開黃泉訓練營后,宋子寧就再也沒有見過他,誰知道再一次得到他的消息時,竟然會是林千夜在紅蝎的陣亡戰報!
  
  當時宋子寧回歸家族時日還短,正被卷入風云詭譎的繼承人風波,自顧尚且不暇,直到大半年前才有余力去打聽往事,卻發現其后鐵幕重重,如同無盡永夜不見光明。
  
  然而就在此時,宋子寧看到了琪琪身邊的那個人。哪怕身高體形已經完全不同,容貌氣質也只有三分相似,但他就是好像看到千夜正站在面前。
  
  可還是有什么地方不對。
  
  宋子寧修習的上古秘法可直窺萬物本源,他筆下的一幅幅圖畫就是推算出了琪琪身邊那個人去除易容后的本相,以及千夜長大后的模樣,卻得到一個似是而非的結論。這兩人之間的所有關聯,有一半鐵證表明必然是同一個人,卻又有另一半鐵證肯定不是同一個人。
  
  昨晚,宋子寧的親隨給他送來了那個人的背景資料。千曉夜,或者也叫千夜,出生于帝國南疆百市行省,父母是平民行商,十二年前來到永夜大陸,在一次人類聚居地襲擊事件里雙雙遇難,他被一名軍官和一名獵人先后收養過,之后加入獵人公會,殷家在一次任務發布中把他招攬麾下。
  
  這一切看似合情合理,毫無可疑之處。可是落在宋子寧眼中,卻合理得太不正常。
  
  天快亮了,上層大陸四季輪換,晝夜分明,遠方山頂上已經出現了一抹緋色霞光。一夜未睡的宋子寧走出營帳,伸了個懶腰。在旁邊一座營帳里,可以看到葉慕藍正和衣而睡,頭發都有些凌亂,顯然一晚累得不輕。
  
  宋子寧見了,嘴角露出一抹含義不明的微笑,可是他的眼睛里卻全無笑意。
  
  在另一個方向上,山林中不時響起獸吼,以及一聲聲比猛獸還要響亮的男人咆哮。
  
  魏破天正聲聲厲嘯如春雷,與一頭鐵甲棕熊戰在一處。這是一頭足有上千公斤的大家伙,一掌拍下來就是五級戰士也無法正面抗衡。此刻魏破天周身籠罩著黃色光芒,正頂著千重山,和這頭七級的棕熊貼身肉搏。
  
  他每出一拳,拳頭上就會有細碎的璀璨光芒一閃,拳拳沉重如山,揍得這頭皮糙肉厚的棕熊也狂吼不已。魏破天打發了狂性,突然一聲吼,合身撲了上去,一雙鐵臂環抱住熊頭,越箍越緊!
  
  棕熊垂死掙扎,拼命拍打抓撓著魏破天的身體,千重山光芒時明時暗,魏家精制戰甲也被片片剖開,最后在他身體上留下一道道深深淺淺的血痕!
  
  魏家護衛中空有七級高手,卻只能在外圍干站著,心急如焚但不敢貿然上去幫忙。之前他們想要插手已經挨了一頓臭罵,此時一人一獸戰到危急關頭,絕不敢再讓魏破天分心。這可是魏家世子的英雄之戰。
  
  魏破天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雙手驀然兩次發力,棕熊頸骨在喀嚓脆響聲中斷了,那頭兇獸這才慢慢委頓下去。
  
  魏破天松了手,只覺無比的心滿意足,嘿嘿傻笑幾聲,剛想擺個姿勢展示一下帝國中校的雄風,不料牽動傷處,只覺全身上下處處劇痛!不由得一聲哀號!
  
  護衛們趕緊一擁而上,將魏破天放倒擺平,治傷的治傷,喂水的喂水,忙得一塌糊涂。等消去了千重山后,魏世子開始哇哇大叫得好像走進屠宰場一般。這些傷不重,但足夠痛,就算他和棕熊一樣皮糙肉厚,也痛了個死去活來。
  
  此戰之后,魏破天至少要休息一兩天。魏家剛剛沖到前三的排名,也肯定會大幅滑落,不過這就不是他暫時會考慮的事情了。
  
  琪琪這時也進了六級區域,她再怎么不務正業,也比宋子寧走得快點。她的隊伍人員搭配合理,補給充分,是擅長后程發力的配置。所以在后方,看好琪琪的人還是有不少。
  
  就這樣,又是一天過去了。
  
  說起來,各家獵隊中心情最不好的,反而是排名遙遙領先的趙君弘。
  
  阿江躺在營帳中已經昏迷不醒,他掙扎著回到了宿營地,然后一口氣松了,立刻倒下。
  
  趙君弘的護衛中雖然也帶了精通戰地救護的人,但是對千夜特別配制的復合毒素卻沒什么好辦法。通用的解毒劑暫時保住了阿江的性命,但是想要徹底去除毒質,恢復實力,卻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且戰地上也缺乏專業工具。
  
  趙君弘聽完了匯報,皺眉問:“所以,接下來的狩獵,他參加不了了?”
  
  “是,必須立刻把他送回去,三天內如果不能妥善處理,就會有生命危險。”
  
  趙君弘臉色越發陰沉,點了點頭,道:“你把他送回前進基地去,然后立刻回來。安排基地里的人送他去衛國公別院,到那里就能治好了。”
  
  護衛應聲出去安排。
  
  趙君弘長出了口氣,心情卻是極為惡劣。這樣一來,不光他的獵隊中永久少了一個人手,而且送人的那名護衛一來一回至少要兩天時間,這兩天里狩獵的效率又會下降。
  
  趙君弘并不擔心其他世家,被他看在眼里的只有宋子寧和殷琪琪,包括南宮婉云和孔雅年那些人都沒有放在心上。
  
  因為他完全看不透宋子寧,而且這次來的宋家護衛實力對宋子寧在家族中的排名來說是超配了。殷琪琪則是在最近兩年中個人武力進展十分快,由于她正在參加繼承人大考,獵隊成員全是她的嫡系,不像他和宋子寧帶的是家族護衛,里面親信是有的,卻不全是他們自己人。到了最后混戰階段,這點差別就可能會有影響。
  
  不過目前至多是有些緊張,估計分數上的差距難以拉開很多,要說有人能夠威脅到趙閥領先的位置,還為時過早。
  
  雖然是深夜,但天玄山中仍然時時會響起槍聲和轟鳴的爆炸聲,許多人在抓緊時間收割獵物。特別是在外圍活動的那些士族子弟,更是要爭分奪秒。五級以下的獵物數量有限,用不了幾天就會被收割大半,到時候他們就要冒險進入高級區域,那時會發生什么,誰都說不清楚。所以這前面幾天的戰績,就格外關鍵。
  
  千夜此刻正躺在一根粗大的樹枝上,嘴里咬著一片草葉,仰望著夜幕上占據了小半個天穹的巨大圓月。據說月上也有一個世界,只是不知道有誰曾經上去過。
  
  千夜的心中,仍然燃燒著火,未曾平息。在這股火焰熄滅之前,他甚至無法安眠。他在心中思索著對付趙君弘的方法,一條條列出,又一條條否定。趙君弘即使暫時損失了兩個人手,依然有頂級實力,不是他單槍匹馬能夠抗衡的。
  
  千夜閉上眼睛,努力去感受秦陸春季和永夜大陸完全不同的夜風,微暖,滿是草木清渺的味道,偶爾夾雜著猛獸的腥氣,提醒人們這個生氣勃勃的世界并非那么無害。
  
  他重新一點點回想跟蹤觀察了趙君弘大半天后的收獲,忽然間一個差點忽略過去的細節在眼前出現,立刻如同雷電般劃破了深沉的夜幕!
  
  千夜隨即翻身而起,開始在夜幕下迅速行進,勘察周圍的地形。他的動作迅若鬼魅,一躍就是十余米,在森林中有如幽靈般穿行。就這樣,僅僅用了一晚時間,千夜就踏遍了其他人可能需要三四天才能走過的區域。
  
  清晨時分,趙君弘從睡夢中醒來,洗漱并用過早餐后,又開始了新一天的狩獵。
  
  千夜正坐在山頂一堆亂石中,居高臨下俯視著整個谷地。在近千米外,趙君弘一行人正緩步走來。幾名護衛遠遠散開,各相距數十米,沿著谷地前進。這里是一窩地龍的老巢,分數不菲。
  
  千夜收斂了全部氣息,身上還披著偽裝物,從谷地那邊望過來,與亂石堆中的其它石頭沒有任何區別。
  
  谷地中突然響起一聲炸雷般的嘶吼,隨后大地震動,一頭七級地龍,帶著數頭五六級的地龍從巢穴中奔出,直撲趙君弘。這種地龍形似蜥蜴,只不過體型大了上百倍,從頭至尾足有十余米長,行動如風,力大無窮,而且一身鱗皮堅硬無比。
  
  趙君弘從容舉槍,半蹲于地,等地龍沖進百米內時,槍口處方才銀光驟閃!
  
  地龍忽然一聲悲鳴,整個上頜幾乎都被這一槍掀掉!劇痛讓它發了狂性,繼續瘋狂沖向趙君弘。然而銀槍已經又連射兩槍,在它額頭背部各開了一個血洞!
  
  千夜暗中推算著趙君弘的射程、速度和原力強度,那把威力極為可怕的銀槍果然是連射型的原力槍。
  
  此時護衛們也紛紛開火,體型小些的地龍不斷中槍,兩頭五級的當場倒地,而六七級的生命力卻極為頑強,掉頭就跑,甚至速度不減。
  
  趙君弘連發三槍,臉色也不由得略顯蒼白。他回一口氣的功夫,那頭垂死的七級地龍已經逃到了百米之外。這已是趙君弘的極限射程,于是起步就追,看他迅捷的身法,這頭地龍估計跑不了多遠就會被追上。
  
  然而趙君弘剛剛起步,忽然間聽到遠處一記轟鳴,如春日驚雷滾滾響起!那是鷹擊的聲線!
  
  在趙君弘的視野中,一道暗紅光芒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近千米外飛來,準確無誤地轟在飛奔地龍的側面,把它余下的半個腦袋轟碎!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