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57 反獵

一點微光從尸體中飛出,直上天際,片刻后衛國公別院內的排行榜上,殷家的分數就大跳一下,排名進了前二十。
  
  衛國公正在品茶,看到榜單后點點頭,道:“那丫頭終于肯干點正事了。”
  
  不過他身邊總管神色有異,湊了過來,輕聲道:“剛剛傳來的消息,這個時候琪琪小姐好象還沒有起床。”
  
  衛國公差點一口茶噴出去,轉頭去看時鐘。那鎦金的指針已經指向了九點,這個時候居然還在睡覺?這可是春狩,而不是春游!
  
  衛國公臉一沉,道:“那這分數是怎么回事?”
  
  “國公爺,殷家獵隊里有一個護衛不在主隊,已經深入到六級以上區域。這說不定是他的成果。”
  
  衛國公聽說是護衛,頓時就沒了興趣,擺擺手沒再說什么。
  
  趙君弘此刻停下腳步,望向原力彈射來的方向,從牙縫里擠出一個詞:“是那個小子!”
  
  千夜索性現身,架好鷹擊,裝彈、蓄能、瞄準一氣呵成,從容指向另一頭重傷的六級地龍,一槍爆頭。然后他收槍站起,就此轉身離去。
  
  趙君弘極為憤怒,已經顧不上剩下的幾頭地龍,厲聲喝道:“追!給我殺了他!”
  
  數名護衛立刻全速向山頭沖去,轉眼間就掠過千米距離。但是速度最快的一人剛剛站上山頂,忽然一聲驚呼!因為千夜就蹲跪在兩百米外,槍口微微移動,正在向他瞄準!
  
  那護衛反應不可謂不快,一眼掃過判斷出千夜的槍口移動軌跡,立刻一個側步,閃到右邊。誰知落腳處傳來異樣感覺,他這次已經來不及再做其它反應,足下突然發生猛烈爆炸,一股龐然大力把他掀起拋上半空。
  
  護衛在天旋地轉之時,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糟糕!”
  
  鷹擊再次鳴響,這一次暗紅色的原力彈格外粗大。護衛身上炸開血色光芒,在重型彈頭和精準射擊雙重加成下,他胸甲破碎,一只手臂離體飛出,而他本人則被轟得飛出十余米,滾下山坡。
  
  另外幾名護衛也快到山頂,迎頭就是聲勢浩大的爆炸聲,連忙伏地躲避,而千夜已從地上一躍而起,飛速倒退,掠入森林,從容遠去。
  
  趙君弘臉色鐵青,他完全沒有想到,一名小小護衛,居然敢和他如此作對!雖然這沒有超出規則范圍,而且到春狩后期各家必會有一場混戰,但完全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
  
  在趙閥二公子的想法中,那應該是獵隊之間的對抗和戰斗,而有資格挑戰他本人的,整個獵場不過寥寥數人,其中絕對不該有這個才五級的小子!
  
  最讓他難以接受的是,受到如此冒犯,他們竟然還沒能把人留下,趙君弘此刻感覺就象是當眾吃了一記耳光!
  
  然而如此丟人的事,卻無法隱瞞。趙君弘知道每個門閥世家的獵隊附近,都有一名高手隱身跟隨。一方面是觀察春狩過程,防止舞弊,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必要時出手保護。如果象趙君弘、宋子寧、魏破天、殷琪琪這種身份的核心子弟出了意外,那就算衛國公也不好交待,所以整個過程,想必都已被人看在眼里。
  
  趙君弘緩步登上千夜隱藏過的山頂。
  
  旁邊一名護衛勸道:“少爺,還是小心些。那小子異常狡猾,說不定還有陷阱。”
  
  “哼!都炸過一次,哪來的埋伏?他不抓緊時間逃走,留下來找死嗎?”
  
  趙君弘話音未落,忽然視野中紅光一閃!千夜居然沒走,又從千余米外射來一槍!
  
  趙君弘反應極快,瞬間伏在亂石堆中,那名護衛則立刻撲到了趙君弘身上,以身體當作屏障。
  
  這一槍并沒有瞄準他們,而是射向了旁邊一塊巨石。那巨石猛然發生驚天動地的爆炸,還噴灑出大量腐臭的酸毒液體,濺得到處都是!
  
  這些毒液威力很一般,只能腐蝕普通織物,根本奈何不了趙閥的精制戰甲。可是它一接觸空氣立刻散發出奇臭無比的氣味,惡心人的功力倒是第一流的。經此一嚇,那護衛不敢立刻起身,生怕這片山頭上還布置了其它陷阱。
  
  趙君弘被壓在飛揚的塵土里,鼻中滿是惡臭,幾乎被氣得暈過去,怒喝一聲:“讓我起來!一群廢物!”
  
  另外幾名護衛從坡下狂奔過來,開始搜索周圍,叫道:“少爺,先讓我等檢查下周圍,那小子說不定就在附近......”
  
  護衛的話音剛落,就聽遠方連響了數記槍聲,都是大口徑火藥狙擊槍的聲音。
  
  趙君弘開始還有些奇怪,這種狙擊槍威力太差,這個距離上根本不可能打穿他們的戰甲,用來干什么?他心中忽然一閃,立刻想到了那幾頭垂死的地龍!
  
  趙君弘猛地一把推開護衛,躍上一塊大石向山谷中望去。果然在巢穴邊緣處,三頭五六級的地龍已經倒地不起。最后一點微光還在飛向空中的浮空艇。不必問,這點數肯定不是加到趙閥的名下。
  
  趙君弘差點就是一口血吐出來。
  
  趙閥的護衛們發現了這處地龍巢穴,花大半天時間做好完備布置,結果卻被千夜占了射程上的便宜,將一頭頭地龍搶殺。眼看著數百分就這樣失去,而且此消彼長,光這一役,趙閥和殷家之間的分差就會縮小三四百分!
  
  “那個該死的小子!”趙君弘突然一把抓住身邊護衛的領子,怒道:“去追!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他找出來殺掉!明天這個時候,我要看到他的腦袋!”
  
  護衛神色一肅,沉聲道:“是!少爺!”
  
  這名護衛環顧四周,確定了千夜最后一次開槍的方位然后追下去。他的特長就是山地作戰,之前勘探地龍巢穴的工作大部分由他完成,已經對周邊地形十分熟悉。那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才五級,能夠用鷹擊連開三槍已經有點不可思議,現在應該正是虛弱的時候,只要尋蹤索跡,牢牢盯住對方逃跑路線,遲早會落到他手里。
  
  趙君弘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層,才讓護衛一路緊追下去。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臉色依然沒有緩和,突然問,“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一個護衛想了想,說:“好像是姓千,千曉夜,殷家獵隊里只有一個五級的。”
  
  趙君弘的臉色又沉了沉,何止殷家,趙閥、宋閥和上品世家的獵隊中就沒有五級的!
  
  追蹤的護衛在森林中不疾不徐地奔行著。他深知和千夜這種野外機動能力強悍的戰士周旋,耐心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而他最大的長處就是原力深厚,所以一定要把優勢徹底發揮。
  
  追出半個小時,護衛眼角忽然掠過一個奇怪的東西。他立刻奔了過去,然后在枯枝下發現了一具五級猛獸的尸體。這具尸體癟如干尸,全身的血液都被吸空。
  
  血族!護衛心頭一凜,想到這里已是與黑色圈的外圍區域接壤,看來這一帶有血族活動。
  
  不過趙君弘身邊有人護衛,二公子本人是獵隊中的第一高手,這名護衛自己對付血族的經驗也十分豐富,哪怕是在黑暗種族優勢明顯的山林地形里,他也毫無畏懼。
  
  他繼續向前追擊,又過了半個小時,發現了千夜的行蹤越來越清晰,顯然對方幾近原力匱乏,已經很難消除痕跡。果然護衛奔上一個制高點,正好看到千夜正在千米外,從一處峽谷中穿過。千夜回頭,就發現了跟在身后的護衛,立刻加快速度,從峽口消失。
  
  護衛立刻加速,他并沒有跟著穿過峽口,而是從側方登上山脊。當他站上高處時,看到面前居然是頗為空曠的高坡,上面有叢叢綠樹,也有數十根天然形成的石柱。千夜早已消失無蹤。
  
  護衛卻不相信千夜會如此快地逃出視野,就算中途折入森林也會留下痕跡。他瞇起眼睛,視線掃過面前每一個可疑的角落。在一叢高過人腰的野草中,他忽然看到了一個異常的黑點!
  
  還沒等他仔細再看,那黑點中就驟然綻放血光!隨即護衛如被大錘擊中,整個人都身不由已地向后飛出,耳中已經塞滿了轟鳴聲,說不出的難受。
  
  護衛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他怎么還能使用鷹擊?”
  
  千夜伏在原處,并沒有追擊,而是將另一發原力彈填入鷹擊,穩穩加持了重型彈頭的能力,同時開啟精準射擊,瞄準鏡穩穩指著護衛身軀落地之處。
  
  千夜知道,那名護衛多半會認為自己再也用不了鷹擊,所以對方最明智的選擇就是使用興奮劑,然后立刻跳起逃跑,等找到安全的地方再治療傷勢。
  
  千夜發出的第一槍并沒有附加特殊能力,因此那護衛受傷應該是不輕不重。七級戰兵外加趙閥戰甲的防御力,可不比六級的地行龍差多少。
  
  果然,瞄準鏡中,那名護衛一下從地上彈起,身體剛好掠過十字準星。千夜的手指已經壓到臨界位置,再輕輕一用力,鷹擊立刻發出驚雷般的轟鳴,原力彈穩穩命中護衛的后心!
  
  空中彈出數塊破碎的甲衣,那名護衛一聲慘叫,被轟飛出去。他的生命力也很頑強,這種情況下都能逃跑,向前俯沖撲倒的身體一下子又跳起,轉瞬間就消失在森林深處。
  
  直到這時,千夜才感覺到體內的空虛匱乏,他從隱藏處站起,也走向密林。
  
  至于那名護衛,先后中了鷹擊兩槍,特別是最后一槍還附加了兩個能力,就是沒死也已重傷,就算能活著逃回趙閥營地,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養傷,至少本次春狩是只能退出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