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58 就是欺負你槍短

片刻之后,千夜在密林中捕殺了一條森蚺,然后放血,再把血液盡數喝下去。這在沒帶食物的野外求生中是很常見的一幕,就算被暗中監察的強者發現了,也懷疑不到他的血族能力上去。
  
  千夜喝干了森蚺的蛇血,休息片刻,又向趙閥獵隊的方向潛去。
  
  此時天色已經近晚,趙閥已經設下了營地,準備休整。經過下午那場混亂,趙君弘已經沒有心情繼續狩獵,他顯得十分焦燥,在營帳中來回踱步。
  
  趙君弘原本對這次春狩充滿信心,他甚至不太關注分數的獵取,因為那沒太大挑戰性,他更想見識的是宋子寧和殷琪琪的家族秘傳。
  
  可是現在春獵還沒開始多久已經快要變成災難了,就是因為千曉夜,一個微不足道的五級護衛!不知為什么,他忽然對那名追殺千夜的護衛有些信心不足。這只是直覺,實際上也沒有為什么。
  
  突然一聲轟鳴!
  
  趙君弘差點跳了起來,又是鷹擊!
  
  一名在溪邊取水的護衛一聲慘叫,身上血光綻放,整個人被打得飛了起來,重重墜地。還好看他幾個翻滾后還能找地方躲避,只是受了傷不至于重傷或致命。
  
  在千米外的山坡上,千夜現身,向趙君弘揮了揮手,然后轉身消失。
  
  趙君弘許久之后才有了反應,立刻咆哮道:“用狙擊對狙擊!誰給我去宰掉這個小子!”
  
  吼聲一落,竟是突然冷場。趙君弘這才想起,自己這支隊伍中最遠射程只有三百米,也沒有一個人攜帶狙擊型的原力槍。
  
  趙君弘只覺得無比煩燥,用力揮手,喝道:“睡覺!”
  
  可是這一晚他們卻注定無法安穩,千夜時不時用火藥狙擊槍向營地射上一兩槍。結果趙君弘或許格外倒霉,被飛濺的金屬片劃傷了手指,雖然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傷口,但這更讓他大發雷霆。
  
  新的一天終于到來了,趙君弘陰沉著臉繼續狩獵,他已經下定決心,千夜只要敢出現,那他就親自追殺!至于身份面子......不殺掉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子,他哪還有面子留下?
  
  趙君弘和余下的護衛們組成反狙擊的陣形,繼續前進。
  
  結果鷹擊再次轟鳴,這次是從一千兩百米的極限射程上射來的,目標不是人,而是那頭被趙君弘打得已經垂死的七級狼人。看著微光飛上高空,趙君弘發出響徹山巒的怒吼,全速向千夜射擊的方向追去!
  
  這一追就是大半天。跑到后來,趙君弘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走在正確的方向上,反正周圍再也找不到一點千夜的痕跡,護衛也沒有一個人能跟上他。
  
  趙君弘追不到千夜,就把怒火發泄在周圍的獵物上。此時他們已經置身于獵場的高危黑暗圈,在這個區域里,黑暗戰士開始成隊出現。他們可不是沒有智慧的野獸,當然不會單獨行動,而是就近集結,組成小隊,準備反向獵殺春狩的人類,爭奪生機。
  
  這就是春狩的危險之處,當黑暗種族結隊出現時,獨行的士族戰士很難有對抗的能力。所以他們大多很聰明地游走在六級猛獸的區域,不敢涉足黑暗圈,獵殺六級猛獸分數并不會少很多,但危險程度卻遠較黑暗圈為低。沒有特殊原因,獨行者根本不會如此深入。那里是門閥世家的專屬領地,戰績的差距和家名的榮耀在這里才開始有本質的區別。
  
  趙君弘并非一般獵人,當五個黑暗種族的戰士出現在面前時,他第一時間出槍,槍口銀光噴吐兩次,就把兩頭狼人的上半身轟碎。隨即趙二公子收槍出刀,大步奔向剩余的三名戰士!
  
  一番血戰!
  
  轉眼間三頭狼人就是遍體鱗傷,而趙君弘身上也多了幾道抓痕,其中兩記甚至洞穿了背后的戰甲,留下長長血口。
  
  就在趙君弘準備終結這三頭狼人的性命時,山巒上空又響起了鷹擊的聲音!
  
  一頭狼人突然飛了出去,這讓趙君弘愣了一愣,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第二頭狼人也被轟飛!
  
  趙君弘終于醒悟過來,立刻揮刀斬殺了最后一頭狼人。
  
  五名六級狼人,加在一起是三百余分。它們基本可說都是死在趙君弘手下,趙閥四公子之一戰力的確是名實相符。但是若看獵獲的分數,卻被千夜分走了小半,這讓趙君弘胸口如同堵了一塊大石頭,說不出的難受。
  
  他大步向前,面對著空曠無人的山峰密林,高聲咆哮:“千曉夜!出來!我趙君弘就在這里,敢不敢出來象個男人一樣戰斗?你就只會用鷹擊嗎?那開槍啊,往這打!”
  
  群山中卻是一片寂靜,只有趙君弘的吼聲在不斷回蕩。
  
  千夜身邊也倒著兩個狼人,不過他沒有下手取血,因為那種隱隱被人盯著的感覺一直籠罩在身上。喝獸血很正常,但喝狼人血可就不正常了。
  
  聽到‘千曉夜’這個見鬼的名字,千夜臉色黑了黑,然后就充耳不聞,從容地給自己注射興奮劑。恢復少許原力后,他靜靜盤膝而坐,居然開始修煉了。
  
  春狩中門閥世家核心子弟都有特殊保護,這是清晰寫在規則里的紅線。
  
  以千夜觀察到趙閥這位二公子的實力,如果直接向他開槍,除非擊中頭部要害,否則能造成多大傷害效果都不好說。況且千夜若真對趙君弘起了這樣的殺意,衛國公安排的監察強者必然會出面干預。這就是春狩的游戲規則。
  
  趙君弘狂吼大叫了一陣,自己也覺得沒什么意思,就漫無目的地沿著山脊走著。他突然瞳孔一縮,看到千夜大搖大擺地出現千米之外,正沿著平行的山背,和自己同向前進。
  
  千夜擺明了是要和趙君弘同進同退,只要有獵物,那么仗著鷹擊的大威力、超遠射程以及精湛絕倫的狙擊技術,千夜就要來插上一腳,而且過往戰績表明,他有很大可能從趙君弘手中搶走獵物。
  
  千夜的戰術異常明確:就是欺負你槍短!
  
  趙君弘一時間竟然有些茫然,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追又追不上,搶獵物也搶不大過,關鍵是以他趙二公子的身份,還不能跑路,擺脫千夜這個陰魂不散的家伙。
  
  而且就算他放下身段,拔腿跑了,多半也甩不掉千夜。到時候恐怕會被人議論一句:堂堂趙二公子,七級戰兵,居然被五級的打跑了。這讓他今后如何自處?
  
  從這天起,關注春狩排名的眾人就發現榜單開始異常。
  
  首先是沖勢格外兇猛的魏家突然萎靡不振,排名節節下挫,然后被孔家和南宮家超過。據說魏世子孤身直進,獨自放翻了一頭七級的披甲棕熊,結果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這兩天不得不趴在營地里養傷。
  
  魏破天的隊伍配置很極端,連戰術也只有一種,那就是魏破天頂著千重山沖在最前方,把攻擊統統擋住,護衛們則火力全開。這種模式確實簡單高效,結果魏破天自己玩過了頭,傷重不起,他那支攻擊和防御配置畸形的隊伍立刻就露出了短板。
  
  雖然魏破天的行為很符合他一貫以來腦袋只能轉一次彎的形象,然而卻沒有幾個人笑話他。如衛國公等大人物反而對他頗為欣賞。能夠以六級實力正面徒手放翻七級的鐵甲棕熊,說明魏破天的千重山已經有了相當火候。
  
  魏氏秘傳:千重山原本是達到戰將以上才會修煉有成的功法,魏破天當初卻是從點燃第一個節點開始就同步練出了千重山的第一重光芒,幾年來進展神速,充分證明了他的天賦和潛力。尤其是魏破天最近半年居然連晉兩級,不但絲毫沒有根基不穩之像,反而氣勢沉凝有了千重山的幾分真意。從這年輕人身上,甚至可以看到未來元帥的一絲希望。
  
  和魏破天相比,南宮婉云和孔雅年雖然表現不差,可是以他們的實力和身份背景來說,只能給個中規中矩的評價。
  
  宋閥始終不溫不火地在五六名的位置上晃著,宋子寧看起來果如外界傳聞般,對雜學的興趣大于政務武功。
  
  殷家的琪琪依舊在不務正業,游山玩水外加燒烤大餐。不過殷家的分數卻在穩步攀升,排名不但進入了前十,而且沖勢不止。
  
  最讓人意外的反而是趙閥。趙閥從第四天開始,每天獵獲就直線下降,而且一天比一天少。只看單天分數,趙閥更是已經跌出了前五名去。如果不是開始幾天積累的優勢太大,趙閥第一名的位置早就不保。
  
  就這樣,趙閥的分數一天比一天少,從第七天開始更是連原本的四分之一都不到。要知道現在春狩過半,各世家門閥都已經進入了黑暗種族的活動區域,分數理應井噴才對。所以到了第七天上,趙閥終于讓出了第一的位置,被南宮家所代替。
  
  排名變化的瞬間,頓時整個國公別院都沸騰了,人們議論紛紛,肯定發生了什么意外,才讓趙閥排名下滑得如此之快。
  
  于是殷家獵隊一個五級的超遠程狙擊手出現在眾人視野中。而季元嘉之前刻意漏給宋閥七公子的千夜履歷,也被眾人拿到手,然后評頭品足了一番。當然那天參加過夜宴的人,首先忽略了曾曇花一現的殷琪琪女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