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68 落幕

琪琪更加茫然了,她當初做出前往東陵山區決定的時候,確實想到過余英男,但更多的是對于被操縱和被設計的憤怒。然而最終,她在土城堡并沒有找到千夜,活的死的都沒有。
  
  回殷家別院后,在那個晚上,當她從水榭中往岸上看過去,千夜走出濃霧,仿佛從另一個世界歸來。于是她只說了最想說的一句話,看到你沒事,我很高興。
  
  誰知還沒等琪琪想出個所以然,就又出事了,當晚魏破天沖進了宋閥營地。隔著一道不算太高的山脊,可以看到青光和星辰般璀璨的光彩糾纏在一起,映亮了月色下的丘林。后來聽說,魏破天和宋子寧身邊的監察者全都現身,才把兩人分開。
  
  琪琪露天席地而坐,她雙手抱膝,把頭擱在膝蓋上,注視著山那邊明明滅滅的原力光芒,輕輕嘆了口氣,“這么短的時間里,破天的通明碎空拳就有點樣子了,看來我們都要更加努力啊。”
  
  就在十天前,魏破天和她交手時,通明的拳意有了,但碎空還不知道在哪里,可今天看去點點星辰閃爍,至少已經達到原力外放的境界。
  
  千夜此時正在帳篷內大睡特睡,他不是沒注意到外面的聲音,但聽說竟然是魏破天去偷了宋閥的營地,不由一陣無力感涌上,決定萬事不管好好休息。等傷養好了,不管是揍人還是踹人都會更有力氣!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天得意洋洋的魏世子活蹦亂跳地出現了,讓人不得不贊嘆一聲千重山秘法的強大。反倒是當時正在宋子寧帳中的葉慕藍,受了不輕不重的傷。
  
  對此琪琪只有一個感覺,很爽。而千夜已經徹底無語。
  
  隨著宋、魏、殷三家亂戰之后,各個獵隊不知道下一刻誰家又會成為目標,于是在互相摩擦、試探、攻擊之下,內斗又被放到了第一位,最終演變成一場混戰。
  
  除了被魏破天闖入營地的那次之外,就再沒聽說宋子寧吃過虧。在如此混亂局面下,他倒是如魚得水,也不怎么狩獵,只是在獵場范圍不斷游走,遇到機會就偷襲,從來不管對方是誰。
  
  宋子寧的運氣似乎特別好,他總能在不經意間撞上對手最麻痹大意的時候,或是擊中力量最薄弱的一環,偷襲從未失過手,就連孔雅年都被他打成重傷。
  
  說起來也是孔雅年流年不利。他本來在營帳中休息,宋閥的獵隊潛到營地附近后,一改往日長驅直入的攻擊風格,先向營地里扔了好幾顆原力手雷!結果四顆手雷中有三顆正好扔到了孔雅年的營帳周圍,其中一顆還直接滾了進去。
  
  孔雅年做夢也沒想到禍從天降,他看見手雷滾進來,立刻從另一側沖了出去。結果正好一頭撞進另外三顆原力手雷的爆炸威力中央,當場被炸成重傷,連監察者都來不及現身救援。
  
  這事細究起來,孔雅年還只能自認倒霉。宋子寧即沒有露面也沒有動手,不過指揮護衛扔了幾顆手雷而已,誰知道孔家營地的守衛工作這么松松垮垮。
  
  用衛國公身邊一位老者的話來說,能被手雷扔進中軍帳,豈非意味著可以用手持短炮打中帝都未央宮,簡直不可思議。
  
  千夜恢復行動能力后,就加入了殷家獵隊,他雖然還不能近身格斗,但已經可以使用狙擊槍。此刻殷家無論護衛實力還是物資準備反而是最充分的,因此分數扶搖直上,迅速越過一個個世家,轉眼間就沖進了前五。
  
  魏破天則發現自己在排行榜上的位置似乎有些不妙,當下大呼小叫,焦急萬分。他立刻找上了琪琪,態度極好姿態極低地要求琪琪兌現結盟的承諾。
  
  琪琪最后把季元嘉和兩名護衛分了過去,季元嘉等人每每把獵物打個半死,再驅趕到魏家世子面前去補刀。這幾乎可以算是公然作弊了,不過監察者們對如此無賴的行徑視而不見,沒有一個愿意從嚴執法。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如此,又鬧哄哄地過了數日后,天玄春狩最重要的獵場實戰終于降下了帷幕。
  
  最終排在第一位的還是趙閥。趙君弘抱著他的銀翼幻想,孤身直入天玄山最深處,數日之內,幾乎以一已之力重新把趙閥推上頂點,其中獵殺到的黑暗種族僅六級以上的就有十六名。
  
  而宋子寧那邊最為熱鬧,幾乎過半的世家都被他襲擊過,且都結果十分凄慘,往往一次偷襲就被打殘。然而宋閥最終的排名卻只是第五,和他輝煌戰績異常不符。這其實也不奇怪,人是沒有積分的,獵物才有。宋閥最終屈居第五。
  
  不過并沒有人敢因為這個排名嘲笑宋閥,被光顧過的世家早就不吭聲了,沒被襲擊的暗中慶幸自己的好運。在這一系列讓人眼花繚亂的攻襲中,宋子寧展現出來的實際上是讓人驚嘆的軍事才華。包括衛國公在內,許多觀戰大佬都是眼前一亮。
  
  魏家最終排在第二。能夠有這個排名,最主要還是如南宮、孔家這種強力的對手們后續乏力。還有就是琪琪的大力支援,季元嘉再次證明自己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無論是爭搶獵物還是打擊對手,都是一把好手。
  
  殷家則穩步攀升,到了第三位。
  
  南宮世家排在第四。南宮婉云先是被宋子寧偷襲,人手直接少了一半。隨后又被琪琪和魏破天聯手攻擊,最后兩天就沒撈到什么分數。
  
  帝國歷一二三一年的天玄春狩注定在記事歷上留下不同尋常的一筆。
  
  此次春狩重傷和死亡數字偏高,就連保護名單上的核心子弟都帶了不輕的傷。這一屆春狩也是局勢最混亂的,排行榜跌宕起伏,宛若一幕幕大戲。
  
  獵場實戰結束后,有三天休整期,對于本屆天玄春狩的參加者們,格外需要這段休養恢復的時間。
  
  千夜隨著獵隊回到小城般的春狩大營,又住進了分配給殷家的別院,他的房間名義上還是安排在琪琪主臥室的外間,實際上已經在內院親隨的單間里給他騰了一個房間出來。
  
  琪琪變得忙碌起來,春獵是帝國重要的社交活動,而曾經混戰成一團的世家子弟們,下了獵場似乎就很快把血腥拋到了腦后,開始互相走動。或許有大把正事要做,琪琪再沒出過叫千夜和她穿一模一樣古服出去見人的主意。
  
  千夜十分喜歡后花園里一棵枝繁葉茂的數百年古樹,巨大的傘裝樹冠幾乎遮蔽了四分之一的花園。他經常爬上樹頂看著天空,一坐就是半天。
  
  有時琪琪忙完后會湊過來,問他在看什么,千夜就指指天空,說:“看天。”
  
  “天有什么好看?”琪琪很奇怪。
  
  千夜笑了,道:“在永夜大陸,天空可不是這個樣子的,陽光也沒有這樣溫暖和長久。”
  
  琪琪奇怪地看著他,問:“你難道打算改行當詩人?”
  
  千夜哈哈大笑,說:“這么沒前途的職業,一點也不適合我!”
  
  琪琪一只手搭上了千夜的肩膀,很爺們地勸誡道:“美人,這么笑可是很不淑女啊!”
  
  千夜輕聲說:“那要怎樣才對?是這樣嗎?”他忽然露出一個笑容,純凈剔透如水晶,卻毫不女氣,一眼看去竟又年輕了幾分,恍若鄰家親切的大男孩。
  
  氣質上的巨大變化,一時讓琪琪看得呆了。千夜忽然伸手,一把勾住琪琪的脖子,就向她嘴上親去!
  
  琪琪一聲尖叫:“你干什么?!”下意識地伸手想推開千夜。
  
  可是千夜手上一用力,琪琪就覺得自己后背象是被巨獸撞了一下,身不由已地向千夜懷中撲去!
  
  她覺得全身都無處著力,眼看距離千夜的臉越來越近,慌亂中能做的似乎只有閉上眼睛,靜等那一刻的來臨。可是都感覺到了千夜溫熱的呼吸,卻沒有預想中的柔軟觸碰。
  
  琪琪的小嘴忽然被千夜屈指彈了一下,然后就聽他笑著說:“如果沒膽子干什么的話,就別開這種玩笑。你又玩不起!”
  
  琪琪睜開眼睛,看到千夜漂亮的臉離自己很近,非常近,只要他稍稍向前一傾,兩人就可以親吻到一起。可是這該死的家伙就是保持住了這段距離,而且琪琪明顯感覺自己的姿勢好象有什么不大對勁的地方。
  
  究竟是哪里不對了?
  
  她立刻就發現自己的問題所在:她居然無意識地嘟起了嘴!這是在干什么,總不可能是期待著吧?
  
  琪琪忽然惱怒,用力推開千夜,冷道:“不知道誰玩不起!今晚記得你的住處,是我的房間!”
  
  千夜笑笑,道:“今晚可不行,我要想些事情。”
  
  “想什么?”琪琪有些好奇了。
  
  “未來,或者怎么打敗趙君弘。”
  
  琪琪默然片刻,然后道:“你難道還真想著要打敗他?”
  
  “為什么不呢?”
  
  琪琪認真地看著千夜,慢慢地說:“你好象變了。”
  
  千夜長出了一口氣,道:“好像有點吧。”
  
  “為什么呢?”
  
  千夜無所謂笑笑說:“或許是因為在生死之間又走了一個來回吧,想到了很多平時沒有好好去想的事情。”
  
  琪琪又是沉默,片刻后才問:“你以為我不會來救你?”
  
  千夜點頭又搖頭,坦然說:“我沒有想過。”
  
  沒有想過不會來,還是根本就沒有期待?琪琪突然感覺到那種茫然的心情又彌漫開來。
  
  PS:昨晚……真的是手滑,補上PS。感謝紅花會的碧藍大海捧場盟主。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