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69 晨曦啟明

琪琪想起季元嘉問過她的話。為什么不告訴他?但是,為什么要告訴他呢?
  
  余英男已經順利回到軍隊,正在按部就班地走向她想要的未來,千夜本來就只是一個過客而已。琪琪這樣對自己說。
  
  琪琪還沒有發現,她一直在向魏破天逼問和千夜之間的關系,卻沒有想到要去問一問千夜。實際上,她已經開始下意識地回避一個可能的結果,無論千夜會給她什么樣的答案,或許都將就此離開。底層大陸的人,沒有過去和未來,他們只活在當前。
  
  千夜看到她開始發愣,伸手摸摸她的頭,微笑道:“后來你不是來了嗎?還想那么多干嘛?”
  
  琪琪啪的一聲打掉千夜的手,怒道:“你是在摸小狗嗎?”話一出口,琪琪立刻呆了呆,看到千夜忍俊不禁的笑容,很想一腳把他踹下樹去。
  
  琪琪定了定神,很快恢復正常,說:“好了,說正事!衛國公的大總管想要見你,人馬上就到,你準備一下吧。”
  
  “為什么要見我?”千夜皺了皺眉,衛國公大總管那種身份的人,點名要見他一個才五級的世家護衛,明晃晃的有麻煩。
  
  “每次春狩實戰結束后,衛國公都會選擇一些表現特別突出的人給予額外獎勵,以往入選的大多是士族。”
  
  千夜明白了琪琪的意思,春狩除了保持帝國武風外,就是為了發掘人才。作為天玄春狩的主辦者,衛國公有最正當的理由和便利與看中的人接觸,就算最后不能全部招攬麾下,送出一點好處換個愛惜人才的美名也不賠本。只不過獵隊成員已是各門閥世家的從屬,因此表達善意的目標自然就是那些士族了。
  
  “獎勵一般是武具或藥劑,所以需要檢驗使用者的天賦血脈和原力,才能適材而用。”琪琪聳聳肩說:“其實都是借口啦,無非是想看看對方的潛力和秘技。”
  
  修煉者的天賦原力和所習功法秘技都是很私密的事情,在戰斗的時候,如果對敵手的秘法判斷失誤,可能關乎生死,因此誰都不會愿意莫名其妙被人從頭到底檢查一遍。同樣的,門閥世家用人,越靠近中樞,越是不可能任用來歷不明的人。選擇適合的獎勵,確實是個能夠安撫被檢測者的好理由。
  
  千夜突然笑笑說,“我知道,就象那天杜老做的檢查是一樣的。”現在想來,和宋子寧久別重逢后的第一次見面,他們兩個只說了一件事,就是他的身體情況。顯然宋子寧熟悉世家大族的行事規則,早就預見到獵場實戰結束后,他會遇到的麻煩。想到這里,千夜心頭泛上一絲暖意。
  
  琪琪看著千夜如黑曜石般幽黑明亮的眼睛,莫名地有點心虛。雖然當時確實是擔心千夜經歷那樣一場血戰后留下暗傷,但她也已計劃讓千夜來參加天玄春狩,說是查傷也是檢測天賦血脈。
  
  千夜看看琪琪,并不在意地說:“好了,我換身衣服,這就過去。”
  
  片刻后千夜隨著琪琪來到正廳,看到上首坐著一個干瘦老人,相貌清癯,臉色蠟黃,皮膚似乎都貼在骨頭上,削瘦得好象一具干尸。在殷家別院檢查過千夜身體的杜老正在旁邊作陪。
  
  “這位是溫大總管。”琪琪介紹道。
  
  千夜不卑不亢地行了個禮:“溫總管!”
  
  溫總管略點了點頭,用尖細的聲音道:“聽說這孩子出身平民,禮儀倒不差,琪琪你也算有心了。”
  
  琪琪笑道:“那幾位老師可是花了我不少錢呢!”
  
  溫總管擠出一個非常難看的笑容,說:“你們殷家在上品世家中都算頂級的,你又背靠著宋閥這棵大樹,怎么會把這點小錢放在眼里?”
  
  琪琪向杜老使了個眼色,然后儀態大方地在右側坐下,嫵媚地一笑,道:“總管您說笑了。宋閥枝繁葉茂,我不過借個片葉余蔭。而父親叔伯們辛苦努力,飲馬殷氏有幸家名不墜。我不過跟著長輩們到處走走,開開眼界罷了。溫總管最近身體可好?我這里有些永夜大陸的特產,算是土方子吧,鄉野俗物并不值錢,您拿著當個新鮮玩意。”
  
  杜老當即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盒子,遞了過去。
  
  溫總管眼皮低垂,輕輕伸指推開一線盒蓋,往里面看了一眼,之間盒內密密麻麻插著一排最上等的黑晶。這哪里是永夜的特產?
  
  他眼皮微微跳了跳,又不動聲色地把盒蓋扣上,干枯的大手輕輕往小盒上一放,盒子就消失不見。
  
  溫總管臉上露出一線不仔細看絕對找不出來的笑容,道:“琪琪小姐有心了。我這身子確實一年不如一年,每逢陰雨天就咳嗽不停,也不知道還能服侍國公爺幾年。”
  
  旁邊杜老拈須笑道:“溫兄啊,我卻看你功力精湛更甚以往,怕是用不了幾年,又要再上一層樓了吧?到時候做兄弟的可就被你甩得更遠了。”
  
  溫總管擺了擺手,嘆息一聲,“到了我們這把年紀,想要再進一步,都是難如登天,我已經不存這個心思了。好了,國公爺那邊還有人等著我回消息。抓緊時間給這孩子看看吧!”他抬頭向千夜招了招手,道:“你姓千?站過來一點。”
  
  千夜走到溫總管面前三步處站定。
  
  溫總管左手曲指不斷輕彈,一縷縷無形陰冷氣息就如針般射出,擊打在千夜全身各處。千夜當即打了個寒戰,體內不但黎明原力如共鳴般開始波瀾迭起,就連早已全部縮進心臟的三色血氣都有不受控制的感覺,就連血脈潛伏也有些壓制不住了。
  
  千夜此時卻是格外鎮定,剛才趁換衣服的間隙已想過應對之策,現在便是檢驗實效的時候。他心念微動中,金色血氣果然有若臂指般起了反應,從盤踞的符文中游出,隨即又竄出心臟,以頭尾相隨之勢,環繞著心臟懶洋洋地巡游。
  
  金色血氣一出,其余血氣立刻老老實實停止躁動,就連紫色血氣也如臨大敵,盤踞符文中趴伏不動。
  
  溫總管一輪指勁射出,見千夜面不改色毫無異樣,不覺動容,點頭道:“這個孩子的原力根基竟然扎實到如此地步,實是罕見!難怪能夠越級擊敗對手。”
  
  溫總管左手五指指尖泛起幽幽藍色光芒,這一輪射出的指勁就都透出隱隱藍芒,如根根透明細針刺向千夜全身上下。這些外放的原力氣息宛若實質,帶著無以倫比的陰寒,又鋒銳之極,輕而易舉地突入千夜的身體,沿著全身血脈經絡上下游走。
  
  這一下千夜再也控制不住體內原力,耳中仿佛響起一聲輕雷,所有原力全部爆發,體內頓時狂潮澎湃!
  
  金色血氣在驚濤駭浪中絲毫不受影響,恒定地圍繞著心臟一圈圈游走自如。只是偶爾遇到溫總管的藍芒陰氣溯流而來,就好像看到了可口的食物,立時撲過去,喀喀嚓嚓幾下絞碎吞掉,就像平時吞噬普通血氣那樣。
  
  此時千夜雙目緊閉,全身劇震,身周泛起淡淡的原力光芒,薄霧般的緋色中點點金芒浮沉明滅。
  
  溫總管臉色凝重,不由自主地微微傾身向前,竟好像要站起來。他盯著那點點金芒,目光沒有稍作偏移。杜老苦苦思索著,好象想起了什么,神色大動。
  
  溫總管又射出一輪指勁后,忽然收手,卻長嘆一聲。
  
  千夜一聲悶哼,身上的原力光芒緩緩消失,不過鼻中卻流下兩道血線。
  
  溫總管看著千夜,指了指下首的椅子,格外溫和地道:“先過去坐著休息會兒。咱家這門功夫,承受者會有些小傷,不過不礙事,一個晚上便能恢復如初。你體質特殊,幾個時辰就好了。”
  
  千夜略點了點頭,在一邊坐下。
  
  杜老撫須沉吟,這時方才鄭重地問:“溫兄,如果我剛才沒看錯的話,這是......”
  
  溫總管點了點頭,道:“沒錯,黎明原力中最頂尖的那三個之一,晨曦啟明!”
  
  晨曦啟明。晨曦載曜,旦出啟明,萬物煌煌。
  
  杜老遽然動容,然后面現惋惜之色,也嘆了口氣,道:“這孩子,唉,可惜了!太可惜了!”
  
  琪琪和千夜則都已愕然,“頂級”兩個字足以說明一切,他們誰也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琪琪目光灼灼,大感興趣地直盯著千夜,如果不是溫總管在場,恐怕要原形畢露地上去調戲一番了。千夜的驚訝有點不同,他想起宋子寧當時的表情就知道那家伙肯定了解“晨曦啟明”的異象,竟然膽大包天地讓他冒充這種頂級天賦。
  
  千夜一直留意著溫總管,發現對方雖然沒盯著他看,眼角余光卻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不過千夜雖然猜到放出金色血氣會出現類似天賦能力的現象,但聽到居然是最頂級的那種,還是不由自主吃了一驚,這種自然的反應溫總管當然也看不出什么不妥。
  
  溫總管慢悠悠地說:“不然!這孩子雖然已經過了打基礎的最佳年紀,但若是現在開始就轉修合適功法,再輔以足夠珍稀靈藥,還是有可能在晉階戰將后,再進一步的。”
  
  這話也不過說說罷了,就算殷家財力雄厚不缺藥劑,誰知道什么功法才能彌補‘晨曦啟明’這種傳說級天賦被耽擱的時間。
  
  溫總管站起身來,道:“時候不早,該看的也看到了,咱家也該走了。那邊制作原力陣列的魯大師還在等著咱家呢!”
  
  琪琪和杜老當即起身,頗為恭敬地把溫總管送出去。
  
  千夜沒有站起來,他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坐在椅子上不動,似乎被原力陰氣入侵體內后還沒緩過來。溫總管倒也不以為忤,臨出門前還分外和氣地拍了拍千夜的肩膀。
  
  千夜目送他們的背影消失在院門外,這才臉色完全沉了下來,眼底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氣。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