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2 格斗首戰

“義......林帥不是這種人!不管為了什么,都不可能把這么多的紅蝎拿來當犧牲品!”
  
  魏破天神色肅然,平日里的浮滑一掃而空,看著千夜激動而堅決的神情,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繼續說話。
  
  千夜心中一片茫然,還有連自己也不愿意正視的惶惑。在記憶里,林熙棠絕不是那種會為了一點利益出賣手下的人,他如果真能做到如此狠絕無情,也不會被拖入西疆叛亂的泥澤中。
  
  千夜完全不能相信,那個男人會做出這種事情來!是林熙棠帶他離開了垃圾場,千夜得到的不僅是一次全新的生命,還有生活的目標。千夜的拼搏和努力,都是為了終有一天能夠站到那個男人面前,讓他知道自己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即使在被黑暗之血污染后最難熬的那段日子里,千夜還是抓住每一絲微弱的希望活下去,因為那個男人給予他的生命重要到不能輕易放棄。但是如果,如果魏破天的猜測有一點點可能性的話,那他過往所有的堅守和掙扎都將變得毫無意義!
  
  魏破天伸手握住千夜的臂膀緊了緊,“小夜,忘掉那些事情,你已經回不去了!”
  
  千夜沒想到粗豪爽直的魏破天會這么說,不由呆了呆。他現在的思緒混亂而遲鈍,過了一會兒才問:“我是那場戰斗惟一的生還者吧?”
  
  “事實上,在帝國眼中,你早就陣亡了。”
  
  這個晚上,千夜完全無法入眠,他最后索性起來修煉,熟練金色血氣獨立在體內運行的狀態。既然溫總管認為他身體的異常表現來自于晨曦啟明,那就好好利用這個誤會。
  
  第二天一早,格斗擂臺賽就在衛國公別院后山的演武場進行。巨大的演武場被劃為數十塊場地,比賽可以同時進行。
  
  報名參賽的足有數百人,其中絕大多數是士族子弟。前面三輪是淘汰賽加車輪賽的模式,在一天內打完,也就是說每個出線者都要戰勝好幾個對手。如琪琪這樣的世家子弟,要在明天的第四輪才上陣。而趙君弘和宋子寧兩人則第五輪方會進場,并且可以自行選擇那一場對陣的對手。
  
  和以世家組隊為主的獵場實戰不同,格斗賽才是士族子弟們真正能夠出人頭地舞臺。先不說其它,格斗賽的最高獎勵是一把五級量身定制版的原力槍,那或許是一個士族家族所能得到的最強武器!
  
  加上了量身定制這個詞,就不僅僅局限于原力槍的級別了。在一些有特殊天賦的人手中,一把能夠充分發揮天賦能力的五級槍,最終威力可能還要在普通六級原力槍之上。
  
  趙君弘那把標志性的銀翼幻想就是定制版的五級槍。身為趙家新生代四公子之一,他用的也是五級定制槍,由此可知格斗賽的大獎有多誘人。
  
  除了那些豐厚獎勵之外,這也是士族子弟的登天之梯。衛國公和他的貴賓們都會到場觀戰,這可比獵場實戰更能直觀地展現個人武力和天賦,表現突出的參賽者無一例外都會受到世家大族們的熱切招攬。因此每一個士族弟子都對此賽無比重視,傾力而為。
  
  千夜一到賽場就感覺了那種戰意高昂的氣氛。演武場一側,參賽者們排著長長的隊,正在領取號碼牌。前面三輪完全靠抽簽來決定彼此間的對戰順序,或許兩個強大的戰士第一輪就會被分到一起,這種事每年春狩都會發生。
  
  衛國公根本不會采取措施去避免這種情況出現,在帝國觀念中,運氣同樣是實力的一部分。如果有一顆想要登頂的強者之心,那么就要有碾壓前路一切對手的勇氣。
  
  千夜排在隊伍里,慢慢向前,然后領到了一個屬于自己的號碼牌:163號。
  
  在演武場一側升起一面巨大的虛擬光幕,上面顯示了所有格斗場。隨即一個個格斗場中開始出現成對的號碼,這就是行將開始的對戰表。
  
  千夜在上面找到了自己的號碼,然后走向二十號格斗場。
  
  一名光頭大漢站到了千夜面前。他留著一把濃密的大胡子,有一雙奇異的藍灰色眼睛,魁梧的身軀幾乎比千夜大了兩三圈,光是一條手臂就比千夜的大腿還要粗。
  
  大漢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上下打量著千夜,說:“玩槍的小子,我知道你。聽說你用一把鷹擊玩殘了趙二公子的隊伍?這確實很讓人驚嘆,不過這里是擂臺,我們要用拳頭來解決戰斗,你用不了你的槍了。”
  
  大漢活動著雙手,關節不斷發出噼啪的聲音,然后繞著千夜開始小步跑動起來,邊走邊說:“我一直很討厭狙擊手,非常非常討厭!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我覺得那些家伙都是些沒*的膽小鬼,只敢躲在最陰暗的角落里,用子彈遠遠的解決對手。他們只需要有動動手指的力量就可以了,所以一個個都像精瘦的猴子,或者長得象個娘們!對,就是你這樣的!”
  
  千夜雙目低垂,雙腿微微分開與肩平齊,那是軍中格斗術最基本的站姿。他動都沒動,就象完全沒有聽到那大漢在說什么。
  
  “小子,待會比賽開始的時候,我會一拳砸爛你那張漂亮的臉!所以你最好認輸得快一些,免得我收不住手!”
  
  千夜依舊安靜站著,宛若雕像。
  
  這個時候,演武場上空響起了陣陣低沉蒼涼的號角聲,那是格斗賽開始的標志。
  
  千夜雙眼驟開,周身氣勢乍起,越提越高,轉眼間就洶涌如狂濤怒潮!
  
  那光頭大漢已擺好斜弓步正要出拳,此時好像突然呆了似的,張大嘴巴,手上竟然也一個停滯!在他眼前仿佛出現了一道遮天蔽日般的原力巨浪,正勢不可擋地當頭拍下!
  
  戰斗經驗豐富的大漢陡然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居然被對手氣勢所懾!他發出一聲怪叫,拳速加快,向千夜當頭砸下!
  
  可是大漢先機已失,這一拳為突破千夜的氣勢倉促出手,剛猛有余,變化不足。他看千夜的功架是軍中格斗術,已經做好了被乘隙搶攻的準備,也想好了下一個變化的出擊招式。
  
  然而千夜吐氣開聲,運力出拳,居然一模一樣的一拳轟出,結結實實地和大漢對了一拳!
  
  大漢臉上頓時如萬花筒般,無數表情瞬間同時出現,說不清是驚是懼是憂。而他的手臂則突然發出喀喀嚓嚓的聲音,扭曲得不成樣子。
  
  對拳的結果,竟是大漢的手臂直接廢了!
  
  千夜飛起一腳,重重踹在大漢的肚子上!這一腳將大漢踢得凌空飛起,可是卻又詭異地粘在千夜軍靴上,并沒有瞬間飛出格斗場外。
  
  懂行的人立刻知道,千夜這一腳力量太強,又是驟發疾收,完全沒有給對手留下任何借力退后的余地,只能把這一腳上的力量結結實實地承受下去。
  
  千夜收腿,大漢在空中凝停一瞬,這才撲通一聲摔在地上,臉部著地,噗的悶響,地上血水中散落了十余顆牙齒。
  
  “不好意思,你認輸得有點慢,所以我沒能收住手。”千夜淡淡地說。
  
  大漢只能發出嗬嗬的痛呼。開戰之后,他幾乎在一瞬間就被千夜以摧枯拉朽之勢擊潰,哪里有開口的余地?
  
  兩名衛國公的私軍衛士走過來,把光頭大漢抬了下去。
  
  千夜向前后左右的格斗場看了看,大多是激戰正酣的時候。
  
  敢于參加這種車輪戰的士族子弟大多實力不俗,因此勢均力敵的戰斗相當多。許多格斗場上都開始見血,甚至出了兩條人命。相比之下,倒在千夜手下的那光頭大漢傷得還算是輕的,只不過輸得實在是太難看,估計以后出來行走,要被人嘲笑很久。
  
  千夜慢慢走向格斗場邊,正想找地方休息一下,旁邊突然傳來幾記掌聲,有人贊道:“打得不錯!”
  
  他抬頭望去,見趙君弘站在場邊,也不知道來了多久。
  
  千夜微微一笑,道:“謝謝趙二公子夸獎。”
  
  趙君弘就象沒有聽到千夜話中略帶嘲諷之意,說:“這樣才有點意思,免得連我的面都見不到。我在決戰里等著你吧,如果你能贏,那么我在春狩中的獎品就歸你了。”
  
  千夜又是笑了笑,這次多了幾分真誠意味,“那就先謝謝趙二公子的慷慨。”
  
  趙君弘淡淡道:“等你有那個本事見到我再說吧。”
  
  一批批戰士不斷走上格斗場,然后或勝或負,再不斷離場。有些人就在格斗場上永遠地變成了尸體,每一個狹窄的向上階梯上,都不比永夜大陸黑流城的血腥格斗更仁慈。
  
  終于第一輪格斗全部結束,千夜迎來了第二個對手,一位長相頗為甜美可人的士族少女。她站在千夜面前,睜著一雙美目盼兮,仿佛會說話似的大眼睛,不停地看著千夜。
  
  “你很好看!”她忽然說。
  
  “謝謝。”千夜淡淡回道。
  
  “我叫謝語淼,一會讓我一下好不好?”
  
  “不好。”
  
  千夜冰冷的回答讓她眼眶頓時紅起來,就象受了天大的委屈。她帶著幾分怯生生地站在那里,只是低頭擺弄衣角,看那樣子根本不像來上格斗場的,倒似哪家養在深閨的豆蔻少女。
  
  號角聲再次響起,千夜氣勢再次提升,轉眼間又如奔騰海濤。他幾步就到了謝語淼面前,一拳當胸擊去。
  
  謝語淼好象受了驚嚇,竟然全不閃避,反而挺起高聳胸脯,迎向千夜的拳鋒。她這個動作,差點把飽滿得驚人的胸部全部擠到衣服外面去,甚至讓旁邊場外觀戰的兩個士族少年看得血脈賁張,面紅耳赤。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