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3 那些逝去的時光

千夜一聲低喝,非但沒有收手,反而拳勢驟然加速,以風雷之威直接轟在謝語淼高高的胸脯上!
  
  這一擊絕對出乎少女意料之外,她萬萬沒有想到對面那個有一張漂亮面孔的少年居然會真下此狠手。此時她已經來不及閃避,勉強抬手格擋,尚未夠上位置,就被千夜一拳轟在了胸脯上。千夜的原力仿佛狂潮,直接拍散了她的防御,滾滾涌入她的身體。
  
  謝語淼當即倒飛出去,直接摔到格斗場外,然后噴出一口鮮血,委頓在地,再也爬不起來。當當兩記輕響,兩片薄如蟬翼的刀片從她衣袖里掉落在地。
  
  這一場千夜可謂勝得極為容易。看謝語淼那形狀奇特的武器應該有配套的秘法戰技,她能完好無損地通過首戰,能力自然也不弱,結果什么都來不及施展,就這樣被擊倒,簡直相當于白送了一場。
  
  不過千夜雖然贏了,卻也收獲不少另類眼光,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象他這樣下得去手的。
  
  第三輪開始了,在這一輪中,千夜遇到了一個相貌平平的青年。那是一名六級的士族戰士,入場后提出使用武器,他手里握著的是一把帝國軍隊制式短刀。
  
  千夜點頭同意,于是也拔出一把相同式樣的短刀。
  
  格斗開始,兩人同時撲向對方,然后交錯而過!
  
  千夜微微一怔,低頭看了看,左臂外側多了一道長長傷口,只是雙方一個交錯之際,他就已經受了傷!不過千夜手中短刀的刀鋒上同樣在滴著血,那年輕人的上衣裂開半尺長豁口,在胸腹間出現了一道傷口。
  
  千夜微微皺眉,手臂上的刀口雖然不是很深,可傷處微麻,竟然沒有多少痛感。這種反常讓他極為警覺,立刻推動原力在傷口周圍轉了一圈,果然發現有些細微的外來原力氣息糾纏于此,降低了傷口的自愈速度,并且極難驅除。
  
  竟然是類似葉慕藍‘深霜’和溫總管‘陰極針’的那種特殊原力!
  
  這是一個勁敵!
  
  兩人同時前沖,又戰在一起。這一次雙方短兵相接,拳風中夾雜著鋒刃寒光,戰況極為激烈。片刻后兩人驟然分開,彼此緊盯著對方,都知道遇上了大敵。
  
  千夜身上多了數道傷口,他已盡量利用各種技巧減少受創面積,但由于那青年的特殊原力,不管傷口大小都無法自行合攏。不過那青年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傷口數量只比千夜少了一條。
  
  這一輪戰罷,千夜已經發現這個士族青年臨戰經驗極為豐富,格斗風格和出自黃泉、紅蝎的千夜十分相似,簡潔有效,一點多余動作都沒有。這是典型的殺人術,再配合影響傷口愈合的原力,成就了一個極為危險的對手!
  
  兩人環繞著對方轉了幾圈,突然又戰在一處!這一次兩人全是在比拼速度,第一個照面就互相斬出數刀。
  
  之后的戰斗是一場格斗技巧的較量,有時雙刀交擊發出連綿不斷的金屬碰撞聲,有時又連續數十個回合也不曾聽聞一下兵器交擊。
  
  那個士族青年也有著敏銳的戰斗直覺,以及一些只有戰場老兵才會使用的小技巧。千夜幾次想要誘他進入陷阱,可是故意露出的破綻全被對手看穿。而青年人想要誘騙千夜上當,就更加不可能了。
  
  下一回合來臨,雙方不約而同地采用了同一種戰術,以傷換傷。
  
  兩人的動作更加簡明兇狠,每一次出手都會在對方身上增加一道傷口。這就是一場消耗戰,看誰能挺到最后。
  
  可是來回數次后,那士族青年駭然發現千夜身上傷口雖多,血流得卻相當緩慢。而反觀自己,一旦運用原力過猛,全身上下的傷口中就會不斷飆出鮮血。
  
  本不該是這樣的!士族青年的原力會影響傷口愈合,這才是他敢于打消耗戰的底氣所在,不料遇到的千夜似乎體質特殊,根本沒有發揮多大作用。
  
  此消彼長之下,雙方的差距幾乎是不可能彌補的,再戰一個回合后,那士族青年晃了一晃,終于一頭栽倒在地,暈死過去。
  
  千夜也不斷急促喘息,他此時全身上下的傷口都是又麻又痛,士族青年的原力依然在傷口處肆虐。
  
  戰斗中千夜雖然抓緊了每一次回復的機會消解這些原力,但到了后來完全沒有空隙,只能硬挺。眾目睽睽之下,他怕被看出異常,還牢牢壓制住了血氣,不讓它們游出心臟去吞噬。幸好終于堅持到了戰斗結束。
  
  千夜緩了口氣后,慢慢走向場邊,一只手伸過來扶他。千夜抬頭,入眼是宋子寧如春日暖風般的笑容,趙君弘站在兩步外沒有動,也正在看著他。
  
  宋子寧伸到一半的手停了停,千夜身上傷口翻卷交錯,幾乎有點無從下手。
  
  他小心地避過千夜外臂最長的那道口子,托住千夜的肘臂,道:“還好這是今天最后一場了。”他的眼神一凝,看到千夜傷口上殘留的糾結原力,搖了搖頭,抬手拂去,糾纏不去的原力一片片粉碎。
  
  千夜立時感到輕松許多,苦笑一下,說:“這么厲害的也不多,只不過讓我倒霉遇上了而已。”
  
  宋子寧輕笑道:“那家伙才是真的倒霉!如果不是遇到你,他至少可以進入第六輪。”第四輪開始有世家子弟參加,而且基本上都是六七級,但那名士族青年原力特殊,戰斗技巧也夠強,在他的打法沒被大家熟悉前,晉個兩輪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千夜點了點頭,也表示認可。春獵果然藏龍臥虎,一個在前期狩獵中毫不起眼的年輕人居然有如此戰力。以此人的天賦和實力,足以進入帝國排名前十的精英軍團,卻不知道為何仍然是一個自由戰士。
  
  突然旁邊有人叫了千夜一聲,只見琪琪穿過人群匆匆而來,她身后還跟著一個精擅戰地救治的殷家護衛。
  
  琪琪看到宋子寧扶著千夜,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驚訝。她倒不奇怪宋子寧出現在這里,昨晚從宴會回來就聽說了堂堂宋七公子爬墻的事,還看到宋子寧回去后派人送來說是給千夜賠禮的禮盒,只是被她又叫人扔了回去而已。
  
  不過那時已經是后半夜了,琪琪雖然今天不參加擂臺賽,但千夜是要連打三輪的,所以這位大小姐難得自我約束了一次,沒有沖去千夜的房間問個究竟。誰知道今天會看到這樣一幕。
  
  以琪琪對千夜性格的了解,他連趙君弘都不假言辭,哪會管宋子寧是什么身份,所以千夜會肯讓宋子寧扶就太奇怪了,除非他又傷得不能動了?琪琪沖到千夜面前,抓住他上下一看,還好不如想象中的嚴重,但那些傷口的數量和外表也確實很嚇人。
  
  琪琪哼了一聲,“叫你逞能!明天還想不想上場了!”她身后的殷家護衛已經放下背包,連忙上前去給千夜處理傷口。
  
  宋子寧被琪琪擠開,他神色不變,只站在旁邊看著,這時溫和地說:“沒有什么關系,大部分是外傷。我那里有肌體修復液,曉夜過去泡一個小時就沒事了。”
  
  琪琪狐疑地看看宋子寧,又轉頭看看千夜道:“誰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把東西拿過來就好!”
  
  千夜這時看到琪琪的表情,才意識到自己疏忽了什么,他和宋閥表面上的關系應該已經極差,尤其與葉慕藍可算結了生死之仇。但千夜本就不是擅于偽裝的人,此時發現不妥,也只能低頭盯著地面裝死。
  
  宋子寧笑笑說:“你那邊有容器?”
  
  琪琪被問得一愣,想起來肌體修復液需要特殊容器盛裝,否則其中藥劑成分揮發得十分快,不等療程結束就失效了。這種東西裝配復雜,宋閥的那個肯定是剛到別院就收拾好了。
  
  出門在外,確實沒有誰家會帶這種既占地方又用不了幾次的東西,也就是宋閥財大氣粗,完全不在意搬運和維護的人力和成本。況且世家子弟們確有需要還可以向衛國公府借用,只是千夜肯定無法享受這種待遇而已。
  
  琪琪又看了看千夜,抬頭注視著宋子寧,滿心疑惑地問,“你不是當真了吧?”
  
  宋子寧笑笑沒說話,他看到低著頭的千夜已經臉色發黑,就算真想再逗逗琪琪,也不能挑這個時候。而且萬事過猶不及,太偏離本性就容易露出破綻。琪琪也只是對感情之事處理得一塌糊涂,其他方面頗為精明,否則如何能在殷家繼承人大考中走到現在這個位置。
  
  此時號角響起,第三輪結束了,大多數人都身上帶傷,最后剩下六十四人進入下一輪。勝出者可以拿到兩百個帝國金幣的獎金,之后每晉階一輪,獎金相應增加。對許多士族子弟來說,這不無小補。
  
  宋閥的別院比殷家的院落還要大一些,內院正房是兩層小樓,后面是一彎月牙狀的小湖,小小空間做出了曲折掩映的韻味。
  
  千夜雖然到了宋閥別院,卻沒去泡那個肌體恢復液。他現在的身體恢復力很強,這種程度的傷勢下自愈不比肌體恢復液的效果差,清理掉傷口中的外來原力,并且用上好的藥劑包扎后,已經在迅速恢復。他要擔心的反而是別被人看出異常的恢復速度,肌體恢復液是一個相當好的擋箭牌。
  
  千夜現在坐在二樓橫空臨水的露臺上,看著宋子寧手勢嫻熟地煮茶。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悠閑、繁復的貴族消遣,琪琪除了寫字外,其它愛好似乎都不怎么符合貴族傳統習慣。
  
  宋子寧分完茶后,舉杯道:“以茶代酒!”
  
  千夜突然笑起來,他此時想到的是在黃泉訓練營唯一一次與同學拼酒,宋子寧自那以后無論如何不肯再和他喝酒,沒想到多年后又坐到一起,竟然還是喝茶?
  
  宋子寧顯然也回憶起了什么,嘆息說:“千夜,你是不是喝酒輸給了琪琪?終于看到你穿裙子的模樣了啊!”
  
  千夜大怒,隨即道:“沒有!總比剝光豬的人好!”
  
  兩人均是愣了愣,對視一眼,然后同時大笑起來,分別多年的陌生和疏離就此一掃而空,仿佛從來不曾存在過。
  
  少年時代的歲月,即使擁有相同的過去,記憶最深的細節也會出現趣味性差異,那就是屬于每個人的,不會重復的時光。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