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4 舊事重提

春日的山風愈加和暖,從水面上輕柔地吹過來,帶著渺渺花香。
  
  千夜轉了轉手上的薄胎瓷杯,在下午的陽光里,這個輕巧的小玩意秀麗、精致、透亮如琉璃,一如周圍的擺設和景物,美則美矣,但是和他的世界格格不入。
  
  宋子寧又為千夜倒了一杯茶,說:“我聽說衛國公的大總管為你鑒定了天賦,所以昨晚才去找你看看情況。一切還順利嗎?”
  
  千夜點了點頭,“溫總管說是晨曦啟明。”他頓了頓,哭笑不得地說:“你當初不會就是打的這個主意吧?那可是黎明原力三大頂級天賦之一!”
  
  對面安坐的好友脫去了人前溫潤如玉的表相,帶出幾分憊懶和疏狂,若無其事地道:“你只用一把鷹擊就搶了趙君弘那么多積分,之后還能突破圍殺,如果不是這樣的頂級天賦才會讓人感到奇怪。”
  
  千夜皺眉說,“可是溫總管想殺我,應該不會是因為這個天賦吧?”
  
  宋子寧陡然坐直,沉聲問,“怎么回事?”
  
  千夜把事情經過陳述一遍,想了想連同與琪琪討論過的幾種可能性也一并說了出來。宋子寧反復問過幾處細節,確認溫總管并沒有看到千夜胸前的舊傷后,不由沉思起來。
  
  這時千夜想到一個沒有告訴琪琪的細節,很是困惑地說:“溫總管留下的那道暗勁里似乎有一絲黑暗原力氣息,但這不應該吧?衛國公身邊的近侍怎么可能和黑暗種族有關?”
  
  “戰將之上每個人的路都大不相同,由于各種秘法機遇,血脈和原力會變得十分復雜,所以原力屬性中有黑暗成分與原力屬性墮入黑暗是不同的。”
  
  千夜心中微微一動,這豈非意味著自己如果能突破到戰將,就可以去尋找使用鮮血之力的方法?
  
  此時宋子寧已經想畢,緩緩說,“溫總管此人心性乖僻,我倒不覺是因為私仇。就算身份再高的人,都會有打動他的利益,所以還是來自琪琪那邊的麻煩可能性更大一點。”
  
  “琪琪那幾個兄弟姐妹有這么大的能力?”
  
  宋子寧突然笑起來,“或許還真有可能走了宋閥的門路。”
  
  千夜吃了一驚,看宋子寧的神情卻不像開玩笑。
  
  “琪琪的母族雖然是宋閥旁支,但綜合實力頗為靠前,他們這一代卻沒人入選宋閥繼承人序列,所以就與我的二哥結盟了。”宋子寧哂然道:“琪琪如果真能成為殷家家主,打破的不僅僅是一個家族的平衡,因此,不僅是殷家和她爭位的那些人,就算宋閥也有的是人不想她坐上家主之位。”
  
  千夜略一思索就聽明白了八九分,隨即想到一件事,問:“聽說你和琪琪關系不太好,難道也因為類似緣故?”
  
  宋子寧對著千夜眨了眨眼睛,語出驚人地道:“豈止是關系不好,這次天玄春狩過后,可以算得上決裂了!”
  
  千夜頓時愕然,“啊?”
  
  宋子寧輕笑道:“你沒發現葉慕藍不在嗎,她兩天前就動身回宋家領罰去了。”
  
  千夜只覺得好友的笑容有點幸災樂禍,這讓他大感意外,畢竟就他所見,宋子寧對葉慕藍即使不算寵溺也相當縱容。因此千夜與宋子寧相認后,還一直在頭疼怎么解決和葉慕藍之間幾乎已經算得上死仇的關系。
  
  “你的那位琪琪小姐,春獵實戰剛結束就寫信回去告了我一狀。”宋子寧知道千夜不是很清楚各個門閥世族之間復雜的關系,于是解釋道:“我的曾祖母也是她的外曾祖母,琪琪身份特殊,老祖宗再怎么偏袒我,也不能太過分,而她的母系和盟友也會在其中說話。”
  
  宋子寧愉快地說:“況且這次春獵我只拿到第五,還損失了一半的高級護衛。葉慕藍是獵隊指揮,自然就因擅自行動被叫回去受罰了。”他笑了笑,“估計我回去后,也免不了要聽一番長老們的訓誡。至于是否會被正式記上一個過失,就要看琪琪這次究竟在宋家內部花了多大力氣告我的狀。”
  
  千夜看著他竟然能把頗為嚴重的一件事情說得如此輕松,一時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苦笑道:“雖然我不了解你們世族的內部情況,但是記過這種事,會影響你的繼承人考核吧?”若真如此,宋子寧說會和琪琪決裂,也并非危言聳聽,只看殷家內部的繼承人大考,簡直就是你死我活的戰爭。
  
  不料宋子寧哈哈笑道:“其實也沒那么嚴重,象我這種排名中游的繼承人,哪有成為閥主的可能?記過也就是再跌一兩位而已。”
  
  千夜皺眉道:“可是......那你為什么要縱容葉慕藍呢?她的行為會影響到你的風評吧?”
  
  宋子寧一手支頭,一手撥了撥繪著雨過天晴的杯身,漫不經心地道:“不是挺好的。你看,這次連我都可能吃上一個過失,葉慕藍那女人的處罰不知將重多少,老祖宗更是會十分不悅。宋家再如何看重臉面信譽,象琪琪找上門來告狀的這種事情多上個一兩次,也不可能保持婚約了。”
  
  看著一臉溫和微笑的好友,千夜愕然無語,他沒想到宋子寧也是要解除婚約。
  
  這位宋七公子的行事風格和琪琪截然不同。琪琪是可勁折騰,自己敗壞自己的名聲,但顧立羽顯然是心性堅忍的人,就連千夜都看得出來琪琪根本沒有成功希望。宋子寧卻只取了‘捧殺’兩字,肆意縱容葉慕藍,讓她漸漸忘乎所以闖出禍事,宋子寧只是‘無辜’地被敗壞了名聲,如此再來幾次,就算有人想坐看婚約成真,也抵不過宋閥長老們對家族名聲的維護。
  
  宋子寧笑笑道:“和琪琪那點矛盾,也只是我不耐煩卷進兩家的繼承人糾紛中去而已。就算你今后為殷家效力,也不會和我有直接沖突,所以不用太過擔心。”
  
  千夜搖了搖頭,說:“我只是通過獵人公會受雇于琪琪,這次春獵是最后一個任務了。”
  
  宋子寧略一沉吟,道:“這樣最好。殷家為你做履歷的那個人手法十分高明,目前掩人耳目是夠了。但如果將來你真要在琪琪身邊占一個核心位置,他們肯定是要弄清楚你的身份背景的。”
  
  宋子寧頓了頓,明顯現出猶豫的神色,然后抬起頭注視著千夜,說,“你是否知道自己胸口那道舊傷的來歷?”
  
  千夜臉色微變,胸口那道從心房下半寸開到肚臍的巨大傷疤幾乎是他整個黃泉生涯的噩夢,就算后來已經習慣了那種凌遲般的痛苦,卻不斷遲滯著他的原力修煉進度。但千夜始終不知道,是什么人,又為什么給他留下這樣的創傷。
  
  宋子寧嘆息一聲,輕輕問:“林帥沒有告訴你?”
  
  千夜突然心中一陣慌亂,深吸了口氣說,“我畢業后沒見過林帥。”他補充了一句,“那時林帥去西疆平叛了,當時戰況似乎一直沒有起色。”
  
  宋子寧靜靜聽他說完,又問:“林帥也沒有吩咐其他人告訴你?”
  
  千夜默然。
  
  宋子寧道:“那是原力掠奪的傷痕。也就是說,你生而就有一等以上天資,甚至那個創口后本來可能有一顆成形的原力結晶。而絕大多數人要打通九個原力節點,并且聚力成漩突破戰將后,才會凝結出晶體。原力掠奪是帝國的禁忌,一般人們連這個詞都不會提起。有能力做出這種事情的屈指可數,無一不是高踞頂峰的大人物。”
  
  千夜靜靜聽著,宋子寧說得很慢,每一個字都很清晰,但是他花了很長時間才全部理解其中的意思。千夜抬起頭,看到宋子寧的眼睛中去,問:“他們是誰?”
  
  宋子寧俯身橫過長幾,按住千夜的肩膀,然后輕聲道:“帝室,四閥,還有那幾位帝國巔峰的強者。”
  
  接下來就是死一般的沉寂。
  
  千夜端坐著一動不動,‘啵’的一聲輕響,茶杯在他手中粉碎,細小的尖屑全部刺入掌心,血珠一滴一滴爭先恐后地冒了出來。
  
  宋子寧注視著他,突然說:“博望侯世子對人說你曾是他幼年玩伴,魏家培養年輕子弟與眾不同,從幼年起就開始長達十年的游學修行,所以也說得過去。但我知道不是這樣,算算時間,你和魏啟陽應該是同年加入軍隊,他是折翼天使的成員,可紅蝎和折翼天使一向是軍中的對頭。”
  
  千夜苦笑一下,總算知道魏大世子那些街頭混混般的習氣哪里學來的了,他簡單說了說和魏破天認識的經過。
  
  宋子寧眼中閃過一絲了然,道:“那他也肯定告訴過你紅蝎那場戰役的事情了。”
  
  千夜深吸了一口氣,艱難地說:“和林帥有關?”
  
  宋子寧點了點頭,道:“所有的線索,都是自林帥處始,又在林帥處終了。連那次所有陣亡戰士的檔案也全部被元帥府封存,我若非當時正好在訃告中看到你的名字,動了追查的念頭,再晚上幾個月,就連你曾經進過紅蝎的事情都不會知道。”
  
  “不要說了。”千夜打斷了宋子寧,“在沒有確切證據之前,我不會輕信任何推斷。”
  
  宋子寧按住千夜的手沉了沉,平靜地說:“如果你希望有一天能站到林帥面前親口問他,那么,千夜,好好地活下去。”
  
  秦陸的日升日落還是依據那樣恒定的軌跡,只有山風更暖,似乎初夏即將來臨。
  
  第二天的格斗擂臺賽在演武場準時開啟。第四輪,千夜的對手是一名小世家的嫡子,他對這人還有些印象,似乎在春獵實戰中排在第十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