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7 乍暖還寒

千夜的兵伐決已經沖過二十五輪,舉手投足之間,隱隱帶起潮音,風雷偶動。他的拳鋒上淡淡緋色原力光芒越來越盛,與宋子寧掌指間青光交匯。突然兩人都是上身一震,原來他們雖然招式沒能接實,外放的原力卻宛若實質地對撞了一次!
  
  宋子寧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即變成笑意。千夜卻還沒覺得這記原力對撞有什么特別,他只是發現宋子寧的原力已與當年完全不同,柔韌如水,似弱實強,忽消忽長,捉摸不定。而千夜自己的原力依然是兵伐決的特性,剛烈悍勇,棱角分明,鋒芒畢露!
  
  看臺上那眾多大人物卻目光如炬,已然注意到剛才那個小小細節。
  
  坐在衛國公左下首第二個位子的華陽伯訝然,道:“我沒看錯吧?七級以下原力外放已可稱天才,他們兩個竟然都不用秘傳戰技就能凝出實形?”
  
  旁邊的昌平伯道:“其中一個是宋閥嫡系的七子倒還罷了,另外那個是平民吧……”不等他把話說完,場中形勢劇變。
  
  千夜與宋子寧終于拳掌互撞,接實了開戰至今的第一擊!‘轟’然聲中,一緋一青原力光芒爆成一團刺目白光,兩人各自向后飛退。
  
  千夜剛剛站穩,就看到對面宋子寧沖他笑了笑,然后舉起雙手。在千夜奇怪的目光中,國公府巡場衛士落在格斗場內,他才反應過來,宋子寧這是認輸了?
  
  頓時全場嘩然!
  
  千夜愕然,問:“你這是怎么了?”
  
  宋子寧伸手按住胸口,微微皺眉道:“上一場和那頭蠻牛打得太久,已經受了內傷。被你那么強硬的原力一撞,好像傷勢更重了,實在沒有再戰之力。”
  
  千夜一時說不出話來,算上第六輪那次,他是第二次遇到對手因前場傷勢太重認輸,這算什么運氣!不過上一次那人離場的時候已經連站都站不穩,宋子寧卻怎么看都不像重傷不起的樣子。
  
  這時連看臺上的衛國公都派了使者下來詢問,宋子寧的說詞仍如前言,于是千夜就極為莫名其妙地贏下了這一場。
  
  觀戰的大人物們則被使者帶回來的口信說得極為無語。第七輪的戰事中,就數宋子寧和魏破天那邊的對戰最受矚目,大家看得清清楚楚,兩人從頭到底就沒有一次正面對撞。
  
  遠東魏氏的秘傳戰技‘千重山’和‘通明碎空拳’出了名的威力大,消耗也大,所以宋子寧等如是活生生把魏破天給拖垮的,當時眾人還交口稱贊宋子寧的戰術選擇恰當。難不成‘千重山’還有不為人知的反傷屬性?
  
  坐在緊挨衛國公右首的是一名面目陌生的老者,今天還是第一次來觀戰,看他落座的位子,身份應該相當尊崇,所以他說話也很不客氣,皺眉道:“宋家嫡系的七子怎么是一副如此胸無大志的樣子,什么內傷?我看他是不想和趙家的老二對戰才是真的!”
  
  衛國公卻撫了撫須,沉吟道:“聽說宋子寧進入宋閥繼承人序列,是因為練成了上古秘法‘三千飄葉訣’?”
  
  老者夷光侯點頭,仍是一臉不豫之色,道:“宋閥這門秘法已有數百年無人練成,在帝國歷史上,‘三千飄葉訣’曾可與‘大衍天機訣’并肩,卻不想如今宋閥能練成此法的子弟竟然是這樣的心性。”
  
  衛國公只是笑笑,夷光侯雖然年事已高,但脾氣爆烈比起年輕時有過之而無不及。難怪他肯千里迢迢過來參加一個小小的天玄春狩,聽話音竟然是沖著宋子寧來的?
  
  華陽伯在旁邊聽兩人交談,插了個話頭,“宋子寧好像以前并不在外走動,關于他的資料極少。”
  
  夷光侯果然說了,“他一直到成年前都住在‘聞道莊園’,那是宋閥老封君頤養天年的地方。那里頭的消息不要說傳到外面來,連宋閥自己內部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去給老太太請安的。”
  
  宋閥老封君,宋子寧的曾祖母,安國公夫人。她是大秦唯一一個封號與丈夫不同的國公夫人,也即是說,她的封銜來自于自身的實力。
  
  說話間,另一場比賽也結束了,趙君弘戰勝了殷琪琪。趙二公子確實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能夠一路過關斬將站到決賽場上就是明證,而且他每一場都勝得干脆利落,并無戰況膠著的情況。
  
  與之相比,千夜的戰績就十分遭人非議。他在第六輪和半決賽中幾乎都是不戰而勝,簡直是撿到了天大便宜,要知道第二名雖然沒有定制槍械,但累計起來能拿到的獎金和武備也價值數千金幣了。
  
  今天的擂臺賽就到此結束,最終之戰將在第二天舉行。
  
  任何一場賽事的外圍都免不了賭局,天玄春狩這種各家隨從護衛仆役加起來超過萬人的大型活動更是如此。然而半決賽結果一出來,原本應該最紅火的決戰對賭的盤口頓時門可羅雀,因為實在是太沒有懸念了。
  
  直到傍晚時分,賭徒們才稍稍提起興趣來,新開的賭盤上有不知哪里來的一千多金幣押在千夜贏上面。于是很多人紛紛下注,雖然賠率達到驚人的一賠三十,要押幾十枚金幣才能贏回一個來,但這種穩贏不賠的外快,還是有不少人愿意去做一把。
  
  既然賭局有了人氣,哪怕是一面倒的押趙君弘勝出,也算是撐起了場面,于是入夜之后又衍生出一系列的小盤口。比如有賭趙君弘多長時間贏的,從一分鐘到三十分鐘都有不同賠率,時間的單數雙數也可下注。還可以賭趙君弘用什么方式贏,比如說拳打、腳踢、秘技之類的,賠率也各自不同。
  
  甚至有人異想天開押頭槌的,這個當然賠率極高,誰都知道趙閥子弟向來最是注重風度儀表,象這種毫無風度的招數絕不會用出來。雖然都是幾個金幣的小打小鬧,但氣氛活躍,趣味性十足。不得不讓人贊嘆今天這個新來的莊家有一手。
  
  千夜對外界的紛擾毫不關心,他整個下午都在修煉室靜修,把兵伐決再次推到了三十五輪,然后細細觀察自己體內各處的承受情況。要知道修煉時能達到三十五輪,戰斗中可打不出這個威力,兵伐決太過凌厲強烈,在血脈中運行時尚會損及內臟,透體而出原力外放的話,對身體的損害就更大了。
  
  千夜現在就是想找到那個極限。否則即使趙君弘真的遵守前言把原力壓到五級,他也不見得能憑三十輪的兵王之擊制勝。秘傳戰技的五級和標準五級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好像內陸飛艇和星間飛艇的差別。
  
  突然千夜身體微微一震,在心臟外環繞運行的金色血氣突然躍出,如鷺鳥般從黎明原力的潮汐上一點而過,銜走了一縷原力。千夜極為意外,不由感知了一下,發現被拖走的那縷黎明原力格外精煉純粹,顯然是三十五輪原力潮汐反復錘煉的精華。
  
  由于以往僅有普通血氣才靠吞噬黎明原力壯大,金色血氣只吞噬普通血氣,令千夜一度以為這就是鮮血之力的晉階規則,現在看來并非如此。再想到先前金色血氣還吞噬過溫總管的陰寒之息,千夜不由浮現出一個奇怪的想法,難道它竟然是挑食嗎?對普通原力看不上,只吃特殊的?
  
  這個念頭讓千夜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此時他已經完成今天的修煉,控制原力潮汐緩緩退去。
  
  等千夜回到自己房間后,一名殷家仆役送過來一個禮盒還有一封形式別致的信箋。他打開一看,上好宣紙上,寥寥幾筆勾勒出一幅活潑的春日夜游景物,下面有幾句邀請赴宴的話,最后是標出方位的簡圖。
  
  文字的筆跡雖然陌生,構架和氣度卻有種熟悉的感覺。千夜翻過封皮,看到了宋子寧的落款。最近幾天宋子寧往這邊送過好幾次類似的東西,不過千夜一次也沒見著,都被琪琪叫人扔了出去。這份東西不知道怎么漏了進來?
  
  千夜又看了看信下的簡圖,那個位置估計已經出了春狩大營,在往后山的通道附近。他想了想,收起紙張,然后和當值護衛打了個招呼,就走出殷家別院。
  
  此時,后花園那棵參天古樹的頂端,琪琪正獨自一人站在那里,看著千夜走出別院大門。他的身影在一段院墻和綠蔭后消失了須臾,又出現在別院西側一條開滿梔子花的小路上,轉了個彎向西行去。那邊正是郊外的方向。
  
  琪琪一雙鳳目黑沉沉的格外安靜。她也不是沒聽到眾人背地里傳的閑話,有懷疑宋七公子愛好異于常人,也有猜測七公子與琪琪小姐不和故意挖墻角。但是千夜從來不曾吭氣,連問都沒有問過一聲。
  
  琪琪不知道宋子寧在搞什么鬼,但她很清楚千夜的態度意味著什么。因為她自己以前對待類似事情的反應和千夜現在一般無二,那就是,完完全全的不在乎。
  
  春日的山風越加柔和,即使已到晚間,白天陽光灼熱了花樹的香氣仍然沒有全部散去,帶著豐沛的暖意。琪琪走到樹冠里,在千夜慣常的位置坐下,然后慢慢地,把自己蜷縮成小小的一團。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