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8 決賽

等到了地方,千夜才發現宋子寧畫的那幅春日夜游并非信筆拈來,赫然就是眼前景物。
  
  那是一片平坡緩地,草長鶯飛的季節,山花零星點綴,一盞一盞原力風燈浮在半空中,乍眼看去仿佛星斗遷移。僅這些光源就是大手筆,原力燈本身價值不菲,要可以浮空懸停所耗資源更加是個驚人的數字。
  
  宴會采用先民古禮,一人一席。偌大場地中至少宴開百席,侍女、仆役端著食器餐具流水般穿梭往來,歌姬舞娘回旋的紗衣飄若云霧。
  
  帝國上層貴族復古風潮流行,千夜自從接下琪琪的任務后就陸續看到很多,然而今天他卻突然有種特別的感覺,數步之遙的這場盛會似乎如此不真實,仿佛和他分處兩個世界。
  
  底層大陸的人們為了明天的食物苦苦掙扎,而上層大陸一場宴會耗去的資源或許就能養活一個城鎮,那么遺棄之地的存在意義究竟是什么?
  
  尊位上兩席并列,因為今晚是趙閥和宋閥聯合舉辦的宴會。
  
  實際上,這就是一場招攬人才的聚會,所以得到請柬的大多是士族子弟,能在這個場合上占一席之地,并不是靠姓氏而是實力。有幸被邀請到的當然要盡量表現自己,趙君弘和宋子寧的座位前人流絡繹不絕,還時不時有人跳出來比武,當然這和擂臺賽又不同,更多的是表現特長而非生死相搏。
  
  宋子寧抬起頭,正好看到遠處的千夜在場地邊緣停住了腳步,甚至有轉身要走的樣子,他立刻把兩名宋家執事叫過來擋客。
  
  “千夜!”宋子寧叫住他,笑吟吟地說:“沒想到琪琪會讓你過來。”
  
  千夜還沒有說話,宋子寧就仿佛十分遺憾地道:“今晚琪琪和南宮婉云也會聯合舉辦宴會呢,說起來,她們那邊倒是貴女如云,你錯過了啊!”說著宋子寧回頭向宴會場地張望,然后伸手指了指說:“那邊那個穿紅衣的舞娘身段夠柔軟,待會你可以把她帶回去。”
  
  千夜這下徹底默然,即使這么多年之后,好友的惡趣味似乎沒有絲毫長進。
  
  最后宋子寧還是把千夜拉到了自己坐席上,此時眾人的寒暄已經差不多結束,各自歸位開始享受美酒佳肴,空地上兩排舞娘裙擺飛旋如鮮花盛開。隔壁席上趙君弘正在獨酌。
  
  千夜想起春狩第一天衛國公在武安堂的那場宴會,趙君弘當時除了和宋子寧、琪琪等寥寥幾人交談,其余的人連眼光都得不到一個,還真想不到他也會舉辦這種和士族子弟同席的宴會。
  
  宋子寧聽千夜說起,不由笑道:“趙閥的人只是傲慢了點,又不傻,任何門閥世家,哪怕帝室都需要能用的人。其實以出身來看人,是因為出身好的一般天賦更高,資源更多。當然我也知道這樣劃分必會有偏頗,但在大家都陌生的情況下,這個尺度通常有效的時候居多。”
  
  千夜想了想,點點頭。
  
  那些與大秦建國時間幾乎同存的高門望族,當初發家就是由于先祖覺醒了原力天賦。雖然無論是黑暗種族還是人類都至今沒有研究明白其中的規則,也不能有效控制天賦的覺醒和傳承,但血脈延續卻是被公認的一條重要途徑。而這些世族歷經一千二百多年的積累當然澤被自己的子孫后代,這也不談不上公平不公平。
  
  真正的不公平,實際上不在于起步,而在于是否有足夠的上升通道。至于起步不同就抱怨達到的高度不同,那其實毫無意義,因為人類的自然繁衍本就千差萬別,不象血族制造出的血奴可以控制等級和力量。對于這種自然的規則,要么改變它,要么接受它。
  
  “不過出身只是第一塊基石而已,要讓人真正看在眼里,得有屬于自己的能力。”宋子寧微笑道:“趙君弘這種性格其實也沒什么不好,至少耳根清靜很多,他理會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和他身份相當的,一種是和他能力相當的。”
  
  “被你這么一說,我很期待明天和他的戰斗。”千夜看了看宋子寧,說:“其實我更希望和你先打一場的。”
  
  宋子寧眨了眨眼睛,道:“我們總是有機會的,不過被那么多人當做馴獸的戲碼看,還是算了。”
  
  千夜突然覺得好友的笑容又充滿惡意,腦海中出現了魏破天被累趴的樣子。他幾乎可以肯定宋子寧是故意的,否則到后期魏破天原力快見底的時候,宋子寧完全可以把他一擊出局。
  
  “千夜,春狩結束后,你會去哪里?”
  
  千夜從做出天玄春狩是他為琪琪完成最后一個任務的決定時,就開始想這個問題。實際上,他走出燈塔鎮后,‘去哪里’的問題就一直困擾著他,哪怕在暗血城的那段日子,千夜也無時無刻不強烈地感覺到自己只是一個沒有目的地的過客。
  
  不過千夜現在已經考慮好了,他平靜地說:“我會回永夜大陸,去殺一個人。”
  
  宋子寧笑笑說:“只是殺人應該花不了多少時間吧。”
  
  “那是一個戰將,估計要很長時間。”
  
  宋子寧笑意頓斂,“你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敵人,是和你的過去相關?”他很清楚一個永夜大陸的戰將意味著什么,在上層大陸,戰將可能只是門閥世家的客卿或家將,但在永夜大陸,那至少是鎮守一地的將領!
  
  “不是。”千夜淡淡道:“我在永夜大陸惟一的幾個朋友,相當于直接或間接死在他和他的兒子手上。而且,他和黑暗種族交易黑晶。”
  
  宋子寧沉默了一會兒,慢慢問:“那人是誰?”
  
  “遠征軍第七師的準將師長,武正南。”
  
  決賽之日。巨大演武場上觀戰的人比前幾天參賽的還多,看臺那邊也坐得格外滿。
  
  千夜進場的時候,趙君弘已經站在那里了,雙手抱在胸前,微微閉目,似在守氣養神。趙君弘雙眼忽開,目光如電,擊打在千夜身上,冷然道:“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千夜簡單地回答:“我會全力以赴。”
  
  決戰的號角聲悠長而蒼涼。
  
  趙君弘身上泛起層層淡淡銀色光芒,忽然一步踏前,伸指遙遙直點千夜眉心!
  
  這個動作看似輕柔,可是只見他指尖上那點銀芒瞬間就明亮厚重到宛若實質的地步,就可知這一記的威力不亞于原力武器劈來!
  
  千夜一聲沉喝,不閃不避,一拳毫無花巧地向趙君弘指鋒轟去。他竟是開場就要和趙君弘硬碰硬的拼一記。
  
  趙君弘對千夜這種剛烈強硬的戰斗風格早已有所準備,當下十指舒張,手腕一轉,就搭上了他的拳頭,然后一拉一震,千夜的身體驀然飄起飛上了半空。此時千夜拳鋒的緋色光芒和趙君弘手上的銀色光芒一個交匯,卻沒有發出絲毫原力爆炸的動靜。
  
  千夜迅速反手回震,借力橫移,越過趙君弘頭頂,在另一側落地。這一下避讓巧妙之極,千夜的身體實際上在空中已經做了數次變化,間不容發之際閃過了趙君弘的三次連擊。三道銀芒幾乎是擦著千夜的身體射上天空。
  
  千夜剛一落地,立刻一腳側踢,狠狠踹向趙君弘腰肋。但趙君弘只雙手下封,輕輕一推,就將千夜送出了數米,連環踢出的第二腳自然也就落空了。
  
  只一個照面,兩人就電光石火般交擊數招,攻防都精彩之極。當兩人分開時,演武場上突然響起震天般的叫好聲。
  
  就連衛國公亦微微點頭,道:“有點意思。”
  
  千夜心中凜然,這一刻真正在場上相搏,他才領略到趙君弘的強大。趙二公子近身格斗技巧如此出色,完全不像是家族溫室培養出來,而他的原力屬性估計和兵伐決正好相克,兩人交手時原力在指掌間幾個來回對沖,竟然悄無聲息。
  
  而趙君弘也肅然看著千夜,身上銀光越來越盛,緩緩道:“你,確實很不錯。”
  
  趙君弘眉心處突然亮起一道銀光,宛若睜開了一只銀色的眼睛,他身形一動,忽如在水面飄行,瞬間已至千夜面前,又是一指向千夜點去。不過這一次指鋒還相距遙遠,尖端上一點銀芒大盛,拉出一縷已成實質的銀線,直奔千夜胸口而去。
  
  觀眾席上突然有人失聲叫道:“流銀劍指!”
  
  流銀劍指是趙閥諸多秘傳戰技中頗有名氣的一種,修煉有成時,原力凝若刀劍,鋒銳無倫,無堅不摧。這是戰將級的秘技,可是趙君弘不但在七級的時候就修煉到小成,竟然還真的凝出了原力劍芒。這就是天才!
  
  千夜瞬間只覺得巨大威脅撲面而來,這道淡淡銀線,居然好像是原力彈轟來!他不假思索,一聲沉喝,再次出拳,直擊那道已經成形的原力銀線!
  
  千夜體內兵伐決疾速推動,一輪輪潮汐疊加,轉眼間就接近三十輪。洶涌原力透拳而出,狠狠轟在銀線上!
  
  銀線前端迅速被轟碎,可是卻沒有潰散,而是化為數十根更細的銀絲,刺入千夜的原力中,逐本溯源直欲透體而入!
  
  千夜原力起落之間,前浪未平而后浪已是驟然拉升,一道如墻狂潮透拳而出,把那蓬銀絲拍散。
  
  而趙君弘也一聲清嘯,四處飛散的銀絲突然回撲,絞動,將攻來的原力浪濤切開。可是千夜的原力也極有韌性,碎而不散,反而重新向中間聚攏,繼續前沖。
  
  轉眼之間,兩人原力已經徹底混在一起,在接觸的每個層面沖撞戰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