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21 夜

千夜靜靜注視著琪琪,并沒有回答。
  
  琪琪的目光移到地上那個挺拔的影子,不由想起第一次在殷家別院書房看見這個漂亮得過分的少年,當時的他雖然帶著幾分見過血的銳利,但其實還是個靦腆好說話的大孩子。是什么時候開始,他開始變得不能掌控?還是說,一開始可以掌控就只是她的錯覺?
  
  琪琪抬起頭,展顏道:“好了,不說這種不愉快的話題!你要‘重擊之拳’干什么,這是裝在大型原力槍上的,‘雙生花’又不能用。”
  
  千夜說:“你不覺得,殷家欠我一支鷹擊嗎?”
  
  琪琪怔了怔,眼中神采漸漸暗淡,片刻后嘆了口氣,意興闌珊地說:“我明白了,你是一定要走的。我......不說了,睡吧!”
  
  琪琪站起來,走向臥室,不容置否地道:“過來,陪我,這是最后的命令!”她的語氣重又變得氣勢凌人,肆意張揚。
  
  千夜隨著琪琪來到臥室,就準備象過去幾次那樣,到屋角的軟榻上睡一晚。沒想到琪琪忽然拍了拍床,似笑非笑地說:“上來!”
  
  千夜微微一怔,探究地看了她一眼,隨即脫去外衣,直接上了琪琪的床。
  
  他的動作反而把琪琪嚇了一跳,往里面一縮,讓出地方來。琪琪看著千夜平靜無波的側臉,忍不住問:“你怎么膽子突然這么大了?還是說,你……”
  
  千夜側過身,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發,失笑道:“為什么不?我需要怕什么?”
  
  琪琪不由僵在那里,一時間覺得自己有點糊涂起來。就算千夜剛接任務的時候不清楚,后面經過這么多事情,也早該明白他就是一顆放在臺面上吸引仇恨的棋子。
  
  事實上,千夜的任務效果出乎琪琪意料之外的好,顧立羽可能以前數次對于琪琪的這方面挑釁都解決得太過容易,竟然昏了頭似的干出131連的事情來,雖然貌似悄無聲息地平息下去,但是一件涉及了這么多環節的謀劃怎么可能絲毫不留下把柄。
  
  況且在很多層面上,要做點什么事情,其實不需要證據。對設陷阱的人來說如此,當然對拆陷阱的人來說也是一樣。因此即使琪琪最后還是沒能拿顧立羽怎么樣,但那條線上明里暗里和他勾連的人,事后被季元嘉順藤摸瓜幾乎拔了個干干凈凈,若非考慮到打擊面太大就會損害到殷家整體利益,能做的還不僅于此。
  
  季元嘉本就是在十七軍團累積軍功晉升起來的,以他的能力和手腕,此刻已經隱隱有了殷家派系軍官領頭人之勢。他在殷家內部的立場不言而喻,如此一來今后琪琪想以十七軍團為基石繼續在軍中發展,自由度就大了很多,會少受許多來自家族和顧立羽的掣肘。
  
  但是事件的*,千夜,卻還活得好好的,哪怕不講仇恨僅為了面子,他也會是顧立羽和殷家那些參與者除之而后快的目標。既然如此,他還需要怕什么?
  
  琪琪默然許久,像是自語,又像在解釋,輕聲說:“我想了很多辦法,都無法擺脫這段婚約。而且殷家......殷家這樣的世家,會把聲譽和信諾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主動退婚這種事對父親來說,會比殺了他還嚴重。惟一的辦法,就是讓顧立羽主動退婚。所以我找了一個又一個‘情人’,可惜,都沒有任何用處。除非,我......”
  
  琪琪突然戰栗了一下,她有點模糊地感覺到那并非是對接下來未知事情的害怕,似乎還有隱約的期待。
  
  “你就是真的和很多男人上床,他也不會退婚的。”千夜的聲音從琪琪頭頂傳來,貼得如此之近的呼吸分明是熱的,但琪琪卻又戰栗了一下。
  
  千夜的手又摸了摸琪琪的頭發,然后伸手關了燈,整個臥室都陷入壓抑的黑暗中。他的聲音在一室沉寂中清冷地響起,“睡吧,我說過,你玩不起的事情,就不要去做。”
  
  過了很久,兩個人的呼吸都變得十分平靜,仿佛快要入睡。琪琪的聲音響起來,輕得恍若夢囈,帶著一絲白天絕不會有的脆弱。
  
  “我知道,你是恨我的吧。你覺得不安全,刀子仿佛隨時會從自己人這邊刺過來。可我也是這樣,從來沒有感到過安全,從母親去世之后起……你不會明白,很小的時候,你的兄弟姐妹,你的叔伯嬸姨們,都時時刻刻想要殺了你是什么感覺。我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也知道別人都用什么眼光看我,但只有那樣,我才能不去想,那些事情……”琪琪的聲音透出一絲隱約的痛。
  
  千夜靜靜聽著,殷家的這團紛亂由來已久,或許早到二十年前與宋閥支系聯姻就開始了,或許還要更早些。借勢是要付出代價的,沒有道理娶了人家的女兒,卻把人家的外孫女扔去和士族聯姻。
  
  他只是沒有世族事務的經驗,卻不愚鈍。況且以宋子寧的性格從不做無聊之事,之前在獵場出手救他都遮得那么嚴實,后來卻毫不避人耳目地接近他,除了自污想脫身婚約外,恐怕也是在警告琪琪什么。想一想,從那之后,琪琪就再也沒有要求他跟在身邊去參加社交活動。
  
  殷家的繼承人之爭已經到了大家都張開血色獠牙的時候,就在天玄春狩這種場合都能插手進來,付出如此代價,甘冒如此風險,可見幕后的手著急到了什么程度。如琪琪這樣出身高貴的世族子弟,與垃圾場長大的他相比,其實各有各的不幸和無奈。
  
  “我并沒有恨你。”千夜寧定地說:“你已經做了超過你需要做的,比如60師,比如獵場上的支援。”
  
  琪琪極輕地笑了一下,聲音仿佛有點異樣,但仔細再聽似乎又如常了。“可對你來說,這還是一場條件稍許好點的交易……”
  
  因為從一開始這就只是一場交易而已。不過千夜這次沒有說話。
  
  在黑暗中,琪琪忽然靠了過來,依偎到千夜懷里,稍微動了動,找到一個舒適的姿勢,然后蜷縮起來,好像一只受驚的小貓。
  
  千夜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時時刻刻如一團燃燒烈火的女人居然會有這樣一面。或許,這才是隱藏在她*不羈外表下的真實。千夜抬了抬手,摟住她。
  
  琪琪沒有再動,也沒有再說話。
  
  兩個人就這樣依偎著,彼此從對方的體溫中感覺到了溫暖、安全和依靠,然后沉沉睡去。
  
  明天,當明天到來的時候,這一切都將結束。
  
  在遙遠星辰照耀下的偌大世界,如此眾多的大陸,數以億萬的生靈,兩個人放在其中,比大海里的兩粒細砂還要不起眼。在這漆黑的海中,兩粒隨波逐流的砂,一旦分開,就不知道要多久才會再見。
  
  也許分別,就是永遠。
  
  第二天一早千夜就離開了琪琪的臥室,不過包括侍女在內,內院不少人都知道千夜昨晚留在了琪琪房中過夜。在整理房間的過程中,幾名侍女也都看到了床上是兩個人睡過的痕跡。用不了多久,這個消息就會傳到很多人那里。
  
  中午,千夜就拿到了春狩全部獎勵,除了‘重擊之拳’和‘閃耀光牙’外,其余額度他全部選擇了帝國金幣,沒有再挑選藥劑之類的物資。送東西來的一名執事好奇地問他為什么會挑一把血族武器,還是短兵刃。
  
  千夜實話實說地告訴他,為了攜帶方便,還有在底層大陸,變現也容易。于是那名執事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奇怪,可能以往沒有幾個人會這么直接說要把獎勵拿去賣掉吧。
  
  下午,琪琪帶著殷家隊伍終于離開衛國公別院。接下來數日,就是不間斷的浮空艇飛行。隨著舷窗外的黑色虛空淡去,千夜視野里又出現了永夜大陸的輪廓。
  
  回到殷家別院,千夜就開始收拾自己的行裝。他所有的東西都很簡單,除了各式各樣的武器之外,沒有多少雜物。不過他并不能馬上就走,琪琪為他定制了一把鷹擊還沒送到。
  
  接下來的幾天里,琪琪再也沒有找過千夜,而他也足不出戶,每天除了修煉就是融匯貫通在這次春狩中得到的戰斗經驗。他目睹了數次真正世族秘傳戰技的對決,學到不少以往不了解的原力控制技巧,即使沒有心法秘訣,很多原理還是相通的。
  
  給千夜啟示最大的,除了與趙君弘一戰外,反而是魏破天和宋子寧前后三次對決。魏破天的拳路樸實無華,和兵伐決驅動下的軍中格斗術一樣簡單剛烈,但是他在最后一次打出了封鎖空間的效果,讓千夜想起與葉慕藍一戰中,自己似乎也在無意中用快拳封住了葉慕藍閃避的路線。
  
  千夜在和宋子寧的討論中,已經了解秘傳戰技之所以夠強,除了各種特殊屬性外,還在于突破戰將后將會具有影響一定領域的能力,就像他看到的‘三千飄葉訣’隔絕外界的可怕能力。那么如果他的想法正確,是否意味著兵伐決其實也是可以拿來當戰技使用的?
  
  第四天下午,當千夜從虛擬格斗系統里出來,一支全新的鷹擊送到了他的手上。
  
  這支鷹擊同樣是改裝過的精品,威力比原型要大了兩成,射程則延長了兩百米。隨同鷹擊而來的,還有殷家的兩名高級工匠。他們拿走了只有指甲蓋大小,外型如同一個晶瑩剔透水晶片的‘重擊之拳’,準備裝載在這把鷹擊上。
  
  裝上‘重擊之拳’的鷹擊威力將會再增幅20%左右,這個六級戰術附件其實就是一個原力子陣列,它另外一個有價值的地方,就在于如果本體沒有損壞就可以重復裝載,三次之后才會徹底報廢。
  
  入夜時分,千夜就拿到了重擊版的鷹擊,他試驗了幾個參數后非常滿意。這把新家伙的威力達到了十八,也就是說,一槍之威大致相當于十八支一級槍械的集火。這樣的威力,已經與五級狙擊槍的水準持平,但原力消耗還是原來的標準。
  
  以千夜目前的原力強度,在不吸血的情況下,一場戰斗中能轟出五六槍。憑借他‘重型彈頭’和‘精準射擊’兩個特殊能力,以及特制原力彈,相信可以一擊重創六級的黑暗種族戰士。加上鷹擊一千兩百米的覆蓋范圍,千夜已經能夠控制一次小型戰役的局部戰場。
  
  千夜看了看房間一角的行李,月光穿過窗戶落在上面,給灰綠質地的背包蒙上一層妖異的緋色。又是一個緋月之夜,這獨一無二的天象,也清晰也提醒人們身在遺棄之地的永夜。
  
  這時房門忽然敲響,外面傳來季元嘉的聲音,“千夜,我可以進來嗎?”
  
  “當然。”
  
  PS:恭喜閆軒少主晉階白銀盟主。聽說你這兩天心情不好,俺想說的還是,把握眼前。
  
  就像千夜,其實是一個有很多缺點的主角,尤其在人情世故上犯二嚴重。但他的朋友如宋子寧暗地里給的援手,他接受、理解、自省,而非自厭。
  
  少年就是如此成長的,讓愛你的人放心!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