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3 令人頭疼的善后

千夜醒來時,窗外還是一片昏暗,但已經有人聲。輕而急促的腳步聲走過,偶爾還有人在喁喁細語。這就是永夜的早晨。
  
  他支撐著坐了起來,只感到全身依然虛軟乏力。千夜看看四周,這是一個陌生的屋子,開間不大,陳設簡單,收拾得很干凈,但是床褥被子乃至桌上的水杯等用具卻十分精致,完全不像永夜大陸實用就行的風格。
  
  千夜先檢視了一下身體,見所有傷口都被處理過,并包扎好。體內細傷無數,大半開始愈合,很多地方還殘留著沒有全部被吸收的藥劑,顯然在昏迷的時候,有人給他服過藥了。
  
  血氣們變得格外老實。紫色和普通血氣全都蟄伏在心臟最深處,若非千夜著意查探,幾乎以為它們已經不存在了。金色血氣浮停在心臟外,萎靡不振,懶洋洋地一動都不肯動。
  
  雙生花那一擊消耗實在太大,差點超過千夜的承受能力,到最后他甚至有一種感覺,不是自己把原力和血氣注入原力陣列,而是槍械在主動吸取他的力量。
  
  這時千夜腹中傳來一陣強烈的饑餓感,空空如也的胃部有點抽疼。他下了床,推開房門。
  
  外間窗口下擺著一張小榻,兩個少女背靠背坐著,似乎在打盹。聽到開門的聲音,兩張一模一樣的清麗面孔同時轉過來,又一起發出歡喜的驚呼,“少爺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千夜愣了一下才認出來,這對少女正是阿七和阿九。
  
  “宋公子和魏世子都來看過您好幾次了,我們立刻去通報。”
  
  千夜點了點頭,道:“先給我弄點吃的。”
  
  “廚下早就準備著了。”
  
  阿七和阿九立刻分了一人出去報信并準備食物,另一個則留下來,捧出一疊衣服鞋襪,準備服侍千夜更衣。
  
  千夜還有點分不清這對姐妹花,問過后才知道留下來的是妹妹阿九。他很少和人保持這么近的距離,略有些不習慣,不過隨即就發現少女手腳麻利,動作輕柔,一點都沒有碰疼他的傷口,顯然受過精心訓練。
  
  千夜和阿九簡短地交談了幾句,這處居所位于宋子寧在黑流城臨時住處的后巷,千夜的私人物品也都收拾好挪到了這邊來。原本那棟小樓毀了大半完全不能住人,而且由于是戰斗現場,已經被封起來準備接受調查。
  
  調查?阿九并不知道更多消息,但千夜已經有所預感,不由皺了皺眉,顯然殺掉一個現職的遠征軍師長后面的手尾還有很多。首當其沖承受這個壓力的就是魏破天了,只不知道宋子寧在背后做的那些布局是否仍能生效。
  
  說話間,阿七雙手拎著一口熱氣騰騰的大鍋進來,看不出她裊娜的體態居然還有這么大的力氣。鍋里燉煮的以肉食為主,香氣四溢,千夜坐下來,一口氣吃掉了五六個人的份量才感覺舒服了點。
  
  看來這對少女在“隱泉商團”受的訓練果然很有用,她們不但準備了足夠多的食物,為千夜收拾的私人物品也擺放得井井有序,尤其是槍械和一些裝備,打包的方式十分專業。
  
  千夜在檢查自己物品的時候,第一個到的人居然是應該在另外一個街區的魏破天。
  
  魏破天匆匆走進房間,一屁股在桌邊坐下,看到臺面上比鍋還大的飯盆,立刻毫不見外地吩咐引他進來的阿七,道:“給我也來一份!”
  
  說完,他抓起千夜那側的杯子,仰頭一飲而盡,然后愕然道:“怎么是水?”
  
  千夜剛從里屋走出來,奇怪地問:“為什么不能是水?”
  
  魏破天轉頭吼道:“拿幾瓶酒!”
  
  走到門口的阿七向千夜投來征詢的目光,酒和食物倒不缺,這兩天魏家和宋家都送了不少補給過來,只不過魏世子的臉色有點嚇人。千夜點頭,揮了揮手,阿七連忙拉著阿九一起奔出去準備東西。
  
  千夜看著魏破天,問:“怎么,心情不好?”
  
  “一堆爛事!心情能好才怪了!”
  
  魏破天當下就滔滔不絕地開始抱怨起來,等他吞下了兩大盆食物后,千夜也對自己昏迷的這幾天中發生的事情有了大致了解。
  
  首先的麻煩,還是來自于武正南之死。這位遠征軍師長的殘骸被宋子寧的原力火焰燒成了渣,那些灰渣里什么都檢測不出來。也就是說,武正南墮入永夜的證據不存在了。
  
  軍部的憲兵監察使張有恒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表示在沒有直接證據的情況下拒絕作出任何判斷,只是把魏破天所說的事情經過紀錄下來,準備帶回軍部備案。
  
  說到這里,魏破天氣得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罵道:“這個姓張的,收了我們魏家那么多錢,事到臨頭卻還來這么一手!真他奶奶的不是個東西!”
  
  魏家在魏破天遇襲的第二天,就把離永夜大陸最近的兩位本家長老調派了過來,他們也對目前的局面十分頭疼。不管怎么說,既然拿不出武正南墮入永夜的直接證據,就意味魏破天是在遠征軍的地盤上殺了他們一個現職少將,無論出于什么原因,遠征軍高層都可能會有很大反彈。
  
  那個憲兵監察使就是看到這樣麻煩的后續,才果斷抽身事外,讓魏家直接去面對遠征軍總部。所以,現在要安撫遠征軍高層,靠魏破天和他這次帶過來的人肯定做不到,必須要向家里求援了。
  
  一想到這里,魏破天就禁不住頭痛。與此相比,損失了一名外姓長老和幾個親衛反而成了小事,他最多回去后被不痛不癢地罵上幾句。
  
  最后,就是第七師和黑流城這個爛攤子。
  
  由于遠征軍的特殊性,過去這些年里,第七師其實就相當于武正南的私軍。武正南一死,就算那些軍官們表示服從,魏破天也絕不敢放心使用,否則當初也就不會把城防交給折翼天使接管。
  
  而實際情況比預計的好不了多少,當武正南的死訊傳開后,第七師當即潰散,四水基地那邊的第七師駐軍有小半士兵逃離了軍營。這些人可都是帶著武器走的,可想而知,今后在這附近的整個三水郡范圍內,會多出不少強盜土匪。
  
  留下來的那些人也不讓人省心,黑流城的軍營里已經接連出現好幾起聚眾鬧事,有兩次沖突還相當嚴重,以致于魏家護衛都開了槍,打死了幾名帶頭動手的士兵,最后還是折翼天使到了現場才彈壓下來。
  
  想要重新整編第七師是個浩大的工程,這幾乎和新建一個師沒什么區別。魏破天不怕上陣沖殺,可是對后勤補給集訓方面的事務從來沒什么興趣,只要想一想就會感到頭疼。
  
  火上澆油的是,宋子寧說了一句千夜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后,就消失了,連宋家的護衛都被他甩了大半留在這里,也不知道本人究竟跑到哪里去了。看著昏迷不醒的千夜,還有一堆亂糟糟的事務,魏破天覺得自已是一個人面對這個爛攤子。
  
  聽完魏破天的抱怨,千夜安慰道:“都是一些瑣碎的事務,沒什么大不了的,一項項列出來,然后依次解決就是了。有什么是我能夠做的事情嗎?”
  
  魏破天搖搖頭,道:“你這次傷得這么重,還是好好休養盡快恢復,永夜又要不太平了。”
  
  千夜吃了一驚,聯想到前些日子在暗血城獵人公會聽到的那些消息,問:“要發生戰爭了?”
  
  魏破天點了點頭,鄭重地說:“沒錯,最近黑暗種族大舉增兵,這里的形勢已經緊張到驚動了帝國高層,據說白趙兩閥都開始向永夜調動人手,以防萬一。”
  
  四大門閥中有兩家都動了,就說明事態非同一般的嚴重。
  
  魏破天有點沮喪地道:“糟糕的是,從軍情分布圖上看,這次三河郡也在鋒線上。所以根本沒有留給我那么多時間重建第七師,估計能有一個月緩沖期就很幸運了。”
  
  千夜站起來找出三河郡的地圖,魏破天把自己得到的消息,以及通過帝國軍方邸報正式發布的軍情全都簡單地說了一遍,最后嘆了口氣,對千夜道:“我先走了,還有一堆文件要批。唉,本來一件大好的事情,現在弄成這樣。那個該死的武正南,真不知道他究竟是發的什么瘋。還好你的傷沒有后遺癥,否則老子一定要把他所有親族全都挖出來殺掉!”
  
  魏破天走后,千夜一直對著三河郡的地圖沉思。午后時分,據說已經消失好幾天的宋子寧出現了。
  
  與焦頭爛額的魏世子相比,宋閥七公子氣色很好,神情也頗為愉快。他一進門目光就落在桌面攤開的三河郡地圖上。
  
  “怎么忽然看這個?”宋子寧問。
  
  千夜在地圖上虛畫了兩條戰線,道:“上午破天說,黑暗種族那邊很可能會有大動作。從對方陳兵的情況看三河郡壓力很大,而黑流城本來就是這段防線上的重要防御節點,現在又位于比較突出的位置,一旦有戰事,隨時可能被突襲。”
  
  宋子寧點了點頭,說:“我也得到了消息。這次動靜弄得很大,連白趙兩閥都出動了,我們宋家以往在永夜大陸上只有一些邊緣產業,但最近也正籌備私軍,隨時準備投入到這邊的戰爭里。”
  
  “究竟發生了什么?難道要打一場全面戰爭?”
  
  PS:感謝新盟主圣槍盧錫安、蟲蟲亂舞。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