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七誘殺

片刻之后,血爵士從迷醉狀態清醒過來,又恢復了一貫的冷靜。他開始觀察周圍環境,判斷這滴血的來源,最后,望向死亡角蛇的方向。
  
  血爵士若有所思,快步走到蛇尸旁,拿起它仔細檢視。果然,在角蛇的尖角處看到一絲殘留血痕,另外角蛇的腹部也異常鼓脹,顯然是剛進食過不久。這個發現讓他感到格外欣喜。
  
  血爵士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拔出匕首,剖開角蛇腹部,里面果然盛滿血!十分新鮮,甚至還有溫度。他立刻把所有的血都倒進嘴里,最后意猶未盡,索性把整條角蛇都吃了下去,只把尖角吐掉。
  
  吃了這頓少有的美食后,血爵士冷漠的面容上不由也露出滿意的神色,他抬頭朝著千夜離開的方向望過去,雙瞳已經全部轉為血氣氤氳的猩紅色。
  
  一個弱小如灰塵的人類,原本殺他都嫌麻煩,在黑沼里可沒有潔凈水洗手。現在卻是不同了,被角蛇叮過的食物能跑出多遠?
  
  血爵士重新戴上罩帽,身影漸漸隱入霧氣,朝著千夜離開的方向疾追下去。
  
  一路疾行,轉眼間就奔出了數公里,不過并未如血爵士預料般追上那個人類。而對方留下的痕跡還是和開始時一樣,仿佛重傷漸漸瀕死的樣子,連行跡都無法很好地掩蓋。
  
  血爵士心頭掠過疑惑,角蛇有劇毒,就是高級血族被叮過,也需要及時用鮮血之力驅除毒素,否則同樣會有致命風險,只有天生強大的魔裔才能夠無視它的劇毒。那不過是個人類,怎么能夠支撐這么久,難道他還是個真正的采藥人?
  
  血爵士突然一聲慘叫,一頭栽進泥沼!他此時腹內一股無法形容的劇痛驟起,仿佛有無數小蟲在啃咬內臟一般!讓他驚慌的是,體內血氣也不受控制地沸騰起來,和一道伴隨著疼痛突兀出現的血氣拼命沖突廝殺,雙方竟然都在試圖掌控身體。
  
  血爵士攥住自己的心臟部位,張大嘴巴,卻因為劇烈的疼痛幾乎連叫出聲的力氣都沒有。他心中的驚駭已經無法形容,這種跡象,分明是被上位血脈的血族注入精血后,兩種血脈開始爭奪身體的主控權。
  
  血爵士自知血脈雖然談不上如何輝煌,但至少也是中等偏上。竟然被沒有源血者在身邊的外來血脈壓制,甚至在爭奪中處于下風,那么進入他身體的至少得是真正的上位血脈!
  
  如此強悍的上位血脈,即使放眼整個血族也屈指可數。血爵士實在想不起來自己近期究竟被哪位純血血族咬過。
  
  而且該死的,血脈沖突居然在這種時候發作!
  
  血爵士腦海中恍若閃電劈過,他突然想起了那條角蛇,以及角蛇腹內溫熱美味的鮮血,驟然全身冰冷!
  
  陷阱!這是血爵士的第一個想法,然而隨即又被他自己否定了。
  
  血爵士絕不相信自己追蹤的會是一名血脈強大的同族。在血族內部,很多時候血脈的位階壓制超過等級壓制,對方如果真是那幾個氏族的后裔,只要表露身份,在雙方并無舊怨的情況下,血爵士肯定會退讓。他想不到對方設下這種陷阱的理由。
  
  那么還有一種可能,他遇到了一個人類制造出來的鮮血“容器”!想到這里,血爵士貪婪之心再起,把先前生起的逃跑念頭又放下了。
  
  對人類來說,含有上位血脈的血族鮮血同樣極度珍貴。有了這些鮮血,再配合適當的儀式,就可能暗中造就一名新的血族。
  
  雖然人類和黑暗種族表面上勢不兩立,但是黑暗種族,尤其是血族悠長的生命被人類格外向往。總會有些恐懼死亡不想失去權勢的大人物,在生命行將走向盡頭時不擇手段地要繼續活下去,變成血族當然也是途徑之一。
  
  如果那年輕人就是一個被豢養做這種用途的鮮血“容器”,又由于不知道什么原因流落到遺棄之地,那對血爵士來說實在是一頓意外的大餐。
  
  血爵士依然腹痛如絞,隨著血脈搏動,那股外來血氣也糾纏著流向全身,同樣把啃噬靈魂般的痛苦帶往身體各處。劇痛讓他失去了平時的冷靜,一時清醒一時模糊。
  
  就在神智恍惚之際,血爵士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身影,正是他追蹤的那個人類。
  
  千夜在距離血爵士數米遠就停了下來,并沒有靠近。血族的生命力異常頑強,臨死前的反撲都是致命的。就是在精英軍團中,也不乏貿然接近瀕死血族,被垂死反擊擊殺的先例。
  
  千夜拔出軍刀,用力擲出。被劇痛麻痹了神經的血爵士一聲低吼,勉強動了動身體,可是僅僅讓開要害,軍刀依然撲的一聲,刺入大腿。
  
  血爵士極為憤怒,掙扎著拔出腿上的短刀,然后勉強提起一絲血氣,把軍刀擲了回去。可是在出手的瞬間,他卻抽搐了一下,也就失了準頭,只從千夜身邊擦過。
  
  千夜一聲冷笑,舉步走近血爵士。然而血爵士眼中突然閃過寒光,猛然坐起,手中已經多了一把精美短槍,指向千夜!
  
  血爵士被一個原本不放在眼中的渺小人類,用如此拙劣的武器所傷,憤怒讓他一時擺脫了體內血脈沖突的劇痛,居然剎那間清醒多了。他持槍的手很穩定,一聲冷笑,正要說什么,卻驟見千夜一個橫跨,已經移出數米,輕輕巧巧地脫離短槍的鎖定!
  
  這種身法和速度已經大大超過了血爵士的預計,此刻極度危險的感覺抓住了他的神經,血爵士左手中多了一顆原力手雷,不過沒有第一時間扔出,雙方距離太接近了,原力手雷同樣會重傷到他自己。他只希望能夠震懾住眼前這個來歷詭異的人類,然后趁對方后退的時候抓住機會反擊。
  
  然而這時血爵士看到千夜手中多了一把短刀,式樣極度精美奢華,典型血族風格,在原力催動下道道點亮的花紋,宛若活物。
  
  血爵士在今天短短一刻里的震驚已經超過了以往幾年的總和,那把刀象極了傳說中的閃耀光牙,一位侯爵的愛物,只是后來據說落到了人類手中。
  
  然后血爵士眼看著那個人類站在原地揮出了一刀,距離他至少還有一兩米遠。血爵士只想譏笑,這人是嚇傻了嗎?閃耀光牙是一把戰將級的武器沒錯,但人類戰將都發揮不出威力,不要說一個六級的小卒。
  
  血爵士不再多想,他按住扳機的手指用力扣下,瞄準的方位是千夜腿部。這個人類身上有太多秘密,僅那飽含著上位血脈氣息的鮮血,就足夠理由讓血爵士冒點小小的風險捉活的。
  
  然而血爵士的手指最終沒能把扳機扣到擊發的位置,在他放大的瞳孔中,看到閃耀光牙刀身上所有的紋路全部點亮,暗紅血氣驟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一抹猩紅刀芒撲面而來!
  
  這不可能!為什么一個六級的人類能夠驅動刀芒!
  
  千夜一刀斬出,暴漲到一米多的刀芒有若實質般掠過血爵士咽喉,然后銀發的頭顱飛上了半空!
  
  顯然這個血爵士體內的鮮血之力已經一片紊亂,凝結出的護體血盾居然一觸即潰,被閃耀光牙輕易破開,連原本堅韌的血族身體都脆弱如紙般被輕輕斬開。
  
  千夜疾沖上去,一腳踢在血爵士仍然抓著手雷的手上,再用足尖一挑,把脫手飛出的手雷踹出老遠。
  
  轟然巨響聲中,一團洶涌火球出現,熊熊火舌直升上十米,片刻后方才熄滅。即使相距數十米,猛烈的沖擊波依然將千夜掀得飛起,哪怕他早有準備,隨即飛退,也被拋出十余米才止住跌勢。
  
  千夜從泥水中爬起,等這個區域的能量波動全部消退才敢接近爆心。在原力手雷爆炸的地方,此刻已經多出一個直徑十余米的巨坑,坑底甚至開始出現粒粒晶化顆粒!
  
  千夜不禁吃了一驚,這枚手雷外觀普通,威力卻遠超他的想象,如果身處爆炸中心區域,再強悍的血族體質,只怕也會被炸得當場尸骨無存。難怪那名血爵士拿在手中卻沒有立時扔出,也幸好這個小動作引起了千夜的警覺,沒有貪婪地想在擊殺血爵士后,把它收為己有。
  
  從威力來看,這居然是一枚戰將級手雷!普通的血族手雷都十分珍貴,戰將級的就更為罕見,千夜甚至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如此威力。若是用在黑流城這樣規模的戰場上,只要有兩三枚,就可以扭轉戰局了。
  
  千夜看向被爆炸余波掀翻到另一邊的血爵士無頭尸體,不禁對他的真實身份產生了好奇。
  
  能夠隨身帶著一枚戰將級別的原力手雷,這個血族的身份絕不簡單。而出現在黑沼的原因,也就更加耐人尋味。
  
  千夜走到血爵士尸體旁邊,看到他創口處流出的血已經呈現猩臭的黑色,還帶著一點焦糊味道,可以想象得到,血爵士身體內部的器官和血肉肯定被腐蝕灼燒得差不多了。
  
  看到這一幕,千夜就知道自己能夠輕易斬殺這樣一個血族強者,顯然是之前布下的陷阱起了作用。不過血爵士還活著的時候居然還能外表不露異常,直到死后鮮血之力壓不住血毒才顯出被腐蝕的慘狀,可見他本身的實力如何強大,只可惜這次連十分之一都沒有發揮出來。
  
  千夜開始搜檢血爵士的全身,片刻之后,收獲之豐就連他都有些驚訝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