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八日記

血爵士一身裝備大都偏向于潛行、匿蹤和伏擊。他帶著兩支短槍,一支是那把最終沒能發射成功的大威力手槍,另一支則可以無聲射擊,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特效。
  
  兩支都是四級的原力槍,槍柄處刻印著特殊徽章。那是血族工匠標志,表明這件作品出自何人之手。只有高級工匠才有資格留下標志,而對一名高級工匠來說,只會在自己相當滿意的作品上留下標志。象這種帶有工匠標記的特殊短槍,威力和珍貴程度絲毫不亞于普通五級原力槍。
  
  另外千夜還在血爵士身上搜出一把長劍和一把匕首。長劍是三級,這個級別的近戰武器等同于四級原力槍,這也就罷了。匕首居然是四級!這就非同尋常,一般四級近戰武器只會握在戰將級強者手里。而在血族里一般只有子爵才能使用。
  
  血爵士那套掩飾身份衣服下的內甲也是好貨,不知是用什么巨獸的皮縫制而成,里面居然加裝了整整三個原力陣列,千夜激活了一下,發現兩個是增強防御的,另一個竟然在一定持續時間內扭曲視線達到半隱身效果。
  
  千夜不由地對這個血爵士的身份更加好奇,開始翻看他的背包和口袋里小巧工具包。
  
  背包里大多是野外所需的各種物資補給,有一個筆記本,另外還有十幾顆血晶。這種東西是高階血族的重要補給,里面固化著富含原力的鮮血,普通血族根本就弄不到血晶,只能靠吸血來補充體力和彌補鮮血之力。
  
  而在工具包里,千夜找到了一塊用柔軟獸皮包裹著的水晶片。大約手掌大小,一指厚,呈現淡淡的天青色,象是某個器具的殘片。上面鐫刻著一些意義難明的線條,還有一些類似咒語的文字。
  
  水晶殘片上的文字千夜一個都不認識,可是看形狀卻很象是一種名為符語的古老文字。
  
  符語是黑暗種族流傳下來的上古文字,歷史比人族的古文字要久遠得多。據說符語是一種擁有神秘力量的文字,本身就可以成為許多種原力陣列的結構部分。真正的符語,每個文字都被視為一個完整的原力陣列。根據符語所代表原力的不同,又可以分為黑暗符語,黎明符語,以及中立符語等。
  
  千夜當然分辨不出水晶殘片上的符語屬于哪種類型,不過黑暗種族手里的東西,只要出現了符語,就都有可能是上古流傳下來的古物,每一樣都價值連城。他也只在紅蝎軍團總部的陳列室里看到過一件帶有符語的物品,那是根整塊黑水晶雕成的手杖,頂端刻著一圈符語。
  
  當年這把手杖曾持在一名魔裔大巫師手中,不知道殺戮了多少帝國戰士的生命。后來紅蝎軍團時任的幾位軍團長同時出動,伏擊了這位魔裔大巫師,在付出幾乎全滅的慘重代價后,終于擊殺了這位永夜議會的高階議員,并且把這根手杖作為戰利品送進了陳列室。
  
  如今在一名血爵士身上,居然出現了一塊帶有符語的水晶殘片?
  
  千夜拿起筆記,翻開前他再次留意地探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黑泥沼澤依然是一派帶著無名兇險般的平靜。他所停留的這個區域,由于角蛇和血爵士死亡不久,殘留的氣息依然對沼澤原生生物們有著威懾,四下里一片生命荒蕪般的沉寂。
  
  千夜開始閱讀血爵士的筆記,柔韌防水的紙張上,是一種特殊墨綠色顏料留下的花體字,筆觸中帶著血族慣有的優雅和繁復。
  
  幸好這是一本日記,文字十分簡單直白,主要使用的是黑暗種族近代通用語,除了一些血族專有名詞外沒有什么艱深的遣詞用句,千夜能夠看懂大部分詞匯。
  
  筆記上記載了這位高階血族近年來的冒險經歷。他的足跡很廣,踏遍了好幾個大陸。在其中一頁,千夜讀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內容。
  
  “我,達魯爾.庫拉斯,偉大且悠久的庫拉斯家族一位堂堂的男爵,居然也會接到征召令?!天哪,還是永夜大陸那個給低等血脈的下等種居住的地方!可是誰讓我就這么倒霉,偏偏在這個時候回來。早知如此,我就應該把行程再推遲三個月,青金大陸的景色還是很讓人著迷的。”
  
  千夜看看日期,發現這篇日記寫于九個月之前。也就是說,在大半年前,黑暗種族就已經在籌劃一場大規模的戰爭了?還是在永夜大陸上?
  
  然而過往這段時間,千夜并未聽說永夜大陸上出現過同等規模戰爭,至少沒有能與上層大陸血族征召令相匹配的戰爭。那么只剩下一種可能,眼前這場行將掀起的戰爭,就是征召了這位庫拉斯男爵的戰爭,也將是一場全面戰爭級別的大戰!
  
  征召令的發出是在至少九個月前,如果算上密謀的時間,或許幾年之前,黑暗種族的那些大人物們就已經在籌謀了。
  
  究竟是什么吸引著黑暗種族,讓他們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到貧瘠的永夜大陸上發動這樣一場戰爭?戰爭的理由無外乎資源,領地、人口等諸如此類。
  
  為了領地?
  
  這毫無意義。大秦帝國目前對永夜大陸沒有什么領地野心,否則當年也不會在攻占秦陸后放棄了永夜。雖然后來帝國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組建了遠征軍,依然在永夜大陸上保留了一塊勢力范圍,但無論軍備還是戰略方面,對于遠征軍實際上處于一種相當放任的態度。
  
  為了人口?
  
  永夜大陸上生存繁衍的人類大多是最底層的貧民。他們始終在生死線上掙扎,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不會覺醒原力。對多數有潔癖的純血血族來說,如果不是極度饑餓,根本不會有興趣去吸這些貧民的血,那些人身上的污泥和異味足以毀滅食欲。
  
  這樣的貧民,甚至還不如黑暗種族自己豢養的人類,搶到再多又有什么用處?
  
  不過千夜想不到原因,并不意味著黑暗種族愚蠢。事實上,永夜議會里的許多老家伙已經活了上千年,在他們悠長的生命中,有過太多經歷。經驗和強大的力量讓他們幾乎不會犯錯,有時候干下蠢事,只是因為他們太無聊了。
  
  千夜收回思緒,繼續翻閱筆記。他雖然從戰利品上意識到這個血族身份不簡單,卻不曾想居然會是一位有被征召資格的來自上層大陸的男爵。
  
  很快千夜就看到了另外一些有意思的記錄。
  
  “不得不說,我對征召令有些感興趣了。據穆勒說,這次的戰爭居然和黑君王留下的寶藏有關?這個家伙說話從來都不靠譜,不過我得承認,這次我卻有些相信了。至于為什么,只能說,這是始祖給予的直覺吧。穆勒這家伙錯了那么多回,總該對一次吧?”
  
  黑君王?千夜并不知道黑君王是黑暗種族歷史上哪位大人物,不過能夠擁有這種名號的很有可能是一位黑暗大君。而哪怕是最弱的黑暗大君,遺留下的東西都會讓帝國元帥產生興趣。
  
  從這里開始,千夜放慢了瀏覽速度,果然看到了許多讓人震驚的內容。
  
  “黑君王?究竟是哪一位黑君王?議會里那些可怕而又可惡的老家伙們總是想把所有的歷史都掩蓋起來,但這難不倒我。我,達魯爾.庫拉斯,雖然只是一名男爵。然而,我同時還是一位偉大的學者和冒險家!
  
  在最近千年的歷史上,符合條件的君王只有一位,那就是血族二代始祖之一,恐怖的黑翼君王安度亞!
  
  他在黎明戰爭結束后不久就突然失蹤,至今下落不明。關于他消失的原因,也始終沒有答案。我個人認為,比較可靠的說法是他去探索二十七塊大陸之外的世界,畢竟血族始祖在這方面有天然的優勢......好象跑題了?”
  
  一位突然失蹤的血族二代始祖?千夜默默記下了安度亞這個名字,準備以后有機會收集一下關于這位黑翼君王的資料。不過眼下,當然是先從戰爭中活下來再說。
  
  接下來的日記內容都是達魯爾到了永夜大陸之后的活動。黑暗種族的征召令要求很寬松,由此也可以看出這次戰爭沒有明確的資源掠奪目標,如達魯爾這樣氏族地位中上的男爵,又精于潛伏和刺殺,基本擁有完全的行動自由。只要大戰正式開始,進入指定戰區參戰即可。
  
  這部分記錄的篇幅也不少,達魯爾完全是個閑不住的家伙,他花了近半年時間探索永夜大陸上許多地方,不過沒有進行過幾次正經的戰斗。按照記載內容,他大多是身份被識破后,才會動手殺人。
  
  只有一次,他在一場長達十余天的探索中滴血未沾,好不容易脫困而出后,于極度饑渴狀態下襲擊了一個人類村落。
  
  對于襲擊的結果,他只是輕描淡寫地留下一句:“即使看起來很年輕的少女,和鮮嫩的孩子,血液的味道也是如此粗劣。這塊大陸,果然只適合低等血脈的下等種生存。另外,進餐之前應該清洗食物,在永夜尤其需要如此。”
  
  千夜眼角微微跳動一下,然后繼續往下看。這就是黑暗種族和人類真正的關系。這位熱衷于冒險和探索的達魯爾已經算是溫和的了,雖然他的溫和來自于蔑視人類整個種族的高傲。
  
  這些永夜大陸的冒險內容中,提到了一些連達魯爾也暫時進不去的神秘地方,遲暮森林,極冰地裂,夜光山嶺等等。聞所未聞的名詞讓千夜也產生了興趣,他早知道自己棲身最久的這塊大陸極為廣袤,卻從不知道它如何浩大,或許以后實力強大了可以也到處去看看。
  
  突然間,下面一段記載吸引了千夜的注意力。
  
  “今天我找到了一頁很古老的文件,里面的內容實在讓人震驚!誰會知道,安度亞居然秘密在永夜大陸居住過幾十年?如此偉大的黑翼君王,到過永夜的消息居然無人所知!也許,這就是議會那些老家伙們想要極力掩飾的真相!他們中有幾個可是和安度亞同時代的人物,要說完全不知道安度亞到過永夜,還待了這么久,打死我也不信!”
  
  “哈!今天是個好日子!我終于找到了安度亞曾經活動過的證據!也許我可以在那里發現點什么。”
  
  “整整一周的努力沒有白費!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找到了什么!一塊印有符語的殘片!盡管缺少了至少三分之二,但是那獨特的式樣依然可以判斷,這就是鑰匙,開啟黑翼君王安度亞寶藏的鑰匙!也許我應該把它留下來,血族始祖的寶藏由血族來繼承,這是很恰當的。”
  
  “又是兩個月過去了,終于有了新的收獲。在這片臭得讓人惡心的沼澤對面,一個小得無法形容的人類小鎮里,我終于找到了目標。一個快死的老家伙,他的先祖曾經服侍過安度亞,當然是黑翼君王在永夜停留的這段時間。只需要一點小手段,我就得到了全部消息。他的先祖的確留下了遺言,讓他的后人們帶著鑰匙殘片去烽火大陸的遺忘山脈,那里會有安度亞的饋贈,以作為對他三十年盡心盡力服務的獎賞。”
  
  “現在的問題是這該死的征召令,我得等到這場戰爭之后才能去烽火大陸!”
  
  最后一頁上,只留下一句話。
  
  “居然有個年輕人類看破了我的偽裝?有點意思,也許應該把他變成后裔。”
  
  日記至此結束。
  
  PS:感謝新盟主黑暗辛德拉。(至于阿楠被黑得如此凄慘的另外一個盟主小號,俺實在不忍再點名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