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九探查

千夜合上男爵的日記本,在腦海中把重點內容過一遍,確認已經記住,然后點燃了整本筆記,看著它慢慢燒成灰燼,連一點紙屑都不剩下,最后全部攪入泥水中。
  
  達魯爾背包里一些有特色的小玩意都被留在原處,千夜把這些東西連同尸體,一起沉進了離現場足有數百米外的一處深沼里。
  
  這樣再過一兩天,男爵在黑沼中留下的所有痕跡都會被自然抹去,再沒有人能追溯到發生過什么。達魯爾.庫拉斯男爵自此會在血族的名單上被標記為失蹤。這種情況并不罕見,也包括那位至今不知所蹤的黑翼君王安度亞。
  
  千夜把符語碎片貼身收藏好。他不知道從男爵日記中得到的信息是否確有其事,也不知道這片看上去煞有其事的符語碎片是否真的鑰匙一部分。黑暗種族尋寶的愛好連人族都有所耳聞,每年都會出來許多真真假假的傳聞,有些線索看上去象真的一樣,直到尋圖索驥至終點才會發現又是一個不知起于何處的玩笑。
  
  然而這件事情牽扯實在太大,尤其是黑暗種族這次發動戰爭居然有如此一個人族看來頗為荒謬的因素在里面,千夜再三思量,都覺得最好不要透露給任何人,當然也就不能拿去和誰商量了。寶藏這種東西,隨時會變成無妄之災。
  
  不過擺在千夜目前的戰利品倒很可觀,兩把短槍都是有工匠署名的上等貨,如果拿到帝國本土拍賣,至少可以賣到一把三千以上的價格。那些愛好槍械的世家子弟們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考證短槍上工匠簽名的出處。假如那是兩個頗有聲望的名字,價格可能飆升到五千以上。
  
  不過這樣的暴利,也只能想想而已,千夜既然要把達魯爾男爵的消息隱瞞下來,得到的這些東西只能作為來歷不明的贓物處理,即使走宋子寧的渠道,每把能以兩千價格脫手就已經很不錯。
  
  有了雙生花的前車之鑒,如今的千夜當然再也不會自找麻煩。
  
  四級精品的匕首,便于在各種場合攜帶,再加上血族典雅繁麗的外型風格,會是很受歡迎的商品,長劍的需求面就會窄一點,但也不是賣不出去,至于那件三級的護甲就沒什么市場了。
  
  護甲的核心價值在原力陣列上,但血族的原力陣列當然適用于鮮血之力驅動,其他類型的黑暗原力都要打個折扣,黎明原力的折扣就更大了。不過對其它人沒有用,于千夜卻沒有這個障礙,這件東西就被他收做自用了。
  
  千夜算了算原力槍和刀具的價值,倒也差強人意,至少夠他的“暗火傭兵團”半年發展之用了。是發展,而非僅夠溫飽。
  
  達魯爾男爵留下的另外一筆財富,則是一幅詳細的黑沼地圖,上面標注出了三條通過黑沼的安全路線。這些路線當然是蛛魔的功勞,沼澤巨蛛可是沼澤中的一霸,正是有它們開路,黑暗種族才每每能夠穿越黑沼,出現在人類防線的側翼。
  
  不過黑沼的環境實在惡劣,特別那種惡臭,對一切生物都有殺傷力,血族和魔裔格外無法忍受。若非有黑君王寶藏的巨大吸引力,即使是喜歡探索秘境的達魯爾男爵也不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這幅路線圖讓千夜改變了先前只是來黑沼熟悉一下地形的打算,上百公里的巨大沼澤區域同時也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他決定繼續深入腹地,不但是為了驗證一下地圖記載,也可以看看有沒有機會伏擊黑暗種族。
  
  向沼澤深處繼續前進的后半夜,千夜遇到了無數次襲擊,都是來自黑沼的原生生物。
  
  有血藤的地方,就會有飛蟲,偶爾也會出現角蛇。現在千夜當然不會再被角蛇叮中,他直接用閃耀光牙拍碎它們的所有器官。保持完好的角蛇的外皮,蛇膽、尖角和毒腺都很能夠賣出大價錢。一條角蛇至少可以值到數十金幣。
  
  小半晚的時間,千夜挖掘了十幾根血藤,抓到三條角蛇,也算不無小補。不過要說來錢快,什么都比不上劫殺一個高階血族。這讓千夜頗生感慨。
  
  但那居然是一位男爵,若非太過大意掉入了千夜的陷阱,那深入沼澤地后被追殺的或許就是千夜了。達魯爾既然起了把他變成后裔的心思,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突然下手。
  
  再往深處走,千夜遇到了一次沼澤鱷群的襲擊,他一連斬殺了數頭巨鱷,才逼退了鱷群。然后又遇到一種只有手掌大小,一口卻可以咬穿普通皮甲的殺人魚。
  
  而面盆大小的蜘蛛,一米多長的黑色水蛭,叫不上名字的巨蟲,層出不窮。
  
  沼澤鱷的皮,殺人魚的魚卵,蜘蛛絲都可以賣出不錯的價錢。千夜現在明白了為什么黑泥鎮上會有那么多的拾荒者和采藥人。千夜現在背包里的那些血藤和其它材料,足夠讓幾十個拾荒者的人生徹底改變。
  
  這些拾荒者循著傳聞而來,夢想著好運會特別落到自己頭上,或許能找到沒有角蛇在附近的血藤,或許可以得到剛產下的殺人魚卵泡。只是現實永遠很殘酷,好運不常有,危險卻是永恒的主題。
  
  每年死在黑沼里的拾荒者數以千計,真正能夠發財的不過寥寥數個。可就是這數個幸運兒的事跡被廣泛傳頌,反復說得多了,人們也就把這幾個幸運兒的事當成了普通規律。至于那死去的數千人,則被貪婪之心徹底遺忘。
  
  黑泥鎮外的墳場就是無聲的見證,里面埋葬著能夠找到的尸體,可大多數死于黑沼的拾荒者,都是尸骨無存。
  
  人們在對待幸運的態度上,總如被蒙蔽了眼睛的戀人,只追求濃烈一刻的歡樂,而不去想長久保持的代價。說起來,好像摻雜了多種因素的感情就不純粹,然而沒有擔當和責任的感情難道就是對的嗎?
  
  再向前一段路,千夜看到了數十根突兀的黑石柱,矗立在一片低洼地中央。石柱間的土地平整而干燥。石柱外圍,則有上百個大小不一的土坑。
  
  看到這些柱群,千夜頓時凜然,收斂了全部氣息,靜靜觀察了一會,沒有發現周圍環境有任何異樣,才緩緩接近。
  
  石柱群周圍十米內,空氣驟然變得干燥,地勢也比周圍高出數公分。千夜走到一個土坑邊,拈起一把土看了看。土里面有已經發黑的卵殼。
  
  看到這些,就可以確定土坑是蛛魔的仆蛛們挖出來休息用的,至于卵殼則是它們產下的卵,孵化出的小蜘蛛如果能夠成長就會變成新的仆蛛。沒機會成長則會被吃掉,為其它仆蛛補充營養。
  
  石柱中間,還留有宿營的痕跡。從殘留的痕跡看,依稀能夠分辨出上一撥停留者是蛛魔和狼人。
  
  這片石柱群就是黑暗種族在黑沼中設置的一處營地,供穿越沼澤的大軍休息。這些黑石柱設計極為巧妙,以一種人類至今無法破解的方式,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天然的原力陣列,只需少許黑晶,就可以運轉數年之久,在沼澤中開辟中一塊干燥舒適的營地。
  
  千夜沒有觸碰什么東西,只細細查看了營地的痕跡,皺緊的眉頭略為放松,這片營地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了。在走出沼澤前,這是最后一處成規模的可以宿營的地方。
  
  千夜回想了一下男爵黑沼地圖上的標識,辨別了一下方向,就向另一處宿營地摸去。
  
  如果不是拿到地圖,他根本想不到黑暗種族居然已經在黑泥沼澤里設下了多達五處宿營地,并且計劃新建一個。這是要通過沼澤調度大軍的前奏。只看這些宿營地的規模,千夜就知道自己手上那點人手絕對守不住黑泥鎮。
  
  沼澤中的路越來越難走,深沼的承載力也變得更低。現在就是以千夜的反應和能力也要小心再小心,他已經出過好幾次差點陷進深沼的情況,必須仔細觀察前路上的植物,以判斷下面是否實地。
  
  出于謹慎,千夜并沒有沿著黑暗種族已經開辟出來的道路前進,而是在兩旁移動。這樣如果有黑暗種族的部隊經過,可以第一時間發現,卻又不泄露自己的行蹤。
  
  直到第二處宿營地,千夜都沒有發現黑暗種族的行軍跡象。不過就在他剛剛離開第二處宿營地時,忽然感覺到異樣的危險,他不假思索地伏倒在泥水中,輕巧但迅速地把整個身體沉進去,只露出眼睛在外。
  
  原本平靜無波的水面突然起了陣陣漣漪,隨后千夜就聽到了細微的沙沙聲。一大片深灰色、足有面盆大小的蜘蛛在十多米外游過,它們的長腿飛速劃動,移動速度相當快,幾乎是在水面飄行。
  
  這些灰色蜘蛛都是沼澤巨蛛的后裔,當然沒有沼澤巨蛛可怕,但勝在數量眾多,極為適應沼澤、淺湖這種地理環境。而且它們對于周圍十分敏感,特別擅長捕捉動態的景象。
  
  蜘蛛所過之處,所有沼澤的原生生物全都如千夜一般潛伏起來,沒有任何東西敢于露頭,而這些生物紛紛走避的動作也完全掩蓋掉了千夜下沉的動靜。千夜沉入水中后就一動不動,如同一塊石頭,果然成片的灰色沼澤蛛蜂擁而過,沒有覺察半點異樣。
  
  PS:無視生日快樂!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