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十打草驚蛇

在灰色沼澤蛛之后,肯定會跟著蛛魔的正式部隊。千夜閉上眼睛讓自己慢慢沉下,水漸漸漫過他的發頂,沒有帶起一點漣漪。
  
  沼澤開始震動,幾個巨大的黑影在遠方霧氣中出現。這就是蛛魔仆蛛中的一種,沼澤巨蛛。沼澤巨蛛有著驚人的體型,它們高達三米,龐大的腹部就象一艘船。
  
  這些巨蛛行動起來有著和體型不相稱的敏捷,在沼澤中用行動如風來形容也不為過。即使是千夜,在沼澤中遇到巨蛛也不會想到逃跑,留下來一決生死或許是唯一選擇。因為在這種環境下,根本就逃不過巨蛛的追殺。
  
  沼澤巨蛛大約有六七只的樣子,它們步伐顯得有些沉重,是因為每只巨蛛背上都搭載著兩三頭狼人,這是一個完整的狼人小隊。隊伍的最后則是兩只壓陣的蛛魔。
  
  這支隊伍很快就從千夜面前奔過,看它們前進的方向,正是向著宿營地而去。
  
  等它們過去了一會,沼澤的震動完全消失后,千夜才慢慢從水底冒起。看這支隊伍規模,是典型的先遣偵察分隊,實力還要比普通的巡邏隊強上一線。
  
  千夜略一思索,再次把宿營地周圍的地形全部在心中過一遍,就決定把這支隊伍吃下!
  
  雖說打草必會驚蛇,但是對目前局勢來說毫無區別。無論黑暗種族的移動痕跡是否被人類發現,他們都不會放棄從黑泥沼澤這邊運兵的計劃。如果把他們的偵察隊殺得多了,使得黑暗種族就此改變行軍路線,反而是求之不得的結果。
  
  千夜找了塊沒水的高地坐下,靜靜調息等候著。三個小時之后,他才起身,向著第二個宿營地的方位潛去。那支偵察隊伍中真正難以對付的是一頭七級蛛魔,以及同為七級的狼人隊長。但在偷襲之下,千夜有把握重創其中一個。
  
  宿營地中現在已經架起了簡單的營帳,兩頂大的帳篷就是供兩頭蛛魔使用。狼人們的營帳要小得多,有些狼人干脆直接仰面朝天攤在干燥的地面上呼呼大睡。
  
  蛛魔和狼人大都已經開始休息,在沼澤中行軍非常艱苦,狼人和蛛魔都疲憊不堪。讓天性暴躁好動的狼人伏在沼澤巨蛛身上長時間顛簸,還一動不能動,完全是一種折磨,而狼人們沉重的身軀對沼澤巨蛛也是一個負擔。
  
  千夜又潛伏了半個小時,看到全部沼澤巨蛛也伏在石柱外圍開始沉睡。大部分沼澤灰蛛都登上了干燥的地面,匍匐下來,只有少許幾只還在不安地動著。
  
  蛛魔們并沒有特別留下哨兵,它們的警戒主要是靠大量小蜘蛛敏銳的感知。這種警戒在平時遠勝過所謂的哨兵,但是在眼前黑沼的這種特殊環境下,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不過這支隊伍的蛛魔和狼人首領都沒有太在意,它們現在身處黑沼頗為中心地帶,對面的人類很少能夠深入到這個距離,過去多少年來,這些宿營地都十分安全,還從來沒有被人類襲擊過。況且,想對它們發起攻擊,至少需要一個人類中隊的兵力,這么多人靠近,睡得再死的蜘蛛都會被吵醒。
  
  在一片沉寂中,千夜緩緩從泥水中升起,開始一寸一寸挪向宿營地。
  
  直到接近至五十米,最外圍的幾只沼澤灰蛛才有所感覺,它們互相碰撞著,有些不安地用長腳支起身體,不斷掃視著黑沼。可是濃郁的霧氣和厚重的獨特味道仍然是它們感官中的全部,無法判斷不安氣息的來源。
  
  千夜不再掩飾,眨眼間就悍然直沖營地中央!
  
  即使在沼澤地形下,千夜一旦提起速度,短距離也快得猶如脫弦的利矢!幾只最外圍的沼澤灰蛛剛剛發出示警尖叫,千夜就已沖入它們中間。
  
  千夜體內凝煉精純的原力一沉,他前沖的身形驟然下降,然后一腳重重踏在營地地面上,超過二十五輪的兵伐決狂潮透體而出。
  
  堅實的地面在千夜腳下突然沉降,然后周圍十米內的大小蜘蛛全飛了起來,被如影隨形擴散開來的能量震蕩波沖得四下拋開。
  
  而千夜則如炮彈般再次前沖,合身撞在一頭剛剛爬起來的沼澤巨蛛身上。只聽嗵的一聲悶響,巨蛛被撞得重新跌坐回地上,咔擦幾聲刺耳脆響,可能已有長肢折裂,然后龐大的身軀滑出數米落入水中,讓開了通道。
  
  剎那間,千夜已經站到營地中央。
  
  整個營地一下子就炸了!
  
  所有沼澤巨蛛紛紛爬起,發出威脅性的嘯叫,可是反應慢了一拍的它們全都望向外面,千夜第一次攻擊造成的大坑處,反而干擾了里圈蛛魔和狼人們的判斷。
  
  千夜站在營地中央,雙手持槍,對準了最大的一座營帳,耐心等候著獵物出現。
  
  當那頭七級蛛魔怒吼咆哮著頂開營帳探頭出來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兩朵在空中綻放的虛幻之花。
  
  回蕩的轟鳴聲中,蛛魔的人面上立刻爆出血霧,半個腦袋都被轟碎!距離太近了,近到千夜不需要多么精準的射擊術也能命中。威力全開的兩槍全部轟在蛛魔頭上,如此要害又脆弱的部位,在雙生花美麗迷幻的原力光芒中炸成一堆血肉。
  
  蛛魔失去了腦袋,可是頑強的生命力卻讓它的身體沒有馬上僵直。發了狂的龐大身軀,拖著半邊營帳拼命沖撞蹬踏,鋒利的節足尖端驀然就刺入旁邊營帳里爬出來的狼人,輕而易舉地將那個倒霉家伙從后背到前胸洞穿。
  
  狼人首領是頭極為強壯的黑狼,它是撕開了營帳的頂棚跳出來的,一眼就看到了這一幕,頓時又驚又怒,吼道:“你在干什么?找死嗎?”
  
  可是沒有了大半個腦袋的蛛魔首領已經完全不可能回應他的質問了,失控的蛛魔直接沖入狼人的營區,八條長腿劃動下,一名躺在露天的狼人走避不及,被活活切碎。狼人首領顧不得再說什么,咆哮一聲,撲了過去搶救自己的部下。
  
  在混亂中,千夜幾次位移,利用視野死角靜靜摸到另一座較小的營帳旁邊,等候里面那頭五級的蛛魔出現。
  
  他收起雙生花,拔出閃耀光牙,刀鋒上已經開始泛起猩紅光芒!
  
  當第二頭蛛魔出現時,營地中突然亮起一道匹練般的艷紅刀光,那頭蛛魔當即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腹部和上半身徹底分開!
  
  干掉了兩頭蛛魔,所有仆蛛頓時陷入混亂,無論是龐大的沼澤巨蛛,還是大小不一的灰蛛全都四下里茫然亂轉,根本不知道敵人在哪里。
  
  而失控的蛛魔首領這時已經徹底死透,龐大的身軀堆疊在被撞毀了一半的石柱旁,于是附近的蜘蛛立刻與暴躁中的幸存狼人起了沖突。
  
  千夜從容后退,然后轉身發力,閃過一頭沼澤巨蛛的撲擊。刀光一閃,被切開腹部的巨蛛立刻趴在原地不動了,血慢慢滲出染紅了泥水。而在它龐大身軀的遮掩下,千夜的身影悄無聲息地消失在黑沼的濃霧里。
  
  營地中完全陷入混亂,失去了蛛魔的約束,智力有限的仆蛛漸漸露出兇狠本性。濃郁的血腥氣不斷刺激著狼人和仆蛛的神經,讓它們變得更加暴燥,沖突轉眼間就擴大成血腥的廝殺。
  
  一只沼澤巨蛛惡狠狠地撲倒一頭狼人,口器大開,就想咬下去。但是它突然仰天發出嘶嘶悲鳴,狼人隊長已撲到它身上,利爪尖端閃動原力光芒,深深插入巨蛛的背甲,然后用力一掀,就將整個背部剖開!
  
  狼人隊長暴躁嗜血的沖動剛剛發泄出一點,吼叫一聲,想要收攏手下,在他充滿威壓的聲音里,局部的混亂稍稍停頓了下。
  
  然而狼人隊長驟然感覺極度危險,他立刻從巨蛛背上躍下,可是已經晚了。雙生花再次轟鳴,原力彈在狼人隊長身上炸開一團刺眼的光芒,整個后背變得一片血肉模糊!
  
  這一槍還不夠致命,但對狼人隊長的戰力也是相當大的削弱。重創了場中剩下的惟一一位七級對手,接下來的戰斗就沒什么懸念了。
  
  狼人沉重的身體并不適合沼澤戰斗,沼澤中戰力不減的巨蛛又都失去了主人,還成為狼人敵我不分的對手。就這樣,千夜在營地周圍游走,不斷獵殺沉不住氣,忍不住沖入沼澤想和他近戰的狼人。在最終的戰果中,十幾頭狼人里有一半是被黑沼的無底泥潭給干掉的。
  
  千夜再耐心地清理了大大小小的沼澤蜘蛛后,這片宿營地就徹底安靜下來。
  
  戰利品不是很豐厚,狼人的重護甲和利爪對人類來說都沒什么用,蛛魔的戰甲也是如此。好在蛛魔也用原力槍,千夜在支離破碎的營帳織物中找到了一把四級槍。
  
  繳獲的近戰武器里也有三級左右的好貨,可惜蛛魔慣用的重型戰斧動輒一兩百公斤,千夜可不想在沼澤里背著這么一個大家伙上路。兩顆原力手雷倒是不錯的收獲,雖然不如血族的威力大,但也比人族的手雷強多了。
  
  千夜在營地里轉了一圈,掃去自己進入和離開的痕跡后,就重新上路,繼續向下一處營地潛去。接下來的幾天里,他果然又找到了兩只小規模的偵察分隊,輕而易舉地就將之消滅。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