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十四激戰

小鎮的堅墻高而狹窄,頂端只能供兩三人并行,蛛魔體形龐大,爬到墻頂后轉身都很困難,只有靠節肢深深釘入墻面,這才勉強站穩。戰場上槍聲四起,附近的遠征軍戰士們拼命把火力傾瀉到體型龐大的蛛魔身上。
  
  掛在城墻上的蛛魔體表濺起大片火花,冰雹般的子彈轟在它身上,大半都被厚重盔甲彈開,少數打中盔甲覆蓋不到的地方,也只留下些凹陷破損,最多算是輕傷。
  
  由此可見這些戰士還是新手居多,蛛魔力大無窮,在戰場上多披重甲,小口徑的火藥武器根本對它們沒什么威脅,就算是原力槍也很難一擊致命。經驗老道的戰士根本不會把火力浪費在蛛魔這種移動碉堡上,他們會挑選狼人和仆蛛下手,而且還是先撿弱的殺。至于墻頂上那六級的蛛魔,自然有軍官們去對付。
  
  蛛魔根本不在乎打在身上的小零碎,連看都不看一眼附近吐出火舌的槍眼,它四肢搭在高墻上,正在猶豫是否該跳進鎮里。
  
  眼前的人類小鎮是它平生僅見的狹小窄仄,甚至不如聚居點寬敞,建筑密密麻麻,道路曲曲彎彎,僅能容數人并行。就是狼人的體型沖快了都會磕磕碰碰,蛛魔一旦壓垮屋頂,怕就此卡在廢墟里動彈不得。
  
  看著處處激戰,硝煙和火光升騰的小鎮,這頭蛛魔一時竟然找不到下腳的地方。
  
  就在這時,千夜已經快如箭矢般奔到蛛魔身邊,幾個閃避動作就從刀鋒般的節肢間隙中沖了進去,火神的槍口幾乎抵到了蛛魔身上,六根槍管開始飛旋!
  
  蛛魔發出一聲驚吼,立刻就想把身體蜷縮起來。
  
  然而已經晚了,熾熱金屬彈雨從火神槍口噴涌而出,火焰和金屬的風暴瞬間就強行撕裂了蛛魔的盔甲,破開堅韌外皮,然后開始粉碎它的血肉!
  
  蛛魔瞬間就被轟得血肉模糊,在巨大沖力下,龐大身體仰天翻下了城墻。猝然遭襲的蛛魔生命力極為頑強,節肢劃動著,發出切開空氣的銳嘯。千夜拎著火神,以鎮墻和蛛魔的身軀為落腳點,幾個縱躍避開了蛛魔的拼命反擊。
  
  當蛛魔龐大身軀重重砸在地面上時,千夜輕盈地躍回墻頭,火神多管機槍的火流如鞭,持續不斷地抽打在蛛魔身上。
  
  蛛魔在彈雨中掙扎著,嘶吼聲越來越低。這時火神發出卡的一聲,突然停止了轉動,千夜這才發現整整三百發的彈箱已經完全打空了。
  
  城下的蛛魔竟然還沒有死透,節肢依然不斷地揮動著,把大地切割得塵土飛揚。不過蛛腹幾乎被轟爛,內臟也攪成一團,這樣的傷勢,肯定是活不了了。
  
  一頭體形格外龐大的黑毛狼人隊長正把一名遠征軍狙擊手從掩體中拽出來,看到這一幕,甩開手上的人體,一聲長號,四肢著地,向著千夜直撲過來!
  
  千夜拋下火神,向這頭狼人隊長冷冷看了一眼,就跳進鎮里,似乎根本不打算接戰。
  
  狼人隊長憤怒地發出一聲咆哮,騰空躍起,從數米高的鎮墻上一掠而過,落向千夜消失的地方。當它的身體還在空中飛行時,同時扭動頭顱四下尋找那個人類的身影,可是鎮內戰場處處,哪有千夜的蹤跡。
  
  狼人隊長突然有極度危險的感覺,猛然低頭,恰好看到千夜正緊貼鎮墻而站,手中一對短槍對準了它,眼中流露出的不屑神情似乎在嘲笑著它的魯莽。
  
  狼人隊長嗥叫一聲,身上原力光芒閃動,瞬間發動防御。然而在雙生花的轟鳴聲中,狼人隊長仿佛被巨人踢了一腳,向著空中倒飛出去,拉出一道淋漓的血跡。
  
  千夜大步向狼人隊長拋飛的落點沖去,路上遇到的狼人和仆蛛都被他直接用身體撞開。他對這頭六級的狼人隊長志在必得,毫不放松地追擊。狼人的防御極為厚重,尤其是隊長級戰士,鷹擊和雙生花都無法一擊致命,如果讓它稍稍緩過氣來,又會變成一個危險的敵人。
  
  而不遠處剛剛摔落地面的狼人隊長,在地上掙扎了幾下,確實就要爬起來了。
  
  附近一名遠征軍少尉剛解決了一頭仆蛛,看到血淋淋自空摔落的狼人隊長想要撿便宜,提著突擊步槍沖過來打算補槍。可是他連續三槍在狼人隊長身上綻開三個新的傷口,對方卻完全沒有倒下的跡象,反而站直了身體,仰天發出滲人的咆哮。
  
  遠征軍少尉由于原力消耗過大而變得慘白的臉色現出恐懼,立刻轉身逃走。可是狼人隊長已經如閃電般撲到他身上,只一口就咬掉了他半邊腦袋!
  
  千夜遲了一步,見狀微微彎腰,直接沖鋒。
  
  狼人越是重傷就越是兇悍,狼人隊長更是不會拒絕正面挑戰,它也同時弓起身體,四肢著地后彈跳而起,居然沒有任何格斗動作,兇性大發地張口咬向千夜。
  
  千夜左手橫肘前推,像是根本沒看到狼人隊長伸過來的不是尖爪,而是寒光迸射的利齒。他的右手則拔出閃耀光牙,暗紅光芒一閃,狠狠刺入它的心口!
  
  狼人隊長一口咬住了千夜的手臂,卻象是啃到合金塊,牙齒頓時蹦掉了數顆。直到臨死之際,它都瞪大眼睛,想不明白為什么會咬不穿這個渺小人類的盔甲,連破損都沒做到。這樣的防御力它只在高階蛛魔戰士身上見過。
  
  狼人隊長臨死前的猜測卻是正中事實,千夜的臂甲正是取自七級蛛魔,原本就極厚的重甲,再加上激發了里面的原力陣列,當然不是僅靠牙咬手撕就能破防。只不過一般人類的六級戰兵,若是穿了這么一身護甲,別說戰斗,早就被自重壓到地上去了。
  
  千夜踹開狼人的尸體,看看臂上變形的護甲,不由聳聳肩,對狼人的咬力再一次有了直接的體會。
  
  千夜抬頭四下搜索,前方廢墟中一頭正在掙扎的五級蛛魔進入視野,他開始加速,越奔越快,最后數米時一躍而起,合身撞到那頭蛛魔身上。千夜此刻一身重甲足有數百公斤,這樣騰空一撲的沖力直接把那頭好不容易爬起來的蛛魔拖倒,兩個人一起滾到地上。
  
  千夜觸地后立刻跳了起來,蛛魔卻肚皮朝天,節肢一陣亂劃,一時翻不過來。
  
  千夜一腳踏住蛛魔,閃耀光牙直接洞穿了它防御最弱的腹部,至于覆蓋其上的一級重甲根本沒有起到多少阻礙作用,透鋒而出的狂暴原力瞬間就將蛛魔全部內臟攪碎。
  
  千夜一擊切入要害,立刻抽身后退,避開蛛魔的垂死掙扎。蛛魔瘋狂揮舞著節肢,把僅剩的力量全部宣泄到身邊的廢墟上,碎石瓦礫如雨般飛起,但終究挽回不了敗亡的命運。
  
  就在這時,千夜身后突然響起一聲轟鳴,他只覺得后背如受重錘砸擊,向前踉蹌了幾步才站穩。火辣辣的感覺在千夜后背瞬間彌漫開來,伴隨著劇烈的疼痛。與此同時陰冷徹骨的黑暗原力透體而入,不過與千夜體內激蕩著的兵伐決潮汐一觸,立刻就被粉碎。
  
  原來千夜中了一記原力槍。
  
  緋色的原力光芒在千夜上身流溢縈繞,頃刻把殘留的黑暗原力一掃而空,他這才不慌不忙地回頭望去,數十米外站著一頭狼人。
  
  而這頭狼人此刻看看手里光芒尚未完全熄滅的槍口,再看看千夜,然后再看看自己的原力槍,明顯已經徹底陷入混亂。它怎么也想不明白,全力一槍轟中了那個沒有軍銜,氣息也不如何強大的人類,怎會全無效果?
  
  千夜并不打算讓這頭可憐的狼人繼續糾結,拔出閃耀光牙,一個沖鋒就向它心口刺去。狼人咆哮著,奮力揮爪拍擊。千夜抬手架住它的一只利爪,任由另一只利爪抓到身上。
  
  狼人的利爪在千夜的護甲上劃出數道火光,由肩至胸留下幾條深深刻痕,可是距離洞穿依然有段距離。而這個時候,閃耀光牙輕而易舉地插入狼人的胸膛,鋒刃送出的狂暴原力瞬間就擊碎了它的心臟。
  
  千夜拔出短刀,將狼人的尸體放倒在地,用閃耀光牙斬殺一頭才五級的狼人,頗有些大材小用。不過現在是戰場,以最快速度擊殺對方的高級戰士才是目的。
  
  他再次進入戰場,在路上協助遠征軍和傭兵團的兩個狙擊小組完成了幾次攻擊,并且再度斬殺了數頭五級狼人,然后就感覺到胸口仿佛有一團火在燃燒,越來越強烈,那是原力消耗過度的跡象。
  
  千夜閃入街道邊的一間小屋里,靠在墻壁上平復著呼吸。此時他手中捏著一塊血晶,晶體內氤氳血氣正不斷被吸入體內。血晶中蘊含的鮮血之力溫和醇厚,汲取起來十分舒適,可以直接吸收,而不象吸血,還需要經過體內血氣吞食才能轉化成能量。
  
  千夜現在知道了為什么血晶會是血族通用的高階貨幣,就象人族的能量級黑晶一樣,但是比黑晶的能量貯存和釋放方式更加高級。
  
  數分鐘后,千夜手中的血晶褪成灰白色,脆弱酥軟,輕輕一捻,就化為一堆粉末,隨即揚落如塵埃。
  
  房門外忽然有個龐大黑影一閃而過,千夜立刻沖出小屋,向著那頭七級的狼人追了下去。狼人也發現了人類高階戰士的追蹤,當即停步回身,向著千夜露出獠牙。
  
  兩人剛剛開始對峙,突然腳下大地震動,不遠處傳來驚天動地的轟鳴,恐怖的原力風暴沖天而起。
  
  黎明和黑暗原力狂烈地沖突對撞,天空中不斷激發轟雷電火,數道長長閃電劈在地上,立刻燃起大火!
  
  千夜和狼人都明白過來,勃拉姆斯已經和魏柏年開始交戰。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