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十五合擊

對千夜和狼人統領這樣的高階戰士來說,已經勉強可以介入戰將的戰斗。他們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決心,那就是迅速擊殺對手,協助本方大將的決心。
  
  一人一狼同時咆哮,同時發力,同樣以直線沖向對手!
  
  轟的一聲,千夜和狼人毫無花巧地撞在一起,然后踉蹌著分開。千夜轉頭望著自己的左肩,皺了皺眉,他的肩甲和胸甲徹底變形,居然被狼人統領一口咬穿,破碎的甲胄下血肉模糊,差點被生撕去一大塊肌肉。
  
  而狼人統領也沒占到太大便宜,滿口鮮血,利齒有好幾顆斷裂。除此之外,它胸前還有一條細細血線,那是閃耀光牙留下的傷口。
  
  狼人統領低頭看著胸前的傷口,眼中流露出困惑。然而心底卻泛起無法控制的深沉恐懼,如此一道小小的傷口,為什么會有力量正仿佛在一點一滴掉入虛空的感覺。
  
  這種感覺,這種感覺......它忽然想起這種感覺是什么了!
  
  當年在一場和血族的部落沖突中,它曾經被一名血族勛爵刺了一劍。那是一把細得和牙簽沒什么兩樣的刺劍,留下的傷口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然而下一刻,看似無害的小傷口就如火山爆發,瞬間化成幾乎讓它送命的巨大創口!
  
  吸血鬼就喜歡玩這種勾當!回憶激起了狼人心頭的憤怒,它嗥叫一聲,再次催動黑暗原力,然而就在此時,力量流失的細微感覺驀然千百倍放大,如同火山爆發。狼人統領那道細線般的傷口中突然噴出泉涌般的鮮血,激射出數米之遙。
  
  千夜早有準備地跳到一旁,身后狼人統領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
  
  千夜轉回去檢視戰果,看到狼人統領身后背著一把烏黑的戰錘,當下心中一動,俯身摘下戰錘,在手中掂了下份量。這把戰錘完全是狼人的傳統風格,沉重粗獷,然而材質和附加的原力陣列卻是無可挑剔。
  
  這是一把三級近戰武器,和閃耀光牙的威力當然無法相提并論,然而它更加適合對付體型龐大、裝甲厚重的對手,比如說:勃拉姆斯。
  
  千夜輕松拎起這把上百公斤的沉重戰錘,很滿意手感,于是掉頭往鎮外奔去。。
  
  雙方戰線已然全面展開,遠征軍并沒做什么把黑暗大軍拒之于鎮墻外的努力,短短兩次沖鋒,黑暗種族一方的戰士就幾乎都沖進了黑泥鎮。
  
  然而黑暗戰士立刻就發現自己深陷重圍,四面八方都是遠征軍。整座小鎮已經被改造成一座巨大的軍事要塞,每一堵墻壁都是堅固的工事,每一棟房屋中都有可能射出子彈,甚至是原力彈,每一處屋頂下都會伸出銳利的尖刀。
  
  在小鎮中,林立的廢墟依然讓體形龐大的蛛魔舉步維艱,他們用在對付斷壁殘垣上的力氣遠遠超過了對付遠征軍。到處可以看到蛛魔龐大的身軀被卡住,然后數量眾多的遠征軍戰士從各個地方冒出來圍住狂攻。
  
  在遠征軍中,還夾雜著一批身著普通士官軍服,卻沒有佩戴軍銜的戰士。他們均在五級以上,看合擊的方式和下手的部位就知道,有著對戰狼人和蛛魔的豐富殺戮經驗。他們混在普通戰士中間,三五人一組,專門挑四級以上的高級戰士下手,往往兩三個照面就可以干掉一頭強悍的狼人。
  
  這些人就是魏柏年的近衛隊,雖然只有數十人,但在眼前的戰場上作用卻極大。
  
  千夜從激烈的戰場中直線穿過,沖向勃拉姆斯和魏柏年大戰的方向。鎮外已經被原力的爆炸清掃出一大片空地,勃拉姆斯和魏柏年正在殊死鏖戰,戰場上不時炸裂開刺目的白光。
  
  蛛魔子爵體型龐大,動作卻十分靈活,八根節肢全都是可怕的殺人利器,人類脆弱的軀體挨到一點和利刃加身沒什么兩樣。他左手握著一把新的原力槍,右手中則是足有五米長的戰戟。
  
  戰戟是子爵的主攻武器,一記記直刺、橫割攪動著方圓數十丈空間,堅實的大地上顯出一圈一圈原力激蕩的波痕,偶爾原力槍還會發出一聲轟鳴,所過之處的地面就會炸開一個大洞,戰況極為險惡。
  
  魏柏年大半個身軀都掩在巨盾后,幾乎只守不攻。他一直繞著勃拉姆斯轉來轉去,蛛魔子爵近半的攻擊全都落空。另外一半則被魏柏年閃動著黃色光芒的巨盾擋下。
  
  魏柏年驅動千重山的方式又和魏破天不同,他的身周看不到時時刻刻保持在千重山狀態下的山岳幻象,只有勃拉姆斯的攻擊臨身時才會見到黃光一閃,擋住攻擊后黃光立刻又會消失不見。
  
  勃拉姆斯攻勢如潮,洶涌不絕,但魏柏年也不是全無反擊。
  
  千夜剛靠近戰場,就看見魏柏年正繞行到勃拉姆斯側方,忽然揮起重盾,以那一掌寬的邊緣狠狠砍在了蛛魔的一根節足上。蛛魔子爵的節足上天生長著一層厚厚黑色甲殼,硬逾精鋼,比他上半身的重甲防御力更強。
  
  魏柏年一盾砍下,發出金屬碰擊的聲音,勃拉姆斯居然被這全力一擊撞得平移數米。但是硬生生受到如此重擊,勃拉姆斯的節足上只是甲殼開裂而已。
  
  此時勃拉姆斯反擊的一槍轟出,正抓住了魏柏年撞過來后身形停頓的剎那間隙。魏柏年反應也快,他一擊得手就已成退勢,雖然蛛魔子爵的武器占盡距離便宜,也只堪堪擊中。可魏柏年攻守之勢尚未完全轉過來,倉促之下沒有運足千重山就生挨了這記,被轟得飛出數十米,重重摔在地上,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勃拉姆斯發出咆哮般的大笑,也不管裂開的那個節肢,挪動龐大蛛軀如飛起的山峰般向魏柏年撲去。
  
  兩名一直在戰場附近逡巡的近衛撲過來阻擋,但是蛛魔子爵早就看到他們的動作,戰戟一個橫掃,就把兩人拍飛出去。在勃拉姆斯的可怕力量前,人類七八級的普通戰兵幾乎無法抗衡。
  
  勃拉姆斯忽然感覺身軀有異,一根蛛腿象是陷入了泥沼紋絲不動。正在加速的勃拉姆斯陡然失去平衡,龐大蛛軀向側方歪了一下,他又驚又怒,俯身一看,只見那根蛛腿居然被一個小小的人類抱住了。
  
  那名戰兵即使以人類的標準來看也不夠高大壯碩,在勃拉姆斯的眼中更是和一盤主菜的大小差不多,然而腿上傳來的巨大力量卻截然相反,蛛魔子爵非但不得寸進,竟然還有被拖拽向后的趨勢。
  
  勃拉姆斯吃了一驚,隨即兇性大起,他猛然揚起另一根蛛腿,就準備用鋒銳無匹的前端洞穿那討厭的小蟲子。
  
  千夜一感覺到旁邊有銳利勁風襲來,立刻放手,彎腰,足下發力,身形倏然從原地消失,合身撞向另外一根蛛腿。
  
  砰的一聲悶響,勃拉姆斯如利刃般揚起的節肢戳了個空,另外一根蛛腿上卻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一時間竟然站立不穩,龐大身軀開始大幅度搖晃起來。
  
  千夜在撞上去的時候就做好了準備,借反座力靈活地躍離原地,然后取下背后戰錘,雙臂發力,吐氣開聲,戰錘掄圓,狠狠砸在面前的蛛腿上!
  
  只聽喀嚓一聲,硬殼破碎,片片剝落,黑色鋼柱般的蛛腿居然斷了,慢慢傾頹。
  
  這倒并非千夜力量大過了魏柏年,而是他這一錘所取的位置恰好是魏柏年剛剛盾擊之處,兩記都是堪比戰將力量的重擊疊加,蛛腿當即承受不住,斷裂開來。。
  
  勃拉姆斯頓時陷入狂怒,憤然無比地舉起了原力槍。蛛魔子爵的力量極為狂暴,因此射出的原力彈也都會猛烈爆炸,千夜的位置靠得他本體實在太近,如果被一槍轟中,能量余波連子爵自己也會被掃進去。不過此刻憤怒的勃拉姆斯顯得顧不得這么多了。
  
  然而當他俯身低頭時,卻沒有找到那個渺小的人類。
  
  千夜一錘擊斷蛛腿后,毫不戀戰,立刻拋下頂端已經開裂的戰錘就跑,等勃拉姆斯左顧右盼終于發現時,他已經沖到數十米外。
  
  勃拉姆斯的咆哮聲更大了,原力槍緩緩移動著,槍口光芒越來越耀眼,子爵現在才不管什么準頭之類的,反正以勃拉姆斯的實力,這槍就算打不中千夜,爆炸余波也足夠把他席卷進去。
  
  這時忽然槍聲響起,那是鷹擊的聲線,一顆閃耀著乳白色光芒的原力彈破空而來,轟在勃拉姆斯的后腦上。
  
  原力爆炸的刺目光芒消散后,一些甲片連同勃拉姆斯大半個頭盔飛起,而被打斷了原力槍充能的蛛魔子爵看上去有些頭暈,他用力晃了晃腦袋卻行若無事,一戟插進大地,開始四下張望,尋找著那個敢于開黑槍的家伙。
  
  千夜借此時機,早就閃入旁邊的一處防御工事,脫離了蛛魔子爵的視線。不過正如他戰前所料,鷹擊在戰將面前就幾乎發揮不出威力來了。這支黑暗聯軍又是以蛛魔和狼人為主,都是黑暗戰士中防御高的種族,如果不是命中眼睛、耳朵、心臟這類要害,那么即使是四級的原力槍造成的傷害都很難致命。
  
  此時魏柏年已經恢復過來,迅速貼近還在尋找敵人的蛛魔子爵,尋隙一盾拍在勃拉姆斯的蛛腹上,痛得他狂吼不已,又轉身和魏柏年戰在一處。不過勃拉姆斯斷了一條腿,靈活性大減,魏柏年閃避的身法明顯輕松許多。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