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十六最后一擊

千夜稍歇片刻后從防御工事里出來,看到在兩名戰將的斗場邊緣,數名高階蛛魔和狼人正與魏柏年的近衛纏斗,顯然那些黑暗戰士也是前來支援的,不過被早有準備的近衛們牢牢擋住了去路。
  
  魏柏年將整個第七師的軍官和主力戰士盡集于此,與黑暗大軍的一個數百人前鋒隊伍相比,戰力上本就占據優勢。哪怕黑暗大軍的前鋒戰將是如勃拉姆斯這樣的強者,只要魏柏年能夠頂得住蛛魔子爵的攻勢,他的一眾部屬就能殺光黑暗戰士,最后過來集火勃拉姆斯。
  
  這算是相當保守的戰術,但看看黑泥鎮里遠征軍已慢慢占據上風的戰況,顯然十分有效。與魏柏年收縮整個戰區正面鋒線,投重兵于一隅的激進戰略放在一起看,魏家這位名聲不顯的將軍,個體實力并不如何出色,卻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領軍人物,難怪能在魏侯身邊占據一席之地。
  
  或獨行或與戰友們聯手,千夜再度擊殺數頭蛛魔和狼人后,不知不覺又靠近了勃拉姆斯與魏柏年的戰場。
  
  勃拉姆斯和魏柏年此刻鏖戰已久,都露出了些疲態。蛛魔子爵雖然有八根蛛腿,但是斷了一根的后果現在正變得越來越明顯。
  
  千夜收斂氣息,運起血脈潛伏,提著一把重錘從側后方緩緩靠近勃拉姆斯。
  
  魏柏年在正面清晰看到了千夜的行動,然而千夜一收斂氣息,居然立刻從他的感知中消失,饒是以魏柏年的鎮定功夫也不由吃了一驚。
  
  不過詫異也只是一瞬即過,以魏柏年的豐富戰斗經驗哪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他身法變動兩次后,一聲暴喝,整個人就合身撞到勃拉姆斯身上。他這一記出了全力,千重山的光芒暴漲,把蛛魔子爵撞得連連踉蹌后退。
  
  千夜終于等到了機會,已積蓄到二十輪以上的兵伐決陡然再掀狂潮,他驟然把全部原力都推入戰錘,戰錘表面泛起一層緋色原力光芒,然后變得越來越深濃,恍若凝聚成血光!
  
  戰錘挾著惡風,狠狠砸在勃拉姆斯的一根后腿上,厚重堅實的甲殼頓時凹陷下去一個幾乎要穿透了的深坑,漿汁不斷從破損的裂口中噴出。
  
  千夜毫不猶豫,趁著勃拉姆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短短瞬間,再度掄起戰錘,全力砸在剛才那一擊的破損之處!
  
  勃拉姆斯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痛吼,那條蛛腿喧嚓一聲折斷。
  
  千夜拋下變形開裂的重錘,一躍而起,平舉雙生花,對準了勃拉姆斯的頭部。當蛛魔子爵回頭時,兩顆原力彈就在他臉上轟然爆發。
  
  千夜側身落地,立刻發足狂奔,完全不去管自己的戰果如何。四級的雙生花對蛛魔子爵來說根本構不成象樣的傷害,連勃拉姆斯要害部位的原力防護都轟不破。但是兩顆原力彈直接打在臉上,卻是讓勃拉姆斯頭暈眼花,滿臉鮮血,一時間什么都看不清。
  
  魏柏年早就幾個起落卡到看準的位置上,手中巨盾迸發出一團強烈光芒,如同一顆原力炮彈般重重拍擊在勃拉姆斯的蛛腹上。
  
  這一記沉重無比,勃拉姆斯的腹甲頓時凹進去一大片。雖然在盔甲下的甲殼只是變形而沒有碎開,但聽那沉悶的漿汁激蕩聲,蛛魔子爵甲殼下很大范圍內的血肉都被撞擊得粉碎,勃拉姆斯立刻就遭到重創。
  
  蛛魔子爵戰戟回掃,直追抽身回退的魏柏年,后者只來得及用巨盾擋去最致命的刃口。轟然一聲巨響,兩股強大的力量對撞,魏柏年拋飛出去十余米,在空中就吐出幾口鮮血,身上發出咔嚓輕響,顯然有地方骨折了。
  
  不過千重山向來以韌性著稱,魏柏年落地后,再吐出一口血,居然就此若無其事地站了起來。而反觀勃拉姆斯,在斷了兩根蛛腿后,一時間極不適應,連維持平衡都有些困難。況且魏柏年的盾擊最適合對付它這種甲厚肉糙的大家伙,那一盾造成的傷勢,簡直就象被同樣大小的錘面擊中,只重不輕。
  
  這時鷹擊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名面容清肅的中年校官在數百米外一處制高點上,居然能夠以半蹲的姿勢射擊。鷹擊就和雙生花一樣,對戰將雖然造不成多大的傷害,可只向頭臉招呼的話,卻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騷擾勃拉姆斯的視覺,從而給魏柏年創造機會。
  
  不過也只有當黑暗種族的高級戰士傷亡得差不多,才有這種機會,否則以黑暗戰士一開戰就撲殺人類狙擊手的傳統,只會把輔助戰斗小組陷入危地。
  
  千夜藏進一座房屋的廢墟里,雙手各握一塊血晶,以最快速度運行鮮血之力以汲取里面的能量。和勃拉姆斯短短數秒間的戰斗,幾乎讓千夜的原力耗竭,向戰將發起攻擊,幾乎就是自殺的行為。即使以千夜現在的身體強度,也無法承受蛛魔子爵的正面一擊,勃拉姆斯隨便哪根蛛腿插正,都能把他輕易洞穿。
  
  稍稍休息了幾分鐘,待原力恢復一些,千夜又從藏身處沖出,緊跟上一頭從面前奔過的狼人。這頭狼人絲毫沒有發現千夜,它的注意力全在前面拼命奔逃的一名遠征軍少校身上。它剛剛準備發力撲擊,忽然后背象是被犀牛踏中,整個身軀撲倒在地,砰然激起一捧塵土,緊接背心一涼,繼而所有力量都仿佛剎那間被抽干。
  
  千夜這一刀刺得極準,可以斷定洞穿了狼人的心臟,而從閃耀光牙上傳來一縷熾熱濃郁的血氣,那鮮活厚重的黑暗原力,頓時讓千夜精神一振。
  
  隨即他心中苦笑了一下,上次在遠東重工礦區戰役時,就隱約發現閃耀光牙的異能。現在這一刀下去感覺格外清晰,不止千夜體內的三色血氣會汲取周圍的鮮血氣息,閃耀光牙本身似乎也會吸取獵物的血氣。
  
  殺掉了這頭狼人后,千夜躍上一個制高點,掃視著整個戰場,各處的戰斗開始漸漸變得稀疏。大多數黑暗種族戰士都被擊殺,只有少數還在頑抗,由于他們的將領蛛魔子爵沒有發出撤退指令,很少有黑暗戰士逃逸,絕地中的垂死反擊依然犀利危險。遠征軍的圍殺變得更為謹慎。
  
  遠方勃拉姆斯和魏柏年還在激戰,但聲勢也不如剛剛開戰之時浩大。
  
  千夜隨即向那邊戰場趕去,現在已經到了圍殺蛛魔子爵的時機。只要勃拉姆斯戰死,就是對黑暗種族的沉重一擊。而如果讓它逃了,哪怕把其它黑暗戰士全部剿滅,戰果也相當于少了大半。
  
  當千夜趕到時,兩名戰將的戰斗已接近尾聲。魏柏年此刻大部分時候都保持守勢,只有當蛛魔子爵有移動的跡象或者是出現失誤時,魏柏年才會發出極為凌厲的攻擊。雖然勃拉姆斯斷了兩根蛛腿,行動大為不便,但大沼澤就在附近,一旦被他逃入,就會變得極為麻煩。
  
  勃拉姆斯身上不斷綻放火光和原力爆炸的強光,越來越多的遠征軍高級軍官加入到圍殺行列。他們大多數不敢接近,只能在中遠程射擊。有些原力耗盡的用不了原力槍,干脆就端起了大口徑火藥狙擊槍。這種槍連蛛魔子爵人形上半身的皮膚都未必能打穿,但全往頭臉上招呼的話,還是相當讓人心煩。
  
  勃拉姆斯身上的傷越來越多,咆哮聲也漸漸變得低沉下來。軍官們的攻擊雖然只是干擾或微傷,但數量多了,卻會產生質變。
  
  千夜并沒有出手,他一直在距離勃拉姆斯數十米的地方游走,耐心等待機會,偶爾協助戰友逃開蛛魔子爵反擊的能量波。
  
  不過這一次千夜并沒有等到太多機會,魏柏年忽然一聲長嘯,身上黃色光芒大盛,他此時再無留手,全力出擊,甚至硬生生吃了幾下勃拉姆斯的反擊。魏柏年一連串雷霆風暴般的凌厲攻勢后,直接擊潰了勃拉姆斯的防御,也剝奪了它最后的生存機會。
  
  魏柏年雙手持盾,全力一個橫揮,耀眼的黃色光團如彗星般掃過半空,竟然把蛛魔子爵整個拍得飛出十數米。勃拉姆斯那小山丘般的龐大身體又在地上滑出十余米,停止于千夜面前不遠處。
  
  這時的勃拉姆斯傾頹在地,只有一半節肢還能無力地劃動,卻再也爬不起來。
  
  魏柏年向千夜作了個手勢,喝道:“千夜,干掉它!”
  
  這在戰場上是極大的榮耀,也是魏柏年對千夜的認可。無論遠征軍的高級軍官還是魏柏年的近衛隊,對此都毫無異議。千夜兩次襲擊勃拉姆斯,都擊斷了它的一根蛛腿,對戰局產生重大影響。
  
  況且千夜在戰場上表現有目共睹,戰績無人能出其右。他此戰幾乎全是正面對敵,甚至沒帶輔助隊伍,自己就是一個強有力的作戰單位,無論面對幾級的黑暗戰士,沒有一個敵人能在他三五擊后還能站立,這是真正力量的展示。
  
  而千夜路過其他戰斗單位時的輔助攻擊也打得十分漂亮,不管是配合狙擊小組還是近戰小組,他以行動結果證明了自己幾乎全站位的能力。
  
  對于軍人來說,惟有戰場實力才能夠讓他們真心膺服。
  
  “千夜,干掉他!”魏柏年催促道。
  
  千夜再無猶豫,飛身躍上勃拉姆斯的蛛軀,然后把閃耀光牙深深刺入它的心臟!
  
  刀鋒洞穿心臟的瞬間,似乎是被勃拉姆斯心頭熱血所激,閃耀光牙上的紋路全部點亮,其中有幾道深紫色的紋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千夜突然發現血氣如洪流般從閃耀光牙中涌入體內,剎那間仿佛充盈的力量塞滿了身體每一個角落,甚至還在不斷增加!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