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3 命運的聲音

數日之后,張伯謙重傷而歸,所帶去的部隊全軍覆沒。具體戰果如何,張伯謙只字不提,但他回來的時候卻是意氣風發,絲毫沒有心情不佳的跡象。
  
  張伯謙從來不屑于掩飾偽裝,既然心情不錯,那就自然是有了重大收獲。可這戰果一點風聲也沒透出來,眾人只能憑借蛛絲馬跡推敲一二。很快黑暗陣營那邊就有消息傳來,那些小氏族不去說它,號稱最初的血族十三氏族中有兩家緊急把所有在永夜大陸參戰的上位貴族全部召回暮光大陸。
  
  以張伯謙出戰為起點,帝國龐大的戰爭機器終于隆隆開動,各大軍團輪番調動,有向永夜增兵的,也有一些軍團從其它方面進攻黑暗種族的疆域,以希冀側面減輕永夜大陸上的壓力。
  
  在這場波瀾壯闊的戰爭中,卻有一個異常寧靜的角落,黑流城。
  
  自從黑暗大軍離開后,黑流城就和那支小小的監視部隊開始對峙。城外的人沒有進攻,城里的人也不想出去,局勢就這樣僵持起來。隨著烽火燃遍整個永夜大陸,戰爭逐漸激烈,這里仿佛變成了被遺忘的角落。
  
  在寧靜的日子里,魏柏年絲毫沒有閑著,每時每刻都在加固黑流城的防御。每過一天,黑流城就向完全的戰爭堡壘又前進了一步。
  
  千夜也不是全然無所事事,在確認黑暗大軍離開這個戰區后,他帶著傭兵團出了黑流城,前往被第七師逃兵占據的那座礦場。
  
  當黑暗大軍過境時,第十五師被徹底擊潰,連帶著礦場中的第七師殘兵也減少許多。接下來的攻防戰并不算激烈,戰斗剛剛開始,殘兵的三名首領就被千夜用鷹擊擊斃兩人,殘兵們的士氣大幅下挫,甚至有不少人開始逃跑。
  
  千夜按照之前和魏柏年的商議,把暗火傭兵團停駐在這座礦場,直到戰爭結束。
  
  這處礦場方位偏僻,并不在通常的行軍路線上,附屬的小鎮也只有數百人口,除了并不豐饒的礦脈外沒有任何價值。礦場周邊地勢復雜,背靠著山區的一條支脈,又正好在小型浮空艇飛行距離內。守住礦場,就給黑流城保證了一條逃生的通道。雖然這條通道只能供少數人使用,但是黑流城那些不得不留下來的大人物們就會安心許多,也就能少在背后搞點花樣。
  
  占下礦場后,千夜孤身在附近區域查探了一番,各種跡象都表明,曾經過境的黑暗大軍確實不曾停留就向人類疆域的深處進發,這驗證了他們之前的判斷。
  
  千夜回到黑流程后,繼續閉門修煉,并且不斷進行高強度的身體訓練,以適應驟然增加的力量。
  
  和原本的金色血氣相比,新生的暗金血氣十分安靜,大部分時間就是盤踞在瞳術符文中一動不動,只是偶爾會竄出來吞噬一條普通血氣。它太安靜了,那種安靜并非讓人忽略它的存在,而是會讓千夜莫名生出寒意,仿佛被一種難以形容的蒼莽遠古的氣息拂過。
  
  而瞳術符文偶爾也會閃過一陣光紋,浮現的變化日益復雜,有晉階甚至衍生出新符文的跡象。
  
  千夜現在仍然主修兵伐訣,這次暗金血氣對身體的改造強化歷時前所未有的久,收益自然也極大,他已經能夠輕易把黎明原力的潮汐推過四十輪。不過再經宋氏古卷凝練后,原力總量并不如何驚人,只相當于同級的一倍。
  
  而黑暗原力方面,千夜倒是暫時不用擔心與黎明原力發生沖突。黑泥鎮第二次戰役吸取的血氣被全部轉化后,居然變成了體內三種血氣的食物,其中大半被暗金血氣吞掉,少量則是紫色和普通血氣所吸收。
  
  如火如荼的戰爭中,各種情報和消息的傳遞速度也受到了影響。遠征軍總部那邊終于有了新的動向,穿越重重火線,兩份公文送到了黑流城。
  
  一是嘉獎令。附件上列出來的戰功獎金數額頗為出乎意料,按照千夜的戰績,光是他一人就可以分到三千金幣之多。這個數目并不比自由戰士領取的單價懸賞低,算起來遠征軍總部只拿走了不到兩成的軍耗費。
  
  不過現在是戰時,所有獎勵都要等戰后才能發放,僅剩下的一些可靠運輸渠道顯然要讓位給緊急軍需。
  
  另一份是作戰令。文中頗為嚴厲地斥責了魏柏年龜縮不出的行為,命令他即刻率第七師出發,從后方襲擊如今在三河郡大肆活動的黑暗種族軍隊,以減輕整體戰局的壓力。
  
  看罷這道命令,魏柏年當即一聲冷笑,當著千夜以及一眾軍官的面,直接把公文撕得粉碎。然后魏柏年更是把龜縮戰術發揮到了極致,城市里每條寬闊點的道路都三步一障,五步一壘,到處豎立著暗哨和狙擊碉堡。
  
  當城外那支黑暗軍隊以實際行動表示,不管黑流城出去了多少人或者多少戰士,他們都絲毫不準備動一動之后,魏柏年就放開了城禁。他也沒有要求守軍對進出人流設立特別查驗,只限制了嚴格的城門開閉時間。
  
  有人流進出,自然就會有消息傳播,一般的人類城市里會有不少黑暗種族的代理人和探子,黑流城也不例外。城內的防務情況很快就被泄露出去,這也達到了魏柏年的目的,他就是要讓黑暗種族們知道,想打下黑流城有多困難,需要付出多大代價。
  
  千夜的生活并不無聊,最多有點枯燥。他安頓好傭兵團回到黑流城后,幾乎每時每刻都在修煉。雖然黑流城現在很平靜,但整個三河郡,甚至整個永夜的戰局都危若懸卵,如果人類被徹底清出這片大陸,小小的黑流城當然不可能獨善其身。當黑暗種族大軍再度出現在城下的時候,應該就是城破之時。
  
  這天晚上,訓練了整整一個小時力量的千夜剛從訓練室走出,然后就進了浴室。當滾燙的熱水噴在肌膚上的瞬間,舒適的感覺仿佛從每個毛孔中噴發出來。就在這時,千夜忽然聽到一個聲音:“靠近我......”
  
  千夜大吃一驚,瞬間進入戰斗狀態,緋色原力光芒透體而出,與滿室彌漫的水汽交織在一起,仿佛山峰日出時的云蒸霞蔚。
  
  浴室不大,不用大幅度轉頭就能一覽無余,除了千夜之外,沒有任何人,連只蟲子都沒有。
  
  千夜伸手關掉了淋浴,側耳傾聽,外屋同樣安靜。然而他可以肯定,剛才的的確確聽到了聲音。以千夜的敏銳感知和堅定心性,怎么可能出現幻聽或者是聽錯的情況。
  
  千夜放開感知再度掃視浴室和外屋,確信找不到任何異樣,然后就鎮定地走出浴室,開始換衣服,閃耀光牙按慣例就放在旁邊,伸手可及。
  
  接下來就再無任何異狀出現。
  
  千夜拿起桌上一疊文件和書信,開始處理庶務,他在宋虎交來的兩份報告上批了意見,又給宋子寧寫了一份信。
  
  所有事情都處理完后,千夜卻猶豫了一下,這段時間他一直用修煉來代替睡眠,不過此時感覺很有些心神不寧,可能近來戰事和修煉太頻繁,結果身體沒出問題,精神上有點疲勞過度了。
  
  剛躺到床上時,千夜甚至感到有種久違的幸福,接下來就睡意上涌,很快進入夢鄉。
  
  千夜的意識突然震動了一下,感覺上仿佛整個世界晃了晃,他睜開眼睛發現四處灰蒙蒙一片,不說看不見近在咫尺的家具,就是身下的床都不知去向。霧濃得有如實質,在身周緩緩翻涌,好像有著獨立的意識。
  
  千夜伸手一撈,居然直接‘撕’下了一大塊霧氣,手上傳來一種抓到潮濕棉花的感覺。
  
  這是怎么回事?千夜極為驚訝。
  
  他再次低頭看去,驀然發現自己應該已經不在房間里了。他是站立著的,腳下是普通土地,黑油油的土壤似乎很肥沃,可是看不到一點生機,沒有草,沒有蟲子,沒有任何生命,什么都沒有。
  
  他抬起頭,天穹同樣是灰蒙蒙的,仿佛無邊高遠,但同樣什么都沒有。
  
  在這個奇異的世界里,似乎除了霧氣和灰色,就沒有其它東西了。
  
  千夜看看自己身上,套著一件式樣簡單的亞麻袍子,可他從來不記得自己有這么一件衣服,那式樣很像低級血族的常見服色。
  
  千夜伸出手,它是有顏色的,衣服外裸露出的身體部分也有顏色,和平時一樣。但在這個灰色世界里,就顯得極不正常,因為他是惟一有顏色的存在。
  
  千夜忽然明白過來,這是一個夢,然而感覺太過真實。
  
  就在這時,那個聲音又響起:“靠近我......”
  
  這次千夜聽得很清楚,聲音有些飄渺,從聲線上很難判斷是男是女,但大致方位還是能夠辨別出來。
  
  他嘗試著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這是一個漫長的旅程,在千夜意識中,至少過了整整半個小時,周圍還是同樣的環境,沒有絲毫變化。千夜懷疑地看看旁邊的灰霧,他怎么感覺連云層翻滾的紋路都和起始處一摸一樣,在這個夢中的世界究竟是否向前走了?
  
  當千夜忍不住停步時,那個聲音再一次響起,這次好像清晰了少許,并且在那三個字后似乎還有什么,只是聽不清楚。
  
  千夜想了想,繼續向前,這次持續不斷地走了整整一個小時,他才再次聽到了那個聲音。
  
  “靠近我......把我的頭顱帶來......給我永恒的安息......”
  
  ps:感謝新盟主天啟者卡爾瑪。
  
  最近又是連續加班,連qq都很久沒上了,不過打開群就看見pass滿地打滾萌萌噠,這是啥情況,催更新花樣?唔,那周末俺努努力加個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