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3 巖心玉書

精純黑暗原力喂養的血氣晉階速度也相應大增,千夜體內普通血氣已經有七道晉階成功,紫色血氣也處于晉升三階的邊緣。自此,他從鐵犀獸那里得來的精血全部提煉轉化。
  
  地面上的戰爭還在繼續,但是自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后,就再也沒有同等強度的沖突,陸陸續續打了一段時間,就漸漸沉寂。
  
  千夜深處地下山腹,不知日夜,修煉進入了緊要關頭,第七顆原力節點正在點亮。精純的黎明原力點燃節點的效果也比普通原力要好。
  
  在某一刻,千夜忽然全身一震,體內大放光明,第七處原力節點屏障轟然破碎,原力從節點內源源而出。其余六處節點都在震動不已,似與新生的原力節點相應和。
  
  等節點穩固下來后,千夜才控制著體內澎湃了許久的原力潮汐緩緩回落,只覺全身上下舉手投足力量充盈,頗想狠狠爆發一場。
  
  從這一刻起,他正式步入七級。按照血族的標準,已經算是踏進了上位血族的大門,可以得到騎士的封爵。在人類帝國,七級也是新晉貴族的入門門檻,在軍隊內能夠晉升中校,也有資格就任一團之長。
  
  周圍已經寂靜很久,看來地面上的戰斗告一段落了。千夜沿著曲折的甬道走到洞口,傾聽了一會兒,破開封門的泥石。
  
  外面正是白天,隨著光季越來越近,陽光似乎更加明亮,山區的風也有了熾熱的氣息,只是此時還夾帶著極為濃烈的硝煙與血腥味道。
  
  千夜登上峰頂,極目望去,一場慘烈大戰的遺跡就呈現在眼前。
  
  平原早就被大火燒焦,邊緣幾座孤聳的山峰居然攔腰截斷。大河已斷流,林木盡成焦土。小山似的戰爭巨獸生前威力無窮,現在則只剩下一副副巨大的骨架。
  
  戰場顯然已經打掃過,雙方戰士的遺骸都被收走。不過黑暗種族一方的戰爭巨獸,以及仆蛛這樣的炮灰,就沒人去管了。此刻的戰場上,云集了不知道多少烏鴉和禿鷲,在它們鋒利的喙下,尸體很快就會變成一架白骨。
  
  千夜不知道這場大戰帝國是贏是輸,從戰場遺跡很難判斷勝負,但看這善后情況,倒象是雙方打了個平手,然后各自收拾殘局。
  
  此刻在千夜視野范圍內,再無一個黑暗種族,也沒有人類出現。象這樣大戰后的戰場,因為黑暗種族一方往往會拋棄大量炮灰和戰爭巨獸的尸體,因此短時間內會瘟疫橫行。對實力不足的人類來說,這里就是生命的禁區,千夜雖然不懼,但呆久了也不舒服。
  
  他辨別了一下方向,朝著渭陽城而去。
  
  大戰之后,遼闊的區域幾成真空,一路上千夜都沒有遇到等級高點的戰士,連野獸都沒有。
  
  不過大量的拾荒者和流浪漢蜂擁進入這片區域,對他們來說,剛剛結束的大戰戰場就是一片沒有發掘的金礦,里面有無限機會。打掃戰場時,隨手遺漏的一些小玩意,都有可能讓這些拾荒者過上一段天堂般的日子。
  
  千夜順利到了渭陽城,大戰似乎并沒有對這座帝國在永夜大陸上最大的城市產生影響,城內依舊繁華奢靡,人流如熾。
  
  在夜空中,可以看到點點各色的燈光,宛若耀眼星辰。那是一艘艘跨越遙遠空域而來的浮空艇,正在不斷起降。
  
  作為連接永夜大陸和帝國本土的兩大樞紐之一,渭陽城的浮空艇基地幾乎就是一座小型城市,每天都有上百艘艇艦在此起降。而在戰爭時期,為了運送兵員,這一數字可以翻上數倍,此次帝國本土前來參戰的主力軍團也大多經過這個中樞。
  
  千夜卻沒有什么心思欣賞城市的繁華,由于這場大戰,他在山腹地底滯留了十多天,也不知道宋子寧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
  
  他進城后就找了個小旅店,接著到帝國商行等處,分散著把晶蟒的鱗片賣掉大半,得了幾百金幣,最后才去寧遠集團在城里開設的一個原力材料商行。
  
  千夜在那里賣掉了余下了晶鱗和其它材料,出示信物后拿到一個宋子寧留下來的包裹,除此外就再沒得到更多的消息。
  
  據說寧遠集團本地的幾個高級管事全都不在城里,掌柜也只是根據信物交割包裹。千夜和他聊了幾句,就發現這名掌柜可能只是一個外圍人員,還以為千夜是定制了特殊用具的客戶。
  
  千夜回到住處后打開包裹,里面是一塊半個手掌大小的玉牌。那是一封巖心玉書,玉面光滑看上去空無一物,其實已經用原力鐫刻了信息,但只有收信人以約定的方法輸入原力,才能讓字跡浮現,若不得其法,破壞掉玉牌也得不到內容。
  
  包裹里還有一封信,只寥寥數語,宋子寧托千夜把這封巖心玉書送去西陸,收件人是趙閥的一名戰將。
  
  這種表面平淡內里緊張的氣氛讓千夜很是擔憂,但也沒有太多可做的,他自己也是一堆麻煩,在這陌生的城市里更不能貿然去打聽宋閥的消息。
  
  倒是目的地讓他十分意外,居然是位于西陸的趙閥,達魯爾日記中提到的遺忘山脈也在那一帶,與趙閥本家鎮守的燕云關同屬念青山系。
  
  接下來的兩天,千夜整備了行囊,把醒目的鷹擊拆成零件,一一放入背包,雙生花和閃耀光牙也都收進了上身戰術夾克的內里。他從武器行買了些不起眼的裝備掛在腰間,包括一把二手的屠夫和兩把軍用戰術短刀。
  
  這身裝扮讓千夜看起來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獨行獵人。短刀和屠夫則傳遞出清晰信號,這是一個喜歡近身搏斗的瘋子。一般理智些的人,都不愿意招惹喜歡近戰的家伙。這樣的人往往死得很快,但另一方面,也意味著他們更喜歡冒險,也更愿意拼命。
  
  千夜付了五個金幣,搭上前往帝國本土的公共浮空艇。他將從秦陸再轉往西陸。
  
  五個金幣的船資可謂不菲,所以永夜大陸大部分平民,包括遠征軍的戰士在內,終其一生都難以到帝國本土去看一看。
  
  這是一艘老舊的浮空艇,千夜和幾百人一起擠在底艙。在漫長的兩天飛行過程中,他們都將呆在這里。沒有廁所,也沒有餐廳。艙內的味道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不過這些對千夜來說,都不算是困難。底艙起碼還有個座位,他當初來到永夜大陸時,坐的可是偷渡船的貨艙,是趴在礦石上一路過來的。在有幾次劇烈顛簸時,還差點被活埋進坍塌的礦石堆。
  
  千夜并不想引人注意,所以上層盡管還有條件好的艙室,他還是選擇和同樣身份的獵人、傭兵們擠在一起。
  
  登船不久,浮空艇就在轟鳴和劇烈的顫抖中緩緩升空,飛向大陸邊緣。
  
  旅程還要很久,千夜靠在艙壁上,閉目養神。就在這時,他的腿上忽然挨了重重一腳。
  
  千夜睜眼一看,見一名粗壯如熊的大漢正惡狠狠地盯著他,冷笑道:“讓一讓,這個地方大爺要了!”
  
  見千夜望過來,那壯漢露出紋滿刺青的手臂,又將腰間短刀拔出半截。在這壯漢身后,還有幾個同伴。此刻他們都以同樣嗜血的眼神看著千夜。顯然只要一句話不合,這些人立刻就會化身惡狼。
  
  這種事情并不鮮見,只不過千夜確實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會到這里來擠底艙的,幾乎沒有三級以上的戰兵。眼前這幾人就是如此,示威時是靠體型和肌肉,而不是釋放原力氣息,實力可想而知。
  
  千夜站了起來,對那壯漢笑笑,說:“你踢到我了。”
  
  “那又怎么樣?老子還想多踢幾腳呢!”大漢說著,果然又是一腳狠狠向千夜的膝蓋踢去。
  
  千夜又是笑笑,身形微絲不動,只是抬腿一腳擋了回去。
  
  砰的一聲悶響,兩條腿正面撞在一起,緊接著就是清脆連片的骨裂聲!大漢猛然一聲慘號,彎腰抱住已經徹底變形的小腿,叫得驚天動地。
  
  千夜轉動下腳踝,倒是感到輕松許多。他剛剛晉升七階,身體,特別是雙腿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生長強化,這個過程漫長又痛苦,那種骨子里的酸癢,有時都有種要踢墻的沖動。
  
  大漢的慘叫一直在持續,千夜聳聳肩道:“實在太吵了。”然后一腳踢在大漢的后腦上,把他直接踹暈過去。
  
  大漢那幾個同伴人人臉色大變,有兩個兇悍成性、腦袋卻不怎么好使的家伙拔槍對準了千夜。
  
  千夜淡淡說:“我心情正不好,你們真是找死。”
  
  眾人眼前一花,緊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兩聲轟鳴,在如此狹窄擁擠的空間,屠夫的聲音足以把人的耳朵震聾。
  
  兩人身上原力光芒爆發,整個人都被轟得倒飛出去,全身骨頭不知碎了多少根。
  
  底艙十分擁擠,在那兩個倒霉家伙旁邊還站著好幾個無關的乘客。此刻他們都嚇得臉色慘白,雙手在自己身上瘋狂地摸來摸去,想要發現究竟哪里受了傷,可找來找去,居然全身上下毫發無損。
  
  千夜用的是大威力屠夫,而且轟出了爆裂彈,他們幾乎是和那兩個倒霉家伙貼身而立,怎會沒有受傷?
  
  底艙中頓時一片混亂,人們向兩側推擠著,在中間讓出一大塊空地。千夜對面原本應該有七個人,只不過現在其中三個已經躺在了地板上。
  
  底艙艙門忽然被砰地一聲撞開,沖進來幾個兇神惡煞般的船員,還有一名大胡子船長。
  
  “不知道在浮空艇上不能用原力槍嗎?”大胡子船長聲音中透著殺氣。
  
  PS:感謝起點新盟主賀蘭山的魂。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