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34 寂火原

底艙里上百號人都噤若寒蟬,經常在兩個大陸間穿梭的,許多都聽說過這位外號‘胡子老刀’船長的事跡。
  
  據說在跑帝國官方航線之前,這個家伙當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海盜。哪怕不提過往事跡,胡子老刀僅憑實力,就可以擺平滿艙的人。
  
  “誰開的槍?”胡子老刀又問了一句。
  
  “是我。”千夜從容回答,他正用方巾擦干凈屠夫,又插回腰間。
  
  胡子老刀向千夜望了一眼,眼角忽然微不可察地跳了跳。他走到兩個被轟倒的家伙前,用腳把他們撥得翻過來,俯身看了看,道:“還死不了。”
  
  “把這幾個鬧事的家伙送到燃料艙去。”胡子老刀直起身,向壯漢那一伙還站著的四人一指,手掌一揮,連同躺在地上的一起劃拉進去。說罷,他居然轉身就要離開。
  
  連那幾名船員都有些呆住了,一人向千夜一指,問:“那他呢?”
  
  胡子老刀向千夜看了一眼,道:“沒他什么事。按我說的做!”
  
  胡子老刀推門離去,一名副手跟在他身后,走到舷梯中間,看了看左右無人,才輕聲說:“老大,那小子可是壞了你的規矩!”
  
  胡子老刀哼了一聲,道:“你如果能用屠夫打出這種程度的爆裂彈,那也不用守我的規矩。”
  
  那副手怔了怔,想明白其中原因,然后臉色漸漸變了。
  
  屠夫威力大,可也是出了名的難以控制。千夜轟出兩發爆裂彈,卻沒有傷到附近的人,兩個倒霉蛋也都傷而不死,這可比把他們轟得四分五裂要難得太多了。
  
  這種情況,要么那把屠夫是高級原力槍偽裝而成的,要么千夜有強大功決操控原力已是出神入化,無論哪種情況,都不是他們這些跑船的人能夠得罪得起的。
  
  至于這樣的人為何沒事跑到底艙去待著,這名副手根本沒興趣探究。干他這一行的,知道得太多,也就死得越快。
  
  浮空艇上自此平安無事,一路到了秦陸。
  
  胡子老刀站在艙門口,看著乘客們一個個離開。照例底艙的人是最后下船的,不過這次多了幾個住燃料艙,和黑石睡在一起的家伙。
  
  當千夜下船時,胡子老刀忽然拋給千夜一把匕首,說:“回來時如果還坐我的船,費用減半。”
  
  千夜接下匕首看了看,抬頭望向胡子老刀笑了笑,說:“除了這個,還有什么好處?”
  
  “我什么都運。”胡子老刀說。
  
  “聽起來不錯。路線呢?”
  
  “起始點和目的地由你定,航線我來選。”
  
  千夜拿出一盒煙,拋給胡子老刀,說:“好,如果有需要,我會來找你的。”
  
  等千夜走遠,胡子老刀才打開煙盒,從里面抽出一根,放到鼻子下面聞了聞,臉色立刻微微一變。
  
  旁邊的副手忽然用力吸了吸格外碩大的鼻子,頓時盯住了那根煙,再也移不開目光。“老大,這煙有古怪!”
  
  “廢話,加了軍用興奮劑的好東西。”
  
  副手雙眼發光,搓了搓手,卻說:“不對,味道有點區別。”
  
  胡子老刀立刻把煙盒收進最貼身的口袋,然后才狠狠瞪了一眼副手,忍痛把手里的那根煙拋了過去。
  
  副手把煙放在鼻子下,長長吸了口氣,說:“這味道,和那些興奮劑不一樣。”
  
  胡子老刀眼睛一瞪,道:“當然不一樣,這是精英軍團的專供品。”
  
  副手頓時嚇了一跳,差點把煙掉出指縫,“老大,你是說,他是那些地方的人?”
  
  胡子老刀又是哼了一聲,沒說話。
  
  副手雙眼立刻瞇成了一條線,不知在想些什么。
  
  千夜在這座空港城市沒有停留多久,第二天就登上了另一艘浮空艇,飛往西陸。
  
  這艘浮空艇離開秦陸邊緣后不久,乘客們都沒有發現它悄悄偏移了航線,經過一天的飛行,在虛空中和另一艘浮空艇相遇。兩船對接,然后一批客人和貨物就登上了后來的浮空艇,整個過程迅速而隱秘。
  
  兩艘浮空艇就此分開,各自向著西陸飛去。
  
  千夜此刻已經坐在后來的浮空艇上。這艘浮空艇處處是鐵銹和修補痕跡,看來沒有一百年也有五十年。它的好處是在帝國官方紀錄中沒有任何資料,此次航程的目的地也是一個沒有在官方地圖上標注出的小空港。
  
  飛了整整一天后,浮空艇終于喘息著落地。
  
  千夜從船艙里跳出,重重落在地面。軍靴下頓時激起兩團紅色的塵土,讓他也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此刻陽光從頭頂傾瀉而下,如同奔騰的火流。千夜一出浮空艇,就感覺肌膚火辣辣的,空氣熱得有種燒灼的感覺。地面氣溫已經接近六十度,普通人在這種環境下幾乎無法活動。即使是千夜,也感覺到有些不適。
  
  他用手遮擋著陽光,放眼望去。浮空艇降落在一片平地上。所謂起降場,其實就是曠野上的一塊平地,最多做過點人工平整。
  
  目之所及,大地上到處是紅色的土,空氣干燥之極,有風吹過時,片片細塵飛揚,恍若跳躍燃燒的火焰。就像是這片高地的名字,寂火原。
  
  不遠處有個小鎮,鎮上的房屋大多是由木頭和土胚混合構成,全部是方頂,看來這個地方的氣候干燥,少有雨天。更遠方的曠野,幾乎看不到什么植物,最醒目的是孤零零豎立著的幾株大樹。這幾棵大樹都高達百米,不過彼此相隔極遠。每棵大樹,都儼然是一個獨立王國。
  
  這時一陣狂風吹過,紅色塵霧頓時將整個起降場淹沒。等風過去,千夜皺著眉,吐出滿口砂土,然后又用力搖了搖頭,抖下大片紅塵。
  
  “年輕人,戴上這個。這可是這個鬼地方必須的裝備。”
  
  千夜轉頭望去,見是浮空艇的船長。他遞過來一個帶著面巾的罩帽。
  
  “謝謝!”領教過風沙厲害的千夜接過罩帽戴上。
  
  船長又說:“你要的車和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帶你過去看看。”
  
  千夜就跟著船長向小鎮走去。
  
  小鎮外面看起來規模不大,里面卻是出人意料的熱鬧。街道上行走的大半是青壯男子,看起來就像是亡命之徒,那滿身的殺氣,冷漠的眼神,都表明他們的手上已經有不少的鮮血。
  
  看到千夜這張陌生面孔,不少人立刻不加掩飾地露出餓狼見到獵物的眼神。不過當他們的目光落在千夜腰間匕首上時,馬上眼神就變得柔和許多。帶著胡子老刀的匕首,顯然是自己人。
  
  在一座小倉庫里,千夜看到了一輛不知道是什么年代出產的兩輪機車。這臺重近一噸的大家伙外表老舊不堪,不過他卻注意到引擎和關鍵部件都保養得不錯,而且引擎上居然還有一個安插原力陣列的接口。
  
  船長拍著足有三米長的機車,說:“雷虎,這可是個好牌子!當然,一百五十年前是這樣。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喜歡這種只有硬漢才能玩得轉的家伙。諾,你看,我還找高手改裝過。它跑起來可比看上去的還要夠勁!”
  
  千夜四下望望,小倉庫里到處都堆滿了廢舊零件,再也沒有第二部機車,似乎能夠選擇的就只有這個大家伙了。不過看著這輛年紀至少比自己大上好幾倍的機車,千夜怎么都覺得它值不了五十個金幣。
  
  船長卻不管那么多,徑自拋了鑰匙過來。
  
  然后他湊近千夜,神秘兮兮地說:“至于你要的另一樣東西,我只能說你運氣實在不錯!最近有位真正的大師就在鎮上,他手里應該有你要的貨。當然,東西好,也會有相應的價錢。”
  
  船長一招手,說:“跟我來!好運氣的小家伙!”
  
  看過這部雷虎之后,千夜并不覺得自己的運氣會好到哪里去。不過生活在灰色地帶的人可能都是這個樣子,看起來神通廣大,似乎什么都能搞到,但如果他們能弄到真正意義上的好東西,哪還用得著在這種地方混?
  
  況且千夜也沒有太多選擇,如果他走帝國公共航道,進入西陸東南方的人族空港城市,再一路北上前往趙閥領地,不說要穿過數個行省費時日久,行蹤方面也很容易被有心人綴上。
  
  雖然他不清楚宋子寧那邊的情況,可萬事小心些總沒有錯。如此一來,也只有走這些地下渠道了,但千夜對西陸完全一無所知,胡子老刀算是個意外收獲,再怎么樣也總比他到了西陸后臨時找人可靠。
  
  然而片刻之后,千夜打量著眼前這間門窗不全,低矮黑暗的泥坯小屋,實在想象不出什么樣的‘大師’會住在這個地方。
  
  船長蠕動著熊一樣的身軀,擠進了小屋。千夜也只好跟著進去。
  
  小屋的空間本就局促,里面還擺滿了架子,放置著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基本都是些拆散和報廢的零件,有些部件千夜認識,大部分都完全不知道做什么用途。
  
  房間一角的地上,鋪著幾張獸皮,還有一個被卷,看來這就是‘大師’的床了。
  
  房間靠墻有張桌子,上面擺滿了工具和各種材料,一個瘦小干枯,還不到一米六的老頭正在桌邊忙碌著。那是他的工作臺。
  
  墻壁上安著一盞晶石燈,將一束清冷的燈光投射在工作臺上。在整間屋子里,這算是惟一一件和時代掛鉤的東西。
  
  老人抬起頭,露出一張如枯樹皮的老臉,向千夜腰間的匕首望了一眼,說:“你拿著胡子老刀的匕首,那就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就一切好說。”
  
  “年輕人,給我看看你的槍,要常用的那種。”
  
  千夜想了想,從戰術夾克里拿出雙生花的那支左輪槍,放到桌上。
  
  一看到雙生花,老人眼中精芒閃過,深深盯了千夜一眼,道:“用血族武器的人,可是不多啊!”
  
  “總還是有的。”千夜平淡地回答。
  
  旁邊的船長有意無意中,手慢慢伸向褲子口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