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45 目的

“轟”然巨響聲中,威廉居然整個人都倒翻了出去,他在空中甚至有瞬間頭暈眼花,好像剛才撞上的是一頭遠古巨獸。
  
  等他凌空站穩,看見千夜借著這一撞之力,向后飛出,接著一個起落,竟然眨眼間就跑出去了數十米。
  
  “我有這么可怕嗎?見了我就跑!”
  
  千夜腳下一個踉蹌,差點絆倒,只覺得脊背后劃過一道涼意。這種哀怨的口氣,就像傭兵團那幾個最調皮的小孩子沒偷喝到酒的不滿,肯定是他幻聽了!
  
  隨即千夜就感到腦后生風,一股千鈞之力破空而來。他飛快估量了一下那速度和力量,心知在百米距離內,絕無可能從威廉這樣位階的黑暗戰將手中逃掉。
  
  千夜深吸一口氣,忽然一個急停,直到肌膚隱隱感到拳風透入的刺痛,才錯步轉身,一肘揮出。忽然他晉入一種奇妙的感覺中,仿佛手臂上掛著一塊萬斤巨石,揮擊時要調動全身氣力,可一旦推動了這塊巨石,威勢卻是完全不同。
  
  以威廉的眼力當然早就發現千夜偶爾會有點身體動作不協調,只不過此時,看著起手甚至有點笨拙的一擊,卻讓他莫名有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那竟然是......危險?
  
  即使面對同級的戰將,威廉也很少有這種感覺,心中立刻涌上濃濃好奇,拳勢轉折,一模一樣地肘擊迎了上去。這次他有充足時間反應,手上又加了一分力。
  
  雙肘交擊!
  
  就在這一瞬,兩人的手臂互撞了不知多少次,空中響起噼噼啪啪的異響。剎那間,千夜體內所有節點同時震動,原力潮汐瞬間拉升成墻,頂天立地向威廉撞去。
  
  這次威廉只覺得雙肘交擊處傳來陣陣奇異的震蕩,竟然將他凝練的力量硬生生震散了少許。此消彼長,威廉又一次被撞飛。
  
  直到此時,他還死死抓住褲子不肯放手,上身后仰著平平飛出。
  
  而千夜這次卻只在原地小退了半步,隨即躍起前撲,一把撈住了威廉腳踝,不假思索地隨手一抖。千夜全身原力節點又同時震動,奇異振蕩帶來的麻痹感再度刺入威廉身體。
  
  威廉一聲慘叫,整個人從空中墜落,重重砸在地上。千夜挑了挑眉,一腳踏下。他提腿的動作并不快,然而空氣突然開始震顫,發出嗡嗡之聲,恍若一柄巨錘正在落下。
  
  原本還若無其事平躺在地上的威廉,這一驚非同小可,再不敢留手,一腳閃電般撐出,帶起一道匹練似的靛藍色原力光芒。
  
  千夜悶哼一聲,頓時被熾烈的黑暗原力氣息破開防御,摔了出去。
  
  一望無際的草甸平原上,有青煙裊裊升起。千夜和威廉圍坐在一堆篝火邊,面前簡易支架上烤著兩條壯實的野豬后腿和兩大片肋排,顆顆金黃的油滴落在火里,香氣四溢。
  
  威廉滿臉激憤地數落著千夜,“枉我好心替你干掉了好幾個鬼索的殺手,你就是這樣對我的?像我這么善良的人......”
  
  千夜全神貫注地翻動著手上的烤肉,聽到這里耳朵動了動,感到被眼前的火焰熏得有點熱,額頭似乎要掛下汗來。
  
  “......怎么說也是幫過你的,見了我連招呼都不打也就算了,看看你是怎么對我的!最后那一腳,你好意思嗎?你!”一想起千夜最后那記黑手,威廉直到現在還要冒冷汗。
  
  千夜雖然只是七級戰兵,那一擊的力量絕對已達到戰將級別。威廉的身體再強悍,某些部位也是相對脆弱的,絕對扛不住戰將的一擊。
  
  千夜手一動,一大片肋排就對著威廉飛了過去。
  
  威廉立刻兩眼放光,一把接過,顧不得燙嘴,狼吞虎咽地盡數塞進嘴里。他還意猶未盡,又盯上一條火候快到了的野豬腿,灰藍色的眼睛居然透出了瑩瑩綠光。
  
  千夜額頭的汗終于滲了出來,無奈地搖搖頭,刷上最后一遍調料,又烤了片刻,把余下的肋排和兩只野豬腿全都扔給了威廉。
  
  威廉嘿嘿訕笑,很有些不好意思,嘴下卻絲毫不慢,風卷殘云般消滅了近百斤的烤肉。
  
  千夜聳了聳肩,對于曾震懾了一整隊上位血族的這位黑暗伯爵,本質上是個吃貨這種事實,感到很是無語。他拎過旁邊另外一扇野豬肋排和后腿,繼續處理起來。只要看過威廉變身時巨狼的體型,就知道一頭野豬是不夠吃的。
  
  把烤肉消滅大半后,威廉才騰出嘴,和千夜聊一聊正事。
  
  “鬼索的目標應該是你,算上剛才那個,我殺了兩個,另外還在山區里看到一具鬼索的尸體。”威廉把剛才狼女送過來的一個袋子打開,倒出一堆零碎。“這是他們身上搜出來的東西,你自己看看吧。”
  
  千夜點了點頭,把處理好的野豬肉放上烤架,開始翻檢那些物品,除了輕便型和帶消聲的武器,就是各種野外隨身裝備,還有鬼索殺手的身份牌子,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威廉又打開一幅念青山系的地圖,把遇到三名殺手的大概位置指出來。
  
  千夜細細看了片刻,心中一動,鬼索可能還真是沖他來的,這幾個地點看似互相沒有聯系,卻是除了官方驛道外,去往趙閥的必經之地。而在西陸上對他守株待兔,只可能是為了宋子寧托他送的那件東西!
  
  千夜抬起眼睛,看到威廉又是在埋頭吃得正香,問道:“你怎么會來這里?”
  
  威廉把最后一塊烤肉吞下去,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說:“本來只是路過,無意中看見有人在跟蹤你,就順便來和你打個招呼。”他的目光移到千夜腰間,“不過,看到這把槍后,或許我的目的就和你可能有點關系了。”
  
  千夜低頭一看,發現威廉說的是那支得自血族子爵的六級原力槍。
  
  “這把槍名為荊棘吊索。”威廉意味深長地道:“屬于血族最古老的十三氏族之一,拜恩家族,現在是子爵扎倫的配槍。”
  
  千夜點點頭,平靜地道:“他死了。”
  
  威廉瞇了瞇眼睛,突然向千夜一伸手,道:“拿來!”
  
  “什么?”
  
  “既然你拿到了荊棘吊索,那他身上其它東西也在你這里吧。”威廉笑笑道:“放心,我并不關心他是怎么死的。原本我就是得到扎倫來遺忘山脈的消息,所以追過來打算把他暗中干掉。”
  
  對于這個理由,千夜大部分還是相信的,有些狼人部落和血族氏族之間的仇恨,可以上溯到萬年前,那是連書面記載都已經散佚只留下傳說的上古時代。
  
  “扎倫身上所有東西,連同這些鬼索殺手的零碎,全都歸你。我只要他身上一塊血晶。”威廉比劃了一個大小形狀,道:“那塊血晶不是純色,中間夾帶了幾縷紫色。”
  
  千夜立刻知道威廉說的就是那塊已經被他吸收了的,里面有活化紫氣的血晶。
  
  他不動聲色地說:“我是得到了一些東西,不過似乎沒有你說的那個。”
  
  千夜抓過自己的背包,把深紅之牙、水晶貨幣、紅晶吊墜、黑鈦湮滅彈連同其它一些小東西都拿了出來,道:“就是這些。”
  
  威廉把那幾樣東西一一拿起,看過,又放下,皺眉道:“把你最后看到扎倫的地點告訴我,叫阿婭過去看看。”
  
  千夜要過念青山系的地圖,想了想,還是準確指出了扎倫尸體所在的那條深溝位置。這種時候給威廉虛假消息毫無意義,身為山地之王的狼人要找到血族子爵的痕跡只是時間問題。
  
  阿婭就是跟著威廉的那個狼女,也不知道威廉是如何發出訊息的,她很快就出現,接過地圖默記下方位,又匆匆奔走。
  
  千夜想了想,試探著道:“如果是血晶的話,或許已經被扎倫吸收了。”
  
  威廉苦笑一下,說:“不可能的,扎倫身邊沒有長老在,絕對不敢吸收那塊東西。里面包含的不僅是血氣,還有來自血族十三氏族之一瑪門家族的嫡系強大血脈。一般的血族,不要說子爵,就連伯爵都不敢輕易嘗試。”
  
  威廉頓了頓,口氣變得有些沉重,“這樣一塊血晶,如果有合適的人選,就可能造就出另一個娜娜。”
  
  “娜娜?”千夜頓時一驚。
  
  帝國對黑暗種族中許多強大人物都有紀錄,而這份名單上,就包括實力侯爵娜娜。出自瑪門氏族的娜娜,還不足百歲就成為實力侯爵,是血族天才人物之一。百歲,在生命漫長的血族眼中還是未成年。
  
  而娜娜之所以能夠擠進那張名單,并不單純因為爵位,更重要的是戰力。在過往數場大戰中,娜娜以一已之力滅殺了半個戰場的敵人,成就血染的赫赫威名。
  
  對很多帝國強者來說,寧可面對一位血族公爵,也不愿意碰上娜娜。
  
  如果血族再出現一個娜娜,那么對帝國來說絕不是什么好消息。她是在未來百年中有可能登上親王位階的恐怖天才,而且是戰斗型天才。這樣一位人物成長起來,也就意味著人族強者的災難,好在娜娜過往參與的戰爭并不算多,否則人族的陣亡名單還會加厚。
  
  不過看到威廉凝重的表情,千夜忍不住問:“血族再多一個娜娜,這對你們不是好事嗎?”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