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五十交易和選擇

千夜也不著急,轉而打量起周圍的陳設。
  
  這是一間粗獷得有些簡陋的休息室,墻上裝飾著獸頭、獸皮和刀劍,懸掛的甚至有點凌亂,完全是狼人部落風格。
  
  就在這時,威廉長長地出了口氣,轉過頭問:“收獲如何?”
  
  “很大。”千夜說。
  
  “那就好。”
  
  千夜又看了眼地圖,突然依稀認出一個圖標很像血族某個中型氏族的徽章。這次他發現其中那些類似軍團記號的標志,似乎代表著血族和狼人的對峙。只是狼人一方的形勢明顯不樂觀,血族已經隱約對他們形成了半包圍的態勢。
  
  千夜問:“有煩心事?”
  
  威廉苦笑:“很多,非常多,多到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
  
  他的目光又落回到地圖上,有點意興蕭瑟地道:“我們狼人是個尊重祖先,尊重傳統的種族,我們強者的力量有很大一部分也來自先祖的眷顧。但這并不意味著先祖的一切做法都是對的,特別是在千年戰爭之后的今天......”
  
  千夜靜靜聽著,沒有說話。傳承還是變革,都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而一旦上升到國家和種族的高度,還會摻雜進更多政治因素。千夜本就對這方面不擅長。
  
  而從另一方面來說,作為永夜陣營四大種族之一,驍勇的狼人一向是軍隊主力。他們比蛛魔更有智慧,比血族少點私心,比魔裔的數量要多很多。
  
  威廉敲了敲桌沿,把心事收起,恢復了慣常的神色,然后拿出一塊黑色由不知名金屬制成的銘牌,遞給千夜。
  
  “這是我們一族的信物,你拿著它可以在狼人的部落領地中自由行走。當然,起碼的小心還是必要的,象白爪那樣的部落還是不少。”
  
  千夜接過金屬牌,仔細看了看。
  
  這塊牌子大約半個手掌大小,表面有些粗糙不平,正面是一座高聳山峰,而背面則是刻印著狼人的圖騰。金屬牌從做工到圖案都有著狼人們特有的粗獷風格,而且還隱隱透出一點蒼涼意味。
  
  千夜隨口問道:“你和白爪的糾紛解決了?”
  
  威廉聲音中又透出一股冷意,“老沃克的族長當得太久了,久到已經忘記應該對群峰之巔的先祖之魂保持敬畏。既然他們想要戰爭,就會得到戰爭。”
  
  千夜愕然抬頭,此時威廉的表情十分陌生,典型維京人風格的英俊五官透出一股鋒銳之意。
  
  千夜把金屬牌在手上翻了兩翻,淡淡道:“你查過我?你想要我做什么?”
  
  威廉突然給他一件信物,當然不全是為了行走的便利,一個人族可能一輩子都不用去往狼人領地,而如果深入黑暗疆域,不是殺戮就是交易。因此這件信物也意味著一條和狼人的交易線路。
  
  若非威廉早就知道千夜身份,又怎么會認為一名獨行獵人具有與狼人部落交易的能力和需求?
  
  威廉笑笑,說:“我只是對讓老羅斯不爽的人有點小小的好奇而已。你現在有個傭兵團,就需要錢和資源,與我這邊交易,對雙方都有好處。”
  
  千夜沉默不語,在威廉之前,他從沒想到過自己能和一個黑暗種族和平共處好幾天。但交易又是另外一回事,那不是在地下黑市里賣賣戰利品這么簡單,也不是一句雙方都有好處就能過去的。
  
  威廉拿過旁邊一個卷軸,拉開,那是一張永夜大陸的地圖。“很簡單,幫我點小忙而已。一是你在和那些吸血鬼開戰的時候,假如有機會,就多去關照下羅斯侯爵的那些直系后裔,我這邊或許能夠給你提供點消息之類的。”
  
  他頓了頓,伸手在黑流城附近區域一點,繼續道:“另外就是,如果你愿意的話,這附近有十幾個小規模的狼人部落,他們可以用藥材和礦石來向你交換裝備。當然,你那邊若能提供一些訂制的裝備就更好了。價格會讓你十分滿意。”
  
  千夜雙眉皺得更緊了。
  
  狼人由于先天的原因,并不擅長制造,而血族是天生的工藝大師,至于魔裔則以出產頂級原力裝備而聞名。習慣上,狼人們更喜歡依靠肉體的力量擊殺敵人,裝備很多時候可有可無。如果狼人們有了趁手的裝備,戰力無疑會暴增,這并不是千夜愿意看到的。
  
  威廉突然拍了拍千夜肩膀,藍灰色的眼睛注視著他,用輕松的語調說:“其實事情很簡單,做或不做,你有完全的自由。”
  
  千夜想了想,緩緩道:“第一件事本來就是我會去做的。至于交易......”
  
  威廉微笑道:“你有機會去和他們接觸一下再定好了。那邊的部落和我們關系比較密切,也相對溫和。不過就象在這里一樣,你和他們接觸的時候也需要展示足夠的力量,狼人崇尚勇士,這樣會讓你更容易被他們接納。”
  
  千夜點點頭,心里卻嘆了口氣。他這時突然想到了宋子寧,寧遠集團就有黑暗種族的貿易線路,宋子寧在做出交易決定的時候是怎么考慮的呢?
  
  威廉又說:“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準備再留幾天,你也多待兩天吧,灰色城市里每天都會有好貨色出現。”
  
  “不,我時間不多。實際上,我一會兒就準備出發了。”
  
  “擔心永夜那邊的戰局?這沒有什么好擔心的,實際上那邊的戰爭已經結束了。”
  
  千夜吃了一驚。
  
  那可是一場席卷了半個永夜大陸的戰爭,有跡象表明,永夜陣營出動了兩位數的議員級別強者過來坐鎮大局。而據魏柏年的消息,帝國一方也把數個主力軍團和近半精英軍團調到了永夜大陸。
  
  光是運兵費用就是一筆天文數字,按照常識,如此規模的一場戰爭怎么也得持續大半年才能夠分出勝負。怎么突然之間戰爭就結束了?
  
  威廉看出千夜的疑惑,笑了笑,說:“那些永夜議會的老家伙們發動戰爭的目的,好象是在找什么東西。現在有了結果,自然就沒必要打下去了。”
  
  千夜聽到前半句話先是不可置信,他想象不出什么東西能引動這樣一場規模和犧牲的戰爭。而后半句話則讓他心中一緊,問:“好的結果還是壞的結果?”
  
  威廉聳聳肩,說:“當然是壞的結果。現在那些老家伙們估計正頭痛著呢。”
  
  千夜向威廉道了別。
  
  威廉把他送出門外,又叮囑了一句,“我不知道為什么鬼索的人會盯上你,我幫你解決了兩個,另外一個看上去很像意外死在扎倫手上。不過,鬼索經手的委托從來沒有半途而廢的。你要小心。”
  
  千夜點了點頭,沒有繼續逗留,徑直離開了灰色都市,向趙閥領地的方向進發。
  
  前往幽城的路途幾乎緊貼著邊界,與空曠的山地和原野不同,黑暗種族和兇獸的活動頻繁許多。來自人族的獵人和冒險者也不少,而從危險程度上來說,人族一點也不比黑暗種族低。
  
  幽城,是趙閥領地內一座重鎮,城內有三十萬人口,由于所處地理位置與黑暗疆域和叛軍領地都接壤,城內也是情況復雜。真正的危險或許不在荒原上,而是在幽城之內。
  
  千夜是下午時分出發的,當晚宿營倒是平安無事,而他在又一次四十三輪兵伐決潮汐后,點燃了第八個節點。
  
  當千夜趕路的時候,永夜大陸上的戰局卻突然陷入了詭異狀態。無數黑暗種族的大軍突然如潮水般退卻,甚至連好不容易奪得的一些戰略要地都輕易放棄了。
  
  帝國一方難以判斷黑暗種族此舉的用意,有悍勇沖動的將領忍不住揮軍追擊。然而這一次黑暗種族卻不再遵循先前擇地決戰的潛規則,突然間數路大軍合圍,直接把輕敵冒進的一個集團軍給吃了下去。
  
  那可是整整四個師的精銳,結果就在不到三天的時間內被全殲,甚至讓主控那個方向戰場的定國公救援都來不及。因為這個集團軍被殲滅,在這場戰役中帝國的損失已經和黑暗種族持平。這讓定國公和羅明驥元帥臉色極度難看。
  
  此戰之后,帝國一方用兵就變得十分謹慎,跟在撤退黑暗大軍身后,穩扎穩打,一步步收獲失地。
  
  而事實上,黑暗種族一方的氣氛反而更加凝重。在一座臨近前線的城堡里,十余位議員齊聚于此。可是會議已經開始一個小時,卻始終沒有人說話,任由壓抑的氣氛不斷漫延。
  
  不知過了多久,才有一個幽靈般的議員開口,連聲音都是飄忽不定的,“還沒有新的消息嗎?”
  
  侍立在一側的蛛魔侯爵即刻上前一步,恭敬地說:“各族的搜索部隊都已經按照指令到達烽火大陸,進入指定區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回報任何發現。在各路搜索部隊中,拜恩氏族的扎倫子爵戰死。”
  
  一位血族議員厲聲道:“扎倫?他是怎么死的?”那是一名資深議員,氣勢如黑霾般壓了過去,強如蛛魔侯爵也忍不住退了一步。
  
  侯爵連忙加快語速,“我們已經找到了扎倫子爵的遺骸。據說他當時是追蹤一個很像血族的可疑人類,才深入山區。子爵死亡的地方已經靠近趙閥領地,而從尸體來看,子爵應是死于......曼殊沙華之下。”
  
  這句話頓時在會議大廳里激起了層層動蕩,就是諸位議員們聽到曼殊沙華的名字,也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歌詩圖尤其如此。
  
  PS:今晚還有一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