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55 引蛇出洞

黑衣女人打了個寒戰,開口之前嘴唇都有些哆嗦,“如果我把知道的一切都說了,你可以不殺我?”
  
  “可以。”
  
  黑衣女人猶有疑慮,“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千夜冷冷地笑了,“你沒有選擇,只能賭上一賭。”
  
  黑衣女人咬了咬牙,找來一份地圖,指出鬼索地區總部的位置,并且詳述了里面的人員和守衛力量分布。
  
  千夜聽著,微微皺了皺眉。那里除了鬼索地區總部的首領方天倫外,還有三十多名常駐成員,雖然五級以上高手有限,但也是一股頗為強大的力量了。
  
  這時黑衣女人已經說完,千夜帶著她回到樓里,把大廳的槍手和樓上重傷的中年男人分別弄醒,一一問話。槍手和黑衣女人地位差不多,并不知道更多的事情。
  
  那個重傷的中年男人卻是鬼索在幽城據點的負責人,千夜的問話稍稍費了點功夫,于是黑衣女人在一邊看到了精密如外科手術般的刑訊手段。
  
  直到中年男人咽下最后一口氣,黑衣女人臉色蒼白如紙地蜷縮在一邊,如果不是恐懼幾乎凍結了她的全身,可能中途就已經嘔吐起來。
  
  千夜站起身,用一塊方巾慢慢擦手。這個據點負責人在鬼索里屬于中層人物,但也所知有限,并不清楚這次行動的目的和委托人。
  
  只不過中年男人的供述解答了千夜心中數個疑問。
  
  原來鬼索行事還是頗有顧忌,一開始并不打算在幽城內大動干戈。他們抓了馬仲后就著手誘捕陳露,同時派出地區總部最頂尖的幾個殺手去野外攔截千夜。
  
  然而兩邊都不是很順利。
  
  陳露確實被提前引到了收貨人據點,鬼索卻在攻打過程中遭到了超乎想象的強烈抵抗,雖然最后還是端掉了那個據點,但傷亡相當嚴重。千夜這邊則是一直全無音信,突然就傳來人已經進了幽城的消息。
  
  于是千夜遇到了一個臨時布置起來的陷阱,不但極為粗糙,人手也弱得可以。當然這只是千夜的感覺。就鬼索而言,算上黑衣女人陸雅嵐,三名六級槍手,兩名七級暗殺者的陣容已經足夠強大。
  
  至此,事情比預想的還要復雜。鬼索從馬仲口中得到的只是送貨人接頭方式,而送貨人體貌特征以及是一名七級獵人的消息卻來自委托方,由此可見,宋子寧那邊也出了問題。
  
  其實宋子寧在信中說過,如果遇到意外,讓千夜立刻毀掉巖心玉書,然后迅速離開西陸,回永夜后也不要和他主動聯系,他自會善后。當時千夜只以為這是例行公事吩咐一句,現在看來,可能那時宋子寧就已有預感。
  
  所幸也不全都是壞消息。鬼索在城市中行事如此瞻前顧后,可見幕后黑手并非趙閥。而有關千夜的信息僅流于表面,也就是說宋子寧那邊被突破的只是外圍,還有回旋余地。
  
  此時,千夜突然發現自己欠了威廉一個很大人情。鬼索那個除了地區首領外最強的暗殺者,可是九級并且有隱身技能,再加上一兩名八級的輔助者,若非偶遇威廉,以千夜當時尚未完全恢復的身體狀態,還真有可能落到他們手里。
  
  千夜沒去管縮在角落里的黑衣女人,以最快速度把樓房上下又搜索了一遍,確定再沒有活人。當他拎著一個大包重新出現在陸雅嵐面前時,那個女人還在原地,連姿勢都沒變過,好像已經被嚇得連逃跑的念頭都不敢興起。
  
  千夜扔給她一支原力針劑,道:“你有半小時恢復時間,然后我們出發,去地區總部。”
  
  陸雅嵐陡然回過神,叫道:“你瘋了!首領現在就在總部里,他可是戰將!我們都會死的!”
  
  千夜只是淡淡道:“你開車,我省點時間,否則也不過多花點時間找路而已。”
  
  陸雅嵐顫抖了一下,咬牙抓過藥劑,注射進手臂,就地盤膝而坐,運轉原力。
  
  只看千夜行事風格,她就知道自己全無反抗機會。千夜對她根本不做多余防備,似乎完全不在意她是否逃跑或猝起偷襲,越是如此,陸雅嵐越是害怕,那是自身實力足夠強大,才會有如此自信。
  
  千夜隨手拉過一把椅子坐下,微合雙眼閉目養神。
  
  他心中并不如表面上平靜。事到如今,對千夜來說最好的做法應該就如宋子寧所說,馬上離開,而不是去趟那邊的渾水。因為他不知道鬼索背后站著什么人,也不知道整個風暴有多大,幽城這一環又占了多少比重。
  
  但從馬仲口中得知陳露另外一個身份后,千夜立刻意識到決不能放任她落在鬼索手中,那或許是會攀扯出宋子寧的直接人證。他必須去看看情況,救人,或者滅口。
  
  千夜無聲地苦笑了一下,現在根本不是和宋子寧計較與叛軍做交易的時候,可若是一切順利,再見到好友,又該說些什么呢?
  
  半個小時很快過去,陸雅嵐的原力恢復了一多半,她沒再做無謂掙扎,順服地從后方倉庫里開出一輛輕型越野車。
  
  千夜跳上副駕駛座,隨手把拎著的大包扔進后座,只聽嘩啦啦一陣亂響。
  
  陸雅嵐心中頓時一跳,這個聲音聽起來不對。她立刻在腦中把據點武器庫里的各種東西過了一遍,隨即駭然發現,大包里塞滿了手雷!
  
  除了普通火藥手雷外,武器庫中可是還有好幾顆大威力的原力手雷,原本準備用來攻打收貨人據點,后來首領擔心動靜太大,引來趙閥干涉,才封存不用。
  
  千夜就這樣隨意地把大包扔來扔去。雖然手雷一般情況下不會爆炸,可萬一呢?萬一這包手雷走火,威力絕對可以把這輛車連同兩人炸成碎片。
  
  陸雅嵐脊背上頓時爬滿冷汗,但看了看千夜沉默得近乎陰霾的側臉,又把話咽回去,然后發動了車輛引擎。
  
  幽城所在行省被黑暗疆域的遺忘山脈和叛軍控制的幽南行省環繞,外敵林立,但城市在夜晚并不關閉城門,也不禁止人們出入。由這個細節就可見趙閥的自信和傲慢。
  
  輕型越野車順利出了城,沿著朔陽公路的一條支路向茫茫夜色中駛去。
  
  鬼索這個區域的總部位于幽城近郊一座莊園里,開車過去大約需要一個小時。哪怕是城市近郊,荒野的夜晚也仍有危險,無論猛獸還是盜匪,都是夜行路人的致命威脅。
  
  越野車沒有開燈,陸雅嵐僅憑著記憶和淡淡的月光前行,她是六級的槍手,有一定夜視能力,勉強能夠看清前方道路,但也偶爾會有疏漏。
  
  每當這個時候,千夜就會直接告訴她向左,或是往右。無論路面上有什么樣的障礙,石塊、深坑還是尸體,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除此之外,千夜就是安靜的。他側靠在車門上,用手支著頭,仿佛在沉思著什么。
  
  越野車在夜色中前行,除了引擎的轟鳴聲外,幾乎聽不到其它聲音。這個夜晚仿佛格外寂靜,不要說遭遇兇獸,就連路邊都沒有活物竄過。
  
  這種死寂最后化為巨石,沉甸甸地壓在陸雅嵐心頭,讓她時時有種瘋狂尖叫的沖動。而且越野車里冷得滲人,森森寒意不知從何而來,讓她最后忍不住開始顫抖。
  
  陸雅嵐隱隱感覺到這種異常似乎來自身邊的千夜,有那么一瞬,她甚至有種錯覺,仿佛副駕駛位置上坐著的不是人類少年,而是一頭恐怖兇獸。
  
  從千夜身上,確實在不斷散發出一縷縷淡淡氣息,陸雅嵐只感覺到極度的危險,還分辨不出具體內容,但野外的兇獸們卻輕易嗅出那是一頭位階至少子爵以上的蛛魔。
  
  這是勃拉姆斯的氣息,強大的威壓向荒野兇獸們宣示著他的領域,再強悍的野獸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在距離莊園不到五公里的地方,千夜就吩咐陸雅嵐停車,然后扔給她一支原力突擊步槍,一把短刀,就帶著她向莊園走去。
  
  陸雅嵐心中的恐懼已經達到最高點,順從地跟在千夜身后。此時就算千夜放她離開,她也不愿意一個人留在黑漆漆的荒野里。相比之下,莊園里的地區首領反而不是那么可怕了。
  
  幾公里路就在沉默中過去,莊園的輪廓已經出現在視野里。
  
  千夜向陸雅嵐作了個手勢,輕聲道:“待會看到有人從莊園里出來就開槍。”說完,千夜也不等回答,就把她留在原處,孤身繼續向前。
  
  陸雅嵐看著千夜的背影,猶豫了一剎那,她當然不敢對著千夜開槍,看到千夜手中那支五級血族狙擊槍后,就知道即使偷襲都不見得能打中他。
  
  陸雅嵐在躊躇是否要鳴槍示警,可是隨即想起組織里的嚴苛規定,又把槍口放下。她的任務已經徹底失敗,所有的同伴都死了,只活下來她一個人,又把千夜引到了地區總部。就算事后捉住或者是擊殺了千夜,等待著她的也會是殘酷的刑罰。
  
  濃重的夜色中,忽然間有淡淡血腥氣彌漫開來,陸雅嵐聽到一聲微不可察的悶哼夾雜在風中。顯然莊園的暗哨被千夜解決了,只不過做得并不是很利落。
  
  她心頭掠過一陣怪異感覺,那個下手狠、準、利落的少年怎么會在外圍崗哨處就露了行蹤?然而她的疑惑立刻有了答案。
  
  血腥氣和低沉慘哼或許可以瞞過普通人,卻逃不過強者的感知。莊園中忽然響起一聲大吼:“什么人敢來找死!”
  
  刺耳的警報聲隨即鳴響,數道淡若輕煙般的身影從莊園中沖出。
  
  蛇,出洞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