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62 第二塊碎片

千夜揚了揚手里的深紅之牙,淡淡道:“這與你無關。回答我的問題,否則它就會刺入你的魔樞。”
  
  黑暗種族的強者怎會不認識這種血族標志性的吸血武器,活著被吸血刃抽取精血是一個極為痛苦漫長的死亡過程。
  
  然而蛛魔沒有多少驚懼的神色,他喘息著,節肢開始不斷抽搐,眼神也逐漸潰散,喃喃道:“我已經活不了了,怎么死還不都是一樣?只是可惜,好不容易得到了那個東西,卻......卻......”
  
  千夜等了一會,蛛魔卻再也沒有了聲音。他略一猶豫,然后走上兩步,一刀刺入蛛魔的魔樞。
  
  沿著吸血刃涌入的純厚精血表明這頭蛛魔的確是子爵,很大可能還是一位離伯爵只有一步之遙的一等子爵,只不過他的傷勢實在太重,以至于只剩下了九級左右的實力。
  
  隨后千夜迅速在蛛魔身上搜了一遍,除了幾塊血晶和水晶幣之外,就沒有什么特別的東西了。那柄戰斧倒是五級兵器,可惜千夜若是扛著這么一個成噸的大家伙,也就不用匿蹤了。
  
  千夜直起身,留意了一下周圍的動靜,然后仔細回想蛛魔臨死前的話,總覺得自己好象錯過了什么。
  
  他又檢查了一遍蛛魔的尸體,這一次果然有所收獲。
  
  蛛魔腹部有道傷口看起來有些異常,明顯恢復得比其它傷口要快得多,接近痊愈,留下一掌寬的灰白印子,再過兩天可能就再看不痕跡。千夜心中一動,揮刀剖開了傷疤,結果從切口中透出一縷晶光。
  
  里面居然是一塊水晶殘片!
  
  千夜拿出自己的那塊水晶殘片,把這兩片東西托在掌中,它們有著相同的材質和花紋,雖然形狀不同,但是大小相差無幾。千夜把兩塊殘片對了對,果然各有一段可以毫無間隙地拼接在一起。
  
  千夜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在蛛魔身上發現水晶殘片,看來它之前經歷的戰斗,多半與此有關,難道安度亞給自己仆人留下饋贈一事已經不是秘密?
  
  千夜皺了皺眉,從地上撿起屬于血爵士的原力槍,向著蛛魔藏有水晶殘片的傷口開了一槍。原力彈徹底毀壞了傷口周圍的血肉,也把水晶殘片存在過的痕跡消除。他又檢查了一遍周圍現場,把自己的行蹤清理干凈,這才全速離去。
  
  千夜不敢再停留,繼續深入山區,一路上小心翼翼地避過黑暗種族巡邏隊,連續奔行了一天一夜。
  
  當他離開后不久,數名血族就出現在營地外。他們全都佩帶著銅制面具,個個氣息深沉強大。他們一出現,就看到了營地中醒目的蛛魔尸體,身影幾個閃爍,出現在蛛魔尸體旁邊。
  
  “格羅特居然死在這里,真是糟糕。”一名血族緩緩地說。
  
  “關鍵是被他帶走的東西在哪里。”
  
  “也許還在他身上,格羅特出了名的狡猾。”
  
  “希望很渺茫。”
  
  中央的血族緩緩抬起右手,從他指間灑下片片血色薄霧,一落在蛛魔的尸體上,即刻燃起熊熊烈火,轉眼間將龐大的軀體燒得只剩下一層白灰。
  
  看著那層白灰,幾名血族間的氣氛突然變得壓抑沉悶起來,他們彼此對望了一眼。
  
  其中一人說:“格羅特的精血都被吸干了,從尸體痕跡看應該是我們同族下的手。”
  
  “但他致命的傷勢是破魔秘銀彈打出來的。”
  
  “使用人族的子彈并不是多么罕見的事。不得不承認,破魔秘銀彈對于我們圣血種族的殺傷力相當值得稱贊。而且你沒有發現嗎,那兩顆破魔秘銀彈是用我們血族的原力槍發射的。”
  
  “這么說來,那片鑰匙應該就在殺了格羅特的人身上。”
  
  “也許發動一場大規模的搜捕是個好主意......”
  
  居中的血族立刻搖頭,沉聲道:“不行,這個消息不能夠讓其它人知道!鑰匙只能由我們來掌控,安度亞的寶藏也同樣如此。”
  
  他巡視一周,然后向其中一名血族說:“這個營地屬于法格氏族,你,立刻去查他們派來這一帶活動的成員。我需要完整的名單,一個也不能疏漏,明白了嗎?”
  
  那名血族答應了,立刻轉身遠去。
  
  這時為首的血族才一揮手,說:“分頭搜尋,他應該沒跑出多遠,先把附近兩百公里的范圍搜索一遍!”
  
  這個搜索范圍不可謂不大,以這幾名血族的強悍實力,要實現起來也會消耗大量原力,可是他們默默轉身,默默執行,沒有絲毫不滿。
  
  鑰匙殘片實在是太重要了,就算得不到所有,也要阻止其它人拼湊出完整的鑰匙。
  
  帶著面具的血族們如輕風、如幽靈般在山林間穿行,轉眼之間就翻過了重重山嶺,檢查了處處深溝谷地。他們和許多黑暗種族的巡邏隊擦身而過,卻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千夜的直覺是對的,這些神秘血族距離他最近的時候已經不超過十公里,可是在那個點上,已經到了搜索范圍的極限。
  
  在那些血族看來,殺了格羅特的人不會短時間內就逃出那么遠,而如果那人真的跑出了這個范圍,那么對方不是具有速度方面的獨特天賦,就是實力格外強大,也就意味著僅憑他們根本對付不了,必須向上報告。
  
  當神秘血族停止追蹤的時候,千夜還在奔跑,一直跑出近四百公里,才找了個隱秘地方開始休息。一路上,他看到了一些值得深思的蹊蹺之處。
  
  這片山區的黑暗種族分布得太廣,另外數量太少,平均等級也不夠高。看下來,一個小隊中如果有爵士級的上位黑暗種族帶隊就算不錯了,大多是騎士帶隊,甚至有些隊伍里完全沒有上位戰士存在。相對而言,血族的平均等級要高一點。
  
  另外,各個黑暗種族還在不斷內斗,光是這一路上,千夜就至少看到了六七起戰斗,或者戰斗后的殘跡。和那頭蛛魔屠殺血族營地的情況有所不同,許多戰斗規模雖小,卻非常激烈,以某一方全滅為結局。
  
  按照千夜過往經驗,這種情況的出現,往往意味著黑暗種族的聯合行動缺乏強有力的領導者,或者說上層的盟約并不是很強調約束性,以至于這些黑暗種族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同時在私下了結相互之間的恩怨世仇。
  
  而這,多半意味著黑暗種族并未找到安度亞的寶藏所在,甚至可能還沒有關于寶藏位置的確切線索。
  
  看到了這些戰斗,千夜覺得是時候找個人來問問情況,而不用擔心暴露行蹤。
  
  數小時后,休整完畢的千夜悄悄跟上了一只蛛魔和仆蛛組成的搜索隊伍,在一處短而狹窄的谷地出手偷襲。當他的遠程狙擊把為首的蛛魔爵士擊成重傷后,整場戰斗就沒有了懸念,余下的兩頭蛛魔和十只仆蛛僅支撐了數分鐘,就被全部斬殺。
  
  千夜拿出一顆破魔秘銀彈,在重傷垂死的蛛魔爵士面前晃了晃,“回答我的問題,你可以死得痛快些。不然,我就把這顆東西塞進你嘴里。”
  
  蛛魔爵士的目光正從深紅之牙上挪開,當他聽到這樣的威脅,又看清楚那顆原力彈究竟是什么東西,頓時變得極為憤怒,又異常驚恐,還帶著點困惑,最終點頭。
  
  “你們從何而來?在找什么東西?”
  
  蛛魔掙扎著說:“我們來自西陸本土的垂絲王國,大約兩個月前被調到這片山區,任務是尋找一切可能存在的遺跡。無論是壁畫、古董或者是古墓,都在尋找范圍之內。但目標物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千夜微微皺眉,從現有跡象來看,蛛魔爵士說的是實話。如此漫山遍野的搜索方式,范圍如此遼闊,只能說明黑暗種族并不知道目標的確切位置,甚至不知道安度亞的寶藏究竟以什么方式存在。
  
  千夜反復從各個角度問了許多問題,前后應證,確認蛛魔并不知道更多的消息后,就劃開了他的喉嚨。等蛛魔不動之后,千夜把深紅之牙刺入了它的魔樞。
  
  吸收了這隊蛛魔巡邏隊的精血,千夜體內血氣又接近滿溢。但是如此多的精血,轉化為黑暗原力,卻依然無法使暗金血氣再次晉階。
  
  千夜將現場作了一番處理,抹去自己進出方位,卻留下了尸體精血被吸取的痕跡。
  
  隨后在路上,千夜又冒險襲擊了兩支搜索隊伍,最終從一名血族男爵的口中問出了目前坐鎮落星山脈的主持者,是血族的布里尼公爵。
  
  聽到這個消息,千夜稍稍放松了一點緊繃的神經。
  
  在當下,黑暗大君中或許也有力量與安度亞不相上下的人物,或能破解黑翼君王的布置,但這個人物絕不會是區區一名血族公爵。由公爵而不是更高層的大人物主持,顯然黑暗種族一方并沒有得到更多的線索。
  
  這是個好消息,意味著千夜只要足夠謹慎小心,就不會在入口區域遭遇特別強大的力量。
  
  千夜登上一座高峰,眺望著遠方,把眼前的地形和從安度亞意識中看到的景物一一比對。真視之瞳的位置應該就在落星山脈中央的那片區域中。
  
  接下來的三天行程中,千夜再沒有出手殺傷巡邏隊,直到視野中出現了一座高聳入云的孤峰,形狀看起來相當眼熟。
  
  PS:看了大家的留言,周末一起加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