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64 空間禁制

暗金血氣上的那對小翼振動得越來越快,千夜與西北方的感應也越來越強烈。
  
  他幾乎可以在意識里清晰地看到某處空間正急劇變化著,形成了一個碩大無比的漩渦,好像有什么東西正要沖出來。顯然入口就在附近并且馬上就要打開。
  
  可是千夜的行蹤已經暴露,從孤峰上沖下的戰士個個實力不凡,尤其為首的那個絕對不是普通戰將。
  
  此刻千夜面臨兩難選擇,如果跑向安度亞寶藏入口,肯定會暴露那邊的位置。可如果換個方向逃走,不說是否能甩開孤峰上追下來的人,一旦他們發出訊息,在這黑暗種族云集的山脈里,千夜立刻就會陷入重重包圍。
  
  已經沒有時間讓他多想,千夜猛一咬牙,發力狂奔,轉眼間提至極速。
  
  從孤峰上奔下的領先數人把其他戰士遠遠甩到身后,千夜這么一跑起來,立刻被捕捉到蹤影,紛紛追了過來,雖然短時間里雙方的距離似乎無法拉近。
  
  孤峰之頂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嘯,數道身影沖天而起,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破空而來。
  
  千夜回頭一望,心立刻就沉了下去。山峰之上果然有伯爵級別,甚至實力更加強大的人物在。想到威廉的巔峰速度,他只剩下幾個沖刺的機會。
  
  狂奔中,千夜體內的那對小翼仍在不斷震蕩,道道無法察覺的波動透體而出,遠遠散播出去。
  
  就在前方不遠處,空中的景物忽然明顯扭曲起來,緩緩現出一扇大門的輪廓,五顏六色的光芒不時從左向右掃過。門后影像綽綽,稍微穩定下來后,可以隱約看出居然也是一片茂密森林。
  
  若非兩邊樹種有明顯差異,乍眼看去,幾乎會疑為眼前山林的鏡像倒影。
  
  千夜從未有過穿越空間門的經驗,事實上他只在學習槍械原力陣列基礎理論的時候,才聽說過還有大型原力法陣和空間通道這種東西,然而此時他已經完全顧不得如此詭異的景象背后有什么危險,徑直奔了過去。
  
  暗金血氣上的那對小翼突然停止了振動,千夜感覺到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充盈四肢,像是下一刻就會托舉著他離地升空。
  
  千夜的背后卻如針芒刺入,極度危險的感覺幾乎拂到耳邊,那是孤峰上追來的強者已經逼近。他不假思索地縱躍而起,離地后身體感覺格外輕盈,在到達普通跳躍高度的極限后,又憑空升起了一段距離,穩穩進入空間門。
  
  當千夜的身影消失后,那些五顏六色平掃的光芒突然凌亂起來,大門有了消散的跡象。
  
  咫尺之遙的李瑞之發出一聲咆哮,身上驟然迸發出奪目的原力光芒,背后出現一條巨大青蛇的虛影,兩只琥珀色的巨眼射出細細光芒,照射在邊框已經融化了一半的大門上。
  
  那些橫七豎八的彩色光芒戛然而止,定格在那里,于是空間門也穩定下來。可是李瑞之顯得極為吃力,僅僅幾個呼吸之際,他就已臉色蒼白,額頭見汗。
  
  血族伯爵僅僅比李瑞之慢了一步,他身形如電,狂奔向空間門,一頭沖入,在他身后,數名位階稍低一些的血族緊隨而入。
  
  一眾血族進入后,本已穩定下來的大門立時一陣劇烈波動,李瑞之如遭重擊,本已失去血色的臉上閃過一抹鉛灰,猛然噴出一口鮮血。他雖然仍在勉力支撐著,身后青蛇虛影卻開始模糊,蛇眼中則流下兩道細細血線,射出的光芒越來越暗淡。
  
  然而下一刻,空間門的波動驟然加劇,隨著一聲慘叫,血族伯爵從門里被噴了出來。
  
  血族伯爵的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白光,虛空中還不斷有點點白色水滴生成,如細雨般澆在他身上。那些水滴一經沾身,就立時升騰起一道洶涌火焰,伯爵的肌膚瞬間就焦黑片片,如同灰炭。
  
  血族伯爵從空中翻滾著墜落,而空中細雨般的白色水滴如影隨形,分毫不差地緊跟而動,涓滴不落地向他身上澆去,道道淡白火焰燒得血族伯爵不斷慘叫。
  
  李瑞之頓時倒吸一口冷氣,他看出那些白色水滴都是凝氣成液的黎明原力,對血族這類以黑暗原力為本源的生命而言,精純的黎明原力就是劇毒。
  
  若非親眼所見,恐怕誰都想象不出,一位黑暗大君私密空間的防衛手段中居然包括黎明原力,而一個永夜陣營的巨頭,竟能驅使精純到凝氣成液程度的黎明原力?
  
  李瑞之心中一個戰栗,當機立斷地放棄了強制維持空間門的開啟。
  
  他沖到血族伯爵身邊,雙手指尖各出一道細細光芒,直刺虛空,擊散了虛空中凝而不散的黎明原力之霧,終于不再有白色細雨澆向伯爵。
  
  血族伯爵伏地不起,等手下趕到,幫他做了簡單救護,才在攙扶下勉強站起。
  
  已經潰散大半的空間門又閃爍幾下,這次被噴出來的是兩名血族子爵,然后就徹底消失了。
  
  兩名血族子爵周身同樣燃燒著黎明原力火焰,他們的實力遠不及伯爵,被空間門噴出時,就已經變成兩具焦尸。
  
  看到空間門消失,血族伯爵大驚,失聲道:“難道我們再也進不去了?”
  
  李瑞之雙眼變成蛇一樣的豎瞳,仔細在空間門存在過的地方掃了幾遍,片刻后沉聲道:“不,還有機會把它再次打開。但是我需要大量資源,還有強者的配合。”
  
  血族伯爵立刻說:“我馬上通知加雷公爵。放心,只要能打開空間之門,不管你需要什么都可以得到。”
  
  血族伯爵回頭吩咐幾句,一名血族子爵立刻如飛而去。子爵激發了全部血力,甚至不惜為此受傷,風馳電掣般遠揚。這時血族伯爵的臉色才好看了些。
  
  他們搶在其他人前面率先找到了入口,已經立下大功,不僅會有封賞,還將因此進入永夜議會那些大人物們的視野。然而,若是黑翼君王的寶藏被那個先進去的神秘人物給搶了,不要說他們,就是加雷公爵都會受到重罰。
  
  好在空間門只吐出兩名血族子爵,還有一名子爵和兩名男爵留在了里面,只希望他們能夠抓住那個混進去的家伙。
  
  想到這里,血族伯爵的心情輕松了一點,雖然不知道那人是誰,但只看剛才短短的追逐中對方表現出來的實力,不過爵士最多男爵水準而已,否則也不會被追得暴露了空間門的位置。
  
  伯爵和李瑞之并沒有等待很久,還不到一個小時,遠方天際突然風起云動,虛空中響起隱隱雷聲,數道身影出現在遠方,雖然離這邊還有一段距離,傳遞過來的威壓已經讓眾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就連李瑞之的臉色也有些微微發白。
  
  轉眼間,一名血族老人就站到了眾人面前。
  
  他一身黑色風衣,衣領袖口處纏繞著金色薔薇花枝,胸前則是一個圣杯徽章。老人臉色慘白如紙,皮膚已經松弛,兩個大大的深青色眼袋,無論眼角還是嘴角都是深垂向下。
  
  這個老得似乎隨時都會死去的血族,就是十三古老氏族之一,拉金氏族的加雷公爵。
  
  在一名血族公爵面前,即使強如李瑞之也只能表示出應有的敬意。
  
  加雷公爵將一個手提箱扔給李瑞之,道:“你要的東西都在里面。現在,把空間門給我重新打開。”
  
  “我需要十分鐘時間。”李瑞之接過手提箱,立刻開始布置。他不愧是原力陣列方面的大家,沒到十分鐘就已布置出一個規模不小的原力法陣。
  
  李瑞之此時氣息已低落許多,他直起身,擦了把額頭的汗,稍稍調息后,站到陣法中央,大喝一聲:“開!”
  
  原力法陣上射出多道毫光,照耀在空中,一個空間門慢慢被勾勒出來。
  
  加雷公爵凝望著漸漸穩定下來的大門,卻沒有第一時間進入,反而攔下了身后一名想要沖過去的伯爵。
  
  觀察片刻,加雷公爵才緩緩地說:“黑翼君王在這個空間里留下了禁制,任何子爵以上的人進入都會受到強烈攻擊,實力越強,承受的攻擊就會越猛烈。”
  
  眾人面面相覷。兩名子爵的尸體就在眼前,還有一名伯爵重傷,空間禁制力量的強大可見一斑,就連加雷公爵都不愿以身犯險,其他強者就更不敢去嘗試了。
  
  加雷回頭吩咐道:“去傳訊,把所有爵士以上、子爵及以下的人全都調過來。限他們在三個小時內到齊。”
  
  數名血族強者即刻離去。
  
  李瑞之這時想到了什么,輕聲道:“閣下,如果僅入口的空間禁制就有如此威能,那子爵們在里面的活動仍會受到很大限制。”
  
  他還有另外的話沒有說出口,安度亞留下這樣的布置,肯定是為了防止除自己后裔和仆從之外的人進入,就算位階低一點的戰士被放進去,也很可能只是為了節省入口防御的能量,里面還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兇險。
  
  加雷公爵緩緩地說:“沒事,我會持續攻擊這個空間,這樣可以牽制一部分防御力量,二等和三等子爵進入應該沒有太大的事。”
  
  “沒有太大的事......”李瑞之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沒有太大的事,就還是有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