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65 小世界

黑暗種族子爵以上,每個位階都分為三等,然而實力超過爵位等級的情況總會存在,空間禁制的攻擊恐怕不看頭銜,而是按實力來的。
  
  李瑞之身為空間與原力陣列方面的大家,非常清楚空間禁制的兇險程度,只不過安度亞大君失蹤已有千年,這種封閉空間的防御力量再強,也總有被消耗殆盡的時候,加雷公爵擺明了是把那些先行進入的強者當炮灰。
  
  兩個小時剛過,數十名上位血族就到了現場,在加雷公爵的注視下,他們一一跨進空間之門,消失不見。
  
  加雷公爵負手站在空間門前的虛空中,似乎什么都沒做。可是在李瑞之的眼里,卻看見數道隱約血氣從公爵腳下蔓延至空間門,如溪流般不斷滲入。
  
  李瑞之再感知了一下空間的狀態,心中一動,入口處平靜之下潛藏狂暴的力量居然在緩緩下降。加雷公爵的領域果然能夠牽制空間,古老氏族的大公爵,實力當真深不可測。
  
  李瑞之就算原本還有一些什么小心思,此刻也已煙消云散。他的眼底閃過一絲不甘,忽然轉身道:“李戰。”
  
  李戰上前一步,沉聲道:“有何吩咐?”
  
  李瑞之緩緩說:“你也帶人進去,把那小子抓出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李戰實力已接近一等子爵,進入空間就如同行走于冥界邊緣,可是他面無表情,沒有絲毫為難神色,只應了聲是,就率領著數名八九級戰士躍入空間門。
  
  對此,加雷公爵并沒表示出什么意見,現在他們對里面的情況一無所知,多幾個人族進去也算是多一種嘗試機會。
  
  千夜正在森林中全速狂奔,一棵棵參天古樹從身邊閃過。
  
  他已經跑了快一個小時,可前方依然是無邊無際的森林,似乎永遠都沒有盡頭。
  
  按照人類對血族的認識,千夜原本以為安度亞收藏真視之瞳的應該是某個古墓,或者地下都市之類的地方,卻不曾想到進入空間后會落進一片如此浩瀚的林海。
  
  所幸原初之翼一直對遠方某處有著連綿不絕的感應,那里應該就是真視之瞳所在的位置,否則在這樣遼闊的林海中,千夜可能連正確的方向都摸不到。
  
  千夜耳中忽然捕捉到了陣陣細微且快速的腳步聲。還是那名血族子爵,自千夜踏足空間后就跟入,并且始終緊追不舍,無論他使出什么手段,都沒能甩脫。
  
  千夜皺皺眉,邊跑邊留心周圍環境,希望能夠找到可以利用的地方。他雖然重創過鬼索的地區首領方天倫,可那是趁其不備的偷襲,目前千夜自度實力,仍是無法正面對決一名血族子爵,哪怕對方只是三等子爵,也贏面很低。
  
  然而林海環境單一,可以利用的地形不多,千夜幾次擾亂對方都沒有成功,更別提從容地布設陷阱。那個血族子爵表現出同樣豐富的戰斗經驗和耐心,絲毫不給千夜偷襲的機會,只不過也沒能拉近彼此距離。
  
  就在僵持之際,千夜心中忽然泛起一陣極度危險的感覺,就在他前方不遠處,景物突然扭曲,兩棵大樹之間的虛空好像被無形的手撕開一道縫隙,從里面跌出一個人來。
  
  千夜一眼認出,那是個人族,就是當時從孤峰上第一波下來的領頭人!
  
  又有人進來了?是空間門沒有關閉,還是再次被打開?難道踏入空間的落腳點是隨機的?
  
  所有疑問只在千夜腦海中一閃而過,現在的處境容不得多想其它,一旦那人安然落地,他馬上就會面臨前虎后狼的兇險局面。
  
  千夜胸中一股悍勇猛然迸發,一聲大吼,向著前方正從半空中落下的李戰合身撞去!他此時正全速飛奔,這一撞更是爆發出全部力量,有若隕石天降,只聽砰的一聲悶響,兩人已毫無花巧地撞在一起。
  
  李戰還沒從空間傳送的震蕩中恢復過來,全部注意力都在控制平穩下落,猝不及防之下被結結實實撞中,一陣喀嚓聲中頓時斷了好幾根骨頭,身不由已地斜斜拋飛出去。
  
  千夜也不好受,喉頭涌上一股濃烈的腥氣。他把一口鮮血生生咽下,閃電般拔出雙生花,甚至來不及雙槍合一,就扣動扳機,轟出兩槍。
  
  李戰一聲悶哼,兩條腿上血光飛濺,已被擊中。原力彈爆炸余波狠狠撞在他的防御上,終于忍不住吐出一口血來。
  
  但是李戰的反應絕不慢,他雖然連受重擊,意識卻已掙脫了空間轉換后的短暫昏眩,當下迅速拔出原力槍,準確地指向攻擊襲來的方向。
  
  然而千夜根本沒有撲過去補刀的想法,打出兩槍后,就一路遠去,片刻都不停留。
  
  看著那個瞬息遠去的身影,李戰不禁愕然。
  
  后面的血族子爵如飛而來,突然在數十米開外急停下來,泛起血色的雙眼死死盯住李戰,絲毫不隱藏眼中的貪婪。
  
  如李戰這樣實力強大的人族強者,精血對血族來說就是大補之物,如果能吸光他的鮮活血液,這名血族三等子爵說不定就可以向上升一個等級。
  
  李戰卻是冷哼了一聲,向血族子爵投去一瞥,就把原力槍收了起來,就地坐下,開始處理腿上和身上的傷勢,竟是絲毫沒有把這個虎視眈眈的子爵放在眼里。
  
  血族子爵蠢蠢欲動,幾次想要撲上去,可是一陣陣泛上心頭的強烈危險感覺總在最后關頭制止了他的行動,仿佛面前不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是天敵。
  
  子爵終于緩緩后退拉開雙方距離。人類的槍法總體強于黑暗種族,只看李戰遇襲后拔槍的動作就知道對方應是這方面行家,既然不準備動手,當然要盡快退出槍程。
  
  李戰重重啐了一口,蔑然道:“沒膽的吸血鬼,要不是主人嚴禁首先動手,老子早就扒了你的蝙蝠皮!”
  
  血族子爵面頰抽動,“好,很好!等出去后,我會把你的話原封不動地轉達給加雷公爵。”
  
  等血族子爵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中,李戰才低語道:“你還想活著出去?”他簡單地處理完傷口,就向著千夜離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千夜好不容易拉開了一些距離,頭也不回地往原初之翼指引的方位繼續奔去。現在他等于是陷在了這個神秘的空間里,就算不去理會還有多少追殺者跟了進來,他對空間通道和原力法陣一竅不通,也根本無法離開這里,惟一的希望就是找到真視之瞳。
  
  當感應變得越來越清晰時,千夜一下就沖出了森林,眼前視野驟然開闊,他突然呆在原地,有短暫失神。
  
  出現在千夜面前的是一片舒緩平原,直延伸到地平線盡頭。翠色欲滴的野地上,有一條大河曲折流過。在河畔,矗立著一座巍峨城市。
  
  頭頂是高遠的蒼穹,有藍天,有白云。一輪太陽正從中央的位置,緩緩移向天邊,而在地平線上,擱著半彎巨大的紅月。
  
  這幅景象,在千夜的記憶中,從未有過,哪怕是文字記載也不曾聽聞。他也沒有想到,無盡林海之外,居然是如此壯闊的天空和大地,這根本不像封閉空間,簡直是一個完整的小世界。
  
  千夜初次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身處安度亞大君的空間中。眼前無論是山巒大河,還是寂靜城市,都在無聲訴說著黑翼君王的威能。
  
  千夜怔了剎那后,就又起步,向著遠方的城市飛奔而去。他才跑出去數公里,血族子爵和李戰就先后從森林中沖出。
  
  血族子爵和千夜速度相差無幾,李戰原本速度可能還在千夜之上,只是被腿上傷勢拖累,反而落在了子爵后面。
  
  三道迅若閃電的身影二追一逃,轉眼間越過廣闊原野,先后沖入城市。
  
  一踏入城市的范圍,千夜眼前突然漫起層層薄霧,視野被極大限制,只能看清數米內的景物。這些霧靄突如其來,在入城前根本就沒有絲毫存在的跡象。
  
  薄霧對感知有極大的阻礙,千夜發覺連黑暗視覺都在這種情況下失去了效果,甚至聽覺也受到影響。自踏入城市后,世界好象就縮小到了周圍數米的范圍。
  
  這對千夜來說并不全是壞事,相信追蹤而至的血族子爵和李戰也無法擺脫城市迷霧的影響。他迅速沿著街道疾沖過數個街區,然后連續轉入兩條窄巷,就運轉血脈潛伏,收斂了全部氣息。
  
  接下來,無論是血族還是人族,想要在這個城市里找到千夜的蹤跡,就只能碰運氣了。
  
  千夜靠在一堵高墻下,慢慢調勻呼吸,然后開始觀察周圍環境。
  
  這座城市的建筑風格十分特別,以石材為基礎,金屬為框架,墻壁、窗框和屋檐等處都是金屬鑄造的雕像或者裝飾圖案,風格厚重莊嚴中又有細膩華麗的感覺。金屬的材質則鋼和銅各占一半。
  
  從建筑高度和雕像造型看,生活在這里的也是一種類人生物,應該比現在的人類和血族都要高大一點,平均身高可能在兩米左右。
  
  千夜站立的高墻屬于一座樓房,旁邊就是鋼制大門,他走過去,試著伸手推了推門。
  
  門并沒有上鎖,十分沉重,奇跡般的沒有生銹,應手緩緩打開,卻悄無聲息。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