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2 黑翼君王

李戰揮動長刀把兩名守衛的腦袋斬飛,目光陰郁地看著他們的尸體化為流砂。他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守衛,可是眼前的景物永遠都是一模一樣,轉眼間就會有更多的守衛從兩側的房間中走出,殺之不盡,斬之不絕。
  
  他身上增添了不少傷口,臉色也有些蒼白,但是眼中的戰意卻毫無減弱。只是偶爾,雙眼深處會閃過一陣憎恨。
  
  在另外幾個地方,數名血族子爵也在不斷戰斗著。血族體質讓他們在這種近身戰里占盡優勢,而且有血晶支持的他們,續航力更是悠長。但虛空中仍然時時會噴吐出如水霧般的黎明原力,無論他們如何閃避,都會準確地落在身上。
  
  這種傷害其實并不高,可自進入城市后就不曾停止過,積累下來的消耗也相當可觀。而且子爵們還感到,不僅是涌現的城市守衛增加,空中噴吐黎明原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顯然在外面牽制空間禁制力量的加雷公爵也快要支撐不住了。
  
  一旦加雷公爵力量耗盡,不僅城市里可能會再啟動新的防御機制,就連空間門都有可能關閉,那也就意味著進入的人都會被困死在這里。
  
  空間門外則已經聚集了上百個身影。
  
  李瑞之面色冰冷,不時從原力法陣上更換幾塊能量耗盡的晶石,旁邊廢棄的晶石已經壘成一堆,光是這筆晶石花費,就是天文數字。
  
  在一邊冷眼旁觀的幾名上位血族臉色也很不好,眼看著新換上去的晶石還沒有支撐過十分鐘就失去了光芒。
  
  一位血族伯爵終于忍耐不住,喝道:“你究竟在搞什么?!這么多晶石,哪怕一位親王的力量也能對沖掉了,可現在空間禁制越來越穩固,該死的人類,你別告訴我黑翼君王就在空間門的另一側!”
  
  李瑞之緩緩回頭,盯著那位伯爵看了很久,才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空間門的另一側很可能是一個完整的小型失落世界。這樣的世界只需要一點點啟動能源就能運轉很久,因為支持它的絕大部分能量來自我們所無法達到的世界頂端。既然你的優越感如此強烈,何不自己過來支持這個空間門,假如你能夠維持它三分鐘不消散,我就自絕于當場,如何?”
  
  血族伯爵勃然大怒,高聲吼道:“卑賤的人類,你這是在侮辱高貴的伯尼伯爵!我會把你擺上我的餐桌!!”
  
  李瑞之雙眼閃過凜冽的煞氣,依舊冰冷地說:“是嗎?那何不與我公平一戰,不死不休怎樣?殺你這頭蠢貨,我倒是有十成把握。”
  
  伯尼怒不可遏,吼聲中已經探出了吸血獠牙。
  
  不遠處的加雷公爵忽然一聲低吼,喝道:“伯尼,給我閉嘴!”
  
  原本氣焰沖天的伯尼聽到加雷的聲音,竟是打了個寒戰,再也不敢多話。
  
  加雷又向李瑞之橫了一眼,說:“李先生,請您也克制一下,不要隨意招惹我的部下,這對我們之間的合作沒有好處。”
  
  李瑞之換上恭敬的表情,微笑道:“您放心,我一向很有分寸。”
  
  就在這時,站在加雷公爵身后的一位血族老人以略帶譏諷的語氣說:“加雷,我看你快支持不住了吧,要不要我現在幫你一把?”
  
  加雷頭也不回,冷冷地道:“阿格尼絲,我還可以支撐很久,這次你們門羅的麻煩已經不小,難道還要在這個時候挑釁我們拉金氏族嗎?”
  
  名為阿格尼絲的血族老人呵呵一笑,說:“麻煩再大,也只是麻煩而已。倒是你得考慮一下,是不是還要繼續堅持下去,然后把所有籌碼全部輸掉?”
  
  加雷公爵沉默不語,片刻之后道:“我可以先支付一些報酬,你選一個人進去。”
  
  阿格尼斯低沉笑了幾聲,手一揮,說:“你,進去吧。”
  
  在阿格尼斯身后,一名血族少女應聲而出,當她摘掉罩帽的時候,就連加雷公爵也忍不住露出意外的神色,低呼一聲:“暮色!”
  
  加雷公爵把目光投向阿格尼斯,冷哼道:“看來你果然做了很充足的準備。”
  
  阿格尼斯撫摸著短須,略有得色,“只是想要看看有沒有機會而已,而且我們也不會拿大頭,最大的好處不還是歸你嗎,我親愛的閣下。”
  
  加雷緩緩道:“那可難說。”
  
  阿格尼斯卻不與加雷爭辯,伸手一指,一道細細血線就從指尖射出,照射在空間門上,原本已經逐漸開始狂暴的空間門立刻穩定下來。
  
  暮色脫去連帽斗篷,露出裹在黑色皮甲中的曼妙身軀。她雙手一伸,兩把長劍已經在手,然后毫不遲疑地跨入了空間門。
  
  加雷看著暮色的背影,忽然嘆了口氣,說:“如果拉金氏族也能夠擁有暮色這樣的后裔就好了。”
  
  阿格尼斯微微一笑,不作回應。
  
  血裔改換族名并不是不可以,代價卻不是那么容易付的。
  
  城市中的戰斗仿佛永無休止,連李戰自己都不記得已經斬殺了多少衛士,可是敵人仍在蜂擁而至。他終于現出按捺不住的焦躁神色,突然兩名正在奔向他的衛士委頓下去,化作流沙,就此消散。
  
  李戰一怔,環顧周圍,發現這座城市又回到了最初的詭異狀態,死寂無聲,再也看不到一個衛士。
  
  而這時,眼前的迷霧忽然淡了少許,街道盡頭矗立著一座恢宏巨大的神殿。
  
  李戰再也難以鎮定,提速發足奔向那座仿佛延伸到云端的殿堂。
  
  當他剛剛趕到基臺階梯下方,就看到神殿大門口突兀地出現了一個身影,那是一名全身黑甲、手執雙劍的血族少女,有一頭淡金色的短發,如同跳躍的冷焰。
  
  這個少女給李戰的感覺就象一把出鞘利劍,看一眼都會刺得雙眼微微生痛。
  
  暮色瞥過李戰,就直接步進神殿,根本沒有理會他。李戰一咬牙,也跟在她身后走進去。
  
  踏入大殿的瞬間,無論是暮色還是李戰只有一個感覺,世界在晃動。
  
  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無法分神注意殿堂的模樣。等那陣發自靈魂的暈眩過去后,他們震驚地看到了一座巨大湛藍光門,自地面高達穹頂,從大殿的左壁橫至右側。
  
  暮色眼中全是狂熱,死盯著藍色光門,喃喃道:“這就是安度亞大君留下的偉跡嗎?它,它是我的了,它終于是我的了!”
  
  暮色仿佛突然從夢中驚醒,回頭向李戰看了一眼,道:“把你的刀給我。”
  
  李戰略一猶豫,還是將手中的長刀遞了過去。
  
  暮色一接過就立刻向湛藍光門擲去,刀身只在這瞬間就纏繞上了一層黑中帶藍的焰苗,那是她黑暗原力的具象。
  
  長刀呼嘯著飛向光門,然而就在接觸剎那,從蕩漾的藍色光海中忽然射出數道細小閃電,瞬間就將這把四級長刀殛成灰燼。
  
  暮色神情頓時黯淡下去,失望之色明顯,緩緩地說:“我,進不去。”
  
  這時李戰淡淡地道:“那我們就在這里等。如果之前那個小子沒在這里被殛成灰燼,遲早都得出來。只要我們殺了他,不管他拿到什么,都是我們的。”
  
  李戰認出了暮色衣襟上的曼陀羅徽章,安度亞是門羅氏族的大君,如果連門羅血裔都進不去,他身為人類更別想突破禁制。
  
  暮色冷冷糾正道:“是我的。”
  
  李戰微微躬身,道:“是,大人。”從這個角度,暮色看不到他眼中一閃而逝的譏諷和冰冷殺機。
  
  兩人沉默下來,站在光門前,靜靜等待。
  
  過了片刻,兩名血族子爵也進入大殿,隨后十多名血族戰士和數個李家戰士也陸續到來。血族戰士們一看到暮色都是面色大變,所有人,包括兩名子爵在內,都自覺地站得靠后一些,不敢越過暮色的位置。
  
  湛藍光門如海水般靜靜蕩漾著,占滿了大殿整個空間。
  
  而在光門后,千夜正行走在一條藍色光路上,腳下雖然感覺到踏足之處都是實地,上下左右卻皆為虛空。
  
  即使千夜也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戰栗,這無關膽量,而是生命在面對未知時本能的畏懼。
  
  千夜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偶爾回頭望時,已看不見那座光門。在無盡虛空中,只有這一條路,從虛無中來,向虛無中去,似乎沒有始終。
  
  原初之翼忽然再一次自行激發,推動千夜沿著光路向前滑翔,越來越快,到了后來似乎有了就連虛無都在加速向后倒飛的錯覺。
  
  光路的盡頭,終于有了變化,出現一個藍色光點,并且不斷擴大,最后延展出一座恢宏殿堂的輪廓,比外面的神殿還要高大遼闊。
  
  千夜此時思緒幾乎停頓,他看到的一切甚至無法用語言表達,假如這不是幻象的話,根本非人力所能造就,或許傳說中的神跡也不過如此。
  
  進入大殿后,無論空間如何廣大,最先出現在視野的是中央王座。上面坐著一個男人,單手支頜,似乎在沉思著什么。
  
  當目光看過去的瞬間,千夜的全部注意力就被這個男人所吸引,仿佛那就是整個世界的中心。他有著一頭奇異的深色長發,身披寬松黑袍,雙手瑩白如玉,肌膚籠罩在一層柔和的光芒中。
  
  當千夜走近王座時,那個男人緩緩抬起了頭。一雙深藍大海般的眼眸中,清晰地倒映出了千夜的身影。
  
  在這一刻,千夜忽然覺得自己整個人變得如琉璃般透明,從內到外,沒有一點能夠藏匿的秘密。同時一絲明悟不知從何而來,他立刻就知道,王座上的男人正是失蹤已久的血族二代始祖之一,黑翼君王安度亞。
  
  “你終于來了。”安度亞微笑,說。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