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7 共鳴

趙君度搖了搖頭,說:“還是不了。最近多事之秋,黑暗種族不斷大舉調動兵力,叛軍們則不知道從哪里得到了大批武器,也在蠢蠢欲動。我實在是走不開。”
  
  趙君弘聳聳肩,道:“好吧,的確都是大事。嘿嘿,反正你將來是要做閥主的,不累你累誰?不過,去前線打幾仗也就是一周的功夫,這都抽不出來?”
  
  趙君度露出淡淡的無奈笑容,“父親常年呆在軍團,這些瑣碎事情他是不喜歡管的。你和大哥三哥也都不愿意處理政務,我不做誰來做?這些事,無關大小,可都不能往外推。要知道另外兩房都盯著這個位置呢!想要把閥主大位留在我們承恩公一脈,總得有人辛苦吧。”
  
  趙君弘舉起雙手,笑道:“好好,不要再說了。反正至少在突破戰將之前,我對政務都不會有什么興趣。”
  
  趙君度惟有搖頭。
  
  他三位同胞兄長,老大和老三的性格完全不適合政務。趙君弘在這方面倒有幾分才能,算是不過不失,卻長年醉心武學,找到機會就上戰場廝殺,根本不把心思放在俗務上。
  
  趙君弘隨手拿起一份行省報告,翻了翻,意外地道:“鬼索幽城地區總部被人一把火燒成了白地?誰這么不給和長老面子。”
  
  趙君弘雖然不管事,對族內各種動向卻是頗為敏銳。
  
  和長老為幽國公一脈,平日在趙魏煌這一系面前蹦得比較厲害,此人主持下的大多是灰色事務,鬼索這種不能出現在明面上的組織就和他有千絲萬縷聯系。打打殺殺死再多人都不算什么,但基業被夷為平地卻是大仇了。
  
  趙君度不感興趣地道:“聽說是鬼索先搞掉了誰家一個交易點,結果被人報仇反殺了。”
  
  趙君弘一聽,此事似與自家沒有絲毫關系,立刻就把卷宗拋到一邊。他準備離開之際,又想起一事,問:“對了,四弟,你準備何時突破戰將?”
  
  趙君度繼續批閱文件,頭也不抬,淡淡地說:“繼續磨礪磨礪根基再說,反正不急。”
  
  趙君弘嘆了口氣,道:“我卻已經有些忍不住想要沖級了。”
  
  趙君度放下筆,抬頭看去,認真地說:“你現在根基還不夠扎實,這樣就算突破戰將,也無法走遠,又是何必?”
  
  “唉,我和那個家伙還有一場約戰,眼看快半年了。”
  
  趙君度聽了,神色不變,眼底卻突然閃過一道寒光。
  
  趙君弘驀然警覺,道:“四弟!不要動他。”
  
  趙君度性格極為護短。天玄春狩過去后,社交場合上就有人當面嘲諷趙君弘的那次敗績,結果還不等趙君弘做點什么,趙君度二話不說,立刻把那人拖到后花園狠揍一頓。
  
  趙君弘這時想起來,好像趙君度曾派人去找過千曉夜,但那人已經離開殷家。接下來,永夜大陸爆發全面戰爭,其他大陸也局勢緊張,這事就此擱下,他也沒再放到心上。
  
  趙君度笑笑,搖頭,道:“二哥既然都這么說了,弟弟當然無不從命。”
  
  等趙君弘離開后,趙君度的目光落到壓在一堆文件最下方的灰色檔案袋上。永夜大陸戰火四起,想找一個小小的獵人無異于緣木求魚,所以他只是派人盯了盯宋七。
  
  雖然還沒有很準確的消息,但宋子寧和那人應該一直有聯系,不過宋七最近自己的麻煩也不小,宋閥的內務也不是那么好沾的。趙君度不想這個時候把消息透露給二哥。
  
  離開興隆商行,千夜并沒有急于回旅館,而是繼續在城里閑逛。他信步來到一座古色古香的院落前,抬頭望去,院門上方有塊橫匾,上書“鎮西武館”四個大字。
  
  那筆字倒是不錯,只不過鎮西二字名頭未免太大,冠于一個小小武館頭上著實有點可笑。
  
  好在千夜也不是來找岔的,他只是想租用修煉室而已。雖說找個安靜的地方就能修煉,但如果要加快修煉進度,有特殊藥劑輔助的專門修煉室還是首選。
  
  帝國以武立國,境內各種槍械鋪子,防具工坊乃至武館比比皆是。武館除了招攬弟子門人,教授戰技,以及接一些打打殺殺的任務外,對外租借修煉室也是一樁主要業務。
  
  千夜舉步走進武館,對門口負責接待的弟子道:“租一間頂級修煉室,十二個小時。”
  
  那名弟子面帶訓練有素的微笑,恭敬地回答:“三小時一個金幣。”
  
  這個價格讓千夜不由自主地感慨,趙閥領地果然豪富,就連這樣一個邊境小城,物價都比永夜大陸貴了十倍不止。
  
  然而被帶到地方后,千夜發現這間所謂頂級修煉室居然足有上百平方米,里面一應設施齊全,四壁刻有匯聚原力的中型法陣而不僅僅是陣列,這可就是大手筆了。
  
  隨即有個眉目清秀的女弟子端進一個香爐,里面燃著輔助修煉的筑元香。看到這些,千夜總算感覺這錢花得勉強算是物有所值。
  
  修煉室的門在蒸汽軌道推動下合上,千夜毫不浪費時間地盤膝坐好。首先是修煉兵伐訣,在暗金血氣成功進階后,他的體質更進一步,又有日益壯大的血氣護住內臟,因此這次修煉兵伐訣勇猛精進,最終達到驚人的四十五輪潮汐。
  
  兵伐訣越到后來,引動的潮汐威力越大,原力增長就越是迅速。在三十輪潮汐之后,每增加一輪修煉速度可以提升一成。而過了四十輪,每增長一輪修煉速度就可以增加兩成。也即是說,現在他的黎明原力修煉速度實際上比四十輪時提升了一倍。
  
  以此速度,用不了數月,千夜就能夠激活第九個原力節點,距離戰將只差最后一步。到了那時,就該精純原力,打穩根基,尋得最佳時機再考慮突破了。
  
  當兵伐決的潮汐緩緩平復后,千夜緩緩張開真實視野,準備繼續驗證自己當初的一個猜想。
  
  在真實視野下,可以看到空中依然到處彌漫著黑暗原力,四壁的原力法陣時時會噴吐出一片霧狀的黎明原力,相當稀薄,存在沒多久就會被黑暗原力中和掉。
  
  但是和外界相比,室內確實可以說是不錯的修煉環境了。
  
  屋角的香爐中,更是可以看到一縷縷淡白色的黎明原力冒出。筑元香實際上是通過增加黎明原力的濃度來提高修煉速度,這樣看來,香爐中點燃的起碼是有品級的筑元香。這家鎮西武館算得上很有良心了。
  
  千夜開始凝聚原力,隨著他的呼吸,黎明原力紛紛從各個節點涌出,而被曜篇精純過的原力則匯聚向胸口氣海,慢慢聚成一小團氣漩。
  
  當氣漩成型后,千夜體內的黎明原力忽然與外界無處不在的黑暗原力有了感應。那些原本是無形無質的黑暗原力突然間就有了重量,而千夜此刻就如同身在海底,一舉一動都要撥動海水,變得遲緩無比。
  
  黑暗原力匯成的海洋遠比普通海水要濃稠沉重得多,即使是千夜堪比血族子爵的力量,揮拳踢腿也十分吃力,隨著他體內凝聚的黎明原力氣漩越來越強烈,周圍黑暗海洋的壓力也就越大。
  
  千夜匯聚了幾乎全部黎明原力后,就要用出至少八成力量,才能夠緩緩擊出一拳。每一次拳鋒突刺,身周一米左右范圍內,黑暗之海都隨著微微顫動。更是有一縷極細微的黑暗原力如涓流離水般躍出,纏繞上拳鋒。
  
  現在這一拳不僅攜帶著自身的強大力量,還調動了周圍空間中的原力。
  
  千夜的這一拳擊向了放在墻邊的一具鋼鐵人偶。那個傀儡以粗鋼鑄就,外面覆蓋了厚厚一層橡膠,專供武者練習格斗術。
  
  在千夜的手接觸到人偶之前,那縷被拳鋒帶動的原力就先行轟上鋼鐵人偶,如急浪拍岸,相應區域立即塌陷!
  
  千夜本能地感覺不好,立刻收力。然而這一拳擊出猶如浪中行舟,啟動不易,停下也不易。
  
  鋼鐵人偶發出喀啦一聲輕響,突然間整個癟了下去,如同被巨獸一腳踏過,幾乎變成一張鐵皮,中間部位金屬邊緣翻卷,已被擊穿中空。
  
  而這一拳余勢未歇,撞上了鋼鐵人偶倚靠的墻面。裂縫一眨眼蔓延到整面巖壁,只聽一聲轟鳴,堅硬巖墻就在千夜面前崩塌成一地碎石。
  
  這家武館的修煉室絕對沒有偷工減料,接待過的八九級戰兵也不在少數,可在千夜拳下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千夜此刻終于明白,為什么他當初修煉了曜篇,又激活血氣進階后,練習格斗術時會有出拳越來越慢,也越來越沉重的感覺。看來那時他就已經能夠引起環境中的原力共鳴,只是當時沒有真實視野,未能發現此中奧秘。
  
  帝國各大世家的秘傳戰技,基本原理就是調動體內原力攻擊。一些高階戰技則能夠同時引動環境中的原力,威力比普通戰技大得多,也因此大部分都需要戰將方可修煉有成。
  
  聚氣成漩,引動天地原力,這是戰將級別的威能,也是戰將和戰兵之間實力判若云泥的根源。
  
  千夜既沒有特殊戰技,也未點燃全部原力節點,就能夠施展出戰將級別的手段,究其根本顯然要歸功于那團精純過的黎明原力。
  
  由此看來,宋氏古卷的曜玄二篇絕不簡單,其中應該還有更多秘密沒有發掘出來。
  
  此時室外一片喧嘩,軌道轉動,房門打開,幾名武館的弟子一臉焦急地涌了進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