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84 勝敗生死

千夜像是要撿拾什么東西似的,慢慢彎下腰去。實際上,并不僅止于此,若是把他的動作分解成一秒數格,會發現千夜的身體以一種不規則的頻率在輕輕擺動,彎腰的速度也忽快忽慢。
  
  這是極高明的閃避技藝,只在方寸之間就可擺脫鎖定。然而遠方的準星始終牢牢釘在千夜眉心,就象他根本沒有移動過。
  
  千夜又緩緩站直身體,覺得掌心有點涼涼的濕意,居然出汗了。無論面對如何強大的敵人,千夜都有決死的勇氣,但是這個幫他擊殺了敵人的狙擊手,卻讓他感到深入骨髓的寒意。
  
  千夜眼角余光掃到滿地的黑暗種族尸體,突然明白了那名狙擊手為何會出手擊殺他們。
  
  那人想要一個干凈的戰場,一個只有貓和老鼠的戰場。
  
  原初之翼的幻影消散,千夜雙瞳再次泛起如深海般的湛藍。在無處不在的黑暗原力中,氤氳的紫氣醒目如旗幟。
  
  世界褪成灰色的真實視野里,那個狙擊手再次現出形跡,就在打出一彈斃三敵的攻擊后,他又變換過一次方位,這次接近到了八百米。
  
  千夜深吸一口氣,不再管眉心針刺般的不適感覺,毫不掩飾地取出黑鈦湮滅彈,慢慢壓入威力最大的血腥曼陀羅。
  
  遠方那團紫氣十分罕見,但依然屬于黎明原力一側。只要是修煉黎明原力的生命,不管是什么形態,黑鈦都有特殊殺傷效果。
  
  不過距離才是最大的障礙,雙生花再強大也是手槍,即使合體成雙管短槍,射程也不過兩百米左右。
  
  但此刻千夜逃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個狙擊手打中蛛魔子爵是在千米外,千夜就算瞬間爆發最高速度,也沒有把握在對方充能擊發的瞬間脫出射擊距離。
  
  如是,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向前。
  
  千夜開始奔跑起來,近乎縱躍,落點完全沒有規律,身體也同時輕輕擺動,這樣的步伐雖然消耗極大,卻是最有效的反狙擊方式。
  
  果然被準星套住的感覺瞬間消失。
  
  八百米外,趙君度站在一棵參天大樹的冠頂,腳下穩穩地如履平地。當千夜從瞄準鏡中消失的時候,他只是挑了挑眉,身后一道紫氣筆直如槍旗,沖天而起。
  
  千夜眼前亮起一片深邃青色,整個世界仿佛都變成了蒼穹。他心中警兆大作,根本不及思索,只能憑本能陡然加速,全力沖刺!
  
  和頂級狙擊手戰斗,接近到一定距離后就會變得危險無比。以千夜此刻的瞬間反應,能夠在百米外避開四級以下狙擊槍的轟擊,可是一旦進入百米,就沒把握完全閃避。越是強大的狙擊手,這個絕對危險區域的范圍就會越大。
  
  千夜判斷那個狙擊手可能持有一把七級重狙,危險區域至少兩百米。這正好也是雙生花的射程。也就是說,千夜最多只有一槍的機會。中則生,不中即死,如此簡單。
  
  全速沖刺中,真實視野又勾勒出原力彈射擊軌跡線,這些軌跡線從遠方延伸而來,竟有五條之多!
  
  千夜心中一凜,這當然不是說那個狙擊手能夠一槍射出五顆子彈,而是對方正在根據千夜的位置變化進行微調,這五條都是他有可能轟出的彈線。
  
  生死之際,千夜耳中一聲轟鳴,剎那間整個世界的聲音都已消失,只有原力陣列充能的低沉尖嘯回響。時間仿佛變慢了,千夜轉身、跨步、側躍,完全脫出了五條彈線覆蓋的范圍。
  
  遠處,趙君度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眼底多了些許沉色。他伸手摘下眼鏡,黝黑的雙眸中燃起兩道紫色天火,熊熊余焰過后,居然現出一對紫色深瞳。他沒有再做刻意瞄準,只抬了抬槍口,就把扳機一扣到底。
  
  千夜從時間緩速的狀態中脫離出來,有剎那虛弱的感覺,不等他調穩呼吸,驀然發現尚未完全褪去的蒼青天色中,浮現了一顆原力彈。沒有絲毫軌跡,仿佛直接從虛空中凝結出來。
  
  它快到不可思議,幾乎剛出槍口,就到了千夜面前。
  
  在這思想已經無法起作用的瞬間,千夜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那是傳說中才會有的槍技:必中!
  
  原力彈繼續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飛行,射入千夜的左腿,穿體而過,鉆入紅土地面,嘭的一聲悶響,在地上炸出個小小淺坑。
  
  千夜左腿上的傷口飛濺出的卻不是血肉,竟然是一縷縷光點,就象打碎了一個琉璃人偶。千夜的身體隨之開始閃爍扭曲,也化作點點光雨,就此消失。
  
  十米外,千夜重新出現,背后雙翼一閃即逝,他也一個踉蹌,差點跪倒在地。
  
  虛空閃爍!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原初之翼竟然成功激發了虛空閃爍,然而千夜此時根本沒有達到使用虛空閃爍的最低要求,只瞬移出數米距離,代價則是體內血氣消耗大半。此時,除了暗金和紫色血氣尚有活力,九道普通血氣已徹底沉入心臟深處,變得極為萎靡。
  
  不過就是這數米的虛空閃爍,一舉破了那傳說中的槍技:必中。
  
  這時遠方一道身影破空而來,繚繞的紫氣拉出彗星般的尾霧,轉眼就沖到百米之內。
  
  千夜本能地揚手,血腥曼陀羅的轟鳴聲響徹天地。
  
  趙君度身形急停,直墜,以跪姿落地,手中端著一支長達兩米的驚人重狙,同樣轟出一槍。
  
  兩顆原力彈竟在空中相撞!
  
  荒野上亮起一團奪目光芒,隨即是驚天動地的爆炸。光芒輻射出方圓百米才開始削弱,如此威力,堪比黎明原力重炮轟擊,別說直接打中,就是離落點近了都會致命。
  
  兩人自然也同時被爆炸的沖擊波掀飛。不過對于千夜和趙君度而言,應對這種程度的沖擊顯然不是太大問題,最多是塵埃中殘余的黑鈦讓人有點不舒服。
  
  千夜閃電退后,安然從爆炸中脫出,只是身上沾了點塵土。而趙君度身周紫氣閃現,竟然硬頂著沖擊波筆直落地,視猛烈沖擊于無物。
  
  千夜終于看到了對手的模樣,那人出人意料的年輕,容貌俊美,龍章鳳姿。最引人注目的是幽深的眼中一片暗紫,有紫煙升騰之象。
  
  相比之下,千夜的容貌受到血族體質影響,膚色帶些許病態的蒼白,俊美中混合著傲慢和剛硬。而對面的年輕人整體容貌比千夜還要勝出一分,只是偏向中性,望之如冰雪般有一種沁涼透心的感覺。
  
  兩人相對而立,或許上蒼的寵愛,已經被他們分去了大半。
  
  千夜的目光落在了那人手中的狙擊槍上。這是一把他從來沒有見過的重狙,長達兩米的青銅色槍身上纏繞著立體紋路,很像傳說中奔騰于云端的上古異獸風騏,它的威力也完全配得上讓人過目難忘的外表。
  
  和之相比,鷹擊,哪怕是改裝版并加裝重擊之拳的鷹擊,都變成了小孩子的玩具。
  
  那人單手持著重狙,重量顯然同樣驚人的重狙在他手中,卻是輕若無物。
  
  他看著千夜,忽然微微一笑,說:“趙閥,趙君度。”
  
  千夜驀然一驚,這個名字他當然不會沒有聽說過,四大門閥年輕一代最著名的天才。這樣一個人物,怎么會出現在稱得上是不毛之地的寂火原?難道是為了黎濱城的那件事?
  
  千夜隨即否定了這個想法。黎濱城的事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可是絕對不值得趙四公子親自來跑一次。
  
  然而趙君度這個架勢,又象是專程來殺他的。
  
  “為什么?”千夜問。
  
  趙君度道:“打倒我,或者被我打倒,然后你就知道了。”
  
  千夜皺了皺眉,兩人相距十余米,正是雙生花最佳射程,而趙君度手中的重狙卻已不適用。他收起血腥曼陀羅,活動著十指,然后緩握成拳。
  
  趙君度微微一笑,把重狙往地上一插,然后雙臂伸展如翼,赫然是翔空水鳥拳的起手勢。
  
  面對趙又平的時候,千夜早就領教過翔空水鳥拳,當時他一擊就轟散了趙又平的功架,隨即以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將其擊殺,對方根本沒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然而同樣的翔空水鳥拳,在趙君度手中,會一樣嗎?
  
  千夜大步向趙君度走去,兵伐決瞬間推過三十五輪,潮音如雷。
  
  相距數米時,千夜吐氣開聲,驟然增至極速,一腳挾帶風雷,橫掃向趙君度。
  
  這一腿千夜全力而為,沒有留下任何變化的余地,就是要以強橫力量碾壓對手。這樣的攻擊,才是對付以飄逸靈動見長的翔空水鳥拳的殺器。
  
  面對千夜可以攔腰踢斷合抱大樹的一腿,趙君度雙手高舉,在空中合而為一,就如水鳥雙翼高舉合攏。然而下一刻,趙君度握拳的雙手如風雷乍地般砸下,竟是威猛無儔!
  
  拳腿相接,晴空中響起一聲霹靂,兩人全都向后彈飛。這記交手,居然是毫無花巧的硬拼力量。
  
  千夜在空中一個翻身,穩穩落地,下一刻雙腳卻突然深陷土中,余波全部傳入地面,在身前犁出兩道長長溝壑。而趙君度則是步步后退,連退了四五步才止住去勢,每一步在地上留下如斧鑿石刻般的腳印。
  
  這記硬拼的結果,顯然大出雙方意料。兩人注視著對手,眼中冷芒閃動,殺氣流溢。
  
  一只不知死活的飛鳥偏在這時從兩人頭頂天空掠過,結果飛過中線時,忽然一頭從天上栽落,還沒有落地就又爆成一團血霧,隨即血霧半邊燃起金色火焰,半邊紫氣繚繞,頃刻化為虛無。
  
  趙君度雙眼紫意涌動,道:“很好,再來!”
  
  千夜也不多說,直沖向前,每一步都潮音起伏,他左手高舉,緋色光芒繚繞前臂,揮手斬下,如斧如鉞。趙君度則一掌橫掃,如神鳥拍翼,一擊引動萬千氣象,恍若玉山傾頹。
  
  兩人再度交手,又是一聲雷鳴!
  
  千夜出手全是軍中格斗術,有時甚至完全舍棄招式,只是排山倒海般的攻擊。而趙君度則還以翔空水鳥拳,可是這路趙閥核心子弟都能獲傳的秘拳到了他手上,卻舉手投足都有地動山崩般的大威力,大氣勢,不存半分空靈之意。
  
  兩人的招式都是洗練清晰,可是每次拳腳交擊,都有如山巒對撞,海升陸沉。越到后來,雙方甚至不再拆招閃避,就是拳拳對擊,合身沖撞。而每一次交擊,都要消耗海量原力。
  
  越是簡單粗暴,就越是威力巨大。
  
  不知戰了多久,千夜突然一口氣提不上來,被趙君度一拳生生砸退,終是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轟然倒地。
  
  趙君度揮手一招,碧色蒼穹離地而起,落入手中。他單手持槍,槍口抵上了千夜胸膛,“是你殺了趙又平吧?”
  
  千夜坦然道:“是我。”
  
  趙君度突然微微一笑,說:“若你肯磕頭陪罪,再歸我麾下,就留你一命,如何?”
  
  千夜閉上雙眼淡淡道:“何必?技不如人,敗即是死。”
  
  趙君度點了點頭,扣下扳機。
  
  咔噠一聲,是扳機扣到底碰上撞針的聲音。
  
  千夜睜開眼睛,澄澈的雙眸中緩緩升起怒色,冷冷道:“有意思嗎?”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