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三狹路相逢

宋子寧十分仔細地聽千夜說完全部經過,沉思了一會兒,道:“如果你要去趙府,切記不要直接進去,先用信物聯系趙君度,讓他出來找你。”
  
  千夜沒想到宋子寧會說這么一句話,呆了呆,“你認為他說的是真的?”
  
  宋子寧眼中閃過復雜之色,“趙閥那位四公子,雖然性格極為惡劣,卻是一言九鼎的人。”況且以趙君度的地位和權柄,怎會莫名其妙地去認一個血緣兄弟。
  
  房間里一陣沉默。
  
  宋子寧最后道:“雖然各閥肯定是派小輩來為老祖宗祝壽,但是遇到趙君度的機會不大,他的身份已經有點高了。事實上,近年來,此類活動出面的一般都是老大趙君毅和老二趙君弘。”
  
  兩人遂不再多說,開始準備出行。
  
  從永夜大陸到帝國本土,宋閥所在的高陵行省,有頗長一段航行旅程,而安國公夫人壽辰的正日子就在六天以后,時間已經相當緊張。
  
  大部分東西都提前準備好了,最麻煩的是千夜需要轉換身份,其中包括整體易容。不過宋閥高手如云,過分的改裝無法瞞過強者眼睛,他也只是用藥物改變膚色,然后對眉眼鬢發做適當修飾,以改變屬于千夜的氣質而已。
  
  千夜的新身份名叫安人憶,確有其人,是宋子寧兩年前收在麾下的一名管事,比千夜大三、四歲,難得的是兩人身高體型相近。那人是宋子寧的暗子之一,在人前露面稀少,最近又將遠行去執行完全沒有身份的任務。
  
  原本千夜頂替此人去參加大考,事后成為宋閥門客,就能擁有一個能夠光明正大在人前出現的身份。只是人算不由天算,誰知道會在西陸被趙君度撞個正著。
  
  第三天中午,宋子寧和千夜乘坐的浮空艇在商丘城外的飛艇基地降落。
  
  商丘城是高陵行省首府,也是宋閥主城,歷經數百年精心經營,已是無比繁華。這里背靠云山,前臨瀾江,坐擁滄瀾平原,城分八區,足有數百萬人口,規模直逼帝都。
  
  這里也是整個行省交通要隘,和其它三閥不同,以商立族的宋閥由于封地在帝國腹地,因而只有一省,就算開疆拓土也是與本家無法相連的飛地。然而雖然土地面積有限,卻是膏腴之鄉,物產豐饒,數倍于邊塞苦寒之地。
  
  浮空艇緩緩降低高度,千夜從舷窗向外看去,城市還在遠處,眼前卻是一座小型的飛艇城市。
  
  一直延伸向遠方的停機場上竟然同時停泊著數十艘大型浮空艇,一字排開,幾乎看不到盡頭。天空中則有密密麻麻數十艘飛艇在盤旋,等待入港。而地面上整整十八座起降坪上,不斷有浮空艇交替起飛降落。
  
  或許因為安國公夫人壽辰將近,許多中小型飛艇上都是不同門閥世家的標記,而帶著宋閥家徽的浮空艇則盡顯商族本色,貨運艇的比例相當高。
  
  宋子寧留在本家的隨從早就前來等候,他的車輛上有宋閥嫡系的徽記,仍然在出基地的時候排了近半小時隊。
  
  千夜和宋子寧共乘一車,窗外景物飛快地向后倒去。
  
  他們的目的地不在商丘城內,而是位于西郊的“聞道莊園”,安國公夫人隱居之地。
  
  但是只看道路狀況就知道“聞道莊園”雖名為避世之所,在宋閥中的地位并不亞于首府。那是一條可容八輛越野車并行的宏偉大道,并不比商丘城的環城公路規模小。
  
  剛上大道沒有多久,千夜就看到了一座十八米高的單體動力塔。為一條道路建設專供燈光和防御設施使用的動力裝置,那是帝國一級公路才有的配置。
  
  旁邊車道有數輛越野車快速超了過去,兩個車隊交錯之際,一輛越野車上突然響起‘咦’的一聲,隨即那幾輛越野車猛然轉向,強行插進宋子寧的車隊中間。
  
  駕車司機一腳踩死剎車,輪胎和地面摩擦著,發出刺耳的聲音。
  
  宋子寧的身體驟然變得輕若無物,伸手在前方車座上一扶,虛浮在空中。千夜則在一邊車壁上撐了一把,鋼板立刻嘎嘎吱吱的凹陷下去,不過他也穩穩地坐在了位置上一動不動。
  
  可是前排副座上的一名隨從就沒這個本事了,一頭撞在車窗上,直接飛了出去,隨后砰的一聲摔在另一輛車身上,又被彈落在地。
  
  越野車瘋狂般原地轉了個圈,與插進來的車用力碰了一下,這才彈到路邊停下。
  
  對面越野車的車門打開,跳下一個滿臉笑容的年輕人。
  
  他張開雙臂,用十分夸張的語氣叫道:“啊!這不是我親愛的七弟嗎?真沒想到會在這里看見你。你不會知道,見不到你的日子,我有多辛苦!”
  
  他隨即向身后打了個響指,怒道:“都下車,你們傻了不是!在七少面前,還敢大模大樣地坐著,看我回去剁了你們的腿!”
  
  從七八輛越野車上跳下來幾十條大漢,個個都是等級不低的戰士。他們在年輕人身后站好,齊聲道:“七少好!”
  
  宋子寧原本就沒帶多少人,三輛車上除他和千夜外,只有八名戰士,此時也紛紛下車,只是和對方對峙起來,顯得氣勢十分羸弱。
  
  千夜眼皮跳動了一下,輕聲道:“很開眼界,我以為天蛇幫的那些家伙們又活過來了。”
  
  宋子寧略帶好奇地問:“天蛇幫?”
  
  “永夜大陸上一個被我滅掉的三流幫派。”
  
  宋子寧輕咳了兩聲,拉開車門,下了車,微笑道:“子齊堂兄,在這里看見你,我也十分意外。這都是你招的新人嗎?看著有點眼生。那些老人呢?”
  
  宋子齊眼中寒光一盛,說:“最近出了點意外,損失確實有些大。不過你也看到了,現在我已經補齊人手。當然,我的損失是一定能找回來的,你說是不是,小七?”
  
  宋子寧笑而不語。
  
  宋子齊向從車里摔到地上的那名隨從看了一眼,說:“這不是已經收了點利息嗎?哦,居然還能動,命倒是夠硬的。”
  
  他話音剛落,旁邊一輛越野車的司機猛地啟動引擎,直接向那重傷的隨從壓了過去!
  
  宋子寧這方的戰士們全都臉色大變,有人立刻沖出,一把抓起那名倒地的隨從,向后疾退。可是他的動作還是略慢了一線,被越野車車身擦到,只聽砰的一聲,他連退了好幾步,臉色閃過一絲蒼白。
  
  當越野車發動時,千夜忽然感到一道凜冽殺機鎖定了自己。他抬頭望去,見宋子齊身后一名留著短須、面容陰沉的男人正冷笑著毫不掩飾地緊盯住自己。
  
  那是一個九級戰士,身上時刻散發著硝煙和血腥的味道,一看就知道是個殺人如麻的精銳老兵。這樣的人都很難纏,在那種不限生死的擂臺戰中,他們往往比等級更高的戰士還要危險。
  
  千夜卻是笑了笑,稍稍動動左手。宋子寧突然伸手過來,在他肩上按了按。于是千夜收斂了氣息,仍是靜靜站在一旁。
  
  宋子寧淡淡道:“既然三哥這么著急想把利息全收了,那么就請便吧。”
  
  宋子齊向前走了兩步,靠近宋子寧,輕聲說:“你覺得我會上這么愚蠢的當嗎?無故當街殺人,可是會被取消繼承權的。呵呵,我剛才只是想要他兩條腿而已。”
  
  宋子齊轉頭望了千夜一眼,感知肆無忌憚地刺向千夜,然后露出譏諷的笑容,道:“這就是你的客座武士,居然九級都沒到。七弟,你的眼光怎么越來越差,還是說已經窮到連個九級戰士都雇不起的地步了?實在沒錢的話,告訴哥哥我啊,我給你出!啊哈哈哈!”
  
  宋子齊邊笑邊轉向千夜,伸手就想拍他的頭,就像對待家養寵物似的。
  
  宋子寧臉上微笑如故,右手指間卻出現葉片狀的寒光。
  
  然而千夜雙眉微皺,突然一腳閃電般向宋子齊踹去!
  
  宋子齊根本沒想到千夜會在這個時候動手,完全不及應變,被一腳結結實實地踹在肚子上。他的身體如炮彈般倒飛出去,連著撞開幾名手下,重重砸在已方一輛越野車上,整個前引擎蓋都塌了下去。
  
  變故突如其來,宋子齊一方的人全都愣了一愣,隨即刀槍出鞘,喝罵紛紛。
  
  千夜卻沒理會那些叫囂著就要圍上來的人,目光越過人群,看著后方靜立不動的幾名大漢,他們身上才透著讓千夜稍稍有些忌憚的氣息。
  
  宋子寧聲色不動,伸手把千夜擋在了身后。來勢洶洶的戰士們一窒,他們卻沒千夜的膽量,敢在光天化日下對宋家七少動手。
  
  那邊宋子齊已經跳落地上,咬牙道:“小雜種,居然敢對老子動手,就算老七護著你,今天你也只能變成十七八塊躺著出去!”
  
  宋子寧忽然笑了,“宋子齊,叫這么大聲干什么,一個戰將被八級戰兵踢出去,很有面子嗎?”
  
  這時,旁邊突然有人說了聲:“停車。”隨著引擎震動和剎車聲,一個車隊停了下來。
  
  對峙的眾人均驚訝地望過去。
  
  沖突開始以后,這條公路上并非沒人路過,卻全是自動繞道而行。
  
  宋閥的車輛當然認識兩邊車隊徽記,無論是普通子弟還是其他繼承人都恨不得沒見過他們。而其他門閥世家就更不會這個時間來看宋閥的熱鬧了。
  
  千夜感到有人在看著自己,轉頭望去,從那個車隊主車上下來的人居然是趙君弘。他的衣著頗正式,一身銀黑兩色為主基調的古服,顯然這次趙閥來恭賀的代表應該就是他了。
  
  趙君弘的笑容一如既往,矜持中帶些許不經意的傲慢,“宋三公子,子寧,很久不見。”
  
  宋子齊的臉色首先難看起來,趙君弘的這聲招呼遠近立現,偏偏他又不能為此發作,趙家人做人沒眼色是出了名的,向來我行我素,驕矜自負。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