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五東岳

云山最外圍的夕霞峰,坡度十分和緩,黛青色山體就在瀾江中游的廣闊平原上逶迤展開。
  
  眾多精致的樓閣庭院依著山勢而建,遠觀仿佛層層梯田,那些都是宋閥族人的別院。而“聞道莊園”占據了整座峰頂,大部分時間都在山霧中若隱若現。
  
  宋閥本家四代同堂,馬上就要過百歲壽辰的安國公夫人仍是大權在握。聞道莊園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進去的,更不用說在里面居住,于是周圍地界就成了搶手的風水寶地,歷經數十年形成了如此奇觀。其中,風景最好地勢最佳的,自然屬于嫡系各支。
  
  一路向山上行去,千夜深深地體會了何謂高臺重宇,鐘鳴鼎食之家,連偶爾匆匆走過的侍女都是著錦披霓,衣帶生風。
  
  到處都是復古風格的建筑,永動塔和蒸汽管道不是煞費苦心地用特別設計的景致遮掩,就是在建設之初花了大工夫深埋地下,務求不破壞景觀。
  
  千夜感概之余,依稀有些明白,宋閥那位老祖宗為何會在三十年前修改繼承人大考規則。
  
  對比一下他曾見過的趙閥城市,宋閥如此追求華而不實的生活細節,在無謂的地方大量消耗資源,或許對于帝國上層來說,也是奢靡過費了。
  
  他們最后來到半山以上,這個高度在宋閥里算是相當有身份了。樹木掩映間一排有七、八座院落,規模和風格都差別不大,顯然是同時間的建筑。
  
  不過從每座院落的修繕維護以及仆役進出情況,還是能看得出,宋子寧進入的這座“云深堂”頗為寥落沉寂。
  
  千夜走進去后才發現,這種寂寥因何而來。原來這座院落大部分地方都關閉著,只收拾出了東側一個小院,作為他們這幾天的下榻之處。
  
  這座“云深堂”現在還屬于宋子寧的父親名下,但他早在宋子寧童年時期就因體弱退出宋閥權力中心,常年在“聞道莊園”內靜養,已經很久不在人前露面,也從不來此居住。
  
  至于宋子寧自己,在山下的江邊另有一處帶花園的庭院,他的姬妾和大部分隨從安置在那邊。不過為了能夠安靜備戰大考,這幾天,宋子寧和千夜,以及另外一名客座武士都將住在這里。
  
  側院不大,布置得清幽古韻。
  
  青石板鋪滿院子,只在四角留出泥地,分別栽了幾叢碧竹,種了兩株芭蕉,放了一塊奇石,外加一眼古意盎然的八角井,望之有出塵之意。
  
  千夜就算不太喜歡這種風格,也不由得贊一聲,“倒是個好地方。”
  
  宋子寧從留守的親衛手里接過一大疊文件,招呼千夜走進正廳,說:“院子里的布置其實是一個原力法陣,每天黎明時刻能夠加倍聚集自然原力,你明天就可以試試看效果。”
  
  千夜一愣,覺得十分無語。不知道該稱贊設計者沒有只顧藝術不忘實用呢?還是該嘆氣他們連一個聚能原力法陣都要搞出點意境來。
  
  宋子寧邊走邊把手上文件翻過一遍,拿出幾頁塞給千夜,是這次繼承人大考的資料。
  
  他道:“你的客座身份已經登記好了,一會我安排人帶你去挑裝備。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藏書樓和修煉室明天再去。晚上等我一起吃飯。”
  
  說完,宋子寧回頭又吩咐了親衛幾件事,包括安置先前的傷員,就匆匆離去。接下來,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不但要趕往“聞道莊園”給從安國公夫人開始到他父親的一堆長輩問安,還要向幾個大長老述職,報告近期分派下來的事務結果。
  
  千夜在安靜下來的小廳中坐下,翻了翻宋子寧塞給他的資料,搖搖頭。
  
  哪怕是他這個局外人,都看出來安國公夫人對于繼承人考核的變革實際上是已經失敗了。宋子寧的經歷就是明證。
  
  宋閥由于嫡系子嗣不豐,排行方式向來和其他三閥不同,不分堂號或者房頭,而是一個輩分的嫡系統一序齒。宋子寧是曾孫輩,排行第七,可見嫡系子弟人數之少。而宋閥又有嫡系壓制旁支的傳統,數百年來牢牢把握著族權。
  
  就在嫡系如此缺人的情況下,象宋子寧這樣資質的子弟,居然會由于修煉潛力不夠的原因,被指定為士族聯姻對象。要知道,世族原力啟蒙的年齡是六歲到八歲,完全有時間修正測試結果。
  
  但宋子寧卻在八歲的時候自己選擇進了黃泉訓練營,可見他當時的處境。而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他的父親不在權力中心,于是就連本應被重視的嫡系血脈也失去了保護作用。
  
  如果一個家族培養子弟已經狹隘到了這種地步,非當權者直系不能獲得資源,必然會慢慢變成一潭死水。
  
  而宋閥以商立族的特性,沒有保衛封地開拓疆土的需求,也就感受不到死亡和戰火的威脅,很大程度上掩蓋了這種狹隘的后果。以至于今天,不是改變一個制度就能扭轉過來的,因為制度已經失去了實施的土壤。
  
  這個擁有最多財富的門閥,武力卻最是羸弱,不知道它的當權者們,是否看到了鮮花著錦之盛背后的陰影。
  
  千夜看完資料后休息了一會兒,就有一名親衛前來報道,開車送他前往宋閥外門武庫。他從親衛口中得知,宋子寧的另外一個客座武士要明天晚上才能趕到,所以明天去藏書樓也只有他一個人。
  
  宋閥這次為了繼承人大考,投下了大量資源,尤其是給客座武士的好處極為豐厚,主要在武備和藏書樓開放上面。
  
  客座武士登記后,就可從外門武庫里借出一套裝備,只要在擂臺賽中勝三場以上,即能以半價買下。若勝出五場,則完全免費贈送。
  
  這也相當于買命的錢了,雖然說是生死擂臺,遇到宋閥子弟還是不可能下手毫無顧慮,但兩個客座武士碰到一起,若各自一方又有舊怨的話,極大可能分出生死。
  
  而家族的藏書樓就更不用說了,平時幾乎不會對外人開放。現在雖然既有開放書架限制,還只能當場閱讀,也是極為難得的機會了。如果運氣夠好,看到一本正好適合自己的功法,那就等同于為世族效力十年的收獲。
  
  當千夜到達之后才知道,這所謂的外門武庫幾乎相當于一個小鎮的大小。他跟著宋子寧的親衛跨過門檻,看到門側兩條案臺隔出來的小空間里,一名老頭正在昏昏欲睡。
  
  親衛在登記簿上找到安人憶的名字,然后才畢恭畢敬地叫醒老頭,道:“魯老,這位是七少的客座武士,現在來挑選大考裝備。”
  
  老頭慢慢張開眼睛,看了千夜一眼。
  
  當他雙眼張開時,千夜只覺得房間中如有一道電光閃過,一時竟什么都看不到了。而亮堂堂的感覺還存在于意識中,仿佛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也都留在了電光中,纖毫畢現!
  
  千夜心中駭然,本能地運轉宋氏古卷曜篇,精純的黎明原力從節點中散發出來。他此時連血脈潛伏的能力都不敢激發,所有血氣全部收縮起來,暗金血氣首次竄回心臟,連同能力符文一起沉進深處。
  
  老人的目光在千夜身上來回掃了好幾遍,“是七少的人啊,看著不錯,進去吧!規矩你記得告訴他。”老人說著,又緩緩閉上了眼睛。
  
  親衛忙道:“您老放心。”
  
  說罷,兩人就準備跨入前方那扇頂天立地的合金大門。
  
  魯老忽然在他們身后道:“年輕人容易性子急。武庫很大,里面東西很多,不要著急,慢慢挑。宋家這么大,好東西總是有的。”
  
  千夜聞言回過身,禮貌地點頭行禮,道:“多謝魯老指點。”
  
  魯老揮了揮手,又開始打起瞌睡。
  
  外門武庫向客座武士開放的是四級武具和五級原力槍區域。
  
  在擂臺戰的環境下原力槍發揮余地有限,只不過千夜總不能拿雙生花出來,所以隨意地選了一把中程手槍,然后把注意力放在了近戰武器上。
  
  千夜一路走一路看,時時拿起一件武器掂掂份量,揮舞幾下。他入手的武器越來越重,然而無論是戰斧還是重錘,總感覺不是十分順手。
  
  親衛一路跟在千夜后邊,面露疑惑,他和千夜一樣都是八級,對這些武器基準重量多少有點了解,但看千夜入手輕如羽毛的樣子,十分驚訝。
  
  他忍不住握住千夜剛放下的一柄長錘,一提之下竟是紋絲不動,不由大吃一驚。再看向千夜修長略顯單薄的身形,已是滿眼佩服。
  
  慢慢地千夜已經把這個區域轉過了大半圈,忽然角落里一把斜靠在墻邊的重劍落入他眼中。
  
  它比普通佩劍長出一半,已接近雙手巨劍的長度,劍鋒卻只是略寬。劍身黑沉沉的,沒有任何華麗裝飾。可是千夜的目光卻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過去。
  
  他走過去,伸手握住劍柄,就想提起來看看,不料居然向下一墜,劍差點脫手而出。
  
  千夜吃了一驚,這比他之前試過的所有武器都要重了數倍。第二次他再不掉以輕心,拿捏準了力量,終于把長劍穩穩地提了起來,平放眼前,緩緩拉開劍鞘。
  
  劍鋒黑沉沉的,毫不起眼,即不是特別鋒利,也不是無鋒那種奇葩的設計。
  
  劍脊上有數道原力紋路,簡單而粗獷,有種原始的美感。然而那也意味著這個原力陣列不可能有多么復雜的功能,就象造詣再高的大家,也很難用寥寥幾個字講述一篇天花亂墜的故事。
  
  千夜反復看了幾遍也無法確認劍的材質,若要說特殊之處,或許就在于那出奇沉重的份量上了。
  
  他越看越覺得這把長劍好像是未完成的作品,如同一塊絕世好料,但雕匠只刻了寥寥幾刀就隨手放下了一般。
  
  千夜反轉劍身,看到了兩個字:東岳。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