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十爭室

這座動力塔所負責驅動的原力法陣光芒格外明亮,道道原力洶涌如浪,一波又一波向著中央修煉室涌去。
  
  一角陣列核心所在的無窗石室,幾名雜役弟子從里面飛奔而出,高叫道:“快快!這批黑晶又用完了!快通知庫房去取黑晶!”
  
  石室內,一名弟子臉色蒼白,額頭汗出如雨。他負責更換原力法陣動力源,但是現在一塊黑晶剛剛插進陣列,就會迅速變成灰白色,耗盡了能量。
  
  一整箱的黑晶送進來,還沒多久就全部消耗干凈。這名弟子的汗都下來了,天級修煉室用的不是普通貨色,這類高度純凈能量級黑晶價格是普通級的數倍。
  
  輪值的管事長老已經趕來,看到黑晶如此迅速消耗,他臉上肌肉忍不住抖動了一下。按目前消耗速度,這座修煉室都要超過其它六座總和了。
  
  “檢查過聚能大陣沒有?”長老畢竟經驗豐富,立刻問到關鍵。
  
  弟子忙道:“已經檢查過了,聚能大陣沒有任何問題。如此異常,我們都覺得,似乎......似乎......”
  
  長老早不耐煩他的支支吾吾,喝了一聲:“講!”
  
  那弟子嚇了一跳,忙道:“似乎是修煉室中的那人吸收原力速度過快,聚能大陣補充不及,才出現這種情況。”
  
  長老雙眼一瞪,怒道:“胡說!天級大陣是何等規格,哪怕長老們在里面修煉也不會出現原力補充不及的情況,你當我老糊涂了不成!我看就是你們毛手毛腳,弄壞了法陣,還要抵賴!”
  
  那弟子苦著臉道:“我們哪敢在這樣的大事上亂說,您一看便知!”
  
  長老親自把聚能法陣核心所在的石室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臉色頓時變得十分怪異,道:“這......難道真的是補充不及?誰在里面?沒聽說哪位太上長老要過來啊。”
  
  旁邊有人回道:“是七少……”
  
  “子寧?”長老更加奇怪了。別說一個七少,就是十個七少一起修煉原力消耗也不會這么大。
  
  那弟子接下去道:“......座下的一名客座武士。”
  
  他翻了翻手上的登記冊說:“此人名叫安人憶,二十四歲,八級戰兵,原力屬性不明。”
  
  “八級?!”長老的眼珠幾乎要彈出眶去。八級敢這樣汲取原力,不要命了?如此海量原力,就是幾十個八級都能把他們撐爆了!可要參加大考的戰士等級斷不會作假,那根本無法蒙混過關。
  
  而且修煉室出現異狀時候已經不短,里面若真是個八級戰士,根本支撐不了一刻,哪會挺到現在。那人修習的是何種秘法,才會造成如此驚人的消耗?
  
  長老百思不得其解,弟子見了,小心翼翼地道:“要不把人叫出來看看,或許是修煉室內部法陣泄漏?”這話說得他自己也沒有底氣,他們一開始就去查看過,修煉室所在的院落外部毫無異狀,沒有絲毫泄漏跡象。
  
  長老臉色陰晴不定,問:“里面的人沒出事吧?”
  
  回答他的是聚能法陣又一次瘋狂運作,旁邊補充黑晶的弟子迅速換掉了兩排變成灰白色的廢晶。顯然里面的人不但完好無損,又開始了新一輪修煉。
  
  長老咬牙道:“去庫房取黑晶,然后把聚能法陣調到超檔,我們宋閥總不能供不起區區一個八級小家伙的消耗,還是一個客座武士!此事要是傳了出去,臉面豈不是要丟盡了?”
  
  旁邊的弟子們得了命令,各自散開,分頭忙碌。片刻之后,聚能法陣上光芒更加明亮,成箱的能量黑晶也從庫房中運來,流水般安插到法陣上。
  
  好在聚原大陣調高一檔之后,運行終于穩定下來,眾人總算松了口氣。
  
  修煉室里的千夜自然不知道外面的這場紛擾,在他氣海節點里,已經多了十余點黎明原力化作的液滴,和此前精純過的黎明原力融匯在一起,已是一汪乳白。
  
  在如此海量原力沖刷下,第九處節點開始綻放微光,屏障搖搖欲墜。千夜感覺只要再幾個循環,就能夠點燃這最后一個節點。
  
  天級修煉室帶來的好處大得超乎千夜想象,不過他已經開始感到隱隱疲意,這是修煉快要接近極限的標志。再繼續下去,原力短期積累太多,就是以他的強悍身體也承受不起,而且此刻黎明原力終于壓過血氣,暫時不宜過多修煉。
  
  千夜抬頭去看了看原力鐘,意外發現時間過得比想象中的慢得多,如果此刻結束修煉,還能給宋子寧剩下兩天修煉時間。他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情況,決定做完最后兩個循環,于是一口吞光室內原力,再次靜靜煉化。
  
  這時外面陽光灑遍原野,已是第二天午后,有一隊人走進了修煉場。
  
  為首一人是個身材高大,面容陰沉的青年,看上去二十余歲年紀,舉手投足間氣勢非凡,已是一名戰將。
  
  一見到他,門口的一名迎賓管事即刻滿臉笑容地迎了過去,親熱地招呼道:“原來是二少爺來了!您有什么吩咐?”
  
  宋子安在宋閥年輕一代嫡系中排行第二,繼承人序列也排在第二位。他突破戰將的時間比老大宋子承還早,戰力號稱小輩中的第一人,一直是宋子承最強有力的競爭者。
  
  宋子安對管事點了點頭,說:“大考在即,我也要用用功了。開一間天級修煉室,我的時間應該還有很多吧?”
  
  管事頓時面有難色,道:“這個......二少爺,實在抱歉,所有的天級修煉室都滿了。”
  
  “滿了?”宋子安很有些意外。
  
  天級修煉室啟動一次耗資巨大,所以配額一向不多,就連他今年也只有十天而已。平時天級修煉室總會有空余,沒想到今天居然滿員了。想必是大考在際,許多子弟都咬緊牙關,申請一間天級修煉室,也算為大考增加一點本錢。
  
  宋子安臉現失望,問:“最快什么時候能夠空出一間來?”
  
  那管事眼珠一轉,忽然道:“二少爺,其它六間修煉室就是您也不太方便叫他們讓出來,不過這一間卻是有點意思,您先看看這個。”那管事把登記簿翻到安人憶的記錄頁,呈給了宋子安。
  
  宋子安一眼掃過,眼中光芒一現,道:“有點意思,原來是小七的人在里面。呵呵,小七倒還真是舍得。”
  
  宋子安把那份資料扔還給管事,淡淡地道:“現在老祖宗壽辰將近,非常時期有些規矩也該通融下了。修煉室是我宋閥的頂級資源,理應由宋氏子弟使用,叫小七的人把那間修煉室讓出來。”
  
  那管事立刻道:“小的這就去辦!您稍等。說起來,他已經在里面一整天,也該知足了。”
  
  管事剛要轉身離去,宋子安忽然伸手攔住,說:“不用,我親自過去看看小七如此看重的人,究竟是什么樣子。”
  
  說著,宋子安就帶著手下徑自往天級修煉室區域走去。
  
  那管事心中暗叫不好,要知道那間修煉室里的人是七少的客座武士,很有可能會和宋子安的人在大考中對上,要是宋子安仗著人多勢眾,趁機打傷甚至是打死了這個人,那事情就鬧大了。
  
  放在平時,哪位公子手下死個戰士不過賠償了事,可在大考非常時期,客座武士名單全部都已經上報。老祖宗又如此看重大考,誰敢在她眼皮子底下起這種事?到時候宋子安大可以把手下推出去頂禍,但他這個管事可就要做到頭了。
  
  管事心中叫苦,七少向來名聲不顯,就算得老祖宗喜愛,但寵愛和實權究竟不一樣,客座武士又和他本人有天壤之別。管事本意不過想巴結一下二少,又知道二少近期與七少不和,可若是造成大沖突,那就弄巧成拙了。
  
  他一時不知道怎么辦好,在原地團團轉起來。
  
  而附近另外幾個迎賓管事互相看了一眼,大都暗自冷笑,袖手旁觀。其中一人卻對著自己名下一個雜役弟子悄悄丟了個眼色,那弟子立刻從側旁溜出去,跳上一輛越野車,向附近宋閥嫡系的別院群落飛駛而去。
  
  宋子安可不管這群管事在想什么做什么,徑自領人找到了那個院落。
  
  修煉室內,千夜一口原力正煉化到關鍵時刻,乳白液滴已成型大半,而第九處原力節點正不斷散發出火焰般的光芒,好像在燃燒。這是原力節點行將點燃的前兆,只要這口原力精煉完成,落入氣海時產生的震蕩,足以徹底粉碎節點屏障,讓千夜邁入九級的大門。
  
  就在這時,修煉室的門猛地被人拉開,傳來一個跋扈驕橫的聲音:“里面的家伙出來,別練了!”
  
  喊聲突如其來,千夜猛然一驚,體內原力驟然大亂,原本如漩渦般緩緩盤旋的原力頓時散往身體各處,那滴凝聚大半的精純原力也就此碎開。
  
  四溢的失控原力狠狠沖擊著千夜的身體內臟,要不是血氣始終在保護著內臟,光是這下沖擊就會要了他半條命,甚至有可能損害到節點,影響今后能夠達到的成就。
  
  千夜臉色瞬間慘白,悶哼一聲,嘴角溢出一縷鮮血。他徐徐張開雙眼,黑曜石般的眸中全是森然殺機。
  
  喊這一嗓子的人絕對不是無心之失,而是有意要驚擾他的修煉。
  
  專用來喚醒修煉者的紫銅鐘就在門口,鐘聲入耳而不傷神,才不會受傷。況且修煉室的門沉重無比,就是為了防止意外打開,那人如果不是特意啟動機關根本不可能輕易拉開。
  
  一名宋閥武士服色的年輕人站在修煉室門口,繼續冷笑道:“修煉得還挺有模有樣的,趕快出來,才八級用得著天級修煉室嗎?”
  
  千夜慢慢站起,他此時胸腹間陣陣劇痛,稍稍動一下,喉嚨間就會涌上一陣腥氣。聽到始作俑者還在那里冷嘲熱諷,千夜沉默著拔出剛領到的五級原力槍。
  
  那人冷笑道:“這小槍倒挺有意思的......”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忽然間和千夜視線一觸,立刻一窒!
  
  千夜那冰冷的殺意宛若實質,看著他如看一件死物。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