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2 充滿猶疑的起步

千夜隨口問了一句,得知魏柏年派出親衛一直在留意自己行蹤,才能在他剛踏進傭兵團的大門就第一時間找了上來。千夜心中一動,想到宋子寧曾經說起過遠東魏家與黑暗種族全面開戰的消息,看來黑流城的勢力會有大變動。
  
  當千夜趕到第七師師部時,發現魏柏年的衛隊全部在忙進忙出,大樓的一片空地上都被占滿,親兵們正在整理行裝。
  
  魏柏年親自站在樓門前等著千夜,把他招呼到了書房,命人送茶進來后,就關上門準備長談。
  
  千夜和魏柏年寒暄了幾句后,直接問:“魏將軍,您要離開?”
  
  魏柏年嘆了口氣,說:“遠東行省和黑暗種族全面開戰了。”
  
  千夜已從宋子寧那里聽到過片言只語,當下問:“世子怎么樣了?”
  
  “世子當時也在軍中,重傷而歸。不過啟陽天資橫溢,不但千重山已經到了七重境界,還覺醒了‘超強恢復’的強橫能力。無論多重的傷勢,只要當場不死,就能夠恢復過來,而且復原速度十倍于常人。”說到魏破天,魏柏年的口氣中全是贊賞。
  
  千夜也不由驚嘆魏破天那變態的能力。千重山本就號稱防御第一,再加上一個超強恢復,魏家世子倒真在朝著打不死的方向發展了。
  
  隨即魏柏年說起遠東行省的大勢。
  
  原來此戰起因是魏家一員大將近期屢戰屢勝,升起驕傲輕敵之心,揮軍直進,不知不覺間深入黑暗國度,未曾想黑暗種族暗中大舉增兵,結果被迎頭痛擊。一場大戰,魏家主力損失過半,狼狽退回遠東行省。
  
  不料黑暗種族方并未就此罷手,他們似乎也早有發動戰爭的意思,趁此機會一路追擊,直到玉門關外才被天險加要塞拒之門外。
  
  現在玉門關外面對的黑暗種族軍隊以倍計增加,全靠要塞扼住進入遠東行省的通道,才勉強維持住局面。遠東戰線其他方向上也是形勢緊張,魏家正在召回各處飛地上駐守的將軍們,而魏柏年向來以善守聞名,這次回去后,已定了要留下鎮守玉門要塞。這是重中之重。
  
  遠東行省的戰況會持續多久,現在誰也說不清楚。這是存亡之戰,魏家正在全面收縮,除了少數幾塊最重要的飛地,其余將士都要全部調回本家。黑流城原本對魏家來說就是雞肋,魏柏年又是族中有數大將,因此不可避免地被列入撤防的區域。
  
  魏家已經派出一名長老級的外姓執事與遠征軍總部接洽此事,遠征軍會另行指派一名師長過來接手第七師,雙方交接也就是最近十天半月里的事情了。
  
  交待完前因后果,魏柏年意味深長地問道:“我走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千夜心中一動,問:“遠征軍總部對此事態度如何?現在是否已經能夠知道將由哪位將軍前來接手第七師?”
  
  魏柏年微微一笑,千夜這兩個問題切中要害,由于武正南事件,遠征軍總部和魏家關系總有些磕磕碰碰,新來的師長恐怕對千夜也不會有什么好印象。而對一個傭兵團來說,如果和駐地遠征軍對立的話,不要說未來的發展,連生存都會成問題。
  
  “遠征軍總部態度好得出奇。面上說起來,是因為遠東行省正與黑暗種族進行全面戰爭,他們不想扯后腿扯得太明顯,從而被帝國軍部申飭。實際上,我聽說是帝國有個世家想往永夜大陸伸一只手,于是派了本家子弟前來開拓疆土,正好有這么個現成的機會。”
  
  千夜皺眉,這個消息現在還看不出好壞。遠征軍如果看在利益的面子上,和魏家實現和平交接,當然有利于保持黑流城區域的局面穩定,但對千夜和暗火傭兵團的影響卻不好說。
  
  而且新來的師長還是世家背,景,與遠征軍為數眾多草根出身,靠自己打出一方天地來的師長們肯定有很大不同,其行事風格就更加難以預測了。
  
  “知道是哪個世家嗎?”
  
  “泗水董家。”魏柏年想了想,補充道:“他家的爵位是郡伯。”
  
  千夜對這個世家全無印象,不過聽到郡伯兩字就知道,那是一個在中品里實力略靠下的世家。郡伯封地需要保持在一大郡以上,而且有降襲風險,難怪急于開拓疆土,還把主意打到了永夜大陸上來。
  
  魏柏年道:“我大概還會停留十五天左右,這次回去,會把人全帶走。所以,你如果有什么想法,要早做打算。”
  
  千夜點了點頭,魏柏年的話意味著魏家勢力將從黑流城戰區全部撤走。
  
  不過千夜暫時也沒有什么想法,如果他已經是戰將,還能考慮爭一爭第七師師長的位置,現在卻還差點時間。一師之長必須為戰將,這是帝國軍方千年來的硬性標準。雖然千夜現在戰力已經直追戰將,但畢竟還不是真正的戰將。
  
  實際上,千夜將來如何應對,很大程度上要取決于這位素未謀面新師長的態度。
  
  千夜心事重重地告別魏柏年,返回傭兵團駐地。
  
  此刻駐地十分熱鬧,長長一隊載重卡車正緩緩駛入。這些車輛清一色是帝國主力軍團制式裝備,兩根粗大排氣管在車頭后方高高豎起,每輛車頂都架著一挺大口徑重機槍,威猛外形讓人過目難忘。
  
  道路兩旁已經擠滿了看熱鬧的人,還有更多的人正在趕來。這些在永夜過了大半輩子的人,何曾有機會看到如此數量的帝國主力軍團制式載重卡車?
  
  此刻半數卡車裝載著一個個軍用集裝箱,另外一半卡車上則是全副武裝的士兵。這些戰士外形彪悍,裝備精良,也是主力軍團水準。相形之下,遠征軍都變成乞丐,那些大半生混在永夜的傭兵、獵人和冒險者們干脆連乞丐都不如。
  
  宋虎早就得到消息,立刻迎了出來。
  
  一個黑臉大漢從打頭卡車上跳了下來,大步走到宋虎面前,道:“寧遠重工內衛部隊,第三特種加強連,前來報道!”
  
  宋虎點了點頭,向旁邊一指,“那處營區就是你們的駐地。車輛集中停放在側院停車場,重裝備清點后入庫,輕裝備隨身攜帶。”
  
  “是,長官!”黑臉連長向宋虎行了個軍禮,然后就著手安排進駐事宜。那些來自寧遠重工的戰士們迅速下車,搬運裝備,布置營區,一切都井井有條。整個過程中除了必要的命令和問詢之外,沒有任何人閑聊。
  
  這個連隊是宋子寧派來護送宋閥大考獎勵的,也是宋子寧對暗火傭兵團注入的第一筆投資。他們在完成押運軍備交割后,會就地編入暗火傭兵團。這支連隊將值暗火傭兵團半成的股份。
  
  其實就戰力而言,目前這支特種連完全有可能在戰場上把整個暗火擊潰,當然是千夜不上陣的情況下。因此若有外人得知這個折算價格,多半會認為宋子寧吃了大虧,就連千夜也是如此認為。
  
  不過宋子寧卻不是這么計算的,他認為千夜一個人就相當于一個師,未來還會相當于一個集團軍,甚至還有過之。如此算來,他還是占了大便宜。
  
  當寧遠重工這些內衛在忙碌的時候,駐地里還有其他人在注意著他們的行動,除了千夜救下的那些血脈種子的舊班底外,暗火剛剛兼并了兩個附近的傭兵團。
  
  幾名原傭兵團的高層這時臉色都很難看,他們暗自在心里比較了一下,然后發現自己哪怕拉出四五百名戰士,和面前這支一百多人的特種加強連對上,怕是都會被打得落花流水。更不用說那些被不斷搬下車的重武器,數量多得讓人頭皮發麻。
  
  此時此刻,就算這些原傭兵團的高層心中還有著一點小心思,也都煙消云散了。
  
  千夜心情沉重地回到暗火駐地,看到的就是這樣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他有些低落的情緒不由為之一振。在千夜和宋子寧的計劃中,眼前的擴張還只是開始。
  
  接下來一段時間里,宋子寧還會以寧遠重工的名義招募至少五百名戰士,整編成一個營,再次投入到暗火傭兵團中來。這樣的人員整編和裝備配置會持續下去,最后將達到帝國主力軍團一個團的力量,以此作為他們西進計劃的起步。
  
  千夜見過宋虎和那位黑臉連長段浩后,又處理了一會兒傭兵團事務,然后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站在地圖前,看著心目中幾條西進路線,反復權衡比較。
  
  然而在做出這樣的重大策劃時,哪條路線都不是萬無一失的,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后方不穩。一個態度不明的新第七師總是隱患,千夜并不敢保證當自己進軍黑暗國度,開疆拓土時,自己的老巢會不會被遠征軍給抄了。
  
  千夜想了很久,也沒有更好的辦法,除非暗火再度擴張,能夠在西進的同時留下足夠兵力,確保老巢不被抄。
  
  但這種做法并不可行。一方面千夜這邊財力已到上限,況且擴張太快又沒有足夠戰斗來磨合的部隊,反而綜合戰力會下降。另外就是在第七師的防區里和遠征軍內戰,幾乎明擺著會吃大虧。
  
  那么繼續守御?
  
  千夜想了想,也否定了這個選項。經過一輪猛烈擴張,在黑流城防區及周邊接一些防守小鎮的任務,已經難以養活這種規模的暗火了。若是千夜能拿到半個戰區還差不多,然后問題又回到了原點,有第七師在,怎么可能讓他分走這么多資源?
  
  雖然千夜在猶豫中過了幾天,不過暗火的擴張仍在按部就班地進行著。
  
  宋虎忙得天昏地暗,既要重新調配軍官,整編部隊,又要管理基地建設,還需分神去偵察西進路線。當然他也抓住阿七阿九、吳氏兄妹還有另外一些種子里的優秀戰士分擔重任,這也是培養傭兵團新血的機會。
  
  而千夜大部分時間在修煉,他剛剛晉升九級,需要穩固根基,剩下的時間就是反復考慮今后的行動方案,還與宋子寧用書信討論一些想法。
  
  就在這段相對平靜的日子里,一小隊風塵仆仆的冒險者來到黑流城,求見千夜。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