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3 營門前的訪客

這隊冒險者據說并非永夜大陸土著,千夜不由有些奇怪,當他看到人時,還略吃了一驚。他們共有五人,為首的是八級戰士,其余均是七級,等級之高,就連門閥世家派出去處理外務的小組,一般也就這樣的實力了。
  
  為首是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自我介紹道:“我叫劉黑,是胡子老刀的生死兄弟,這次受他所托,特別過來一次,送件東西給您。”
  
  劉黑將一個外型簡陋粗糙,連盒蓋都焊死了的鉛盒遞給千夜。
  
  千夜接過盒子看了看,也不動用工具,直接用手生撕出一道裂口,然后把整個盒蓋掀開。
  
  這顯示出來的力量,看得劉黑眼皮直跳,態度無形中恭敬了許多。
  
  鉛盒內封裝著一個精巧的子彈盒,里面放著四顆原力彈。彈頭晶瑩圓潤,象是上等玉材制成。然而千夜卻嗅到了一縷血氣,這批原力彈的彈頭應該就是血族子爵的吸血獠牙制成。
  
  顯然狗爪小鎮的大師完成了千夜的委托,并把貨物通過胡子老刀轉送過來。這四顆吸血彈對人類的殺傷力極大,只比黑鈦湮滅彈差了一籌,若正面打中的話,戰將以下,一顆就可滅殺。
  
  千夜收了貨物,心中忽然一動,問:“劉兄平日都在哪一帶活動?除了運貨,還做些什么生意?”
  
  劉黑道:“叫我大黑就行了,我們這幾個弟兄主要就是在永夜和其它大陸間運貨,偶爾才接點戰斗任務。”
  
  話說到這里,千夜就心中明白,劉黑這個小而強悍的團隊,其實就是一條交易線路。只不過這是一條灰色的走私線路而已。
  
  千夜沉吟一下,說:“你進來的時候,也看到了我這里的情況。我對不少物資都有需求,當然也有想要交易出去的貨物,就是不知道你們平常運送的都是些什么東西?”
  
  劉黑臉上露出喜色,他們走進暗火傭兵團的駐地后,就為看到的景象暗自心驚。而在面對千夜時,更是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他們都是在生死間打滾多年的老兵,對危險有敏銳直覺。哪怕這位傭兵團長過于年輕,并且也不是戰將,但感受到的這種壓力說明千夜實力遠在他們之上。這樣一個傭兵團,未來發展空間肯定遠不止于黑流城這么個小地方。
  
  能夠在永夜找到這樣一個生意伙伴,就相當于多了一條固定走私線路,危險會大幅降低,可是利潤卻會成倍提高。
  
  劉黑毫不拖泥帶水,立刻向千夜要了紙筆,寫下兩份清單,“團長大人,這一份是我們收購的物資清單和價格,沒有上限。而這份,則是我們能夠提供的貨物,應該是永夜這邊比較緊缺的。如果您有特殊需求,我們也可以商量。”
  
  千夜拿過清單看了看,見劉黑在永夜收購的多是礦石和黑暗種族方特產的各種材料,全是高價值品種。而銷售到永夜的多是武器裝備等,其中原力彈是一項大宗交易。
  
  看到紫銅礦這一項,千夜心中不由微微一動。
  
  在剛剛過去的永夜戰爭中,千夜根據魏柏年的安排襲擊了逃兵盤踞的一個小礦,之后那個礦場就順理成章地歸到了他的名下。雖然出產規模不大,礦石種類也頗雜,但里面就有清單上列出的紫銅礦石。
  
  千夜簡單問了兩句,從劉黑口中得知,永夜出產的紫銅礦石因為品位極高,很受上層大陸各大財團歡迎。到了這時,千夜才發現魏柏年貌似不經心的深意,那個小礦出產并不珍稀,但其中的紫銅礦,卻是最容易交易出去的大宗物資。
  
  對于剛起步的暗火傭兵團來說,所掌握資源的變現能力很重要,因為那意味著源源不斷的補給。珍稀資源當然貴重,但受到的交易限制也大。
  
  千夜立刻叫來宋虎,統計了一下手頭紫銅礦石現貨的數量,和劉黑當場議定交易價格,另外還順手賣了不少得自黑暗種族的戰利品。
  
  這筆交易的總價達到三千金幣,劉黑需要幾天時間籌措現金,并且其中一部分還將用一批原力槍和原力彈作價抵款。
  
  劉黑是千夜這幾天來收獲的意外之喜,但是去黑泥鎮暗訪魯建安的人手,就沒有帶來什么好消息了。
  
  上次大戰之后,黑泥鎮正在重建。經費由遠征軍撥付,所以鎮長胡為索性把黑泥鎮修成了一個徹底的要塞,比以往的建筑布局還要令人無語。據說再過兩個月,重建工作就會完成。
  
  “兩個月?”千夜一怔,這個進度也未免太快了點。
  
  “胡為招募了大量拾荒者,許多建筑用料都是從附近就地取材,所以修建進度比較快。”
  
  千夜想起了初到黑泥鎮時遇到的那個胖子鎮長,當時就頗有印象。現在看來,這胖子還真是個人才,或許只管理一個小鎮,還不能充分發揮他的能力。
  
  但是千夜想要查訪魯建安的消息,卻是讓人失望。在永夜戰爭中,黑泥鎮被放棄,隨后黑暗種族的大軍踏過了那里,幾乎所有拾荒者尸體都被缺乏補給和食物的仆蛛啃得不成樣子。
  
  況且僅在過去百年中,黑泥鎮就是三毀三建,居民都不知道換了多少茬,所有資料早都丟失殆盡,根本打聽不到任何消息。
  
  聽到這里,千夜只能嘆息一聲。
  
  血族對于屬于某個氏族的血氣,可能有一些人族無法理解的辨識方式,當初那個血爵士很可能找到了魯建安的后人,奪得水晶碎片后就把人殺了,尸體不知道隨手扔去哪里。只不過血爵士已經死在千夜手下,這個猜測可能永遠沒有被證實的一天了。
  
  在相對平靜的生活中,黑流城區域的氣氛卻是一點點緊繃起來,當然這和普通的居民們無關。
  
  千夜從魏柏年那里得到消息,遠征軍總部和魏家的洽談已結束,魏家拿到的補償頗為說得過去,也從側面說明,那個想接手的世家是下了血本的。
  
  另外,魏柏年還告訴了千夜一個消息,雖然新的師長尚未到任,但是已有人提前到了,開始私下里接觸第七師幾位有實力的軍官。
  
  或許黑流城里的一些地方勢力也接到了這方面的拜訪,獵人公會和幾個稍大的冒險者團體,以及數處背,景不怎么硬的地下交易點近來明顯有些不安。
  
  看來世家做事的確有自己的一套,那位新師長還沒露面,已經開始著手布置接管防區。魏柏年對這一切自然眼開眼閉,只等對方來人與自己正式交接,然后他就要返回上層大陸,不過這并不妨礙他給千夜行一些方便。
  
  暗火這邊還沒有不速之客上門,但是作為現在黑流城中最大的一股地方勢力,千夜和傭兵團的核心成員們早覺察到城中非同尋常的氣氛,也就此事討論過幾次,確定了行事準則。
  
  不出意料,千夜并沒有等多久,訪客就出現了。
  
  這天正午,數輛武裝越野車轟鳴而來,直沖暗火營門。這些越野車都加掛了裝甲,車頂裝載著重機槍,車身上漆著遠征軍的軍徽。即使在遠征軍的主力師里,這種防御和機動性兼備的越野車也是精銳裝備。
  
  武裝車輛直奔駐地大門,暗火的哨兵立刻鳴響警報,營門兩側哨塔上架設的大口徑高射機槍幾乎同時轉動槍口,瞄準了沖過來的越野車隊。
  
  營門處的衛兵抓起擴音器,放聲叫道:“停車!什么人!否則就開槍了!”
  
  中間一輛越野車上,端坐著一名面容陰沉的軍官。他向前望了一眼,略略皺眉,他手頭有暗火的資料,但顯然這份資料有些陳舊了,對方駐地的規模遠遠超出資料所述。
  
  聽見營門哨兵的喊聲,他冷笑一聲,說:“沖過去!誰敢攔路,直接撞死!”
  
  幾輛越野車引擎轟鳴,速度不減反增,徑直向大門沖了過去。幾名暗火哨兵臉色蒼白,端槍瞄準,卻不敢扣下扳機。
  
  越野車上可是明明白白涂著遠征軍團的軍徽,攻擊他們就相當于攻擊遠征軍。這些哨兵們不久前還都是些普通獵人或冒險者,哪敢得罪遠征軍?
  
  營門城樓上,一名肌膚黝黑,筋肉如鐵的軍官雙眉一皺,猛地推開旁邊的哨兵,一把將沉重的高射機槍抱在懷里,對準沖過來的越野車就扣下扳機。
  
  突突突!沉悶的機槍聲響起,一顆顆威力巨大的高射機槍彈打在路面上,激起一米多高的泥塵碎石,就這樣勾勒出一條清晰的彈道軌跡,迅速向沖來的越野車延伸過去。
  
  駕車的遠征軍戰士經驗豐富,大驚之下猛打方向盤,五輛越野車分別向道路兩側沖去。
  
  前面四輛勉強讓開了高射機槍的掃射線路,可是最后一輛車卻反應稍慢了點,被槍彈掃中。一時間裝甲橫飛,小半個后廂蓋徹底掀開,車內幾名遠征軍戰士被甩了出來,其中一個倒霉的家伙半截手臂都不見了。
  
  沖向路側躲避槍彈的越野車也沒有全部平安,有兩輛明顯失去了平衡,行將側翻。
  
  中間一輛越野車的車門砰地一聲飛了出去,起先發話沖營的那名軍官在車輛行將側翻之際躍了出來。
  
  他滿臉怒火,厲聲喝道:“我是遠征軍的中校!你們敢對我開槍,都是想找死嗎!”
  
  城樓上那名軍官冷笑一聲,伸腳挑過來一個彈箱,接上高射機槍,直接對準了這名中校,槍口立刻噴出火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