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9 新的番號

這時飛艇艇長快步走來,拿出一張航程單,先是行了個軍禮,然后才遞給將軍。
  
  艇長恭敬地說:“董將軍,這是此次的行程安排,請您過目簽字。我們這次飛行終點是三河郡黑流城,由于路途遙遠,因此將在途中停留三次以作休息補給。中途地點分別是崮山城,渭明城和遼沈城。”
  
  這名肥壯將軍就是董其峰,正準備到黑流城走馬上任。他拿過行程單,眼角余光卻望向如冰山美人般的副官。
  
  副官很清楚他關心的是哪方面,于是著重介紹了各有特色的三個中途停留城市,有的以美食聞名,有的以景取勝,渭明城則以盛產美女出名。
  
  這番介紹聽得董其峰眉飛色舞,連連說好,又伸手在副官屁股上捏了一把。
  
  副官連眉毛都沒動一動,一臉生人勿近的冰冷。這正是董其峰鐘意的類型,這位將軍好的就是外冷如冰,內騷勝火這一口。
  
  此次前往黑流城赴任,董其峰只當成是旅行度假,沿途風光那是不肯放過的。否則不過一天多的航程,誰不是一次飛過?
  
  董其峰對行程安排很是滿意,又看看安全措施,見有兩艘軍用浮空炮艇護航,當下再無異議,大筆一揮,在行程單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別的不說,這董其峰三個大字倒是寫得大氣磅礴,極見功力。
  
  “行了,不用多說,上艇上艇!本將軍還要趕路呢!”董其峰大手一揮,當先登上浮空艇。
  
  可是他的隨行人員還沒有全部進入艙門,一輛輕型越野車就如飛而來,疾沖到飛艇邊才停下。
  
  越野車上跳下一名少校,高聲叫道:“董將軍稍等!肖將軍有令,命你立刻返回總部!”
  
  董其峰從艙門處探出頭,奇怪地問“肖將軍?”
  
  少校遞過來一張公文,說:“這是肖將軍手令,請您過目。”
  
  董其峰接過看了,上面只說讓他立刻返回,具體原因卻是語焉不詳。在這種時候突然接到如此莫明其妙的命令,他的臉色頓時陰了下去。
  
  在遠征軍中,能夠給董其峰下命令的肖將軍只有一個,那就是副總司令肖令時中,將。遠征軍總司令羅明驥是帝國元帥,他掛這個名頭只掌大局,不管細務。一應軍務,大都是由包括肖令時在內的四位副總司令處理。
  
  不過董其峰無論心里對這位寒門中,將有什么看法,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來,他隨即吩咐幾句,就重新回到越野車上,跟著來傳令的少校返回遠征軍總部。
  
  越野車隊一路疾行,幾乎是以沖刺的速度開進總部大門。少校領著董其峰直奔肖令時辦公的東配樓。在踏進樓門的一刻,董其峰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身影,而這個人卻不應該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
  
  董其峰一臉驚訝,道:“杜遠澤,你怎么在這里?我不是派你去接收第七師了嗎?”
  
  那人正是杜遠澤,他一臉苦笑,低聲道:“將軍,先進去再說吧,肖將軍已經在會議室里等著了。”
  
  董其峰心頭浮起一片陰云,點了點頭,然后就隨著杜遠澤爬到頂樓,走進會議室。
  
  這間會議室不大,里面只坐了十幾個人,但軍服上,將星閃耀,大半都是將軍。可以說肖令時麾下高級軍官大都在此。而肖令時則坐在長桌盡頭,臉上全無表情,看不出半點端倪。
  
  見董其峰和杜遠澤進來,肖令時示意他們坐下,然后緩緩地說:“剛剛有消息從黑流城傳來,一個名為暗火的傭兵團吞并了第七師。他們現在派人送信給總部,要求取消第七師番號,同時表示愿意加入遠征軍序列,申請的番號是......暗火獨立師。”
  
  “暗火獨立師!”
  
  這個新番號一出,會議室內頓時一片議論之聲,就連那些將軍也不例外。眾人都覺得暗火傭兵團簡直就是瘋了,居然要求獨立師的番號?
  
  遠征軍的主要戰斗單位分兩種,據守城市的派遣師和填補防線的野戰師,但也有幾種特殊的建制,獨立師就是其中之一,意味著更大的權限和規模。
  
  一個獨立師可以比普通師多出百分之五十的兵員,軍官編制也相應按比例增加,而且除了副師長仍要報遠征軍總部認可外,其他校級軍官均可自行任免。
  
  聽到肖令時的話,董其峰只覺得耳中立刻嗡的一聲,什么都聽不見了,他甚至一時間無法理解那番話的含義,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立刻不顧形象地咆哮起來:“那是我的第七師!怎么能夠說取消就取消!”
  
  他為了得到這個肥缺,不僅用掉了好幾個大人情,前前后后光各種打點就是幾萬金幣。更不用說正式取得任命書時,家族還拿出過一筆名為捐贈軍費的巨款,實則是作為給魏家和遠征軍總部的補償。
  
  泗水董家肯花如此代價,也是因為永夜戰爭中黑流城幾乎未經戰火的緣故。那一役盡管在外人口中褒貶不一,但能讓黑暗大軍繞道而行,就是第七師實力的明證。
  
  得到第七師,就是直接拿到永夜大陸上一塊成熟的勢力范圍。董其峰準備以此起步,開拓出更加輝煌的基業。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就在行將上任的這短短時間里,居然就會出現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直到此時,董其峰都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哪里。
  
  他事先和杜遠澤及幾個心腹早就討論過辦事步驟,在與魏家正式交接前就把自己的親衛隊派了大半去黑流城防區,先行掌握一部分重要人物。
  
  董其峰的親衛中不乏有過帝國主力軍團服役經歷的老兵,其余人也辦過一些家族事務。按理說如此布置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但事情為什么會沒有按照他預想的發展?
  
  會議室內一眾將軍上校都沉默不語,聽憑董其峰咆哮。許多人眼中全是幸災樂禍。
  
  這些大部分寒門平民出身,最多是個士族遠親的高級軍官們,對帝國上層貴族完全沒有好感,無論遠東魏家還是泗水董家,對他們來說都是想要插手永夜利益的外來人。
  
  相比之下,在永夜戰爭中守住了黑流城的魏柏年,可能還讓他們稍微有些認同。而董其峰此人雖是將軍,卻是在這次事前,沒有幾個人聽說過這號人物。
  
  肖令時皺眉,做了個虛按的手勢,才讓董其峰安靜下來。
  
  在肖令時看來,整件事情并不復雜,魏柏年離開永夜大陸時,轉道遠征軍總部辦完了最后的卸任手續。他手上有董其峰的委任狀和簽發的第一份軍方公告副本,因此從時間上看,哪怕董其峰本人沒有抵達黑流城,但雙方已經事實上完成了交接。
  
  這一點遠征軍總部是予以認可的,所以黑流城是在董其峰手中丟的。就連董其峰自己也說不出什么反對或質疑的話來。
  
  隨即肖令時讓杜遠澤把當日經過復述一遍。
  
  杜遠澤站起,簡要說了說暗火拿下了第七師的經過,聽完戰斗過程,許多將軍都皺眉不語,他們很清楚如千夜這樣的超級狙擊手在戰場上會有多么可怕。就算是戰將,也不愿意面對這樣一個危險敵人。
  
  杜遠澤剛說完,董其峰忍不住又站了起來,怒吼道:“叛逆!這是十足的叛逆!我要求宣布暗火為叛軍,然后出動黑流城附近的遠征軍,剿滅那個名叫千夜的小子和他見鬼的傭兵團!否則豈不是人人都可以無視遠征軍的威嚴?”
  
  董其峰倒也不全然是草包,還知道以遠征軍的大義名分爭取自己的利益。可是那些校官中還有人點頭表示贊同,諸位將軍們卻是互相看看,都毫無動靜。
  
  肖令時揮手示意,親衛們立刻以極為恭敬卻也相當強硬的態度,把董其峰和杜遠澤兩人請出了會議室。
  
  等會議室大門關上,房間里有一剎那靜默。
  
  熟悉肖令時性格的人,都感覺到了這位一直以來堅定捍衛遠征軍利益,甚至不憚于和帝國上層貴族針鋒相對的將軍,表現出來的態度頗為耐人尋味。
  
  一位將軍首先打破沉默,有點疑惑地道:“魏家倒是在此事中把自己撇得夠干凈,不過若真這么干凈的話,一個傭兵團是怎么吃下第七師的?”
  
  遠征軍總部當然不可能時時關注暗火這樣一個三流戰區的新建傭兵團。將軍們上次聽到暗火的名字,還是在永夜戰爭中。
  
  暗火一次戰役中獲得的豐厚懸賞,比起永夜僅有的幾個萬人傭兵團都不算少,這充分證明了它的戰力。可是在將軍們的心目中,它再怎樣也沒有強到能夠生吞遠征軍一個正規師的地步。暗火的飛速擴張是最近的事情,消息還沒怎么傳開來,里面當然也不乏有心人的誤導和隱瞞。
  
  一名鬢角花白的老將軍沉吟片刻,方道:“聽杜中校的陳述,魏家似乎并沒有插手。既然他們自己都沒有對魏家提出抗議,我們又不曾看到現場情況,也不宜節外生枝。”
  
  這老將軍名為文若成,是肖令時的首席參謀,說話向來有份量。眾人一聽這個口氣,不由各自心中有了計較。
  
  前面說話的那位將軍又說:“暗火的團長好像還不是戰將。”
  
  文若成不動聲色地道:“說起來,那個千夜就算還不是戰將,戰力上大概也差得不多。不過師長必須由戰將擔任,這是軍方鐵律,絕對不能通融。既然暗火提出申請番號,那么對此想必有所考慮,到時候只要有一位戰將來上任即可。”
  
  這句話一出,房間里各位軍官面面相覷。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