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45 內訌

“讓他停下來!”女人興奮起來,攀著車身鋼架就翻上車頂,對著千夜大喊大叫,同時用手里的突擊步槍對著天空一通掃射。
  
  千夜臉色一冷,不打算理會這些食腐鷲,他對女人的挑釁和示威視而不見,機車再次加速,引擎頓時迸發出讓人迷醉的聲浪,疾向遠方駛去。
  
  沙蛇指揮著越野車一個急轉彎,追了上去,同時拿出一把大口徑狙擊槍,瞄準千夜的后背,一槍轟出。這是一把火藥狙擊槍,但是威力很大,若是一槍轟實了,普通戰兵都會立刻斃命。沙蛇就是奔著要千夜命來的!
  
  千夜不打算惹麻煩,可不代表會容忍想殺自己的家伙。他一推車把,將功率加到極致,機車立刻從溫馴變成狂野,引擎轟鳴,整個機車震顫著劃出一個大圈,濺起沖天塵土,車頭已經沖向疾駛過來的越野車。
  
  千夜手上不知何時多出一支狙擊槍,單手持槍,超長的槍管冰冷地對準了越野車,槍身上的紋路迅速點亮。
  
  車頂的女人眼力銳利,見識也很廣,一看到千夜手中的槍,頓時亡魂大冒,尖叫道:“鷹擊!那是鷹擊,掉頭!快掉頭!”
  
  “不!沖過去,火力壓制!”沙蛇吼著,越野車猛然加速,如脫韁野馬般向千夜沖去。
  
  千夜端槍的右手穩若磐石,扣下扳機。
  
  鷹擊獨特的聲線響徹荒野,越野車整塊擋風玻璃碎成了不計其數的晶瑩細末,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沙蛇突然間就不見了腦袋,只留下一具端坐的無頭尸體。
  
  女人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駕駛員也驚得下意識地猛打方向盤,越野車頓時在荒野上失控般地轉了好幾圈。
  
  鷹擊再次轟鳴,越野車的引擎猛然爆炸,車中剩余的人全都被炸上天空,然后灼熱散飛的金屬碎片掠過,象切奶油一樣輕易切開了這些食腐鷲的軀體。
  
  千夜依然穩穩地坐在機車上,單手持著鷹擊,面色沉靜,眼中連一絲波動都沒有,槍口緩緩抬起,指向其余兩輛越野車。那兩輛越野車猛地急轉彎,瘋狂加速,拼命逃去。
  
  千夜沒有興趣去追殺他們,揮手把鷹擊收回安度亞的神秘空間,就駕著機車一個大回旋,繼續向預定的方向駛去。
  
  沙蛇犯了個致命的錯誤,他以為象鷹擊這種威力的狙擊槍,必須要有相應的射擊姿勢。千夜只是單手持槍,如果敢就此扣下扳機,不光會傷到自己,也肯定射不中疾行中的越野車。所以他才會下令加速沖過去,想要搶在對方下車瞄準前,拉近到攻擊距離。
  
  在沙蛇心目中使用鷹擊的一定是狙擊手,就算有的狙擊手近戰也很強,但怎么也不可能超過他們這些在荒野上橫行的食腐鷲,況且對方只有孤身一人。然而這世間總有意外,沙蛇絕沒有想到,鷹擊對于千夜來說,早就是可以單手使用的武器。
  
  千夜之所以還帶著鷹擊,是因為對這把武器極為熟悉,以他目前實力,不光可以單手使用,而且能夠連射十余槍,依然行有余力。對付不是很強的敵人,鷹擊比五級狙擊槍更實用。
  
  接下來的路途中,千夜還遇到了幾撥黑暗種族的戰士。相比之下,這些黑暗種族直覺直覺敏銳得多,他們隱隱感覺到千夜身上透出的危險血氣和來自位階差異的威壓,于是都遠遠避開。
  
  進入黑暗國度的邊界,千夜下了機車,把這個大家伙也收入安度亞神秘世界,不大的空間立時被塞得滿滿當當。
  
  千夜換上便于行動的輕甲,取出雙生花和深紅之牙放在身上,就避開大路,在山間行進,向地圖上第一個黑暗種族的聚居點摸去。
  
  根據情報,這個聚居點住著幾十頭蛛魔,仆蛛則有數百頭。千夜在千米之外觀察了一會,確認了此處聚居點的情況,在地圖上標注上蛛3的字樣,就向下一處聚居地奔去。
  
  下一個聚居地算是區域交通要地,因此規模頗大,各個黑暗種族都有,甚至還有魔裔出沒。這次千夜小心得多,登上了千米外的一座小山,依靠超凡視覺,在這個距離上,他仍然能夠看清聚居地的大概情況。
  
  這里住著上千黑暗之民,可以稱得上是個小鎮了。觀察之后,千夜在地圖上標注了混6的字樣。
  
  這是帝國軍方的通用標記方法,前面文字代表聚居地的主要種族,后面數字則是等級。把黑暗種族城市依據規模,守衛力量,防御設施等劃分多級,數字越大意味著城市越強大。
  
  比如暮光大陸上血族的大本營,就是高達20級的巨城。而黑暗議會的所在地,則無從判斷,因為至今還沒有人類能夠踏足那里。
  
  就這樣,千夜一路深入,一天一夜就前進上百公里,偵察了十余處聚居地。其中大多是三級以下的微型據點,只有兩個小鎮,還有一座子爵城堡。
  
  所有偵察過的地方,戰力加起來已經相當于一個帝國主力師。但是這些兵力分散各處,將來進攻時,只要行動足夠迅速,就可以將其各個擊破。四個子爵是麻煩,但在趙雨櫻出現后,千夜亦有了將他們分別擊敗的把握。
  
  然而最終也是最大的障礙還是在于峽灣,若千夜想在那里建城,將會直接面對一位蛛魔伯爵的怒火。峽灣距離那位伯爵的領地只有不到一百公里,幾乎就相當于在他家門口動土,戰爭幾乎必然會爆發。
  
  不過千夜仍然選擇了這個地方,是因為周圍數百公里的范圍內,只有這頭蛛魔伯爵實力最弱。
  
  他的位階在伯爵中是最低一等,已經活了幾百歲,以黑暗種族的壽命來說即將走到生命盡頭,實力正在逐漸下降,據說比勃拉姆斯也強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他的族群中沒有足夠強力的繼承者。
  
  千夜準備一路潛到蛛魔伯爵的領地偵察完畢,再返回黑流城。以他此時戰力,就是遇到整編的黑暗種族巡邏隊,也能直接吃下。不過千夜此行主要是取得和核實情報,因此盡管身內精血早已消耗干凈,他也忍住了誘惑,始終沒有出手。
  
  進入黑暗國度的第三天,千夜視線中已經出現恢宏優美的峽灣,碧色水面清澈如一大塊沒有雜質的綠寶石,花崗巖山峰上是準備建城的高地。而越過峽灣,就是蛛魔伯爵的領地了。
  
  就在這時,千夜忽然心中一動,迅速躍上一株古樹,收斂氣息,將自己藏在樹冠里。
  
  很快遠方就出現一個全速奔跑的狼人,方向正好對準千夜這邊。
  
  這頭狼人已經變身,有一身偏黑色的油亮毛發,但身上處處是傷,后背上更有一道長近一米,深可見骨的大創口,而且血肉翻卷,根本沒有一絲自動愈合跡象。狼人那強悍的身體再生能力好似失去了作用。
  
  千夜的真實視野掃過,發現這頭狼人的黑暗原力十分精純,遠勝普通狼人。在子爵前就能夠擁有如此精純的黑暗原力,他顯然是族群中天賦過人的天才。
  
  這頭狼人原本應有男爵實力,但此刻重傷之后,連奔跑都踉踉蹌蹌,恐怕連個騎士都打不過。他直沖到千夜所在的大樹下,突然一頭栽倒,抽搐著一時爬不起來,身上所有傷口全部迸裂,鮮血幾乎是噴涌出來的。
  
  遠處林間,影影綽綽出現十余個身影,無聲無息地走來。
  
  千夜雙眼微瞇,這些人都是血族,而且個個實力不弱。為首者佩戴著三等子爵的綬帶,然而真實視野顯示他的黑暗原力精純程度不在重傷狼人之下,在千夜遇到過的血族中,只有出自十二古老氏族的子爵才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
  
  看來那個狼人就是被這些血族追殺。
  
  千夜仍然收斂著氣息,右手中已經多了兩顆破魔秘銀彈,悄無聲息地壓進雙生花。灌注了千夜血氣的原力彈對血族是大殺器,用兩顆破魔秘銀彈其實有點浪費。若非出現的血族數量眾多,他連這兩顆破魔秘銀彈都想省了。
  
  不過黑暗種族的內訌對千夜來說沒有什么意義,只要不被卷入,他并沒有出手的意思。千夜做完臨戰準備,就繼續看著樹下的后續發展。
  
  那個子爵緩步走向倒地不起的狼人,“你倒是挺能跑的,居然逃出了上千公里。不過現在你再也跑不動了吧?席爾,聽說你已經被群峰之巔吸納,向來傲慢得很,連我們十二氏族都不放在眼里。可是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天吧?”
  
  年輕狼人已經維持不住戰斗形態,重新變回人形。他艱難地撐起身體,靠在古樹樹干上,憤怒地盯著血族子爵,低沉地說:“就算你們在這里殺了我,可那件事還是遲早會被外面的人知道。杜拉斯,你們瞞不了所有人!一旦事發,你們都要死!”
  
  “那又怎么樣?等我們的圣子得手,到時候連永夜議會都要對圣子高看一眼,誰還會來多管閑事?”杜拉斯冷笑。
  
  PS:靠,草稿箱里的四十四章是怎么溜達出去的……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