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56 異常的礦脈

吾王所指,劍鋒所向!
  
  趙雨櫻負責的礦場是永夜大陸上很常見的黑石礦,但原屬于血族子爵的這座礦儲量大,開采容易,而且有數量不菲的伴生黑晶,價值遠在一般黑石礦之上。不過和千夜那座小礦相比,因為不產紫銅,應急變現能力反而差一些。
  
  千夜和趙雨櫻站在高處,看著暗火戰士押解著礦場守衛,魚貫走向指定的營地。除了守衛外,還有數以千計的礦工,里面卻是有不少人類。他們并非血奴或者被豢養的“人畜”,而是人類奴隸。
  
  趙雨櫻手里把玩著一塊不規則的黑晶原礦,拋上拋下,說:“這些人數量太多,是個很大的麻煩,你打算怎么辦?”
  
  “你說呢?”千夜反問。他現在很喜歡先聽聽趙雨櫻的意見,這位獨立特行的貴女雖然時有驚人之語,細想卻不無道理,而且這也是個很好的了解她的機會。
  
  千夜本以為趙雨櫻的回答會是就地處死,或者直接封入礦洞,生死由天。在戰爭中,尤其是對于無法中途駐軍的占領區,這是十分常見的做法,可以避免戰俘拖累,又不會留給對手機會。
  
  不料趙雨櫻卻說:“把他們都留下來,派一個連看守。礦的開采不要停。”
  
  這次輪到千夜猶豫了,“可是這樣做會牽制大量兵力。難道以后其它礦場也這樣處理?我的兵力可沒多到能夠這樣分散的地步。”
  
  趙雨櫻說:“大不了以后我多出些力,給你補上戰力缺口!”
  
  “這可不象你。”
  
  “不,這才是我。這里的礦脈與眾不同,很可能隱藏著什么東西。我們需要盡可能多的占領礦場,才能夠確定。你看,這塊黑晶就是證據。”
  
  趙雨櫻手指一彈,那塊黑晶就翻滾著落入千夜手中。千夜仔細觀察,又切換不同感知,甚至分別用黑暗與黎明原力探測過,也沒發現這塊黑晶礦石有什么不同。
  
  “你還會鑒別礦物,勘探礦場?”
  
  “這是一個財迷的必備能力之一,不是嗎?”
  
  “你也知道自己是財迷?”
  
  “千夜,再這么說你老姐,此戰酬勞加倍!”
  
  “......你最慷慨大方了!”
  
  “這馬屁真差勁!回去好好和子寧學學!”
  
  千夜想了想,把幾名暗火高級軍官叫過來,討論了一下兵力調配,確定目前還是可以抽出一個連的兵力留守,于是就做了安排。
  
  處理完軍務,千夜就走進自己的營帳里,打開地圖,開始研究后面的行程。
  
  在前進路線上,還有兩名子爵,狼人布魯多和蛛魔馬斯克。他們和多默的實力差不多,但是真到戰場上,戰斗卻會艱苦得多。
  
  黎明閃光彈對血族有特效,千夜本人更是在同級血族面前有壓倒性的優勢。然而狼人和蛛魔都是皮糙肉厚,效果就差得多了。然而趙雨櫻若是肯多出幾分力,戰局就又會截然不同。
  
  這時營帳門掀開,趙雨櫻鉆了進來,問:“想好后面怎么打了沒有?”
  
  千夜笑了笑,在地圖上劃出兩道行軍路線,說:“我要是他們,就會想辦法在這里匯合,然后固守陣地,等我們進攻。畢竟我們一口吞下了多默,他們兩個又不傻,哪敢分頭和我們打?”
  
  趙雨櫻沉吟著說:“看來我們打多默打得太快了點。要是那頭老蜘蛛也同時發兵,一旦和他們兩個會合,那就是苦戰了。”
  
  “他們如果合兵一處,我們就分兵,你我各帶一隊。至于目標,呵呵,你對打劫個子爵城堡有興趣嗎?”
  
  “小五,太貼心了!”趙雨櫻雙眼頓時亮得嚇人,一把勾住千夜的肩膀,看那架勢簡直就要一口親上去。而且她這個動作,把胸脯完全壓到了千夜的手臂上,絲毫沒有避諱。千夜感知何等敏銳,立刻就感受到了趙雨櫻胸前是何等洶涌澎湃。
  
  千夜當下不動聲色地往后一退,趙雨櫻也發覺了異狀,于是哈哈一笑,說:“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小時候,我都給你洗過澡.....”
  
  千夜半晌無語,無奈地道:“這種事誰知道真假,那時你也不過是個小毛丫頭而已……說正事!”
  
  “好吧,說正事。我剛剛詢問過這個礦場的主管,得知一些很有意思的消息。你看,在伯爵領地上,類似的黑石礦場還有五處。”
  
  說著,趙雨櫻就把五處礦場標在了地圖上。千夜來回看過好幾遍,除了這六處礦場都位于同一條山脈支系上之外,就沒發現什么特別聯系。
  
  趙雨櫻知道千夜在勘探礦脈方面一竅不通,于是又在綿延山系的另外幾個地方畫了標記,說:“在這幾處,應該還可以找到新的黑石礦區,產量預測和這六處已開發礦區相當,甚至更大。”
  
  千夜雙眉一揚,說:“礦產豐富到這種程度?那豈不是一個富礦區了!”
  
  “何止一個富礦區那么簡單!來,記住這里。”
  
  趙雨櫻伸手在地圖上一點。千夜神情微變,她指尖點住的地方正是青峰山,也是鋒牙部落所在地。
  
  “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嗎?”
  
  “如果我判斷沒錯的話,在這片地域里很可能隱藏著什么東西,以至于對整個區域內的礦藏都產生了影響。而根據礦脈的走勢看,這里就是一個關鍵點,很可能會發現線索,甚至直接出現一個全新的礦脈。”
  
  千夜皺眉不語,想起在青峰山頂看到的那個神秘法陣。
  
  趙雨櫻這時也想到此事,“你不是說這片區域的黑暗種族活動異常嗎?說不定他們也發現了這個異狀。等你帶回來的那些陣列組件破解,我們就能知道他們究竟是在勘測新的礦脈,還是想找其他什么東西。”
  
  千夜點了點頭,說:“好!我會盡快控制那個地方。”他思索著該如何修正自己的計劃,一個鋒牙部落并構不成障礙。
  
  就在這時,傳令兵走進營帳,敬禮后說:“大人,這是剛剛送過來的最新情報,請您過目。”
  
  千夜接過情報,翻開,再掃了一眼,忽然面色就變得十分古怪,然后遞給了趙雨櫻。
  
  趙雨櫻看了看,頓時一怔,說:“狼人子爵布魯多沒有出兵,反而召回了全部戰士,固守城堡外的山口關卡?他們,這......”
  
  布魯多按兵不動,龜縮防守,若在平時自然是好事,可是現在就有點問題了,因為鋒牙部落就在關卡之后。而趙雨櫻希望千夜占下來的礦場,也有兩座在布魯多的領地上。
  
  這頭一向以悍勇著稱的兇狠狼人,居然會龜縮不出?這確實太讓人意外了。
  
  千夜很快就收拾了心情,無論如何,就眼前戰局而言,這仍然不是個壞消息,意味著蛛魔子爵馬斯克將會變得孤立無援。
  
  千夜當機立斷,叫進傳令兵,伸手在地圖上點了幾下,接連下達命令:“讓全軍立刻作好出戰準備,一小時后出發。目的地是這里,我們就在這座山嶺上設立陣地。派人去找段浩,讓他率兵南下,盯住狼人那邊。如果有異動,不用堅守,且戰且退,拖住時間即可。”
  
  千夜所指的位置恰好可以把斯圖卡可能派來的援軍和蛛魔子爵的部隊截成兩半,阻止他們會師。到時候攻擊哪一方,主動權就掌握在千夜手里。
  
  等傳令兵離開,千夜看著地圖,沉思著道:“惟一的麻煩就是,如果馬斯克也龜縮不出怎么辦,那時我們就有可能面對三個方向的敵人。”
  
  “如果那只小蜘蛛也躲起來,我們就去抄了他的老巢!”一說到抄老巢,趙雨櫻就兩眼放光。
  
  “這可不容易吧?”
  
  蛛魔城堡是出了名的易守難攻,無論是誰都會覺得十分頭痛。
  
  不過趙雨櫻露出讓人心寒的笑,“馬斯克的所謂城堡不過是座小土山而已,有什么難的?我們這里有大量開采好的黑石礦,到時候都拉過來,堆在土山腳下,一把火點個幾天幾夜,管他是什么子爵伯爵,都給燒了!”
  
  千夜忍不住心中一寒。
  
  趙雨櫻看到千夜眼神有些不對,嫵媚一笑,道:“怎么,又覺得你老姐英明神武了?”
  
  “這個......是吧。”千夜發現,自己最近說的違心話越來越多了。
  
  趙雨櫻馬上露出本性,張揚地大笑三聲,“以后多跟你老姐我學著點,包你對付黑暗種族的時候事事得心應手!”
  
  千夜苦笑一下,無言以對。黃泉和紅蝎強調的都是精英化的單兵作戰能力,雖然他也學過一點戰略和軍事運籌學,那也是為了配合完成大部隊的作戰任務。
  
  千夜現在指揮暗火行軍布陣,都會反復思量、推演,還常常召集高級軍官討論,等如是一步一步邊學習邊實踐。可是遇上趙雨櫻,卻讓他大開眼界。趙雨櫻提的數個建議,招招陰狠毒辣,匪夷所思。比如說堆黑石火燒蛛魔老巢這種方法,在帝**校的理論課上肯定是找不到的。
  
  然而這種陰險的戰術卻十分有效,那位蛛魔子爵見了這陣勢,就不得不從老巢里沖出來決戰。否則一把大火連續燒個幾天幾夜,就算弄不死高級蛛魔,但是所有低級戰士、平民和仆蛛卻會被烤死,熏死無數,那些蛛卵更是無從幸免。
  
  雨櫻大小姐的策略,總結下來就是四個字:斬盡殺絕。千夜忍不住想知道,趙雨櫻過去究竟有什么樣的經歷,才造就了這樣一位恐怖殺神。
  
  大軍完成調整后立刻啟程,直撲目的地,宛若一把利刃直插入伯爵領的腹地。
  
  此時此刻,狼人布魯多雙眼通紅,只是死盯著面前的地圖,一杯接一杯地喝著酒。
  
  一名狼人衛士戰戰兢兢地走進來,“子爵大人,伯爵和馬斯克子爵的使者都已經等不及了。”
  
  布魯多猛然回頭,布滿血絲的雙眼兇光四射,背后的紅色鬃毛根根豎起。衛士嚇得頓時倒退幾步,差點絆倒在地上。
  
  布魯多鼻孔中不斷噴出白氣,牙齒互相磨著,發出讓人戰栗的聲音。片刻之后,他才擠出一句話:“讓他們等!”
  
  狼人衛士雖然害怕,但仍強挺著多問一句:“讓他們等多久?”
  
  “想等多久就等多久,如果等不了的話,叫他們滾!”
  
  衛士這次不敢再多說,轉身而去。
  
  大廳中忽然響起一聲嘆息,一個溫婉的聲音響起“你這樣說,就是想要和那些蜘蛛決裂了。你想好了以后怎樣應對他們嗎?”
  
  布魯多轉頭望向廳角,在那里,在火光照不到的陰影里,竟然端坐著一個人類的女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