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68 苦戰下

不知怎地,斯圖卡伯爵感到強烈的危險逼近,隨即他就覺得有些可笑,威脅?這么一只連戰將都不是的小蟲子。。ybdu。
  
  但是伯爵的心跳仍然快得異常,讓人十分不舒服,他皺了皺眉,抬起原力槍口指向千夜。在兇悍的蛛魔眼中,消滅危險的最好辦法就是直接干掉他。
  
  趙雨櫻剛剛連續兩個側跳,躲開了斯圖卡戰斧的連斬,落地后轉頭一看,當即色變,大叫道:“千夜,退后!有毒霧!”
  
  千夜對趙雨櫻的喊叫充耳不聞,也好像根本沒看到蛛魔伯爵的槍口正在瞄向他,仍然以恒定的速度直線沖過來,東岳一路犁出深痕,仿佛把大地切成了兩半。
  
  越到后來,東岳帶起的煙塵越大,隱約有嗡嗡聲傳出,仿佛深海潮汐起時的聲音,那是東岳劍鋒開始輕輕顫動。
  
  “該死的!瘋子,小四小五都他媽的是瘋子!”趙雨櫻大罵,一咬牙抬起開山,對準斯圖卡就是一炮。刺眼欲盲的光亮驀然迸發,一顆橘紅色火球噴向蛛魔伯爵。現在攻擊不是好時機,可她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
  
  斯圖卡不再理會千夜,怒吼一聲,用力揮動戰斧。那個人族女人打出的這發炮彈比前幾次都要猛烈,不過正面迎戰,伯爵還不至于怕她。戰斧上繚繞的綠光驟然明亮,瞬間膨脹數倍,挾滔滔之勢,狠狠地一斧斬在轟來的火球上。
  
  只聽一聲轟鳴,火球被生生斬碎,化為十余團火焰四處飛射。但由于炮彈來勢比斯圖卡預計的還要快上一分,所以爆炸發生在了一個近得危險的距離上。
  
  數團流彈般的火焰射在伯爵龐大如山的蛛軀上,這次他的防御居然能被輕易穿透,轉眼間就有大量綠中泛黃的體液溢流出來,火焰非但不曾熄滅,反而隨之漫流,在蛛軀上犁出道道深溝。
  
  斯圖卡盯住趙雨櫻,眼中兇光大盛,這點傷勢看著驚人,對他還算只是皮肉傷,可伯爵已經在心中把趙雨櫻列為極度危險的人物,決定寧可付出一點代價也要把她滅殺當場。
  
  放任這樣一個有著自走炮威力的女人在他領地上橫行,已不僅僅是損失一點利益,極有可能會影響到斯圖卡參與的大事,那是他承擔不起的后果。
  
  此時此刻,千夜則被蛛魔伯爵完全拋到了腦后。
  
  斯圖卡一聲長嘯,龐大蛛軀升空而起,然后如巨峰傾頹般向趙雨櫻壓去。方圓百米黑暗原力瘋狂地波動起來,空中甚至能看見一道道夾雜著綠霧的黑氣若隱若現,無序而狂暴。
  
  “小五,快跑!”趙雨櫻臉上閃過一抹絕然,旋即爆發出凌厲的殺氣,不閃不避,開山炮口抬起,原力陣列次第點亮,盯著從半空壓下的蛛魔伯爵,冷笑,“想要老娘的命?”
  
  看到趙雨櫻擺出同歸于盡的架勢,空中的蛛魔伯爵臉上閃過狂怒,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未曾被這樣挑釁過了。
  
  此刻慘碧色的原力光芒從蛛軀蔓延到了斯圖卡的人形上半身,反射出金屬般的光澤,眼看著就要發出全力一擊。
  
  忽然嗡的一聲輕響,聲音很輕,卻極有穿透力,在黑暗原力籠罩的這個空間仍清晰地傳了過來。
  
  斯圖卡象被針刺了一下,心臟陡然收縮,隨即就感覺到一股莫可名狀的力量由遠及近,剎那間到了身后。
  
  來不及轉動龐大身軀的蛛魔伯爵并沒有看到,千夜絲毫不曾減速,仍在向這邊沖來。只不過東岳現在被他雙手握住,斜斜揮舉,重劍的劍鋒輕輕顫抖著,每震動一次,就會留下一個劍鋒的虛影,凝聚不散。
  
  斯圖卡黑暗原力籠罩之處連伯爵親衛都不敢靠近,千夜卻仿佛一點都不受影響,緋紅色的原力光芒從他雙臂透出,點點金色明滅不定,把空中黑綠斑雜的氣息悉數擋在外面。
  
  轉眼間,千夜離斯圖卡只剩兩三個沖鋒的距離,而在東岳周圍,已出現三道劍影。前面的剛剛消散,后面又復重生,如此周而復始。他毫不猶豫,一聲斷喝,騰空躍起,一劍遙遙向斯圖卡斬去!
  
  戰場上,所有強者突然間都有一陣心悸。
  
  在這一刻,虛空似乎已經打開,另一個飄渺的世界展露了小小角落,然而僅僅電光石火間流溢出的氣息強大到可怕,讓人畏懼得不由自主想要伏倒。
  
  隨即一道細如絲線的淡色原力從虛空垂落,纏繞在東岳劍鋒上。
  
  剎那之間,三道劍影全部回歸,千夜雙臂驟然一沉,手上東岳似是重了數倍。他早有準備,牢牢握住劍柄,揮出軌跡不變,一道淡淡劍影從東岳鋒刃上斬出,直奔斯圖卡而去。
  
  寂滅斬!
  
  一劍既出,悄無聲息,亦無浩然之勢。蛛魔伯爵卻突然臉色大變,他身周的黑暗原力好像被強風暴襲擊的海洋,驚濤駭浪,亂石裂岸。
  
  斯圖卡再也顧不上趙雨櫻,龐大蛛軀拼命扭轉方向,戰斧也同時回撤,倉促揮出格擋。
  
  劍影似緩實快地掠過。
  
  第一道,第二道,與戰斧連續兩次撞擊,緋色閃爍金芒的原力和綠霧縈繞的黑氣糾結成一團,驟然形成幾次小型爆炸。
  
  第三道劍影則無聲無息地從斯圖卡身上劃過。
  
  蛛魔伯爵護身原力突然光芒大放,綠得有種陰森的感覺,下一刻就如被打破的瓷器,突然出現無數裂紋,然后轟然碎開,化為無數閃耀的破片,四下飛濺。
  
  斯圖卡蛛腹上也出現一道血線,隨即忽然裂開,出現一個深近兩米的恐怖傷口。蛛魔伯爵發出痛苦嘶吼,手一揮,戰斧飛旋著斬向千夜。
  
  嘭的一聲悶響,斯圖卡從空中沉重地砸落地上,但他還能直立,極為憤怒地咆哮起來,手中原力槍吐出火舌,向千夜連連轟擊。
  
  趙雨櫻看著眼前一幕,有剎那的呆滯,此時反應過來,完成充能的開山炮口一轉,一顆原力彈轟出,后發先至,正中戰斧,將它打飛。
  
  千夜一劍斬出,恍若撞上山岳,躍在半空中的身形一滯留,隨即倒飛出去。東岳上傳來巨大反震力,發麻的感覺從手掌一直傳遞到肩膀,雙臂有片刻幾乎失去知覺。胸口沉悶得仿佛壓了大石,一口鮮血噴出,才好過一點。
  
  千夜落地后就是一個踉蹌,差點栽倒,他勉強把東岳插進地面穩住身體,眼角余光就看見原力槍連續發射的光芒。千夜迅速向側旁倒下去,幾個翻滾躲開了斯圖卡的轟擊,但是沒躲開全部原力余波和金屬碎片,肩背頓時多了幾道鮮血淋漓的傷口。
  
  接著是短暫沉默,蛛魔伯爵的原力槍到了連射上限。千夜一撐地面,彈跳起來,抓住這個空隙,拔出雙生花,背后光翼綻放,幻之曼殊沙華和血腥曼陀羅合而為一,直指斯圖卡,一聲轟鳴!
  
  槍響的剎那,似乎戰場上全部聲音就此消失,只有雙生花的特殊聲線在回蕩。
  
  兩顆原力彈出膛,如命運雙子,彼此纏繞旋轉,飛行了沒多久,突然綻放強烈光芒,就如兩團太陽冉冉升起。
  
  “煉銀烈陽彈!”在光芒乍現的瞬間,斯圖卡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就像人族畏懼黑鈦,黑暗種族害怕煉銀也幾乎出自本能。
  
  然而這兩顆子彈的來勢仿佛跨越了空間,當中的距離好像根本不存在。斯圖卡看到強光的同時,已經開始側移,可幾乎下一刻就感到腹部劇痛,被兩顆煉銀烈陽彈轟入了蛛腹。
  
  斯圖卡瞬間掉頭就跑,蛛魔的敏捷在生死之間發揮得淋漓盡致,千夜為雙生花的第二次充能,才點亮了第一層原力陣列,伯爵的身影就翻過礦場邊的山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趙雨櫻這時剛奔到千夜身邊,雙眉一揚,就想追過去,卻被千夜叫住。
  
  “不要追了。”
  
  “就這樣讓他跑了?放心,老娘有辦法干掉他!”趙雨櫻摩拳擦掌,乘人之危就是這種時刻干的。
  
  “他中了我兩顆加料的煉銀烈陽彈,恐怕不會好受,現在先清理這個地方,你冒這么大風險過來,不是為了和那頭老蜘蛛打一架的吧。”
  
  趙雨櫻難得露出一點點不好意思的表情,她拉千夜過來是打算搶劫,確實沒料到會在這里遇見斯圖卡伯爵。
  
  她立刻想要轉移千夜注意力,放眼向四周一望。周圍還有近百黑暗戰士,都被急轉而下的戰況驚呆了,一時間沒人動彈,而中央原力法陣旁邊還站著一只蛛魔子爵。
  
  趙雨櫻伸手指點著道:“這邊的歸你,那些夠勁的家伙歸我。”
  
  千夜搖頭道:“不,全部歸你。我要休息幾分鐘。”
  
  趙雨櫻一怔,“怎么,這就被榨干了?”
  
  千夜不慌不忙地拿出一支興奮劑,扎進大腿,淡淡地說:“我可還不是戰將呢。”
  
  “不是戰將都這么兇殘,等你成了戰將,老娘還怎么混?剛剛那一劍是啥,連我都沒把握接下來。”
  
  千夜無奈地說:“你再不動手,人可都跑光了。”
  
  趙雨櫻轉頭一看,果然,原力法陣邊的那名蛛魔子爵正在不斷向后退去,顯然打著開溜的主意。
  
  趙雨櫻頓時提起開山,大吼一聲:“不許跑!”
  
  蛛魔子爵哪會聽她的,轉身就逃,絲毫也不拖泥帶水。趙雨櫻頓時惱羞成怒,吼道:“給老娘站住!別跑!還不聽話?等老娘追上你,非得打斷你八條腿不可!”
  
  趙雨櫻一路叫囂,緊追著蛛魔子爵,轉眼間就出了礦場,消失在山的另一邊。
  
  千夜一個人留在了礦場中。
  
  氣氛忽然變得有些微妙,原本也在逃向四方的黑暗戰士們都緩了腳步,不懷好意地看向千夜。
  
  ps:抱歉,這兩天快忙瘋了,預計會持續到本月下旬,俺努力不斷更。只不過補更是沒法當周還了,記賬吧,pass幫俺算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