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3 帝國律法

敢當著一眾貴女面如此說話的,除了趙雨櫻還能有誰?
  
  南宮凌的侍女并沒有停手,繼續用力向南宮小鳥推去,指掌間隱隱現出原力光芒,顯是想下暗手。但是她的手堪堪觸到南宮小鳥的胸口,忽然間空中響起啪的一聲脆響,宛若鞭子凌空抽擊。
  
  侍女突然一聲慘叫,踉蹌向后退去,雙臂衣衫破裂,手臂上現出兩道粗大血痕,迅速腫了起來。
  
  誰都沒有看到鞭子。可懂行的人都知道,那是由原力構成的無形之鞭,出手的人在原力操控方面異常強大。
  
  趙雨櫻悠然走進基地大門,旁邊則是千夜。她冷笑看著那名侍女,“老娘說話的時候也敢動手動腳,真是欠管教!這次只抽你的手,下次再犯,就抽爛你的嘴!這么沒規矩的狗,真不知道是誰家養的。”
  
  南宮小鳥這時回頭,目光掠過趙雨櫻,停留在千夜身上,整個人突然之間就呆住了。
  
  趙雨櫻向她走去,“小鳥,你怎么突然跑這來了,也不和我說一聲。話說,那幾個老頭子們怎么樣,還沒死吧?”
  
  看得出來,趙雨櫻和南宮小鳥不是一般的熟。
  
  南宮小鳥目光像是長在了千夜身上,嗯嗯啊啊了幾聲,完全不知所云,顯然根本就沒有在聽見趙雨櫻在說些什么。
  
  趙雨櫻一臉納悶,在南宮小鳥面前站定,大聲道:“喂!你再不說話,我可就要非禮了!”
  
  “嗯嗯,好的。”南宮小鳥心不在焉地道,明顯不知道自己回答的是什么。
  
  這時全場拔劍張弩的緊張氣氛已經被趙雨櫻徹底破壞干凈,離得最近的紅蝎戰士們聽得最清楚,個個目瞪口呆。而南宮小鳥身邊有名女性紅蝎軍官,伸手想戳她手臂提醒,卻被趙雨櫻兩眼一瞪,很沒骨氣地縮到一邊去了。
  
  雨櫻大小姐可不是好糊弄的,狼笑三聲,爪子一探,就抓住了南宮小鳥的胸。這一把抓下去,頓時勾勒出了南宮小鳥胸部的真實大小。軍服之下,竟然是出人意料的波濤洶涌。
  
  要害部位驟然遇襲,南宮小鳥這才回過神來,先是一聲尖叫,然后才想起去拍趙雨櫻的手。
  
  趙雨櫻趁機多摸了兩把,笑道:“真是只呆鳥,等你反應過來,老娘早就什么便宜都占到了。”
  
  “你又是這樣!”南宮小鳥怒視趙雨櫻。這個又字,很讓人遐想,說明過去這樣的事發生過不只一次。
  
  趙雨櫻卻是一臉無賴,嘿嘿笑道:“多一次少一次有什么分別?”
  
  南宮小鳥氣鼓鼓的,用力向趙雨櫻揮了揮小拳頭,然后目光落在千夜身上,結果又挪不開了。
  
  趙雨櫻神經再大條也發現不對了,看看南宮小鳥,又看看千夜,一臉納悶。“我這個弟弟長得確實不錯,但是……”
  
  千夜也被少女的目光看得有點奇怪,打量了她幾眼后,隱約覺得在什么地方見過,忽然間靈光一現,脫口道:“小菜鳥?”
  
  “是我!”南宮小鳥頓時雀躍不已。
  
  趙雨櫻滿臉疑惑:“你什么時候改名叫南宮小菜鳥了?”
  
  “我叫南宮小鳥!”她一下拍掉了趙雨櫻悄悄伸過來的爪子。
  
  這時南宮小鳥完全轉過身來,千夜和趙雨櫻都看到了她臉上紅紅的指印。千夜微微一怔,那邊趙雨櫻已經怒了,一把扯過南宮小鳥,“這是怎么回事?誰打的?”說完目露兇光四下掃視。
  
  南宮小鳥閉緊了嘴,沒有回答,可周圍其他人的反應都指出了肇事者。
  
  南宮凌也不掩飾,說:“是我。”
  
  趙雨櫻瞇起雙眼,寒聲問:“為什么?”
  
  千夜也走了過來,看看現在個頭已經到自己下巴的少女,皺眉問:“怎么回事?”
  
  南宮小鳥抬頭發現千夜離自己只有一臂距離,恍若受驚的小鹿立刻低下頭。她的小臉脹得通紅,好像熟透的大蘋果,小嘴抿得緊緊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頭更是不知道要低到哪里去了。
  
  南宮小鳥說不出話,南宮凌卻不能不回答。她不愿意輸了氣勢,淡淡地說:“雨櫻......”
  
  “雨櫻是你叫的嗎?別在這跟老娘裝熟!”
  
  南宮凌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她深吸一口氣,勉強平復情緒。
  
  此刻,基地門外又進來一群人,張自行和紅蝎的安紹年準將終于趕來,而魏破天和宋子寧也從里面出來,整個黑流城中真正有份量的人都到了。
  
  在這種情況下,南宮凌更不能退讓,她臉色微微發白,挺直胸膛,從容道:“趙大小姐,你也知道我南宮世家和她之間有恩怨......”
  
  趙雨櫻又打斷了她的話,不耐煩地說:“少扯那些有的沒的,老娘聽不懂!來點直接的!”
  
  趙雨櫻居然如此不給南宮凌面子。旁觀眾人,尤其那些貴女,多有幸災樂禍的表情。
  
  南宮凌寬大衣袖下的雙手已緊握成拳,冷然道:“直接的就是,她擋了我的路,所以我打了她,就這么簡單!不過一介寒門,打了又如何?別說只是一記耳光,就是傷了殘了,也不過賠點錢而已。這點錢,我還出得起!這是帝國律法,怎么,趙大小姐對此有疑問?”
  
  趙雨櫻不怒反笑,帶著些許慵懶,出人意料地說:“當然沒有。”
  
  南宮凌大感意外,不過也知道此時不宜久留,當即道:“既然沒有,那我就走了。”
  
  “等等。”趙雨櫻叫住了南宮凌,然后向她走去。
  
  “怎么,趙大小姐還有指教?”南宮凌話音未落,趙雨櫻一個巴掌甩了過去,只聽啪的一脆響,臉上已是結結實實吃了一記耳光。
  
  轉眼間南宮凌半邊臉高高腫起,嘴角也流出一道鮮血,唇角都破了。南宮凌一下呆住,手捂著臉,完全不敢相信趙雨櫻居然真的動手,而且還打得如此之狠。
  
  南宮凌身后的侍女護衛們這時才反應過來,慌忙沖上,將南宮凌護在身后。可是他們深知趙雨櫻的厲害,別說拔劍相向,就連放句狠話也不敢。
  
  一巴掌甩過,趙雨櫻頓時心情好了不少,說:“也沒什么指教,只是讓你知道一下帝國律法究竟是怎么回事。先教你一個乖,這里是永夜大陸,不是帝國。”
  
  說到這里趙雨櫻眼底寒光一閃,接著道:“老娘抽你一耳光,確實不對。你回帝國以后大可以去告我,不著急,慢慢來,說不定過個十年八年的,也就判下來了。帝國律政司怎么判,老娘就怎么做,賠的錢一個子兒都不會少你的。”
  
  南宮凌死盯著趙雨櫻,眼中全是怒火,可是她最終一言不發,轉身就走。那些護衛侍女們也趕緊追了上去。
  
  趙雨櫻話中威脅之意再明白不過,在永夜這無法無天的地方和她作對,半點便宜也占不到。而她身為趙閥幽國公嫡長孫女,身份比南宮凌這個侯爵嫡次女更為高貴,就算回到帝國又能如何?真去律政司告?
  
  到時候律政司那些老油條只需按部就班地辦事,毫不逾規,也能把這事拖個幾年。就算最終裁定確實是趙雨櫻無緣無故揮了那一巴掌,按律也就是賠點湯藥錢而已。但這么一鬧,南宮家的臉可就丟光了。
  
  在對帝國律法的運用上,南宮凌是種境界,趙雨櫻又是一種境界。
  
  眼見南宮凌退走,趙雨櫻哼了一聲,道:“跑得倒快!老娘還想反手再來一巴掌呢!”
  
  周圍一眾貴女聽了,不少人都心生懼意,陸陸續續地散了。她們和南宮凌身份地位也就半斤八兩,趙雨櫻敢抽南宮凌,也就敢抽她們。這個時候,誰惹了她誰就是自找倒霉。在這種門閥之爭上,張自行可不會插手,他分得很清楚,只對外敵,不理內爭。
  
  魏破天此刻卻顯得無所畏懼,滿臉堆笑湊了過去:“雨櫻姐,你回來了!哦,千夜,你也在啊!”
  
  聽到后半句,千夜瞇了瞇眼,很有一拳砸到這頭野豬臉上的沖動,敢情他剛剛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
  
  趙雨櫻懶得理會魏世子,拉住南宮小鳥查看臉上傷勢,不斷問:“還痛不痛,傷到哪里了?”但她說是檢查臉上的傷,兩只手卻都忙得很,東摸一把,西捏一爪。
  
  南宮小鳥卻不復剛才對峙南宮凌時的勇敢,不斷閃躲趙雨櫻的爪子,都快要縮成一團了。
  
  眼見趙雨櫻在大庭廣眾下越來越不象話,千夜忍不住咳嗽一聲,趙雨櫻抬頭白了他一眼,不滿地道:“老娘泡妞,你在邊上咳嗽什么?著涼了?要不要給你找個大夫?”
  
  話是這么說,不過趙雨櫻還是松開爪子,南宮小鳥即刻閃到千夜身后,身法如輕煙掠火,遠超平日水準。看到這一幕,趙雨櫻挑了挑眉,笑得意味深長。
  
  片刻之后,眾人來到千夜書房,紛紛坐定。
  
  千夜看著南宮小鳥,深感頭痛。趙雨櫻早把這只小菜鳥的身份一五一十全部抖露了出來。
  
  千夜沒想到當年那只稚嫩的小菜鳥,回到紅蝎后浴火重生,一飛沖天。現在已經成為紅蝎幾位軍團長的心肝寶貝,生怕磕著碰著。
  
  她年紀輕輕,就已在機械設計和原力陣列兩大領域展現出驚人的天賦。千夜當然知道機械營那些天才們的價值,從長期看他們的作用比蝎王還要大,更不用說南宮小鳥的天賦還遠在一般天才之上。
  
  這樣一個人跑來永夜,身邊卻只有一個小隊護衛,外加一艘高速浮空艇,要說不是偷跑出來的,誰也不會相信。
  
  南宮小鳥坐在千夜對面,雙眼死死盯著桌面,動都不動,就象那里有幅舉世罕見的原力陣列一樣。
  
  “小鳥,你是偷跑出來的?”趙雨櫻介紹完南宮小鳥的驚人履歷后,問道。
  
  “是的。啊!不,不是!”南宮小鳥分明在發呆,一下就把實話說出來了。
  
  趙雨櫻和千夜對望一眼,又問:“那你現在回去?”這位大小姐雖然經常不著調,在這種大事上卻還很清醒,南宮小鳥這種身份留在黑流城,對千夜來說可不是件好事。
  
  “不!”這一次小菜鳥卻不糊涂了,答得毫不含糊。
  
  “那你想呆多久?”
  
  “很久!”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