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7 故人的氣息

房間十分凌亂,到處擺放著零件和工具,很像有點年頭的武器作坊。,ybdu也不知道短短時間,她是怎么把這么多東西搬進來的。
  
  千夜聽到洗手間里有動靜,走過去一看,只見南宮小鳥正站在鏡前,不斷地自語:“第三顆扣子,第三顆扣子......”
  
  看到她這個樣子,千夜有些擔心,忍不住叫了一聲:“小鳥?”
  
  “誒?!”南宮小鳥旋風般轉身,臉色發白,明顯被嚇得不輕。當她看清面前站著的是千夜,隨即立刻想到可能有什么被他看在眼中,頓時晃了晃,都有些站不住了。
  
  “你沒事吧?”千夜更擔心了。
  
  “我,我......”南宮小鳥此刻腦袋里好像塞滿了齒輪,吱吱呀呀,根本不知道會轉出個什么樣的結果。她突然間拉開第三顆扣子,對千夜說:“解了!”
  
  看著南宮小鳥胸前那道擠得恍若會爆炸的深溝,千夜只覺得象是被什么東西猛烈無比地沖了一下。南宮小鳥依稀還是當初那只甜美可愛的小菜鳥,猶帶稚氣的面容再配上這樣的胸脯,沖擊力委實無以倫比。
  
  “小鳥,別這樣,把扣子......”
  
  千夜還沒說完,南宮小鳥就又說了一遍:“解了!”
  
  千夜無奈,喝道:“菜鳥,立正!”
  
  南宮小鳥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本能站得筆直,不料她本就神經高度緊張,動作有些激烈,差點讓她的胸完全從衣服里面彈出來。南宮小鳥低頭看看自己的胸,再看看千夜,迷茫的神情慢慢多了一點其它意味,好象明白了點什么。
  
  千夜頓時有種想伸手扶額的沖動,努力板著臉喝道:“菜鳥,把你的衣服扣好!”
  
  南宮小鳥一臉無辜地望向千夜,問:“不需要再解一顆嗎?”
  
  千夜頓時眼前一黑,他終于明白,原來菜鳥長大,或許就是一瞬間的事。他終于決定不能再放任下去,強行把南宮小鳥的衣服拉上,再把扣子一顆一顆系起來。不過千夜立刻就后悔了,手指觸到她胸部的肌膚,是說不出的冰膩,而且彈力驚人。
  
  “好了,小鳥,我們說正事,我可能近期還會出征,你這段時間里打算……嗯?等等!”千夜忽然感覺到一陣熟悉的氣息,雖然極為微弱,可一注意到之后,從記憶深處泛起的熟悉感就變得異常清晰。
  
  他心中一動,立刻運起全部感知來捕捉這道氣息,隨即發現那是一縷血氣,一縷淡到極致,卻沒有被環境中黑暗原力同化的血氣。
  
  這縷血氣,千夜確實無比熟悉,也曾經擁有過。然而宋氏古卷玄篇大成的時候,當金色血氣再度純化、蛻變為暗金血氣,這縷血氣就被恐怖的原力漩渦所吞噬。
  
  現在再次聞到這縷血氣的味道,雖然淡得若有若無,可千夜還是立刻有所察覺。這縷血氣讓他想起了一個人,一個以為再難相見的人,夜瞳。
  
  千夜目光掃過凌亂的室內,隨即找到了血氣源頭。那是一顆打開的金屬球,露出里面的內膽。內膽是銀色的,通體和外殼一樣光滑,上半部的表面開著數個小孔。
  
  在真實視野下,千夜看到周圍環境里的自然原力極為活躍,正不斷涌入銀色內膽,而一縷極淡的血氣則從頂部的一個小孔溢出。
  
  “這是原力法陣的核心,你把它打開了?”千夜問。
  
  南宮小鳥點頭,說:“也不是很困難啊,試了幾次就開了,不過要打開內膽后才知道這個核心是做什么用的。”
  
  “現在能打開嗎?”千夜有些許急切。
  
  “我試試!”
  
  南宮小鳥在一堆金屬零件中翻了翻,抽出來好幾件形狀奇特的工具。她先是把銀色內膽固定在工作臺上,然后取出一組細長的金屬針,小心翼翼地插入內膽上不同的部位。
  
  銀色內膽表面光潔如鏡,除了那些細小的氣孔外,就連千夜都看不到縫隙。可是不知道南宮小鳥用了什么手法,在內膽表面細細地摸了一遍后,就把金屬針一根根地插進去。
  
  等到十多根金屬針插好,南宮小鳥又拿出一根特殊的金色細針,試了幾處,就選其中一處探進內膽,當細針大半沒入后,輕輕一挑。
  
  本來恍若空無一物的銀色內膽表面突然亮起無數原力陣列紋路,迅速蔓延,最終覆蓋了整個內膽。在細微的喀嚓聲中,內膽表面出現數條縫隙,相互精細咬合,隨后有如花瓣般打開。
  
  內膽開啟的這個過程,讓千夜大開眼界,他從來沒有想過世上竟然會有如此精妙的機械。
  
  而這顆內膽在南宮小鳥手里,還不到三分鐘就被打開,要知道此前多名陣列師忙了許久,就連外殼的門道都沒有摸到,更別說內膽了。由此可見,紅蝎那幾個老家伙為了她寧可開罪南宮遠博,也不是沒有道理。
  
  千夜目光落在打開的內膽上,里面遍布密密麻麻原力陣列線路,立體構架,無比精細,宛若一件藝術品。陣列中央插著一塊手指大小的深色水晶,依稀可以看見在水晶核心處,有一道細細血線。
  
  隨著內膽打開,中央血線的氣息驀然大盛,可見這片水晶并沒有封鎖作用,反而是在培養和擴散氣息。千夜終于確定,那道血線應該就是來自夜瞳。
  
  她的血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千夜沉思著問:“小鳥,這個原力陣列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南宮小鳥說:“從原力陣列的效用上看,有四個功能區。一個是汲取黑暗原力,培養鮮血,保持它的活力。第二個功能類似于血之枷鎖,當這滴鮮血的主人進入陣列影響區域時,就會觸動法陣示警,并且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壓制鮮血所代表的血脈力量。后面兩個功能區我就不清楚了,從來沒有見過類似的陣列,我需要一點時間做實驗,或許可以破解。”
  
  千夜心中沒由來地微微一沉,他只遇到過一次血之枷鎖,當初那些血族追殺夜瞳時,就是利用血之枷鎖追蹤她的行蹤,并且壓制她的力量。現在這座法陣中整合了血之枷鎖的功能,又有夜瞳的氣息,始作俑者顯然不懷好意。
  
  想到上一次見面時,夜瞳好象已經是血族中的大人物了,難道如此大手筆的布置要對付的人是她?
  
  千夜想了想,問:“這個原力陣列的作用范圍有多大?”
  
  南宮小鳥將內膽捧到眼前,選出一根細針,伸入原力陣列做參照物。心里默默推算了一會兒,說:“如果布置在三百至五百米左右的高處,大致可以影響半徑兩百公里的范圍。”
  
  “才兩百公里,那么說,這樣的原力陣列還應該有很多,不可能只有一個。”千夜思索片刻,道:“我手上還有另外一個原力法陣的組件,它的規模更大,結構更復雜。如果可以的話,你能否也幫我破解一下,看看它的用途是什么。”
  
  “好!”南宮小鳥答應著,挺起胸膛。
  
  千夜移開目光,道:“我會派人來協助你,有什么需要盡管提。”說罷,千夜就想告辭離開。
  
  南宮小鳥忽然攔到他面前,鼓足勇氣,“您看,我還是有點用處的。我會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加有用!您能不能......不要因為南宮世家的原因,把我趕走?”
  
  千夜看著南宮小鳥,從她大大眼睛中讀到了勇敢、堅定和忐忑不安。他在心底輕嘆口氣,說:“放心吧,不用太在意南宮世家那邊,這里畢竟是永夜之域。不過,如果紅蝎來要人,我可不能不放。”
  
  千夜話音未落,南宮小鳥眼中就驟然迸發出明亮光彩,幾乎要跳起來。她拼命點頭,說:“放心,紅蝎那邊不會的,我有辦法解決!”
  
  看到南宮小鳥歡欣雀躍的樣子,千夜忽然意識到自己可能犯了個錯誤。那幾個老頭很可能對南宮小鳥十分溺愛,只要南宮小鳥堅持留下,那么他們拿她沒什么辦法。
  
  千夜搖了搖頭,心中一直隱約籠罩的莫名陰霾被沖淡不少。他伸手摸了摸南宮小鳥的頭,說:“我還有公事,先走了。另外別跟著雨櫻胡鬧,不要隨意解衣扣,聽到了嗎?”
  
  “可是好象很有用誒......”
  
  “有用個頭!”千夜在南宮小鳥腦袋上敲了一記,就推門離開,再呆久一點,誰知道這只突然開竅的小菜鳥會不會再多解幾個扣子。
  
  回到書房,千夜鋪開一張桌面推演地圖,找到青峰山的位置,用筆勾出了半徑兩百公里的一個圓。隨后沿著山勢向外推衍,再擴張出兩百公里左右,圈出了幾個可能存在原力法陣的位置。
  
  千夜看著地圖,雙眉漸漸鎖緊。黑暗國度就象隱藏在鐵幕后,迄今為止人族都對他們不是十分了解。
  
  千夜在土城堡第二次遇到夜瞳時,看見她佩戴著金色曼陀羅徽章。那是十二古老氏族之一門羅家族高等血脈的標志,然而除此之外就對她一無所知了。
  
  她如今是否仍在永夜大陸,與哪些氏族有仇怨,第一次追殺她的血族和狼人,與現在布下這些原力陣列的人是否同伙,全都不得而知。
  
  千夜把地圖上繪出的范圍,和那幾個可能地點的具體方位記在心里,然后就隨手把這張小地圖揉成一堆粉末。
  
  這時窗外響起悠長的汽笛聲,遠方好像轟雷滾滾,那是幾十艘浮空艇正在。
  
  千夜走到窗前,一艘龐大戰艦正從黑流城背后緩緩升空,艦腹處的原力法陣忽明忽暗,周圍環境中的黑暗原力不斷波動。
  
  這艘恍若半個城市拔地而起的龐然大物就是第三軍團分艦隊的旗艦,隨著它的升空,護衛艦、巡邏艦、運輸艦等等依次騰飛而起。
  
  片刻后整個分艦隊在黑流城上空集結,各世家貴女們造型奇特的復古輕舟開始依次升起,在分艦隊的保護下一路遠去,最終消失在天際。她們一走,黑流城忽然顯得有些冷清了。
  
  千夜正望著已經空無一物的天空出神的時候,十七進來通報,紅蝎的安紹年將軍前來拜訪。
  
  
[xs52]